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一章 鳄口余生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各位观众,下面一个节目是最最惊险表演--鳄、口、余、生!”某鳄鱼公园的驯鳄表演中,主持人拿着话筒,声嘶力竭的高叫着。

    驯鳄师吴归站在水塘边,看着眼前冷漠的怪兽,心中惴惴道:“索罗斯,哥哥我每天把你当爷一样伺候,你可不要忘恩负义嚼了我。”

    吴归是个经验丰富的驯鳄师,他天生就是个做驯兽师的好材料。自三年前从警犬部队退役后,便一直在鳄园里做驯鳄工作。在训练动物之事上,他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不论在部队训犬还是鳄园驯鳄,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出色。

    鳄口余生的表演吴归不知做过多少次了。若是论次数挨个算,可以说鳄鱼园里过往的每一条鳄鱼,都尝过他头皮上海飞丝的味道,观众眼中的惊险刺激对他来说如家常便饭一般。

    可是今天这次表演,吴归却有些担心。

    因为这条巨鳄索罗斯是刚从马来西亚运来的野生湾鳄,又称食人鳄。身长超过五米,体重高达一吨,性格凶暴,生人难近。鳄园里只有驯鳄水平高超的吴归一人能靠近它。

    索罗斯这种情况本来是不能用来表演的,可今天的观众多,来头大,吴归对自己的本事很自傲,想出风头。于是便不顾经理的强烈反对,甚至以辞职相威胁,非要和巨鳄亲密接触一番。

    在观众亢奋又紧张的目光中,吴归用双手掰开庞然巨鳄的大嘴,然后把脑袋小心翼翼的塞了进去。

    鳄鱼的口腔很敏感,一碰就会合上,头部进入鳄嘴时要非常小心,避免碰触到。吴归留着平头,也是怕头发会扫到鳄鱼口腔。

    脑袋完全伸进去了,眼前是惨白色的肌肉和尖利的牙齿。闻着鳄口里熏死人的腥臭,吴归心中安定了下来,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微笑。

    “刚进入鳄嘴时才是最危险的,只要那一刻鳄鱼不闭嘴,就证明它不想咬人,后面的动作就安全了。”

    “哗!”耳边传来观众压抑的惊叫。

    吴归得意万分,表演欲望高涨,他轻松的把头在鳄口里转来转去,让观众们提着的心再提高一点,却没注意到一滴汗水从额头滑落了下来。

    神经处于迟钝状态的索罗斯正在闭目养神,昏昏欲睡的张大嘴,静静等待伺候它的这个小丑把自己的嘴合上,突然感觉嘴里一痒,下意识的便收紧了嘴巴肌肉。

    能咬碎野牛头骨的两瓣巨嘴,就像猎人捕兽用的铁夹子一般,狠狠的对砸了回去!

    ……

    “喀嚓”一声,参差的牙齿咬碎了一个卵状物,黄白色的浆汁溅在大嘴里。

    “嘎吱嘎吱!”大嘴把浆汁和又脆又硬的碎片一通咀嚼,最后舌头一卷,一口咽了下去。

    舔了舔嘴唇,大嘴收回了舌头,吐出了一句话来:“鸟头蜥蜴的蛋真是美味啊!龟公哥你也吃一个尝尝。”

    大嘴的主人用粗糙的小手拿着一个鹌鹑蛋模样的卵`蛋,递到一个只穿着树皮短裙的粗壮少年面前。

    粗壮少年正坐在一根树枝上,双臂抵着膝盖,看着眼前遮天蔽日的树木沉思。见到那颗卵`蛋,他呆了一呆后,没有动手去接,而是回头去看拿着卵`蛋的人。

    身后却是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像蜘蛛侠般吊着藤蔓,倒垂在半空。男孩身上也只穿着一件树叶短裙,蓬头垢面,头发老长。他只用双脚攀着藤蔓,另外一只手空出来抱着一堆卵`蛋,一脸讨好的笑。

    “好吃你就吃了吧,我不想吃。”粗壮少年推开小男孩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

    小男孩被他推的转动起来,急忙一个跟头翻下来,敏捷的落在树枝上:“龟公哥,这些鸟头蜥蜴的蛋,是巫鸦公专门嘱咐我找来给你补身体的,很难找的,你病还没好,赶紧吃了。”

    叫龟公哥的粗壮少年转过身子,一只手按住小男孩的头,一只手在他鼻子上点着,很是恼怒说道:“以后别再叫我龟公哥,记住了吗?我有名字,叫做巫归。你叫我‘龟哥’,我也认了,千万别在中间加个‘公’字,ok?”

    “可是……”小男孩显得很为难,“可是你是部落的黑荆巫师呀,我不称你作‘公’,就是对你的不敬,会被神灵惩罚的!还有,‘欧克’是啥意思?”

    “少废话!”粗壮少年怒了,喝道:“猪大肠,我告诉你,以后再敢称呼我‘龟公哥’,信不信我揍你!”

    “……好吧,呃,龟哥!”小男孩猪大肠被暴怒的少年吓到了,怯怯叫了一声,又把鸟头蜥蜴蛋递了过去说道:“归哥,你吃一个。”

    “闭嘴!让我安静一会。”粗壮少年烦躁的叫了一声,又陷入了沉思。

    “我吴归竟然成了热带雨林中的野蛮人!没有电灯,没有网络,没有美食,没有衣服,没有药物,没有席梦思床垫,什么都没有!这让我怎么活下去?”粗壮少年自语道。

    原来命丧鳄口的吴归,魂魄竟然附到了这个雨林土著少年的身上!巧合的是,这个土著少年也是因为大胆挑衅一条巨鳄,被咬伤了脑袋,垂垂欲死之下,才被他夺舍重生的。

    还有更巧的,这个少年的名字也叫做‘巫归’,虽然是巫师的‘巫’,但也巧合到不可思议。或许就是因为他们二人之间有这么多的巧合,才让管理灵魂的鬼神一时弄错了身份,把他的灵魂塞到了阳寿未尽的少年体内。

    吴归现在的身份是这个土著部落里的黑荆巫师,也就是实习巫师,他的师父巫鸦才是正式巫师。

    据说这个巫鸦身怀鸦凰碎魂,擅长沟通鸟类的巫术,所以才被称作巫鸦。没文化的土著们都说他巫术高明,既能治病救人,预测吉凶,还能招魂驱鬼,十分了得。

    这次少年巫归重伤失魂,便是巫鸦作法请了鸦凰之魂,四方寻找散失的灵魂归体才复活的!

    如果夺舍之事真是巫鸦的所为,那吴归可以确定,巫鸦和他那个鸦凰之魂,肯定都是老花眼,竟然会认错人!估计少年巫归的灵魂要哭死,大骂自己师父老糊涂!

    虽然阴差阳错的重新复活了,但是雨林里环境极度恶劣,土著部落的生活实在太过艰辛,吴归哪里受得了这种苦?一直盘算着怎么逃出这里,回到文明社会中去。

    “这里的人都说着一种奇怪的语言,发音像汉语,可又不是汉语,这种语言很简陋,绝对不可能是文明社会的成熟语言。因为我有巫归的记忆,所以能听懂,也会流利的交谈,否则可就露馅了。“

    “看这气候环境,炎热多雨,丛林茂密,还有人口众多的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存在,并且不为人所知。应该是在南美洲或者中南亚一带雨林最深处,人迹难以到达的地方。”吴归思量着。

    他所在的部落人口很多,足有一千多人,周围还有一些土著部落,仅他知道的部落,就有一两万的总人口。

    在吴归接收的土著少年的记忆中,他们从未和文明社会的人类接触过。也就是说,文明世界也不知道有这样一片丛林,里面生活着如此之多的土著人。这种情况在科技发达地球上,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唯一一个勉强能说得过去的解释就是:土著人所处的雨林,环境十分险恶,位置非常隐蔽。险恶到连文明社会中最专业的探险队都难以进入,隐蔽到漫天的卫星和飞机都发现不了!

    虽然这个解释也是漏洞百出,吴归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但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也只能自欺欺人的认为很合理。

    “如此看来,丛林里很危险,我要是莽撞出发,绝对会丧命。此事要从长计议,至少要熟悉了周边地理,找到能通行道路的才行。”吴归在当兵时,每天带着警犬在中国最南方的森林边境上巡逻,原始热带雨林有多危险,他深有体会。

    “唉!”他叹了口气,这里的日子他一天都不想多过。

    “归哥,我……”猪大肠又说话了。

    “咋了?”吴归瞪了他一眼。

    猪大肠挠挠头,红着脸说道:“我一不小心把给你的蛋吃光了。我只是想再尝一个而已,吃完一个又想尝一个,又吃完一个,还想尝一个……”

    吴归不耐烦的一皱眉:“吃吧吃吧!都给你了。”

    “对不起,归哥!我待会再给你找去。”猪大肠低头道歉。

    吴归看着他丑陋的脏脸,忽然想起自己受伤昏迷了半个多月,一直都是这个小孩在照顾自己。

    不由心中一软,摸着他的头安慰道:“没事的,我不喜欢吃这东西。你照顾我这么久,我还没有谢过你呢。嗯,猪小弟,谢谢你,我吴归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你的情义!”

    “我是你的从人嘛,当然要照顾你啦。”猪大肠有些得意的说道:“巫鸦公说你是得了森林之神眷顾之人,将来会成为统治丛林的最伟大的巫师!我猪大肠能成为你的从人,我们整个猪家都感到无比荣幸。”

    “……”吴归无语。

    某天,一群光`屁`股小孩在玩泥巴,有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落到了其中一个小孩的肩头。正好被路过的大巫师巫鸦看见了,于是他便宣称此子得了森林之神的眷顾。

    “土著人都好傻啊!”吴归沉默一会,带着些嘲讽问他:“你觉得我能成为统治丛林的巫师?怎么个统治法?”

    猪大肠兴奋起来,手舞足蹈的说道:“巫鸦公说过,到了那时,所有的部落,所有的鸟兽,所有的鱼蛙,所有的……总之,丛林里所有的活物,都会向你低头,听你的命令,奉你为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