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二章 腹中活蟒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了。”吴归阻止了这个无知又迷信的土着小孩继续yy自己,懒洋洋的说道:“我要是得了神的眷顾,就不会被吞天鳄咬伤了。”

    吞天鳄是生活在他们部落附近的一个鳄鱼群中的鳄王,因其体型巨大无比,张开大嘴势若吞天,被土着们称作‘吞天鳄’。土着少年巫归和驯鳄师吴归一样,狂妄自大的去招惹它,结果悲催了。

    “不是这样的!”猪大肠急了,红头胀脸的说道:“巫鸦公说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劫难,度过此劫之后,你就会像破茧的蝴蝶一样,从平凡巫师变成神巫!”

    “是吗?”吴归面色依然平静,不置可否。

    猪大肠怒其不争,握着拳头大声叫道:“你还没有长大,等你成了大人,自然会厉害起来的。而且这次受伤又是七角那坏蛋故意害你的!”

    提到七角这个名字,吴归脸上的懒散一下消退了,心中不由的燃起了怒火。

    “七角?”吴归继承了少年巫师的记忆和情感,对这个名字很是反感,“哼!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

    愤愤的呼出几口粗气,感觉身上有丝丝凉意,抬头看向被树叶遮住的天空,只见无数晶莹的水珠落了下来。

    “唉,又下雨了,天天下雨,烦死!”他皱着眉头,伸手接着雨水,心中暗骂。

    这片丛林雨水充沛的惊人,地面上不是河流湖泊,就是沼泽烂泥塘,很难找到一块干燥的地面。整日生活在闷热潮湿之中,不见天日,吴归感到自己身上都发霉了。

    他站了起来,拿起身边的一支短木矛,对猪大肠说道:“走吧,巫鸦那老家伙要我们做的事情还没做呢。这一下雨就更麻烦了。”

    “不就是取三条腹中活蟒吗?”猪大肠不屑道,“我一个人都行。”

    “愚蠢!”吴归赏了他一个爆栗:“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节?蟒蛇早就生过小蟒了,我们从哪去找还没生的怀孕蟒蛇?那老家伙明显是在故意刁难我们。”

    猪大肠呲牙咧嘴的捂着头,恍然大悟道:“还真是这样,那可怎么办?”

    吴归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嘿嘿笑道:“他不就是想要小蟒蛇做巫术材料嘛。已经出生的小蟒蛇,与还在大蟒蛇肚子里的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我们随便捉几条小蟒蛇,或者找几个蟒蛇卵,回去交差就行了。”

    蟒蛇有卵生、卵胎生和胎生三种生育方式,巫鸦要求的是还在大蟒蛇肚子里的胎生小蟒蛇,吴归却只想随便找几条小蟒蛇应付了事。

    对于巫鸦那套装神弄鬼的巫术,受过科学教育的吴归才不会相信呢。什么狗屁巫术,故弄玄虚骗人罢了。除了一小部分有点道理的草药毒药外,其他的涉及鬼神的巫术,在吴归看来可笑至极。

    虽然他夺舍的经历本身就很玄妙,科学解释不了,但是潜意识里还是没把巫术当回事。这次巫鸦要求的腹中活蟒材料便是用来沟通鬼神,给部落里的一个孕妇安胎的。吴归关心那孕妇,知道迷信只会耽误病情,所以不想认真对待。

    “这个……不行吧!”听了吴归的话,猪大肠很是惊讶。在他以往的印象中,这位黑荆巫师以前做事非常严谨认真,怎么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猪大肠吭吭哧哧的说道:“巫鸦公会看出来的。”

    “你听我的就是了。”吴归对猪大肠的态度很不以为然,蛮横的说道:“不要再废话。你已经探过路了,知道哪有蟒蛇,前面带路!”

    猪大肠不敢多说,也拿起自己的木矛,抓住藤蔓使劲一荡,便运动到了十几米外的一颗树上。吴归也抓住一根藤蔓,熟练的荡了过去。

    他的这具身体早已练就了在树上活动的技巧,夺舍之后,依靠身体的本能,吴归很快就掌握了这种丛林活动必备能力。

    “等回到文明社会,老子展示一下这个技能,让全世界知道,哥才是真正的人猿泰山。”

    雨越下越大,丛林里雨雾弥漫,一片朦胧。两个半裸之人根本不怕被淋湿,他们像猴子一般灵巧,冲破雨幕,在树枝上快速跑动,在林间飞荡,移动速度比地面上快了几倍不止。

    行到一处高地,遍地都是雨伞般的梭罗树,底下是茂密的蕨类植物,一条浑浊的溪流蜿蜒在其间。

    猪大肠停了下了,左右看看,从树上溜到地面。吴归却没有跟下去,而是在距离地面几米高处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在土着少年的记忆中,丛林的地面上非常危险,隐藏着无数猛兽毒虫,而且视线狭窄,活动空间小,远没有树上安全。他们部落的建筑甚至都建立在大树上。

    “猪小弟,小心一点。”吴归安顿道。

    猪大肠点点头,挺着木矛小心翼翼的向一颗梭罗树走去,嘴里自语道:“应该还在吧,昨天我就在这里看到几十条蟒蛇团在一起。”

    他走到树下,用木矛拨开植物叶子,来回找了几遍,只见到地面上有蟒蛇留下的痕迹,却没有看到一条蟒蛇,便循着踪迹在附近寻找。沿那条小溪一直追到一块沼泽地,站在岸边仔细看了看,对吴归说道:“都潜到水里了。”

    吴归见周围安全,也跳到地面上,分开草木走到沼泽边上一看,入眼便是惊悚的一幕,把他吓的心肝直颤。

    只见因下雨导致浑浊的水面上,绿色的飘萍水草之间,黑麻麻一片,全是蠕动的蛇身还有露在外面呼吸的蛇头,可能有几千条之多。其中有很多硕`大的蟒蛇头,看那些蟒蛇头颅的大小,估计平均每条蟒蛇都有成年人的大腿粗细,还有几个蟒头足有水桶那么大!

    “嘶!”吴归倒吸一口凉气,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浑身肌肉紧绷,随时准备逃走:“这尼玛……我们是来捕蛇的还是来喂蛇的?”

    那猪大肠倒是一点惊慌都没有,奇怪的看着吴归说道:“当然是捕蛇的!这么多蛇聚在一起的确有些不正常,不过蟒蛇很懒惰,不会主动袭击人,就捉几条蟒蛇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归哥,你难道害怕了?不会吧,你以前在蟒蛇窝里捉巨蟒也没见你怕过!”

    “我……”吴归搜索了一下大脑里的记忆,发现身体以前的主人非常凶悍,捉巨蟒如捉泥鳅一般容易,忍不住暗叹:“这还是人类吗?电影狂蟒之灾里的大蟒蛇,在这些土着人面前,简直就是一盘菜!”

    “咳!”吴归咳嗽一声给自己壮了胆,装模作样的挺胸说道:“怕什么怕?我会怕区区几条蟒蛇?不过是黑麻麻看的了我心里难受而已。密集恐惧症知道吗?仅仅是密集恐惧症,并不是害怕!”

    猪大肠这段时间听惯了他嘴里稀奇古怪的词语,没有在意。他用石斧砸短一根藤蔓拖过来,在手里打个活结,再系上两块石头后交给吴归道:“归哥,你力气大,套住一条拉上来,我在后面制服它。”

    “咕嘟。”吴归咽了口口水,手有点发抖的接过藤蔓,艰难的说道:“呃,好!”

    他把藤蔓收成卷套住左肩膀上,右手拿绳圈,腿脚发软的走到最容易逃走的小溪入湖口处,把绳圈对准了近处一条最小的蟒蛇。

    “别老子一圈套下去,惊动所有的蟒蛇一拥而上,那岂不被万蛇噬身而死?树林之神,您老人家一定要说话算数保佑我,保佑其他蛇看到同伴被捉都麻木不仁。”

    手一扬,绳圈飞了出去,准确的套到了那条蟒蛇的头上,藤蔓上有石头缀着,立刻沉了下去。那条蟒蛇被水花惊的动了一下,见没什么事情发生在它的身上,又安静了下来。

    “套上了!”吴归又喜又慌,手上开始用力拉。

    蟒蛇这才发现不对劲,使劲挣扎,在水里乱跳,柱子般的身体打的水花四溅。周围的蟒蛇纷纷躲开这个捣乱者,到其他地方继续蛰伏,一点插手救援同类的举动都没有。

    吴归见状大喜,若是能这样一条条的各个击破,蟒蛇再多他也可以挑着捡着随便捉。

    被套住的蟒蛇力气虽大,可是在水里没有凭借,很快就被拉到岸上。吴归一看,有碗口粗细,四米多长,血盆蛇口大张,看着极为吓人。

    不过吴归也是能入鳄口的大胆之人,根本不怕这种体型的‘小’蟒蛇,死命往后拉,只是蟒蛇上岸后力气狂涨,再也拉不动分毫。

    这时等在一边的猪大肠合身扑了上去,一下压在蟒蛇身上,小手牢牢卡住蟒蛇的七寸。他人虽小,但力气大的惊人,巨大的蟒蛇竟然被他卡住挣脱不得,只能无力的扭动身体。

    “怎么样?”吴归扔了藤蔓,欣喜的过来问道。

    猪大肠双手提着蟒蛇站起身来,观察了一下手中的蟒蛇,摇摇头道:“这是条红蚺,蛋生的,还是雄的。”

    “唉!”他叹了一声,把蟒蛇扔回水里,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吴归说道:“归哥,你怎么连雌雄蟒蛇都分不清了?还捡最小的抓,连大蛇都不敢碰。”

    “自从你活过来之后,表现的很奇怪,感觉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巫鸦公说你经此劫会像蝴蝶般蜕变,我怎么看着像是从玉石蜕变成鹅卵石了。”

    “你说什么?”吴归勃然大怒。

    自己的跟屁虫,没文化的土着小屁孩,竟敢嘲笑于他?他吴归是敢把脑袋往鳄鱼嘴里塞猛人,最恨别人说他胆小!

    是可忍孰不可忍,气怒之下,吴归胆怯之心顿消,拿起藤蔓,指着猪大肠冷冷的说道:“小崽子,你睁大眼睛给老子看好了,看看老子敢不敢捉大蛇!”

    他气愤的沿着沼泽边挨个数蛇头,每个都嫌小,走了几十米远,终于找到了一个大家伙,足有饭桌那么大的一个蛇头!

    那蛇头像条小船一般飘在水面上,又宽又大,呈青绿色,皮肤上没有鳞片,疙疙瘩瘩的,头上还有两只尖角。露着水面上的一双黄色的大眼不像别的蟒蛇那样麻木,而是放射着暴躁冷酷的光芒。

    照这蛇头的体积看来,这条蟒蛇的身体直径恐怕不下一米,体长可能会达到二十米,是条怪兽一般的巨蟒!

    吴归一门心思的只想捉大蛇洗清胆小之名,见到如此大的一条蟒蛇,心中大喜,完全没考虑过自己能不能对付这条怪兽。

    “就是你了!”他把绳圈放到可以圈住那蛇头的宽度,一咬牙,向那蛇头抛了过去。

    远处的猪大肠见状大惊失色,惨声叫道:“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