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四章 大榕部落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嗷……”雨蒙蒙的丛林中,突然响起一声闷雷般的吼叫。叫声充满了狂怒之意,震得落巢的鸟群都离开了避雨的大树,冒雨飞到空中。

    正在一颗枯树上寻找火蚁的猪大肠抬起头,看了一眼鸟群盘旋之处,大叫一声:“不好!归哥有危险!”也不再找火蚁了,飞也似的穿行在林间,直向吴归所在的方向奔去。

    他刚跑到沼泽地边上,便见吴归像头野猪似的从密集的灌木中钻了出来,满身的划伤,手里还捏着几条小蛇。

    “快走!蛤蟆和蟒蛇全都追过来了!”吴归对猪大肠大叫,一步没停的向前跑。

    猪大肠呆了一下的功夫,就看到大蛤蟆从天而降,‘哐’的一声把吴归刚才出来的灌木直接压扁了。更让他惊恐的是,蛤蟆后面有数百条大小蟒蛇,疯狂扭动着身子,也一起追了上来。

    “小蛇刚出生,它们怎么会离开自己的地盘?你到底做了什么事?”猪大肠惊叫一声,扭头便跑。

    他人在树上,逃脱倒也不难,可吴归被蛤蟆紧紧追着,没有时间上树,只能在通行极为不便的地面上奔跑,根本甩不掉蛤蟆。要不是树枝挡住了蛤蟆的舌头,恐怕早就被蛤蟆再次捉住。

    猪大肠在树上逃了一段路,回头一看,却见吴归处境危险,东躲西藏的躲避着蛤蟆的追击,有几次差点被蛤蟆砸死。

    他护主心切,急忙又返身回来,站在吴归上方的树枝上大叫:“归哥,我把蛇母蛙缠住,你趁机上树。”

    说着便从树上跳了下来,直接落到了大蛤蟆的背上。大蛤蟆吃了一口尿,正怒火冲天的追杀侮辱它的无耻小人,心思全在前方活动的人影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

    它感觉一个重物落到身上,也是吃了一惊,猛地停了下了,转动着庞大身体,眼珠子努力向上翻,想要弄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猪大肠也够幸运,没有砸破蛤蟆皮上的脓包,否则也是死路一条。他趴在大蛤蟆背上,双手紧紧抓住它头上的两支尖角,正好在蛤蟆的视觉盲区里,任蛤蟆怎么转动,也看不到身上的物体。

    大蛤蟆这么一停,吴归终于找到空当爬到了树上。他站在高高的树枝上,松了一口气,低头看到下方地面上的情况,又头疼起来。自己是脱险了,可猪大肠为了救他又陷入了骑虎难下的境地。

    大蛤蟆虽然一时奈何不了猪大肠,但跟在后面的蟒蛇快过来了,到时候猪大肠肯定会被蟒蛇们从蛤蟆背上拖下来绞死。

    吴归撕下一缕树皮,把三条小蛇拦腰捆紧,往腰里一塞,又向下爬。来到离地只有三四米高的地方,抓住一根藤蔓,挥着手对大蛤蟆高叫:“喂,老子在这呢!吃尿的癞蛤蟆,还想不想再尝尝老子的童子尿?”

    大蛤蟆那简单的脑子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清楚,明明感觉到背上有东西,可是为什么就是看不到?难道那东西是一只能伪装的变色龙?

    正思考着这个深奥的问题,那个让它无比愤怒的声音又开始震动它的耳膜。大蛤蟆立刻忘却了背上的物体,怒气冲冲的用力一蹦,向吴归扑击来。

    在它起跳的瞬间,猪大肠已经脱离了,手脚麻利的爬上了树,扭头一看,只见庞大的巨蛙飞在半空,大嘴一张,舌头向吴归射去。

    “归哥!”猪大肠惊叫着,眼看着吴归要被蛙舌击中了,忽见他一下从树上跳了下去,手里的藤蔓一荡,便躲开了大蛤蟆的猛烈一击。

    “好险!”吴归站在另外一棵树上,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刚才再慢零点几秒,他就落到蛤蟆肚子里去了。

    现在所站的位置依然危险,吴归迅速往上爬,大蛤蟆又是一蹦,打断了无数的树枝,直向吴归撞来。

    手边没了藤蔓,吴归慌不择路的跳下树,幸运的抓住了一根树枝,急忙双手用力,把身子往上拉。刚把一条胳膊肘搭到树枝上,脚上一紧,又被蛤蟆的舌头缠上了!

    “糟糕了!”吴归用尽全力和下拉的巨力对抗,可是双方力量差距太大,他被一点点的拉了下来。

    这时猪大肠终于荡着藤蔓赶到了吴归下面的树枝上,他大吼着,挥动石斧用力砍向大蛤蟆的舌头。

    吴归还以为大蛤蟆那柔软的舌头会被石斧砸烂,然后鲜血喷溅。谁知结果大大的出人意料,石斧就像砍到了橡胶上一般,‘嘭’的弹了回来,连一点划痕都没有留下。

    吴归惊呆了,猪大肠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看着手中的石斧,一脸的不敢相信。

    “扔了你的狗屁斧子,用牙咬,啃它!”吴归在上方大叫着,他双臂酸麻,快要坚持不住了。

    “用牙咬?”猪大肠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牙齿,看到蛙舌味道似乎不错的样子,很乐意的一把抱住眼前的舌头,张大嘴猛咬了上去!

    事实证明,巨蛙的舌头是一种比牛蹄筋还要筋道的美味,虽然难以嚼烂,但还是挡不住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吃遍一切生物的人类的牙齿。

    大蛤蟆的舌头痛苦的颤动了一下,舌头猪大肠啃下来一大口。

    “咕叽咕叽。”猪大肠边嚼边哼哼叫着:“真是好吃啊!”

    吴归见到他那副很享受的样子,气急败坏的大骂:“你`大`爷`的,真是猪`脑子!就知道吃,快点救老子!”

    “哦!”猪大肠回过味来,几口咽下嘴里的美味,对着蛙舌又是狠狠几口。

    “咕哇。”大蛤蟆终于受不了这种虐待了,一下松开了吴归,‘嗖’的一声把血淋淋的舌头抽了回去。还咬住蛙舌的猪大肠,被它一下拉的拍到了树干上,门牙都被拉松了。

    “我的牙!”猪大肠坐了起来,捂着嘴哭道。

    吴归骂道:“哭你`娘,活该,谁让你贪吃!”

    “赶紧走,它又要跳了!”二人慌忙向上爬去,在巨蛙又一次跳起来时,同时荡向了另外一颗树。

    ……

    草木杂生的雨林中,有一大片板根竖立的树林,里面都是一色的高大榕树。老巫师巫鸦曾说这数不清的榕树,其实就是一颗榕树不断抽枝蔓延所形成的。

    密不透风的树叶天盖下面,数百间圆锥屋顶的简陋树屋,高地错落的建筑在树干之上。树枝、板根、藤萝、绳梯和吊桥构成了密集的交通网,联通着各处树屋。

    无数光`着`身子的男女老幼在其间生活、劳动、穿行,烟火和各种声音充斥其间。满树都是活动的人类,熙熙攘攘,显得很是热闹,和外边渺无人烟的蛮荒丛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便是吴归所在的部落,因为村落建在榕树林的缘故,所以叫做大榕部落。

    树上的村落最下方阴暗处是积水的沼泽,在一片宽阔平静的水面上,有三条长长的木制通道,从一边的树丛里成扇形伸入水中,那是部落的漂浮式码头。

    今天因为下大雨,出水行舟之人很少,只有稀稀拉拉不多的一些独木舟在水面上划过,舟上的土著划着浆,拖着水里的鱼篓穿梭来往。

    码头旁则停着上百条大大小小的船只。这些船只都是用一截树干刨空而成的独木舟,最小的不过两米长,只能容一人乘坐,最大的也不过能容四五个人而已。大部分则都是两人用的小舟,还有一些载重量很大的木排混在其间。

    下午时分,大雨倾盆,由上方树叶和村落建筑间漏下来的雨水如无数小瀑布一般,连接一方狭小的天和地,垂入沼泽水面。

    就在这瀑布水龙间,划过来了两只独木舟。前面的独木舟上坐着个十五六岁的粗壮少年,头发盘在头上,用一根黑色的荆钗固定着。另外一条小舟上则是个更小的圆脸男孩,正是刚逃过一劫的吴归和猪大肠。

    二人把小舟停在码头,吴归从小舟里提出一串不断扭动的小蛇,都像穿鱼腮似的,用狗尾草穿了下巴,虽然受伤了,一时也死不掉。

    这三条蛇便是巫鸦要求的腹中活蟒,都是从大蛤蟆肚子里吐出来的,勉强满足‘腹中’这一条件。

    吴归一泡尿尿到大蛤蟆嘴里时,那丑陋又肮脏的大蛤蟆好像突然间有了洁癖似的,立刻神经崩溃了。它不但收回舌头放开了吴归,甚至嘴里的蛇球都散掉了。那一刻,大蛤蟆什么都不管了,只顾着呕吐。

    从它嘴里涌出来的小蛇中,正好有胎生的蟒蛇,吴归急而不乱,镇定的从蛇堆中挑了三条带回来。

    经过此事,他终于意识到,在丛林中生存,黑荆巫师巫归的本事比自己强十倍,巫归留下的记忆是一笔非常宝贵的遗产。于是在回来的路上,吴归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把前任的记忆翻阅了一遍。

    在内容无比繁杂的记忆中,吴归找到了蛇母蛙的相关信息。

    蛇母蛙是一种和蛇类共生的巨型蛙类,这个物种有一个难以置信的奇异习性——它们会替蛇类孵化幼蛇!

    事实是,蛇母蛙食肉又贪吃,还喜欢生吞猎物,可它们的消化系统却无法高效的消化食物。于是便吞下蛇类的受`精`卵在体内孵化,幼蛇在其体内吞噬食物的同时,也帮助蛇母蛙消化。等到小蛇长大一定程度,才会被蛇母蛙放出去。

    蛇卵进了蛇母蛙的肚子后,没有了外界危险因素影响,成活率比正常孵化方式高的多。在蛇母蛙腹中长大的蛇类,对蛇母蛙也很亲近,愿意把卵交给蛇母蛙。

    在经过了不知多长时间的进化后,所有的蛇类,只要一见到蛇母蛙,就会钻到它的肚子里去产卵。就连胎生蟒蛇也懒得怀后代,直接把受精卵排到蛇母蛙的肚腹中,蛇母蛙俨然成了蛇类的孵化器。

    蛇类很欢迎蛇母蛙,但蛇母蛙却不常见,而且肚量有限,所以只要有蛇母蛙的地方必然有大量的蛇类聚集,纷纷争抢紧俏的代`孕名额。

    吴归和猪大肠来到沼泽时,正逢那只蛇母蛙肚里的一批小蛇要出窝,蛇群都在为争夺新一轮位置而备战,所以见到吴归捉蟒蛇也没有动弹。

    蛇母蛙有一种非常强大的攻击手段,在紧急情况下,它们会把腹中小蛇聚成大小随心的蛇球,像炮弹一样射向敌人。发射出来的炮弹因其大小重量不同,射程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能打到二三十米开外,一肚子小蛇能形成好几发蛇球炮弹。

    蛇球炮弹还是散弹,它会在空中散开,形成覆盖面积很大的一张网,目标基本上无法逃脱。一旦被击中,就会被无数小蛇和黏液附身纠缠,蛇球中的还有很多剧毒蛇,被咬上一口立刻呜呼哀哉。

    吴归之所以没有被蛇母蛙用蛇球炮弹打死,是因为现在正是小蛇出窝时。小蛇已经长得足够大了,蛇母蛙对它们的控制力减至最弱,难以再喷射蛇球,只能慢慢吐,这才让吴归幸运的逃过一劫。

    (感谢书友‘路过人间的宅男’为本书投出了第一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