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七章 恶祟仇孳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巫鸦把闲人都请了出去,只留三个健妇在屋里帮手,然后坐到病人身边,对吴归讲解道:“这是勾家的大女儿,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她平日身子强健,吃的也好,按说应该不会出现血虚之症。”

    “我听说,在得病前,她到下面水里洗鱼,被水底下一个小孩拉人水中。因旁人救援及时,她才逃得一命,但却惊吓过度,回来后身体便急剧虚弱。”

    吴归心道:“什么小孩?肯定是某种水生动物。看这症状,应该是感染了水里的某种寄生虫,会不会是血吸虫?”

    巫鸦却断然说道:“这是鬼祟附体所致,水中之物乃仇孳是也!此祟是溺水而亡的婴孩怨魂所聚,伏于水边,专待孕妇,趁机入体噬魂,取代体内婴儿再生于世!”

    “因为此祟太过凶厉,贪婪吸食母体精血,导致孕妇身体越来越弱,被他占据的胎儿却能茁壮成长,比普通婴儿要更加强壮。”

    听到他的说法,吴归心中一跳,自己不也是夺人躯体还魂的吗?会不会被巫鸦看出来?

    于是便试探道:“师父,我怎么从没听说过这种东西?还有其他夺人身体的巫术吗?”

    巫鸦此时老态全无,精神矍铄,目**光,他盯着吴归的眼睛缓缓说道:“你不知道的东西多的很。认真听我说,用心去学!”

    “是。”吴归被他的目光刺的很不舒服,急忙低头躲开。

    “此物现在已经和孕妇以及她肚里的婴儿融为一体,若强行驱逐,必会波及两个无辜的性命。我思考很久,最后决定用替身之术,引此物出来。”

    吴归恍然道:“是用腹中活蟒来替代婴儿吗?”

    “没错。”巫鸦似乎对自己弟子的聪明很满意,摸了摸骨杖又道:“天地初开之时,人神皆为蛇形,后来渐渐演化为更利生存的人形。就算现在之人,最初在母体内也是蛇形,胎儿直到半岁,还有一尾附身,随着岁月日增,才逐渐蜕化。”

    吴归点点头,心中暗赞:“这老神棍还真诌对了,人之初不就是一条蛇状的精子吗?刚成型的胚胎也是有尾巴的。不知道他从哪里了解的这些知识。”

    巫鸦又道:“此女肚子里的婴儿还小,正是半人半蛇之时,因为人和蛇系出同源,所以可用腹中活蟒假做婴儿气息。”

    “我打算先施安息巫术,降低腹内婴儿的活力,使恶祟以为此胎欲死,再用腹中活蟒模拟另外一胞三胎的活跃胎儿。仇孳好不容易找到这次投胎机会,绝不愿意随着胎儿死去,一定会另择出路,投到我设好的陷阱中来。”

    吴归听的目瞪口呆:“好惊心动魄呀!这老家伙也太能编了吧?最多不过是寄生虫而已,说的这么悬乎,有用吗?”

    在他看来,巫鸦的所说的巫术,和后世的骗钱的神汉巫婆没什么区别,就是用大话吓住人,然后再糊弄人,最后屁用都没有。

    不过巫鸦好歹抚养了他,也不是故意骗人的,吴归自己帮不到那个孕妇,只能让他死马当作活马医,看他试一试。

    于是便装出好学的样子,‘认真’的问道:“这个婴儿是不是保不住了?”

    巫鸦沉默了一会说道:“婴儿的魂魄还没成型,仇孳只是占据,赶走后还能继续生长。如果仇孳一直待到胎儿成熟,孕妇就会被它吸干精血而死。到那时它就会自己从死尸体内爬出来,然后逃走,在野外长成一种人面兽心的吃人恶鬼。”

    “这种恶鬼叫做河魁,性狡诈,会人言,男身强壮,女身肥硕,最会勾引人类。遇到路人,便会诱至巢穴,交`媾之后将男人吃掉,女人监禁至其产子后杀死,生育的后代会逐步退化成仇孳。河魁不论公母,都很厉害,两个光阿恐怕都不是它的对手。”

    “肥硕女人,勾引男人!”吴归暗笑。

    在土著人朴素的审美观里,越肥壮,屁`股越大的女人越美,因为这样的女人都是生育能手。

    巫鸦继续道:“若是现在能成功驱除仇孳,胎儿也已经被它的戾气所影响,将来会变成一个嗜血嗜杀的残暴之人。我也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留这个孩子。留下是个祸害,不留的话,又狠不下心对一个还未出生的婴儿下手。”

    吴归不想让一个婴儿因迷信而丧命,耸耸肩说道:“毕竟是一条无辜性命,人命自有天定,你也不能断定他一定是个恶人。他现在可没有做过任何坏事,身上没有一丝罪恶,为什么要杀他呢?”

    巫鸦沉思片刻点头道:“嗯,你说的有理,就留下这个孩儿,看上天会给他什么样的命运。”

    他看着吴归笑道:“呵呵,为师没有你看的透彻,也没有你的善心,你真的开始蜕变了,我果然没有看走眼。”

    “我哪里能比师父。”吴归随口说道。他不算什么好人,但是因为迷信的理由就害死一个婴儿,这种事情,正常的文明人都做不出来。

    巫鸦一边倒弄手边的器具,一边说道:“我以前很疑惑,你明明是得了森林之神眷顾之人,为什么偏偏就没有包容万物的爱心,而是像一个凶暴的猎人一般对待蛇虫禽兽,以杀戮它们为快。树林之神不应该眷顾这种人啊?你被猎神眷顾还差不多。”

    吴归动手帮他一起准备材料,洒脱的笑道:“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眷,只是你看错了而已。”

    巫鸦摇摇头,没有接这个话头,继续说自己的话:“你受伤昏迷之后,我感觉不到你的灵魂,便施法请动鸦凰碎魂为你招魂。然后便感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灵魂回到了身体之中。我还以为招错了魂,仔细体察一番后,发现确实是你的真魂。”

    “以前的你,凌厉冷酷,如锐利的燧石刀刃一般,现在却善良温暖,如抚慰哭泣孩童的母亲的手。所以我说你如蝴蝶般蜕变了,现在的你才是真正得了神眷之人!”

    吴归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我一个糙汉子竟是善良如母亲之人!老家伙你会不会用词?”

    他有些哭笑不得,不想再谈这个味道越来越怪异的话题。不管巫鸦也没有觉察到夺舍之事,反正木已成舟,就算他看出来了,还能杀了自己不成?

    “师父,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开始驱鬼吧。”

    “嗯。”

    巫鸦的神情凝重起来,他先让健妇给孕妇灌了一碗有很多活虫子在游泳的草药,孕妇喝下去后,肚子里婴儿的动静明显小了许多。

    又命人烧了一陶罐热水,然后把一个坛子里封存的冷泉鳗鱼卵挖了一些,盛到一个陶碗里,放在热水里加热。冷泉鳗鱼卵的融点很低,稍微一加热,就从黏稠固体状变为青黑色的液体。

    融化后的鳗鱼卵散发出一种甜涩的气味,闻之使人‘性’趣大增。门口的猪大肠还有三个健妇都变得呼吸粗重起来,吴归也感觉小弟弟不老实的躁动着。只有老到没能力的巫鸦什么变化也没有。

    “这里面肯定含有催情的挥发物。”吴归摒弃杂念,凝神做事。

    温度不能加至太高,大约四十度左右即可。吴归知道炼制方法,不用巫鸦吩咐,不断把碗捞出又放下,小心的保持着鳗鱼卵油的合适温度。

    巫鸦又取出一坨干巴巴的东西,放在热水里泡,不一会就吸水变成了像猪肚一样的器官。吴归知道那是母红毛猩猩的胎`盘。

    猩猩胎`盘胀大起来后,巫鸦把它抖开,放了几种草药,又灌了些热水进去。然后拿过鳗鱼卵油,倒入了一大半,又抹了些在胎`盘表面,最后把三条小蟒放入其中。

    “呼。”做完这些,巫鸦长出一口气,把装着小蟒的猩猩器官交给吴归,指着旁边的一个坛子说道:“下面我要施法了,恶祟被诱出之时,定然会蹿入你手中的陷阱。你一定要眼明手快,及时将它封入此坛中。”

    吴归虽然不信,但见他如此严肃,也不敢轻忽,用力点头道:“师父尽管放心。”

    巫鸦让三个健妇紧紧按住昏迷的孕妇,告诫她们不论发生了多么骇人的事情,也不能松开手。三个女人已经听到了恶祟附身之事,都很害怕,一脸惶然的答应了。

    左手端着只剩一碗底的鳗鱼卵油,巫鸦用右手食指蘸着卵油,在孕妇小腹上画了一个五厘米长的裂口形状,又在裂口周围画了好几圈繁复难懂的图案,就如动画片里的封印一般。

    画好了图案,巫鸦放下碗,立直了身体,开始闭目念咒,吴归配合默契的把猩猩器官挨近孕妇的大肚子。

    “嗡嗡嗡,呜呜呜,噜噜噜……”巫鸦的嘴唇急速颤动着,嘴里发出了一连串诲暗难名的音节。

    吴归侧耳细听,结果就跟听天书似的,一点规律都没有,他非常怀疑巫鸦只是在满嘴拌浆糊,并不是真的会念咒语。

    枯燥的咒语又长又无聊,效果堪比催眠曲,听到吴归都想打哈欠,三个原本紧张万分的健妇也放松下来,使劲眨眼睛克服睡意。

    “嘭、嘭、嘭……”忽然一阵轻微的鼓声传来,吴归猛醒:“哪里来的声音?”

    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孕妇大肚子上画着图案的位置,竟然有一个拳头大的包,不断的鼓起凹下。每一次鼓起都像被一只拳头在腹内用力捣击般,发出‘嘭’的一声响。

    “我……擦!”吴归惊的下巴都掉地上了,这一刻,他感觉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没错,他的科学世界观崩溃了。

    “还真尼玛的有鬼存在!”

    吴归大张着嘴,眼神呆滞的看着那个不可思议的东西在孕妇肚子里越撞越猛烈。

    “你在发什么呆?恶祟快出来了!”巫鸦喝道。

    吴归一个激灵,涣散的视线聚焦过去,只见那仇孳恶祟把孕妇肚皮顶起的越来越高,肚皮薄的快要透明了,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小小的圆头颅扭动着想要突破束缚出来。

    “啊!”紧要关头,孕妇被疼醒了,拼命的挣扎惨叫,三个健妇被吓的浑身发软,用尽全力才勉强控制住她。

    屋里的气氛既紧张又压抑,巫鸦却一直冷静的看着,突然开口叫道:“就是现在。”

    他手拿一片骨刃,沿着孕妇肚皮上画的那道裂口,又准又狠的一划,顿时血和液体喷溅。

    只听‘吱’的一声刺耳尖叫,一个湿漉漉的粉红色物体从破口处飞了出来,直向吴归手里的猩猩胎`盘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