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八章 外星生物?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扑’!

    吴归还没反应过来时,那东西已经撞破了猩猩胎`盘,钻了进去猛烈拱动着,外面只露着一条细长没毛还带尖刺的尾巴,不断甩动着、

    吴归看傻了眼,为了避开流出来的液体和凶戾的仇孳,他下意识的伸直胳膊,想让手里的东西远离自己,一时竟忘了放入坛子中去。

    “快放进去!”巫鸦一声厉喝。

    “哦,好的。”吴归一惊,手忙脚乱就要把一嘟噜器官往坛子塞,却见恶祟仇孳从猩`猩**里退了出来,嘴里叼着半截小蟒,附在器官外面,‘吧唧吧唧’的大口吃着。

    这下吴归得以近距离的看清那仇孳的模样,竟然是一种他无比熟悉的生物!这一瞬间,他的心脏像被大锤猛砸了一下,提着器官的手也像触电一般,尖叫一声,一下松开了手。

    仇孳和猩猩子`宫掉落在地,摔得液体泼溅,那仇孳在落地的一刹那,如一道电光般蹿到墙边,钻进了树枝的缝隙,消失不见了。

    巫鸦见状大怒,一骨杖敲到惊慌失措的吴归头上,吼道:“看你做的好事!”

    “我、我……”吴归用手抚着受惊过度差点爆掉的心脏,满脸惊恐,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你竟会如此胆怯懦弱,早知道还不如换小猪来帮我。哼!”巫鸦气愤的骂道,“让那恶祟逃了,又会有孕妇被其所害。”

    吴归心中苦笑:“真如你说的那样倒也好了。你知不知道那仇孳到底是什么东西?”

    “它是——”

    “异形!!”

    喉咙耸动几下,吴归后怕不已,那玩意距离他不过三十厘米,他看的清清楚楚,正是一只满嘴利齿的异形幼崽!跟电影里的形象一模一样。而且它在人体内寄宿、出生的方式也跟异形同出一辙。

    手里提着一只异形,他能不害怕吗?

    吴归以前非常喜欢《异形》系列的电影,每一部都看过许多遍,对此生物再熟悉不过了,他非常清楚异形的恐怖。那玩意不是地球生物能比的,它是残忍狡诈的杀戮机器,是偷袭隐藏的天赋高手,是能适应一切极端环境的基因怪物!

    那只异形幼崽长大后,这片丛林里只有石器时代水平的人类,在它面前就是毫无反抗之力的食物和繁殖宿体。

    只要有一只异形存在,它很快就能借其他生物的基因快速进化,疯狂繁殖。到了那时,就算外边的文明世界恐怕也挡不住它们了,最后的结果会是整个地球生物圈的灭亡。

    “怎么会有异形存在呢?”吴归痛苦的用拳头砸着脑袋。

    先是灵魂夺舍,又是驱鬼镇邪,本来就已经让他的三观尽毁,现在连异形都冒出来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莫非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空间了,自己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宇宙?吴归觉得自己脑子已经混乱不堪了。

    “绝对不能让它长大!必须得趁它现在弱小时,拼尽全力消灭掉!”吴归捏紧了拳头,一下跳起来,几步跑到异形幼崽消失的墙边,手脚并用开始拆墙。

    巫鸦骂够了,正在用骨针给孕妇缝肚子上的伤口,忽见吴归中邪了一般,一声不吭的跑去拆人木墙,不禁一呆。

    “这孩子,高傲的紧,受不了斥责,骂了几句心里就不对了。看他那样子,不把仇孳抓回来绝不会罢休。”巫鸦心中叹着。

    吴归拆了几根树枝,见墙上全是缝隙通到外面,外边树林里环境更是复杂,自己肯定找不到异形幼崽了。最后只能无力的坐倒在地,脑中念头急转:“要不要逃离这个必死之地呢?我宁可死在地球生物口中,也不想被外星异形寄生。”

    巫鸦一边缝针一边对吴归说道:“不必抓了,让它去吧,大不了下次再抓它。”

    “下次再抓?”吴归自嘲的一笑:“下次等它回来,你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什么?”巫鸦手中工作一停,惊讶的看着吴归:“你很了解它吗?”

    “那东西是……嗯,它是一种……怎么说呢?”吴归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这样说吧,它是不属于这个世界怪物。”

    巫鸦淡淡一笑:“它是鬼祟所化,当然不属于这个世界。”

    吴归觉得跟这个迷信的土著人没法沟通,想了想又道:“它非常残忍,会杀死一切生物!而我们世界上的所有生物,包括人类在内,都不是它的对手。它只要几天就能长大,并能繁殖出很多同类,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它还是幼崽时杀死它,否则……我们只有几天的时间可活了!”

    “危言耸听!”巫鸦冷声喝道。

    他已经缝好了伤口,把精疲力尽的孕妇交给三个健妇照顾,猪大肠端来一盘清水,巫鸦洗着手对吴归说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东西?哼,不就是一只投胎未成的仇孳吗?我亲手消灭过的仇孳也有好几只了,连投胎长成的母河魁我也杀过一只,它算什么?。”

    “就凭你一个糟老头子,能杀得了异形?”吴归认为巫鸦一定是搞错了,异形绝对不会这么渣的,急急问道:“你确定它投胎成熟会成为河魁?”

    被徒弟怀疑,巫鸦有些怒了,抖了抖身上的鸟毛说道:“不变河魁,河魁从何而来?”

    “仇孳成体也只是伏于水边,拖小孩落水溺死,或见机附到孕妇身上而已。正面现身,一个男人都能打死它,有什么可怕的?丛林里仇孳甚多,若照你说的那样,这里岂不早成了一片鬼域?”

    巫鸦在猪大肠的搀扶下站起身来,一跺骨杖,不屑道:“仇孳狡猾又难得一见,捉它们很费事,而且脱离水面很快就会化掉。不然我就当面捉一只给你看看,看它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是异形?”听到这,吴归心中稍宽,顿时感觉精神好了些。

    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可能是《异形》的形象设计人员见过这种雨林中的诡异生物,才依据仇孳的样子设计出来异形。真尼玛吓死哥了!”

    巫鸦用骨杖指了下地上的材料器具说道:“我不管你从什么地方得知的那些荒谬知识,只要你以后能静下心来学我教给你的巫术,不要再这么无知丢脸。”

    吴归汗颜,人家虽然不懂科学,但是博学多识,还能凭传下来的经验救人,胜过自己百倍。他不敢再看不起这个老巫师,恭谨的弯腰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巫鸦没再理他,叫了外面等候的勾家一帮人进来,告知已经驱除了鬼祟,母亲和胎儿都安好。一众勾家人见孕妇脸色苍白,但是人的精神状态好多了,都欢喜无限的向巫鸦致谢。

    那孕妇也虚弱的说道:“多谢巫鸦公救命之恩!只是不知那鬼祟还会不会再回来钻入我腹中?”

    巫鸦说道:“仇孳此祟离体时间一长,身体便会开始融化,要立刻潜入水中,否则就会化为一滩血水。进入水中后,它就会急速生长为成体,从此再也不能随意离开水了。所以你不要再害怕,安心养胎就是了。”

    那勾长老请道:“我这外孙儿得巫鸦公所救,才能存活于世,他的命是巫鸦公你给的,还请巫鸦公赐他一个名字。”

    巫鸦没有推辞,他思考了一会说道:“是为男胎。此子为恶祟所污,身体必然强壮过人,生性凶暴顽愚,此所谓‘蚩’也,其出身,异数也,所谓‘尤’也。便叫‘蚩尤’吧!”

    土著人崇尚力量,强者为尊,并不以暴力无耻。巫鸦的解说太过深奥,勾家人听不太懂,但是却听出来他说自己的这个后代强壮勇猛,不是凡人,都兴奋不已。

    消除了异形造成的心理压力,吴归极度紧张又放松,短时间内情绪波动太大,神思有些恍惚。

    他收拾着坛坛罐罐响,没有听清巫鸦的解说,只听到了孩子的名字,嘴里嘟囔着:“‘吃油’?难道是这孩子还没出生就吃了鳗鱼卵油的缘故吗?老家伙起名水平太菜。”

    “咦,怎么感觉很熟悉的样子?”吴归偏着头想了想,没想明白,便不再去纠结。屋里的味道很难闻,他抱起大包催促道:“师父,我们走吧。”

    众人一起出了木屋,便看到门口的空地上生了几堆火。一堆火上架着个大陶缸,里面炖着鲜鱼,其他几堆火上烤着各样鱼类,正由女人们翻动炙烤着,其中还有一条两米多长的长鼻子大鱼,

    闻着空气中的香味,吴归和猪大肠的肚子咕噜噜响了起来。他们俩从早晨忙到现在,体力消耗很大,却没吃什么东西,看到油滋滋的肥鱼,涎水直流。

    “我家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贵客,只有鱼,呵呵,三位莫要见怪。”勾长老不好意思的说着,急忙又加了一句:“不过这条鳞骨鱼也勉强能上的了台面,味道鲜美,一年也难得捕到几条,三位尝尝。”

    吴归仔细一看,这不是白鲟鱼吗?虽然它不像中华鲟那么珍贵,但也濒临灭绝了,让这帮土著烤着吃了,真是暴殄天物!

    在巫归的记忆中,鳞骨鱼是非常美味的珍馐,丛林里很难见到踪迹,要到大江大河里才能打到。勾家不愧是最擅长打渔的家族,竟然敢在大风大浪的大河中大鱼,的确有些实力。

    土著人憨厚,说待客就是诚心诚意的要待客,客人的推辞是对主人的不敬。巫鸦三人也不客气,坐到地上的芦苇席子上,一旁侍候的女人立刻用碟碗盛了鱼肉端了上来,并奉上梅子酿制的酸果酒。

    这里的人吃饭可不用筷子,只用一把骨刀辅助,直接上手抓着吃。巫鸦浅尝辄止,和勾长老闲聊着,吴归和猪大肠则风卷残云的往肚子里填,还嫌鱼肉多刺,无法吃太快。

    吃喝了一会,天完全黑了下来,就见一个相貌端正的魁梧青年,从火光之外的黑暗中急匆匆走过来,一脸焦急的当面就问:“我妻儿如何了?”

    勾长老对魁梧青年说了巫鸦救治之事,青年惊喜不已,对巫鸦拜倒在地:“烈山泓谢巫鸦公救我妻儿。”

    巫鸦招呼他起来,问勾长老:“这条雄壮大汉我看着眼生,不知他是哪位?”

    勾长老介绍道:“这是烈山泓,是我的女婿,来自遥远北方平原的烈山部落。他因为误入丛林,迷失了道路,机缘巧合之下到了我部落。我看他是个英雄人物,便招来做了女婿,他最近一直在外寻找通往丛林外边的道路,很少在村里出现,所以巫鸦公没见过他。”

    “来自平原?寻找出路?”吴归眼睛一亮,扔了手中食物,带着满嘴的鱼肉残渣,目光热切的望向那烈山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