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九章 九色鹿和云梦泽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烈山泓正和德高望重的大巫师交谈着,忽然感觉一道火热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游走,就如一只人手在皮肤上抚摸,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他转过头去找那目光的主人,发现却是老巫师的徒弟。那家伙打量自己倒也罢了,可是他的表情和目光就像一个发`情的男人看着丰满的女人,充满了急迫的欲望,着实让人无法忍受!

    “这厮不会是搞基的吧?真恶心!”烈山泓心道。

    他不想失礼,对吴归投去了一个拒绝的眼神,然后便装作没看见,继续聊天吃酒。本以为那个基男会知趣的收敛起来,谁料那人却更加放肆的打量自己。

    烈山泓怒了:“难道长得帅就应该被基男骚扰吗?这厮太过无礼!”

    他忍无可忍,正色对吴归说道:“这位小巫师,你为何这样垂涎欲滴的看着我,我这身粗肉难道比鱼肉还诱人吗?”

    “哈哈哈!”在场的众人都大笑起来,土著人而已,才不会讲究什么斯文呢,想笑就笑!

    吴归还没意识到自己被烈山泓当做基男厌恶了,以为他的性格豪爽,在开玩笑,也戏弄道:“对我来说,鱼肉美,烈山兄更美!”

    “哈哈哈。”粗鲁的土著人又是一阵轰然大笑。

    “噗!咳咳!”烈山泓一口酒灌到气管里,呛得弯腰直咳嗽。

    烈山泓在找沟通外界的道路,吴归走出丛林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自然要对他殷勤示好。见他咳的气都上不来,忙过去为他捶背。

    “你、你奏凯!”烈山泓一个从无畏惧的汉子,却视吴归如洪水猛兽,急忙躲开吴归的手。

    “这……这家伙难道看我不顺眼?”吴归尬尴的蹲在他身后,满脸堆笑着说:“烈山兄,小弟我对你没有恶意。”

    “哼,你有话快说!”

    “不瞒兄长,你是从北方平原过来的,我想问问,你们那里可否见过能够能上天入地的奇怪人类吗?”

    “还有这种人?”众人都听到他这话都面面相觑,烈山泓也呆了一下,哈哈大笑道:“你说的那是天神吧?”

    “哈哈哈。”众人又是齐声大笑。

    烈山泓道:“天神可不会轻易现身。我烈山泓走南闯北,纵横几千里,什么样的奇怪事情都见识过,就是没见过能在天上飞的天神。”

    “是吗?”巫归失望不已,“这片丛林也太大了吧?”

    他转了念头又道:“我也想到丛林外面去看看,只是本领不够,又不识道路,一直不敢轻易出去。今天听到你来自丛林之外,又在寻找出去的道路,小弟我认为你一定能成功。所以想求阿兄,找到道路后,务必要带我一起出去!”

    烈山泓脸上表情变幻了一会,终于放下心来:“原来是这样啊!吓死本帅哥了。”

    他放松的扭扭脖子,活动了一下肩膀,拍了拍吴归的后背,爽朗的笑道:“小事而已,我已经快要找到来时的路了,到时候如果巫鸦公同意,我就带你一起出去。”

    又对巫鸦说道:“我还有妻儿在此,不会舍弃他们。我寻找道路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离开这里,而是沟通平原和丛林里的部落,互通有无,壮大彼此。小巫师到外面看看,还能回来,巫鸦公放他出去见见世面也好。”

    巫鸦双手握着骨杖,老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语气平淡的说道:“他还不能走,必须要得到森林之神的祝福才行。”

    “你不是说我已经得到神眷了吗?”吴归忍不住叫道:“师父,你是不是不想让我离开你?”

    巫鸦听到他的话,眼中带着些痛苦之色说道:“神眷和祝福不是一回事。”

    “我视你如亲子,自然不想让你走。不过我也不会因为这个把你拴在身边,雏鸟早晚要离巢,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吴归想起自己和他的十几年相依为命的感情,心中一痛,自责太无情无义,后悔不已:“只要烈山泓能找到出路,我什么时候想出去就能出去,不用急着离开。老家伙也活不了几年了,我陪他走完最后的一段路,也算对得起自己占据的这具身体了。”

    巫鸦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你也到了离巢远行的时候了。关于你的来历和身世,我从没对你提及过,现在我都告诉你,你听过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走。”

    他低下了头,神态沧桑,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好半天才开口说道:“你是我捡来的孤儿没错,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丛林里,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婴儿,有没有可能活到被人捡起来的那一刻?”

    吴归默默听着,应声答道:“绝无可能,那狠心的父母前脚刚走,孩子后脚就会被吃掉。”

    “说的没错,但你却是个例外。”巫鸦缓缓道:“那年,我在望天树林里采药,发现一个婴儿躺在树上的鸟巢里,身上很脏,周围满是果子肉食,看样子似乎被人放在鸟窝里喂养。我没多想,就把那孩子装在背篓里,带离了鸟巢。”

    “结果没走多远,后边忽然追来了一群暴怒的白猿,我一直逃到天黑都没有摆脱它们,最后被围在了一颗大树上。它们想要攻击我,却好像又有所顾忌,只是围住我吼叫,迟迟不动手。”

    “我正感莫名其妙,这时一只老猿站了出来,指着我背后的孩子嗷嗷叫。我才明白原来这个孩子是白猿收养的,我抢了它们的孩子,它们要追回来。”

    吴归心中震惊:“我的身世原来如此不平凡,老家伙如果不抱我回来,我就真的是人猿泰山啦!”

    “我便指着孩子身上的虫子和伤疤告诉白猿:这是我的同类,不是你们的孩子,你们养不活他!他得病了,如果想让他活下去的话,就把他给我,我会好好待他的。”

    “师父,你会和猿猴对话?”吴归脱口问道。

    巫鸦得意晃了晃脑袋:“对话做不到,但读懂它们的意思,并且让它们了解我的心意,还是比较简单的。”

    “咳,不要多嘴,听我说。”

    “听了我的话,白猿们犹豫了片刻,都表示愿意让我带走婴儿,可其中一个母猿就是不同意,要跟我拼命,估计就是她收养了人类婴儿。那老白猿和其他猿猴一起呵斥母猿,母猿见得不到婴儿,愤怒之下,竟然一头撞死了!”

    “啊!”在场之人都变了脸色,惊呼一声。

    吴归也是惊讶不已,要不是母猿收养了被抛弃的婴儿,他恐怕已经被野兽吃掉了。从某种程度上说,母猿对他有养育之恩,也算是他的一位母亲。

    母猿因为舍不得收养的人类婴儿,愤然自杀,这种强烈的感情,真是让人不知怎么形容。吴归心中滋味难言,只觉胸口堵得慌。

    “母猿自杀时,天上雷声阵阵,暴雨倾盆。我目睹此惨事,突然间开了窍,悟到了天地间的至理:人并不比其他物种更高贵!这暴雨雷霆的天象一定是森林之神对母猿的哀悼,于是我便对天上的闪电举起那个婴儿,宣布这个幼小生命属于博爱的森林之神。”

    “我刚念完祭词,便见一头九色水鹿从远处飘忽而来。她浑身散发着亮眼的光彩,照映着身边的雨水形成了一个朦胧的光圈,如梦幻般踩着树叶在枝间轻盈的跳跃。最后她来到了我的身边,身上带着圣洁之气,周围的白猿都恭敬的伏拜于她。”

    老巫鸦像个出色的说书人,他的描述使人身临其境。吴归听得合不拢嘴,周围的听众都是同样的表情,众人仿佛都回到了那个暴雨倾盆的奇妙夜晚。

    “那九色水鹿亲吻了我手中婴儿的额头,然后对我说道:此子乃玉台国血脉,怎会流落于我落雨之地?十六年后,让他来云梦泽找我,我会赐予他大自然的祝福。”

    “玛德,原来又是在胡扯!”听到这,吴归回过神来,带着被欺骗的愤怒质疑道:“水鹿什么时候能上树了?又什么时候能口吐人言了?”

    巫鸦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好像认为他的问题很白痴:“那不是水鹿,是森林之神的化身,当然能上树。至于对我说话,并不是她能口吐人言,而是她能把要说的话,直接反映在我的心中,不用说话,我也能明白她的意思。”

    “呵呵。”吴归摇头苦笑,老家伙这个牛吹大了,他无奈的问道:“你是要我去云梦泽一趟,接受了那只九色水鹿的祝福,然后才能离开,是不是?”

    “对,今年刚好十六年期满,你见过她后,想去哪里随你便。”巫鸦态度坚决的说道。

    吴归心想:“看样子不去一趟云梦泽是不行了。”便问道:“云梦泽在哪里?”

    却听那勾长老突然开口接道:“云梦泽,绝地也!”

    “那里地形复杂如迷宫,沼泽噬人,毒瘴遍地,怪兽成群。我们这片丛林的部落中,还没有一个人进去之后能活着回来的。就是远远看上一眼,也是无比危险,没有大树的掩护,随时会被头顶觅食的巨鸟啄食而死。”

    “啊!”吴归傻眼了。

    还以为是一趟简单的寻找九色水鹿的新手任务,没想到是满级号组团刷副本的地狱之行,这让他这个一级小号如何完成任务?

    他疑惑的看向巫鸦,老家伙这是故意找借口不放他走,还是想让他去送死?

    仿佛猜到了吴归的心理,巫鸦闭着眼睛又说道:“你肯定在怀疑我的用心吧?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你若实在不想去云梦泽,我也不会强迫你,反正森林之神也没说你不去会怎样。”

    “但你要想清楚了,这是森林之神给你的一次机会,你如果放过了,定然会后悔终身。”

    吴归苦笑道:“我是想去,可是得有命去才行啊!”

    巫鸦为他分析道:“森林之神有伟力,不会想不到这个问题。她既然约你到危险的云梦泽,显然是为了考验你的胆量和意志,如果你遇到危险,她应该不会置之不理。”

    他这话听着似乎有道理,但吴归却不会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不可预知的因素上,闭口不言。

    见吴归依然不为所动,巫鸦终于坐不住了,挪了挪屁股怒道:“好吧,你这痞赖的孽徒,为师再荐一个强大的帮手给你,一定能保你云梦泽之行有惊无险!”

    &lt;ahref=http://www.qidian.com&gt;起点中文网<a href="http://www.qidian.com" target="_blank">www.qidian.com</a>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