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十四章 画地为牢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是吗?”性格马虎的光阿经他一提醒,这才看出来,不禁大笑道:“我还道巫归这小子说什么看女人都能看醉,竟然会是萝长老!哈哈哈,一把骨头的女人,嚼起来都硌牙,还能看醉!啊哈哈哈!”

    光阿放肆的嘲笑着女萝。

    他一直都看这个强势的‘丑’女人不顺眼,在他的观念里,部落应该让强壮的男人理事,女人不要插手大事,在家带孩子就行,当什么长老?而吴归那个无能的小巫师,竟敢侮辱七角,屡次让自己的宝贝儿子出丑,他同样也看不顺眼。

    女萝能做到家长长老的位置,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她和光阿冲突不是一两次了,每次部落几个长老一起议事,他俩就吵的水火不容。

    本来对光阿粗俗的嘲讽她已经习惯了,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野人一般见识。只是今天这只野兽扰了她钓`凯`子,眼看她就能把眼前的魅力无穷的小鲜肉给钓到手,结果被他给惊飞了!还当着小鲜肉的面说自己丑!这能忍吗?

    只见她一酒碗砸向光阿,大骂道:“你这蠢野彘,别在这里给部落丢脸!”

    “回去干你的肥女人吧,你娘我还看不上一头野彘,我的追求者是高贵的黑荆巫师,比你强一百倍!”女萝越想越气,也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

    光阿随手抓住飞来的酒碗,对吴归大笑道:“小子,你牙口真好,竟然喜欢啃骨头棒子。我告诉你,真男人,要搏最凶的野兽,要吃最油的肉,要干最肥的婆娘!你看你……唉,不过你这样的,太短太小,肥女人你探不着,也只能干这种骨头棒子了。”

    “去尼玛的!”吴归忍无可忍,突然暴喝一声,一拳向光阿的脸上砸去。

    光阿好久没有被人挑衅过了,万万没想到有人敢和自己动手,一时大意,竟然没有躲过这一击,被吴归的拳头狠狠的捣在左腮帮子上!

    晴天霹雳!

    巫归的一记右勾拳不过把光阿打的头偏了一下而已,对体壮如牛光阿来说就跟挠痒痒一般。

    但是这一拳的效果却把平台上所有的人都震呆了,一时吵吵嚷嚷的集市上,静的只剩下光阿粗重如野牛般的呼吸声。

    “你、你竟敢打我阿爹?!”七角尖叫一声。

    “你怎么敢打这个疯子,这下惨了!”

    “完蛋了!光阿要是杀你,我也只能陪你一起死了!”

    女萝和猪大肠心中一片冰凉,二人脸上的表情比哭都难看。

    他们也没想到一向聪明又识时务的巫归,怎么会突然干出这种蠢到家的事情。光阿是个没理智的疯子,要是他发了性暴起杀了巫归,谁能把他怎么样?杀了也白杀!

    “光阿,你、你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女萝语气轻柔的劝道,生怕话音太重,会刺激到光阿。

    “呼!呼!呼!”光阿瞪着血红的眼睛,扁鼻子里不断喷着粗气,拳头捏的咯吱直响,谁都看出来他马上就要暴走了。就连他身后的七角和那心腹勇士也都面带惧色的闪开了几步,怕被陷入嗜血状态的猎官误伤。

    巫归看到光阿的样子,这次反应过来自己惹下**烦了,心中后悔的哀叫一声:“吾命休矣!”

    他刚才一时忘记了自己身处土著部落之中,还在以文明社会思维方式考虑问题。在文明社会中,就算打不过对方,最多被打个头破血流而已,再猛的汉子也不敢随便杀人。可是这里是没有法律的土著部落,挑衅一个勇士,被他干死,是你活该!

    “我擦!这可怎么办呢?”巫归心中叫苦,他自己身手也不弱,可是想单挑光阿,打赢的难度不下于中国宅男挑战巅峰泰森。

    看着怒气值快要蓄满的光阿,巫归知道退不得了,得在他放大招之前想出应对的办法来。

    “嗯啊啊……我要……”光阿喉咙里一阵低声咆哮,然后像大猩猩一样双手拍打着胸口,仰头大吼:“我要杀了……”

    “光阿,我要挑战你!”巫归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了光阿的蓄力过程,引的他停止了怒吼,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什么?”光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左右看看身边人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才明白吴归是认真的,不由得被眼前这个小子的狂妄气的发笑:“好好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巫归心有余悸的擦了把汗:“差点被一条疯狗干掉!只要你不发疯突然袭击老子就成!

    在光阿看来巫归这完全是自己找死的。刚才要是他情绪失控打死了巫归,毕竟打死的是一个黑荆巫师,是破坏规矩之事,虽然别人也奈何不了他,但他也得为此付出很大的代价。

    现在好办了,巫归自己开口要挑战他,丛林里向别人发起挑战的规矩就是生死自负,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挑战中把巫归打死,谁都说不出一句不是来!

    想到这些,光阿的怒气一下就散光了,心中暗喜,生怕巫归反悔跑了,迫不及待的对巫归招手道:“来来来,快来打我啊?”

    女萝不想巫归去送死,在一边焦急的叫道:“你以大欺小,不是勇士的作为!”

    光阿斜眼看她嘲笑道:“你是说我的鸟比他大吗?哈哈哈!我就让他定比试的规矩,这样总可以了吧?”

    女人认为不论什么规则,巫归都不可能打过这个丛林第一勇士,就想替巫归推脱掉,正要再说,巫归突然发话:“你说话可要算数?比斗的规矩就由我来定!”

    光阿想都没想就答应了:“随便你,我就赤手空拳一个人,你拿什么武器都行,还可以再叫几个帮手。”

    又看向女萝道:“这样够照顾你的小种男了吧?不要再说我以大欺小了!”

    巫归现在掌握了主动权,心中大定,冷哼一声:“凭爷的智商,对付你这个智力低下又狂妄自大的蠢货,还不是小事一桩!”

    他稍微思考了一下,便说道:“若是我赢了你,该如何?”

    “嗯,你能赢我?哈哈哈。”光阿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事情,大笑一阵后,冷下脸,面带杀气说道:“你若能赢我,我就把人头送给你做尿壶!”

    “我不缺你这个尿壶!”巫归也毫不示弱的冷冷说道:“若我赢了,你就从此以后,就得做我的从人。”

    “做你的从人?小子辱我太甚!”光阿的怒火又燃了起来,不过他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输,便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大伙都听到了吧?”巫归立刻对围观之人大声宣布:“大榕部落猎官光阿在此立誓,如果他输给了我,以后就会做我黑荆巫师巫归的从人!”

    “光阿怎么可能会输?”

    “小巫师这是自寻死路啊!”

    众人都摇头,叹息名声不错的巫归要被光阿打死了。

    光阿被巫归自信的样子气的不轻,面色狰狞的问道:“要是你输了,该怎么说?”

    吴归轻松一笑道:“我要是输了,结局还用多说吗?”

    “哼哼,你倒是没说错。”光阿狞笑着,大喝道:“不要再废话,赶快说规矩!”

    吴归干脆的说道:“我们比力气。”

    “嘿嘿嘿,和我比力气?看我不把你全身骨头揉碎了。”光阿得意的笑了起来,叫道:“可以,怎么个比法?”

    吴归却没有立即回他,而是对身边的女萝低声道:“萝长老,我有一个神奇的巫术,你想不想见识一下?”

    女萝不知他要做什么,疑惑道:“好吧。”

    吴归笑道:“我要施的巫术叫做画地为牢,你可曾听说过?”

    “没有。”

    “呵呵,待会我要在地上画个圈,然后一施巫术,光阿就会乖乖的进入圈里,没有我的解脱巫术,他永远都出不来。”

    “……”女萝呆滞了。

    “你看好了。”吴归突然大叫一声,从旁边一个女人手里拿过涂身子的白漆,在地上画了两个挨着的圈子,每个也就一米左右直径。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吴归把白漆还给那女人,站在一个圈子里拍拍手对光阿说道:“我们两个各站在一个圈子里,互相推搡,哪个先出圈子就输。”

    光阿有些不满,这样的话他虽然能赢,但是却不能弄死巫归。

    “就把他拉过来身边夹死吧!”光阿想出了办法,出声同意。

    这时巫归又道:“若我们两个一起出了圈子,就算平局,怎么样?”

    光阿轻蔑的一挥手:“一起出了圈子,就算我输。”

    他等不及要杀死巫归了,也不多说,直接走到一个圈子里站好了,冲巫归叫道:“快来比斗!”

    却见巫归没有理他,而是径直出了圈子走到女萝身边说道:“萝长老,麻烦你这就叫人帮我换一些东西,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女萝没想到他在这个要命的时候,还有心思说这事,摸不透他的想法,只好给两个族人安排道:“跟着黑荆巫师,他要换什么东西都行,你们替他付账。”

    两个嫘织家族人应了一声,巫归向前走了两步,见他们和猪大肠还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没动,皱眉不悦道:“别傻站着,快跟我来去换东西。”

    “啊!!”另外三层数百围观都大跌眼镜,没想到这位黑荆巫师竟然要临阵脱逃!

    女萝和猪大肠也都脸红不已,对巫归的行为,他们心中情绪复杂,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巫归懦弱的逃跑行为。

    七角气的跳脚大骂:“混蛋!无耻之徒!不要跑,快来和我阿爹比斗!”

    光阿这才看出来吴归要走,暴吼一声:“找死!”拔脚就要向巫归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