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十七章 动物催眠术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见一群恶狗扑过来,巫归很是担心它们会咬自己。

    猪大肠看他紧张,轻松的说道:“这些看家狗见了生人和野兽进入领地,就会不要命的扑上去撕咬。不过归哥别担心,你以前到过我家,我家的狗群很聪明,肯定记得你,而且它们会听我的话,绝不会咬你的。”

    巫归心中大骂:“你这是安慰我呢还是吓我呢?”

    他对猪大肠这小屁孩的话很没信心,但是又不能扭头就逃,只好躲在他身后,提心吊胆的问道“这么多狗,你保证都能控制得住?”

    “当然能!”猪大肠拍着胸脯自信的说道。

    猪大肠站在巫归前方几步远的地方招呼狗群,却见前方的狗群无视于他,都盯着巫归狂吠着。他立刻害怕起来,担心巫归会被不听命令的狗群咬死。

    “我擦!”巫归见状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口,嘴角抽搐的看着汹涌而来的狗群,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狗群冲到猪大肠跟前,绕开他都去扑巫归,猪大肠阻拦不住,都快哭了:“过来!停下!那是我家朋友,你们见过他的,不准咬他!”

    巫归没想到猪大肠这鸟人在狗群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惊的魂飞魄散,拔腿就跑。这尼玛十几条恶狗呀,自己再猛也得被它们瞬间撕得粉碎。

    可是已经晚了,刚跑了几步,狗群就已经追到脚后跟了,巫归急的要往沼泽水里跳,却明白跳进去被烂泥吸住腿脚,死的更快。

    正要命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来自己在警犬部队时自学到的一个对付陌生恶狗的办法。这个办法他没有试过,据说也不太管用,部队里的教官也说是胡扯。不过到了这种危急时刻,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管不管用都得试试。

    只见巫归忽地停下了脚步,岔开双脚,胳膊抱在胸前,面对狗群昂首挺胸的稳稳站立着,脸上带着狗主人一般的威严表情怒视着狗群,嘴里同时大喝一声:“呔!”

    正在追击入侵它们地盘坏人的狗群,见到追击对象忽然由仓皇逃窜的猎物变成了不可侵犯的主人模样,十几个狗脑子一下都糊涂了。猛地全体一个急刹车,都停在巫归身边,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

    就在它们的狗脑子将要对形势作出正确判断时,只见巫归缓缓伸出一只手,做戟指状平放在空中,狗群的注意力立刻被他的手势吸引了过去。

    “嘘……”巫归嘴里响起了轻柔悠长的口哨声,听着就和催小孩撒尿的音调一般。

    他伸出的那只手随着口哨声慢慢向下滑落,然后奇迹发生了!群狗竟然都消了怒气,平静了下来,然后跟着他的手上动作,一起趴到地上,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向巫归示好。

    “!!!”猪大肠看着眼前的发生的一幕,惊讶的嘴巴大张着都能塞进一个拳头。

    “神迹!”猪大肠喃喃自语,“归哥果然是得了神眷之人!”

    那边巫归收服狗群看似随意,其实紧张的满头大汗,不过他的冒险总算赢了。

    巫归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感觉腰腿发软,喉咙干涩,他扶着膝盖弯下腰直喘气:“动物催眠术,还真起效了!”

    刚才他使用的正是一种针对犬类的动物催眠术,不过这种催眠术对城市里接触人类太多的犬类用处不大。这个道理就如骗子骗城里人要比骗山村里的人更难一样,因为城里人见多识广,早就看多了类似骗人的招数,所以不会上当。

    巫归的这一招,若是面对文明社会的油滑狗群,屁用都没有,也就对猪家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狗,才能有这么好的效果。

    “呼!”巫归吐出一口浊气,骂群狗道:“有你们这么欢迎客人的吗?”

    他又狠狠的瞪了脸色惨白的猪大肠一眼,这才蹲下来摸着狗头继续抚`慰群狗。

    猪大肠回过神来,后怕不已,明知道自家狗凶猛,他却贸然带巫归过来,若不是巫归有本事,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他又疑惑又后怕又惭愧,不知该和巫归说什么好,呆了半天,见群狗只顾和巫归亲热,都不理他,便故意转移话题骂道:“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不听我的话,对一个外人倒是亲热的很。”

    见巫归没有看他,猪大肠走到他身边低头说道:“是我太冒失了,差点害了归哥。”

    巫归知道这是无心之失,不想给他太大的心理压力,便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对他笑道:“我一个黑荆巫师,难道连一群狗都对付不了?小事而已,你不要多想。”

    “很奇怪,上次它们已经认下归哥了,怎么还会袭击你呢?难道是十几天不见,不认识人了?”猪大肠有些想不通自家的狗群为什么一反常态乱咬人。

    巫归沉思了一下,心中震惊道:“这些狗莫非能感知到不同的灵魂吗?”

    他牵强的笑道:“不怪它们,是我灵魂重回肉体,气息大异,使狗群感觉失常。刚才我使出巫术证明身份,它们才认出来是我。连这都能感觉出来,它们都是了不起的灵狗!”

    猪大肠还真信了他的说法,高兴起来,和巫归一起摸狗头。众狗这才想起来猪大肠这个主人,也围着他亲昵的闻着跳着。

    巫归观察了一下这群狗,总共十四只,长的有些像狐狸,嘴尖身长,毛短耳大,个头偏小,灵活异常。它们的眼睛灵动,看起来智商很高,脚爪非常大,显然是为了适应在沼泽泥地里活动。

    “我好像记得南美洲或者东南亚的热带雨林里没有狼或者狗吧?”巫归有些疑惑,但是不能确信,也不再多想。

    和每条狗都拥抱亲热了一番,猪大肠说道:“多亏了它们看守野猪,防备野兽,我家才能安心养猪。”

    “嗯,狗是人类最忠实的好伙伴。”巫归摸着狗头真诚的说道。

    二人被狗群簇拥着往高地上走去,猪大肠指着靠近树林的一片树篱说道:“三年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群食人生番,偷偷摸到我家来。要不是狗群及时报信,又和生番搏斗,我们猪家人恐怕都已经进了生番的肚子了。”

    巫归有关于食人生番的记忆,知道丛林部落群周围还生活着很多人类,不过这些人类都是野蛮人,茹毛饮血,几类野兽,毫无文明可言。生番们互相攻击,互相吃掉对方,部落里的土著也经常被他们袭击,抢走财物,人口也被当做食物带走。

    虽然食人生番不是部落土著的对手,但是却不断骚扰各部,杀死落单的土著人。可以说生番是丛林各部落共同的敌人,部落对他们比吃人的野兽还有痛恨百倍!

    “食人生番也是人,却比猛兽可恨。”巫归皱眉说道,“野兽吃人是为了吃饱和保卫领地,吃人也只是咬死吃掉而已。那生番却以虐杀同类为乐,真真可恶至极!”

    猪大肠也恨道:“那次过来的是白头生番,他们来了二十多个男人。我家人被偷袭,措手不及,部落里援兵一时又到不了,多亏了狗群和猪王才勉强打退他们。”

    “最后狗群死的只剩两条了,我家也死了五个人,残了好几个。从那以后,猪家元气大伤,多亏老家长吸收了很多外族之人,才勉强维持住地位。”

    巫归叹道:“丛林里危险太多,地面上生存艰难,还是住在树上好,你们家要是也住在树上,就不会被轻易被偷袭了。”

    猪大肠笑道:“树上又不能养猪。我家就是养猪的,只要猪养好,冒点风险也值了。”

    来到猪家领地,一圈树篱上开了个很粗糙却坚固的栅栏木门,门边是一个小茅屋。

    巫归和猪大肠走到茅屋门口,见里面躺在一个肥大的年轻男人,在呼呼大睡。他浑身肥肉摊了一地,把茅屋地面占的没有下脚之地。

    丛林里很少见到胖子,这里的土著虽然不缺食物,但是只有打猎之人才能经常吃到高热量食物,人们活动量又大。所以壮汉不少,胖子几乎没有,更别说像茅屋里这么胖的胖子。

    看来猪家的伙食很好啊!

    “这是我大兄,猪刚鬣。你上次来没见到他。”猪大肠介绍道。

    巫归心中好笑,果然人如其名,有二师兄的风采。

    猪大肠走过去用脚踢着猪刚鬣的大肚子叫道:“大兄,快醒来。”

    “哼哧哼哧。”那猪刚鬣嘴里发出一阵含糊的声音,翻了个身又睡下了。

    猪大肠觉得他给猪家丢了脸,解释道:“你别看他贪吃贪睡,其实人很好的,而且非常勇猛。白头生番偷袭那次,他一个人打死了好七八个生番,就连生番头子也被他打伤了。”

    巫归笑笑不语,猪大肠脸上发烧,大叫一声:“生番来了!”

    “呜?”胖子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坐了起来,也不看看眼前的情况,只是手忙脚乱在身边乱找,然后拿出一把搂猪草的木笆篱来。

    木笆篱在手,他镇定下来叫道:“生番在哪里?看他猪爷不筑死他们!”

    叫完才看清猪大肠一脸坏笑的当面站着,便抓住猪大肠问道:“小弟你回来了,是回来打生番的吗?”

    “有你个鸟生番!”猪大肠骂道,“阿爷让你看守门户,你却在这睡觉,叫都叫不醒。若真是生番来了,你早被宰了炖汤吃!”

    “哦,嘿嘿,我很警惕的,只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猪刚鬣傻笑着拄着笆篱站了起来。

    巫归这才发现这个胖子高大的离谱,恐怕有一米九的身高,体重不下两百五十斤,又高又胖看起来非常有压迫感。关键是他虽然胖,却不是虚肥,而是那种非常瓷实又有力的肥肉,就像日本相扑一样。

    “这是谁?他身上穿这么多衣服不热吗?”猪刚鬣问巫归。

    猪大肠斥道:“大兄好生无礼。这就是我的主人,我们大榕部落的黑荆巫师,巫归大人。”

    “原来你就是小弟追随的黑荆巫师啊!”猪刚鬣好奇的打量着巫归,不住点头道:“嗯,不错,巫师就是跟其他人不一样。”

    巫归背着手微微点头,微笑示意道:“猪大兄好。你以前没见过我吗?”

    猪刚鬣从没接触过如此高雅之人,有些慌了手脚:“呃、那个,我这人太重太懒,爬树麻烦,所以很少到村里去,没见过巫师大人,望大人不要怪罪。”

    猪大肠不耐道:“我们要去见家主,你快把门打开。”

    “哦,好的。”猪刚鬣忙从茅屋里走出来,先将狗群赶的都从树篱上的小洞钻进去,然后把大门上绑着的麻绳解开,拉开沉重的大门站在一边请巫归进门。

    进了门,所见一片光秃秃的灰黑色,地上没了绿色,全是混了猪粪的泥土,连不远处的木屋也用灰色的泥土涂了外表。几百只大小野猪在大院子里拱土寻食,小野猪吱吱叫着跑来跑去。

    沿着比较干燥的道路行走,身边是乱窜的半驯化野猪。有一些女人正在给野猪喂食,她们抱着箩筐,把从树林里收集的果实虫子野草等物往猪群里撒。猪群却不是很积极的,只有一小半围着抢食,剩下的都在懒洋洋的做自己的事情,或睡觉活散步。

    “小弟,你回来了。”

    “巫师大人来了。”

    那些人见了巫归和猪大肠都热情的打招呼,二人也一一致意。

    巫归问道:“怎么不见男人呢?”

    猪大肠解释道:“这个时候,男人都出去给猪找食去了,只有女在家照顾猪群。大兄那家伙太笨重,不适合在树林里出入,又勇猛,便留着他看家。”

    到了那两排木屋前,见一个身材健壮的黑脸老者已经等在门口了,他见了巫归和猪大肠很是高兴,笑道:“欢迎黑荆巫师到我猪家。”

    此人便是猪家的家长猪牲。

    猪牲经常参加部落议事会议,和巫归互相认识。他和巫鸦的关系很好,很信服巫鸦,所以对巫鸦所说的巫归是得了神眷之人的说法深信不疑。

    为了振兴猪家,猪牲便把宝押在巫归的身上,通过巫鸦的关系,把自己最疼爱的孙子,家族最聪明的小辈猪大肠,送到巫归身边做从人。

    “听巫鸦公说你们要出去冒险,我有重要事情,正要找小弟,黑荆巫师你能一起来更好。”猪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