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十八章 食人生番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猪家无所不在的粪臭味中,巫归吃了一顿有烤乳猪的大餐,和猪牲相互客气几句,便谈起正事。

    “今天天还没亮,家里的猪都还在睡觉,我和家人正准备出去收集猪食,巫鸦公就来找我,说了你的事情。”

    “你真的要去湿地女神神庙还有云梦泽?”猪牲用沾满猪油的手抹着同样油腻的嘴说道。

    巫归已经洗过手了,可是手上还是油腻腻的,他生怕弄脏了新衣服,别扭的支着双手答道:“必须得去。”

    “好像肥皂就是用猪油什么的制造的,要不要我也造两块出来专门洗手?”他一边分心想着。

    猪牲面色严肃了下来,沉声道:“你可知这一趟行程乃是九死一生,不对,是十死无生!你年纪轻轻,前程远大,最好不要去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我一向敬服巫鸦公,但这次的事情,我看他是老糊涂了!”

    巫归知道猪家和他们巫师方是牢固的同盟,猪家在自己和猪大肠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

    他们一个是得了神眷的未来的大巫师,一个是猪家最有潜力的后生,若他们二人都死在这次冒险中,猪家可就亏大了。所以猪牲宁可巫归不要那森林之神的祝福,也要巫归好好的活着。

    猪牲的考虑巫归也能认同,从理智上讲,不去冒险才是最好的选择,为了一个虚无的幻觉去送死,绝对是愚蠢的。

    但是巫归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巫归了,他所想的是走出丛林,回到文明世界去,为了能驯服好帮手吞天鳄,他愿意去冒这个险。至于云梦泽,已经答应了巫鸦,不想去也得去。

    沉默一会,巫归道:“阿爷的关心我很感激,但是这是我的宿命,是一个巫师的信念,还有巫鸦公的企盼,就算再危险,我也不能逃避。”

    一番大话说的猪牲无言,他知道说服不了巫归,失望的站起来,在屋里踌躇的来回走了几趟,然后从一个藤条编制的箱子里取出一样东西,双手捧着给巫归看。

    “你看这个东西。”

    巫归看了一眼便道:“人类的骷髅头,是个成年男人。”

    猪牲把骷髅头交给他说道:“你仔细看看。”

    巫归拿在手里看了看,似乎没什么异常的地方,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才发现一处不正常的地方。

    “他的犬齿很大!”巫归惊讶的看着猪牲道。

    猪牲点点头,坐到巫归身边,指着骷髅头道:“这是几年前偷袭我家的一个白头生番的头颅。你也看到了,他们中的一些已经不是人类了!”

    “不是人类,那会是什么?”巫归心中震惊,但还是疑惑道:“这和我此行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猪牲道,“此事说来话长,你且听慢慢道来。”

    “你要知道,我们所处的丛林非常大,大到什么地步,没人知道。因为周围的部落从来没有人走出过丛林,或者也有人出去了,但是没人再回来过。”

    “我们所了解的范围,不过是周边九个部落的领地以及彼此探索出来的区域而已。”

    巫归的记忆中似乎有很多部落,不会只有九个,便提出了疑问。

    猪牲摆手道:“大大小小部落是很多,但是以血缘关系来算,大致上只有九个大部落。”

    “我们这九个部落的领地相互邻近,彼此来往交流,关系密切,又是这一片丛林里唯一的开化之人,所以便结成了松散的兄弟之盟。因为结盟的仪式在黎部落,所以便自称为九黎。”

    “九黎?”巫归听的耳熟,不过也没多想。

    猪牲又道:“其实丛林里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类,多到数不胜数,但大多都是食人生番,还有的部落心怀疑惧结交不到。所以只有我们九个互相熟悉的部落结成了九黎同盟。”

    “我们九黎部落这几百年来,经常会和猛兽以及入侵的食人生番战斗,部落之间偶尔也会有冲突。但总的来说,生活一直安安稳稳,没有过太大的波折灾难。”

    巫归心道:“说了这么多,好像还和我的行程没什么关系。”

    好像看出了巫归的不耐烦,猪牲加快了语速:“可是最近几年来,形势变得很诡异,周围的食人生番越来越多,各个部落都受到了袭击。我们大榕部落因为地处中央,受到的攻击少,围护在我们周边的几个部落,却被食人生番不断攻击。”

    “那些生番嗜血暴虐,战力要胜过我九黎勇士。好在他们相互攻伐,互不统属,战斗时又混乱,周边各部依靠团结和武器精良,每次都能打败他们。”

    “部落武器精良?那食人生番武器要差到什么程度?”巫归感到很是好笑。

    “最南边的刺蜥部落受到的攻击最是猛烈,他们有驯养的巨蜥助战,自以为能对付,便一直没有向其他部落求援。没想到食人生番越打越多,刺蜥部落终于顶不住了,便求情各部派出勇士相助。前日他们的使者刚到我部。长老们决定立刻派人过去。”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作为一个部落高层,没有得到消息,巫归心里很不爽。

    猪牲道:“此事由几个的大长老决定,我也是从他们哪里得知的,还没有放消息出去。巫鸦公也有权知道,不过他对巫术之外的所有事情都不感兴趣,没来参加,所以你不知道。”

    “好吧,你继续说,我听着。”

    猪牲道:“那刺蜥部落之所以急急的派人四处求援,不只是食人生番数量多,还因为他们抓到了一个俘虏,得知了一件很糟糕的消息。”

    “那俘虏却不是食人生番,他来自南方的一个大部落,听他说,他们那里也有许多部落村子。几年前,在他们那里忽然降临了一个邪神,那邪神带着无数怪兽疯狂杀戮人类。人类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论部落民还是食人生番,都被他们吃掉,或者抓了起来圈养着当食物。”

    “所以南边的人类全都惊慌失措往北面逃窜,很多部落散落成了生番。而且他们还发现其中一些人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逐渐失去人性,变成了牙齿尖锐的野兽模样,凶猛难挡。你手中拿的骷髅头,便是一个野兽食人番。”

    “好像还是跟我这什么没关系。”巫归摇头笑道。

    “你难道不担心那邪神和怪物来袭吗?”猪牲好奇的问道。

    巫归一撇嘴,没有说话。他才不信什么邪神怪物,估计只是一支来自文明社会的人类而已,心道:“看来向南走就能回到文明世界。”

    “好一个自信的巫师!”猪牲暗赞一句,也轻松的笑了:“是我啰嗦了。别急,下面说的就跟你有直接关系了。”

    “你要往云梦泽去,正好要穿过北逃的食人生番群。人比猛兽更可怕,云梦泽里无数的毒蛇怪兽,也不比这些食人生番更危险。你既要去闯云梦泽,又要对付路上无数食人生番,呵呵,下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我擦!”巫归大叫一声,痛苦的捂住了额头。

    “难不成那云梦泽真的去不了了吗?”巫归自语道,“不行,这可是老家伙的心结,我不能让他带着失望离开这个世界。既然已经答应他了,就算死我也要去!”

    他下定了决心,目光坚定的看着猪牲说道:“叔父莫要再说了,我意已决。况且我如果在湿地女神庙那里找到‘双生蚰蜒’,就可以驯服吞天鳄,有了吞天鳄相助,看哪个生番和野兽敢靠近我!”

    猪牲对巫归的坚决态度有些吃惊,转而一想,也只有这样的勇决之人才能成就大事,巫归的表现,说明他和巫鸦都没有看错人。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既然你仍然决定要去,我就不再阻拦你了。”猪牲叹道。

    “你们这次去湿地女神庙,那里在东方,食人生番应该很少,又离石工部落领地不远,路上的危险会小很多。不过……”

    猪牲顿了一下,犹疑着说道:“听人说湿地女神脾气很古怪,又有人说她在沉睡,还有人说湿地女神已经陨落了……嗨!总之,那里虽然没听说过很危险,但是却非常诡异,经常有怪事发生。你切莫大意。”

    “狗屁湿地女神!”巫归心中不屑道,“也许只是奇怪的自然现象或者奇异的动植物在作怪罢了,老子才不怕这种东西呢!”

    “多谢阿爷关心,我记住了。”他表面认真的应道。

    猪牲看了看坐在一旁倾听的猪大肠说道:“小弟是我猪家这一代最出色的血脉,本来我要培养他做家主的,但是最后还是让他跟着你。他跟着一个出色的巫师,最后的成就绝对比当一个小家族的家长要强。”

    巫归对猪大肠笑道:“小弟你若不想去就算了。”

    猪大肠大叫道:“你们当我是懦夫吗?我一定要跟归哥去!”

    猪牲摆手道:“我可没这个意思。为了给你们多加几分保障,我送你们一样东西,它会助你们一臂之力。”

    这时就听外面忽然喧闹起来,好像几百只猪都受了惊吓,满院子里奔跑号叫,还有人们恼火的大叫着。

    “呵呵,说到就到。你们俩跟我过来,去看看此物如何?”猪牲说着起身向外走去,巫归和猪大肠立即跟上。

    一出门,看到院子里乱哄哄的,群猪奔腾,泥水飞溅,其中有一只巨兽正在猪群里左右冲突。

    巫归见了那巨兽吃惊不已,脱口叫道:“这是什么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