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十九章 凿齿独牙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猪家的女人和小孩跟在那怪兽身边不断的呼喊,猪刚鬣也过来帮忙。一群人前拉后拽,费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控制住了它,让猪群恢复了平静。

    怪兽不再追逐猪群,停在原地低着头快速的拱动着地面,浑身肥肉乱颤,不住的大声叫唤,癫狂的气势不见丝毫削弱。不过它对围在身边的猪家人却没有任何敌意,任由一群人类抓着它的鬃毛。

    肥壮的猪刚鬣死拽着怪兽的鬃毛跑了一头汗,这时才松开手,过去抓着巨兽的一支獠牙向前拉,怪兽也很自觉的跟着他走到门口。

    巫归仔细打量眼前的这只怪兽。它全身黑乎乎的,体型比水牛还有大几分,和犀牛差不多大。它前半身又高又壮,肩膀处高度足有一米五,从高耸的肩头往腰臀成一道斜坡走下去。后臀部位相比前肢有些瘦小,其实也粗壮无比,屁`股后面是一条可笑的卷卷的小尾巴。

    它的颈部和后背上长着一排铁丝般坚硬的鬃毛,蒲扇般的的耳朵直直竖立着,巨大头颅上有一双绿豆般几乎看不到的小眼睛,凸出的大嘴的一侧伸出一支两尺多长的雪白獠牙。

    看着眼前巨大的怪兽和其他的猪一样,用嘴在地上寻摸着,嘴里‘呼哧呼哧’的叫,巫归总算看出来它是什么了。

    “大野猪!”

    “没错,这就是一头大野猪。”猪牲说道。

    “尼玛的,这货是怎么长的,得有一吨重了吧?再长下去你还真成二师兄了!”巫归打量着这只体格庞大的野猪,惊叹不已。普通成年野猪的体型跟它比起来,就像武大郎相比奥尼尔。

    猪牲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大野猪,走过去抚摸着大野猪的鼻梁,对缺了一根獠牙的野猪说道:“独牙,这几天在外边过的还好吧?你这家伙,一回家就骚扰母猪!”

    “哼哼哼。”大野猪叫了声,长嘴在猪牲身上闻了闻,又低头在地上舔食。

    猪牲一边摸着大野猪,一边对巫归说道:“独牙是最优良的种猪,是我猪家猪群很够茁壮繁殖的功臣。它可不是普通的野猪,是来自药巫神山的异兽,是洪荒猛兽凿齿的遗种,血脉极为宝贵。”

    “药巫神山?那里的野兽难道都长的这么大吗?还有那凿齿,也是一种大野猪吗?”巫归问道。

    猪牲道:“据说很多年前,有个识百草,懂药性的巫师在山下架屋,钻研草药,治病救人,被人称作药巫。后来这位巫师修成了神巫,进入山里不知所踪。自那以后,人们便经常见到有异兽在山中出没,便都传说是侵染了那位神巫巫力长成的。”

    “凿齿是很久之前在人间肆孽的一种食人怪兽,也算是野猪的一种。它们体大如象,嗜食血肉,最喜吃人,曾在世间为祸一时。后来突然便销声匿迹了,听说是被一支有着天神血脉的强大部族给消灭了。”

    他拍着独牙的头得意的说道:“那些异兽是不是因神巫所生,我不清楚,但是独牙的凿齿血脉我却非常确定。我猪家驯养野猪近百年,说到对猪类的了解,丛林里没有比的过我们的。”

    “你是养猪专业户嘛!谁敢跟你比?”巫归腹诽道。

    猪牲又道:“独牙本来在药巫神山的野猪群生活,后来因挑战老猪王失败被赶了出来,流落到此。你看它的牙,左边这支就是那时被打掉的。”

    “且慢。”听到这,巫归忍不住不住接口问道:“阿爷,独牙的经历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没亲眼见过,独牙也不会说话告诉你。”

    “哼!”猪牲不屑的冷笑一声,用一根食指点了点巫归说道:“我识猪的本事,岂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所能知道的!就跟你们巫师能沟通鬼神一样,我也能沟通猪类,自然就知道了独牙的经历。”

    “……”巫归无语了,“原来是他自己脑补的出来的,给这口大猪编造了一段光辉历史。”

    “大约五年前,族人突然发现一头巨猪在我家附近活动,我见它是洪荒异种,大喜之余,就想把它驯服了。可是独牙凶猛无比,根本不可能活捉它。我察觉到它是被猪圈里的母猪吸引过来的,原来是发`情了。便用母猪把它诱来,每天喂它食物,逐步和它接触。”

    “独牙很孤独,正在找猪群加入,于是经过半年多的时间,终于融入到了我家的猪群之中。这五年来,我家人对它细心照顾,它也认可我家的每一个人。”

    “不过它嫌猪圈太小,不经常在这里住,平日都在附近树林里独自行动,今天我特意派人把它召回来,就为了让它护着你们去冒险。”

    “什么?”巫归和猪大肠都是一声惊叫。

    猪牲没理他们,抓住独牙的一只耳朵说道:“独牙,我要你帮个忙,陪猪小弟出趟远门,怎么样?”

    独牙又哼哼几声,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猪牲却已经替他翻译了:“独牙同意了!”

    巫归直翻白眼,猪大肠抱着头呲牙。

    猪牲又对猪大肠说:“小弟,你和独牙是熟识了,从现在起,独牙就跟着你了。它会保护你们,你也要好好照顾它。”

    猪大肠扭扭捏捏的是说道:“我不想带它。”

    猪牲脸色一变问道:“怎么,你怀疑独牙的本事?”

    “不是,它连暴熊都不怕,我哪敢怀疑它。”

    “那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猪牲喝道。

    猪大肠结巴道:“我只是……只是觉得带头猪出门冒险很丢脸。如果让其他部落的人看到了,肯定会笑话我们大榕部的。”

    “丢脸比丢命好!”猪牲大喝一声,不想和猪大肠一个小孩说话,转脸问巫归:“黑荆巫师,这独牙和你不熟,它不服你管束,你们二人只有小弟能带它,你劝劝小弟。”

    其实巫归也觉得很荒谬,这只巨型野猪也许很厉害,很多猛兽都怕它,但是它能帮自己什么忙呢?野猪又不是与人类配合默契的狗,带着它一路上不听指挥,还不知会给自己添多少麻烦?

    “咳,这个……”巫归有些为难道:“既然小弟不愿意,那就算了吧。那什么、独牙,它是头不错的猪,只是我们一路也确实没有多少精力照顾它,还是留在家里给猪群配`种吧。”

    “呵呵。”猪牲带着被羞辱的表情看看巫归,又看看猪大肠,气极而笑:“你两个小子都看不上它是不是?”

    猪大肠无奈的说道:“阿爷,我们要在树上赶路,它又不会爬树,怎么带着它?”

    “独牙能趟泥能游泳能爬山能钻洞,在丛林里行走如飞,不比你们在树上走的慢!它什么蛇虫猛兽都不畏惧,在丛林里,除了不能上树,没有它去不得的地方!”

    猪大肠不敢再犟嘴,巫归又道:“阿爷,我们在树上荡,它在地上跑,怎么跟上我们?非常容易跑散的。”

    “这你们放心,它的听觉和嗅觉异常敏锐,鼻子比狗还灵,你们就是在天上飞,也甩不掉它。”

    “可是它莽撞蠢笨,不能指挥如意,关键时候会坏事的。”

    仿佛听到懂了人类的谈话,独牙也不在地上闻了,而是抬起头一直盯着侮辱它的巫归看,小小的眼睛里似乎流露着愤怒的光芒。

    巫归被它像人类一般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这货难道真的已经成精了?”

    “哼,你们太小看猪了!”猪牲冷笑道,“猪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兽类,天底下除了人,没有哪种鸟兽比猪更聪明。独牙还是凿齿血脉,它甚至比一些人还聪明!而且它常年在危险的林子里独自生活,野外生存的能力,所有的人类都比不过它。”

    “好像有些道理。”听到他这番话,巫归才想起来猪的智商确实很高。

    平时人们都认为猪的智力低下,经常用猪来形容一个人笨,其实猪一点都不笨,它们的智力堪比黑猩猩。猪只是因为笨拙贪吃的形象才被人低估,巫归也习惯性的认为独牙很笨。

    看到独牙的眼神,又想起了这一点,巫归再也不敢小瞧它了。仔细想想,有这样一只巨大的野猪在身边,确实是个不错的保镖,虽然比不上吞天鳄那么变态,但是一般的猛兽也不敢来袭击。

    有独牙在了身边警戒放哨、驱逐野兽、吃掉蛇虫,两个人不但安全了许多,也能放心的赶路和休息,不用在疲惫的时候还要提心吊胆的睁着眼睛睡觉。

    “似乎还可以让它驮东西,那样的话,不但省力,还能多带很多物资。”巫归看着比牛马还健壮的独牙想着。

    “对了,它还可以骑乘!”巫归大喜,如果能骑着独牙赶路,那一路上岂不轻松多了?

    他观察了一下独牙的体型,又摇了摇头,大野猪后背的倾斜度太大,鬃毛又扎人,没法骑,除非能做个特殊的鞍子。

    “可惜时间不够,来不及制作猪鞍。”巫归又叹息一声。

    一旁的猪牲和猪大肠被他一会喜一会愁的表情弄的一头雾水,看不出来黑荆巫师对独牙到底是什么态度,各怀着不同心思,紧张的等待着巫归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