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二十章 半杯啤酒就放倒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巫归最终还是决定带上独牙野猪。

    想明白了独牙的用处之后,他对猪牲很是感激,为了帮他们,把自家的宝贝种猪都交了出来,可笑他和猪大肠起先还不领情。

    离开猪家时,猪牲高兴的交给巫归一把连着皮绳的骨哨,说道他一直用这个骨哨训练独牙,只要独牙听到哨声,就会立刻赶到。巫归谢过之后,接下骨哨,当做项链挂到脖子上

    回村的路上,猪大肠闷闷不乐在前面走着,对跟在他身后的独牙爱理不理的,独牙见他对自己不好,态度也很不友善,东窜西窜的故意为难他们。

    巫归担心独牙跑了,不住的劝猪大肠,可是猪大肠就是觉得带着猪冒险很丢脸,不愿意带独牙。

    他家就是养猪的,猪大肠倒不是对猪反感,而是在土著人眼中,猪同样是懒惰蠢笨的形象。作为食物猪是一种美食,大家都喜欢,可是如果把猪当成犬一般打猎冒险的助手,不被人笑死才怪呢?

    “臭小子,老子都不在乎脸面,你倒爱惜的不行!”巫归暗骂一声,只好运用驯兽知识,弯着腰,垂下双臂,嘴里大声吐着气,尝试着自己去哄独牙。

    独牙本是横行丛林的巨型野猪,脾气暴躁又霸道,因为和猪家人结下了感情,所以才听从猪牲的指派来帮那个猪家小孩。

    它和猪家人是平等的朋友关系,不是猪家豢养的家畜,能答应帮忙已经很给猪家人面子了,没想到还被这那个小家伙嫌弃!

    “伤自尊了!”独牙很生气,它正考虑着要不要舍了这个不尊重它的混蛋猪家小孩,到泥潭里悠闲的洗个泥巴浴。这时便见另外一个同样看不起它的人类,脸上带着笑容,小心的靠了过来。

    独牙跟这人不熟,也恨他轻视自己,想要威胁一声,把他赶走。却见它那个人的身体动作表达着善意,表达着尊敬它的态度,就如野猪群里的公猪对猪王的敬重一般。独牙感到很受用,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警惕,让巫归靠的身边。

    巫归从树上摘了一个青色的大木瓜放到大野猪嘴边,独牙闻了闻,一口就吞了下去。见独牙没表现出敌意,巫归便把手轻轻的放到了它的身上,独牙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不禁心中大喜。

    他以前为了训练警犬和鳄鱼,苦学过驯兽知识,不过在只有猫狗老鼠存在的城市里,没有多大用处,也没有多少验证的机会。这番到了丛林后,先对狗群又对野猪,连续两次运用掌握的驯兽知识大获成功,给了巫归极大的信心,同时也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奇境的大门……

    “我要成为大驯兽师!”

    巫归突然大喊一声,把猪大肠和独牙都惊了一跳,都停下来注目于他。

    “哈哈哈哈!”巫归手舞足蹈的大笑:“什么巫师,什么巫师猎人,什么德鲁伊,那都不是我的菜!驯兽师才是最适合我的职业!”

    他忽然觉得生活在丛林里也挺好。

    在文明社会中,人们都在拼命追求世俗的东西,物欲横流!他吴归一无所长,除了喜爱动物,几乎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一辈子注定只是个底层的平凡人。

    可是在丛林里,他是地位高贵的巫师,人人都尊重他,看好他,他得到了做人的尊严。更重要的是,这里有无数的动物,他所擅长的在文明社会中几乎无用的驯兽技能,正好有了用武之地。

    “我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了。”巫归心道,“待到从云梦泽回来后再说吧,反正老家伙短时间也死不了,还能多待一两年。”

    巫归满心喜悦的又给独牙寻吃的,连续吃了几个木瓜,觉得这份见面礼不咋样,木瓜之类的太普通,独牙平时肯定经常吃。

    想了想之后,他便把从猪家带出来的一皮囊果酒往独牙嘴里倒。独牙虽然得了猪家的精心照顾,吃的不差,但是还从没有吃过酒,猪家人也没想到要给它喂酒吃。

    它尝了一口果酒后,开始觉得味道怪怪的,不好吃,吃了一口就扭开头不吃了。可是越回味越觉得香,又把大嘴伸过来碰巫归的酒囊,巫归便把果酒给它慢慢往嘴里倒。

    这一下,独牙彻底尝出酒的味道了,一时惊为神水,感叹人类手里竟然会这么好喝的水。猪家那帮家伙说对自己好,却从没有给自己喝过,看来还是不够好。眼前这个人类毫不吝啬的喂神水给自己吃,他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人类!

    独牙一吃上酒立刻就停不下来来了,一酒囊的果酒能有多少,没几下就被它吃的干干净净。它没吃过瘾,还要吃,巫归把空酒囊倒过来在它眼前展示了一下,示意已经没酒了。

    可是独牙正吃的香,那里忍得住,一伸舌头连酒囊都卷了过去,嚼几下咽到肚子里。然后用大嘴在巫归身上乱拱,缠着要吃酒。

    巫归受不了它的粗野的亲热动作,忙道:“你等一下,到了村里,我在拿酒给你吃。”

    来回比划了几下,独牙明白了巫归的意思,急不可耐的立刻行动,踩着一路浑浊的泥水,就往村子窜去。

    “哎,你慢点,等等我们。”巫归和猪大肠在后边撒腿猛追。

    ……

    到了村子,独牙上不到树上去,便让它留在村外等待,巫归和猪大肠上去给它换酒。谁料二人刚走到市集平台处,就听到脚下有猪叫,在通道边上低头一看,独牙这头野猪正在下方抬头看着他们,原来它一直沼泽水面上跟着二人!

    巫归这才不得不服,原来猪牲的话一点也不夸张,不论他们怎么走,独牙都能跟上他们俩。

    见嫘织家的家人还在,巫归便让他帮忙换酒,可是想到独牙那大象一般的胃口,就算吃最劣质最便宜的酒,都能把嫘织家吃穷了,他可不敢让独牙放开了吃。

    于是便换了几麻袋酒糟来。因为酒糟里也含有酒精,所以在丛林里酒糟也是可以给人吃的美食,不会像文明社会中那样用来喂牲畜,因此酒糟的价格也不低。

    二人带着醪家抗麻袋的几个人回到巫归的木屋里,刚放下麻袋就听到下方的独牙已经按耐不住的嘶叫起来,还不停的撞树提醒他们不要忘了给自己吃酒。

    巫归让猪大肠找来一个大木盆,然后装了一皮囊酒糟系到腰间,自己先爬下树,安抚一下烦躁不安的独牙,然后又让猪大肠把水盆吊下来。

    他舀了一木盆水,再抓了一大把酒糟扔到水里,手伸进去搅匀了,放到独牙面前。

    独牙早就等不及了,口水流了一地,一头就扎进木盆里,‘呼噜呼噜’吃了起来。

    它吃了半盆之后,才发觉没有先前吃的那种水味道好,稍微一犹豫,似乎觉得能吃到这个也不错了,便也不挑剔,埋头继续吃。

    几口就把一大盆酒糟水吸了个干干净净,把木盆舔了一遍,抬头看着巫归。

    巫归又让它喝了两大盆,独牙的肚子容量再大,也吃不动了,终于心有不甘的停止了喝水。它喝了三大盆酒糟水,感受着酒精在体内的作用,一副舒爽的神态,闭上眼睛倒在烂泥里睡觉去了。

    “若能天天吃到这种水,猪生再也没什么追求了!”独牙迷迷糊糊的想着。

    见自己只用三把酒糟就打发了这只饕餮大猪,巫归对酣睡的独牙摇头笑道:“也就半杯啤酒的酒精就把你给放到了!你这吃货的酒量也太差了吧?”

    “嘿嘿,从今以后你就落到我的魔掌里了,老老实实的为我出力,少不了你的酒糟吃!”

    打发了独牙,巫归又把木盆挂到绳子上,让猪大肠拉上去,自己爬上树来,到旁边的屋里去找巫鸦。他和巫鸦的房子挨着,巫鸦住旁边树干部位的大木屋,他住一根树杈上的小茅屋。

    到了巫鸦门口,没见到毒鸠,料想巫鸦应该出门去了。

    “师父,师父你在吗?”巫归在门口喊了几声,见没人回答,便推门进去,里面果然没人。

    “老家伙这两天东跑西颠一直不在家,不知道忙什么呢?”巫归自语着,正想转身离开,却看到屋里的小祭坛上,摆了一个陌生的物体。

    那个祭台其实就是一张茶几那么大的一个树墩子,磨的光亮的木头面上画满了古奥的图腾符号,巫鸦平日在此祭祀鸦凰。对于巫鸦来说,祭坛是非常神圣的事物,在没有祭祀仪式的时候,都收拾的异常干净,上面不会放置任何东西。

    见到巫鸦碰不让别人碰的祭坛上竟然摆了个东西,巫归好奇的走过去查看:“老家伙搬了什么宝贝玩意进来?”

    走到近前一看,原来是个约五十厘米高的木头雕像。雕像大致呈卵状,卵的表面浮雕着一些线条,隐约可以看出是一种动物,它表面是紫红色的,散发着一股腥臭味。

    吴归已经习惯了巫鸦这里各种稀奇古怪东西的难闻气味了,对雕像味道毫不在意,凑到跟前仔细观察刻的是什么动物。

    那线条雕刻的很是抽象,还有可能是自然形成的,看了半天,巫归也没认出来是什么,只能凭着想象力猜测。

    似乎是一只长着人头的大蝙蝠,用翅膀紧紧抱着什么东西,头也包着翅膀里,只能看到后脑勺部位的头发很长。腿弯曲着也包在翅膀里面,外面露出的脚像是老鼠的后脚那样,又长又大,指甲尖锐。

    看着那雕像光滑油亮的外表,巫归忍不住伸手想去触摸,却听身后一个声音大喝道:“快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