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二十二章 启程、遭遇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发这日,大早上天就阴沉沉的,空气闷热潮湿,看来又是一个大雨天。

    巫归无精打采的翻起身,头发乱的像鸡窝,一副颓然之色走到门口。推开门正要打哈欠,却看到巫鸦和猪大肠还有毒鸠都在门外看着他,立刻把刚刚张开的嘴又闭上了。

    他讶然看着眼前不怀好意的两个人,巫鸦拄着骨杖面无表情的端坐在树根上,猪大肠则依着树,看守着一大堆物资,满脸的促狭表情。

    “咳。”巫归脸上发烧,干咳一声道:“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也不叫我?”

    猪大肠嬉笑道:“归哥你昨晚一定太过劳累,我们觉得还是让你多睡一会得好,免得出去变成软脚虾,从树上掉下去。”

    巫鸦皱着眉头看向他,语气严厉的喝道:“你这没出息的东西,被一个又丑又老的女人破了十几年的童子身。今后很多巫术都不能用了,我辛苦为了出行准备的一些东西也用不上了,真是混账之极!”

    巫归的脸烧的发烫,昨晚他和女萝搞的动静实在太大了,惊天动地,鬼哭狼嚎,连身下的榕树干都在剧烈晃动,估计整个村子都被他们吵的不得安宁。

    女萝虽然已经二十六岁了,还是生过孩子的妇人,在巫归眼里虽然不是巫鸦说的‘又老又丑’,但也因为不够肥壮而被男人嫌弃,常年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

    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喜欢她,同时她也喜欢的,口味独特又优秀的男人,积攒了十来年的情`欲顿时如火山般喷发。于是干起来如狼似虎,把身体还是少年初哥的巫归差点吸干了。

    巫归起先还挺爽,后来便吃不消了,硬`挺着一直弄到凌晨,她才心满意足的带着图纸走了。精疲力尽的一夜八次郎瘫软在地,伸着舌头喘粗气,直到现在都还觉得头脑昏昏沉沉,腰膝酸软,腿脚无力。

    “以后得离那女人远一点,不然哥早晚得精`尽`人亡!”巫归惹祸上身,心悸不已。

    他心虚的看向一脸寒霜的巫鸦,忽然想起巫鸦昨晚让他过去取湿地女神的情报,而他弄了一晚上,给忘得一干二净!

    “惨了!”巫归心中哀嚎一声,心惊胆战的说道:“师父,湿地女神的消息,你整理好了吧?昨晚看你忙的太晚,我就……呵呵。”

    “赶紧给我滚!”巫鸦大吼一声。

    巫归臊眉耷眼的回去收拾,巫鸦气恼了一会,扭过头冷冷说道:“有两点,你记好了。”

    “第一,到湿地女神领地,态度一定要恭敬。祭品、祭拜一样都不能马虎,不能大声谈笑,不能表现轻浮。”

    “第二,湿地女神畏盐。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精盐,如若形势不对,便使用此物脱身。切记不到万不得已时,决不可露出盐激怒她。”

    巫鸦看向猪大肠,猪大肠提起一皮囊东西向巫归示意。丛林里只有东北边的卤沙部落用煮盐法煮咸水生产盐,产量很小。猪大肠手里那一大袋精盐肯定价值不菲。

    巫归感动,拜倒在地:“徒儿一定谨记师父的教诲和恩情!”

    “这一路要经过石工部落领地,今日正好有几个来交易的石工部落之人要回去。他们熟悉道路,你们到码头跟他们汇合,和他们一起走。”巫鸦又道。

    “谢师父关心。”巫归拜了三拜后,站起身,振作精神,很快收拾好自己,和猪大肠一起把物资往树下吊运。

    猪大肠已经喂独牙吃过早餐了,都是人类吃的好食物,虽然没酒,但是食物的质量也比它平日吃的好多了。独牙吃饱喝足,正兴奋的在树上磨皮。

    巫归二人过去,把它拉到空地上站好,就要往它身上绑东西。独牙一惊,急忙闪到一边,一双绿豆眼疑惑的看着两个人类,不明白他们要做什么。

    巫归摸着它的鬃毛说道:“独牙,你看我们有这么多东西,你帮帮忙,替我俩背一点行不行?”

    独牙当然听不懂人话,它转着可笑的小眼珠子思考着,巫归拿起一条皮带轻轻的搭在它身上。独牙身上皮肉又是一颤,正要躲开,忽然闻到一股酒香。它用自己的近视眼一看,原来是猪大肠把一盆酒糟水放到了嘴边,想也不想低头就吃。

    趁着独牙的注意力被转移,巫归迅速把三条皮带绑到了它身上,又横着拉了两条麻绳和皮带串起来。然后依托这几条绳索,把包裹器物都往上挂,最后再用麻绳在上面勒几道,把物资牢牢固定住。

    等到独牙吃完一盆酒糟水时,它的体积已经增加了三分之一,独牙感觉到身上的重量,又受不了束缚,很是难受的乱蹭。巫归见状忙安抚它,又往它嘴里塞了一团酒糟,总算让这只第一次驮货物的大野猪安静了下来。

    不过独牙看着还是很烦躁,巫归拿酒糟在它面前示范了几次,独牙终于明白过来:想吃酒糟的话,必须要老老实实背东西!

    “到底划不划算呢?”独牙用野猪那爱占小便宜的精明大脑思考了一下。

    身上的东西虽然很重,但是对力大无比的它来说,根本不算个事,只是不习惯而已。如果背上驮东西能换到美味吃的话,它举四蹄同意。

    “哼哼哼。”独牙不再动弹,用长鼻子拱了拱巫归的腿,表示成交。

    巫归松了口气,捋着它扎手的鬃毛说道:“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

    猪大肠笑出了声:“归哥你才多大啊,说它是好孩子?它是一头中年野猪了好不好?”

    巫归笑道:“那它也没有我年纪大是不。”

    “你说的也对”猪大肠点头道:“它才九岁。”

    “你十二岁,比它大。它和你同姓,也算是你的小弟,你叫猪小弟,它就叫猪老么吧,哈哈。”

    二人谈笑着把行装打点好了,除了武器和少量的物资之外,其他东西的全绑在独牙的身上。

    检查好了没有松动,巫归便揪起独牙的大耳朵说道:“独牙小弟,你紧紧跟着我们,不要乱跑,到了晚上我再给你吃酒,明白了吗?”

    猪大肠对着独牙的另一只耳朵嘱咐道:“独牙,这次出门,你要是表现好,回来我让阿爷给你二十头母猪上,我猪大肠说话算数!”

    说到这他看了巫归一样,悄悄道:“你可别像归哥这样,被一口母猪就弄翻了。”

    巫归和他的距离只隔着一个猪头,猪大肠的声音虽小,也听的一清二楚,顿时气得额头青筋直冒。瞪了猪大肠一眼,冷哼一声,把手里的猪耳朵一扔,顺着麻绳爬上树去了。

    到了上边,发现巫鸦和毒鸠已经走了。巫归叹了口气,紧了紧腰带,拉了一下身上的大弓,对刚刚爬上来的猪大肠叫道:“我们走!”

    ……

    走到村子南边,下到码头处,便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巫归从高处看过去,便看到人群中有一个巨大的黑色身影,原来独牙已经到了码头。

    “快走。”怕独牙会伤人,巫归也不走盘旋的道路了,直接从藤上溜了下去,快步朝人群跑去。

    独牙一直在猪家领地周围的树林里活动,部落里的人大都没见过它。猛地看到一口巨猪身上驮着东西,大摇大摆从沼泽里上来躺在码头上,都觉得很是新鲜,便围过来看热闹。

    人们起先还是警惕的远远看着,见独牙一副家养野猪般毫无敌意的样子,便都围到跟前细看,对着独牙不断指点说笑。

    虽然有些没眼色的糊涂虫想要宰了这口奇怪的大猪展示自己的勇猛,但大部分人还是比较清醒的。看独牙的样子就知道不是野生野猪,肯定是人类驯养的,便制止了他们,同时也救了在场很多人的性命。

    其中有几个知道独牙的,便对众人解说着独牙的来历和了不起的血缘,人们听了也都惊叹不已。

    独牙接触过的人类绝大多数都是猪家人,对它的态度非常好,所以想当然的认为所有的人类都会善意的对待它。因此被很多人围着也没有反应过激,只是懒洋洋的趴在地上等待巫归和猪大肠。

    这时却见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人来,这男人三十多岁,个头不高,站在独牙对面,也只比趴着的独牙略高。

    他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却很健壮,整个人呈正方形,裸`着的上身肌肉虬凸,双臂像老树根一样粗壮。同样粗壮的脖子上,挂着一串各种颜色的大块宝石制作的项链,背后还背着一根和他身高差不多的牛腿形状的大木棒。

    “哇,好大一头猪!”男人脸上带着孩童般好奇又痴呆的表情大叫道。

    他说完之后,便带着新奇的笑容,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慢慢走向独牙,嘴里唠叨着:“咱要摸摸这头猪,这么大的猪,咱从来都没见过。”

    “不要过去!危险!”人群有人叫道。

    男人却当没听见,好像独牙把他吸引过去似的,还在向独牙靠近。

    众人见他不听劝告,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思等着他被巨猪拱翻。结果没想到那男人一直走到独牙身边,也没见大野猪有什么反感的表现,都大感意外。

    矮壮男人走近独牙说道:“让咱摸你一下吧。你知道吗,咱最喜欢你了,咱见过许许多多的的猛兽,就是喜欢你。”

    “哈哈哈!”

    旁人听到他喜欢这头大野猪,都大笑起来,粗野的土著人用各种嘲讽和污言秽语向那矮壮男人泼去。

    “这蛮种是想干猪吗?”

    “可惜这头猪是人猪家配`种的公`猪而不是母猪。”

    “也许他喜欢的就是公`猪.”

    “哇哈哈哈!”

    矮壮男人的心思好像全都放在独牙野猪身上,对别人的话毫不理会。在人们的嘲笑之中,他伸出一只手,真的要去摸凶兽凿齿的后裔!人群中的声音一下静止了,都提心吊胆的看着他和大野猪。

    独牙早就怒了。

    让一个陌生的人类靠近自己,它已经够文明了,这还是猪家人长年谆谆教导的结果。若放在进入猪家之前,敢走到它身边五十米之内的大型动物,一定会被它撕碎吞掉了。

    而目前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类竟敢……竟敢摸它高贵的猪头!!

    “本猪不发威,你当我是家猪?”独牙身体虽然没有动作,眼中却放出了凶光。

    它准备在这个矮矬子的手触到自己脑袋的一瞬间,将他闲的发痒的胳膊一口咬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