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二十四章 劫道水鬼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坐下说吧。”

    盘石一让,直接坐了下来,巫归没有矫情的坐到人家的货物上,也大咧咧的盘腿坐在湿漉漉的大竹子上。

    “开船!”盘石对三个撑排的年轻男人招呼了一声,竹排缓缓离开了码头,向东而去。

    盘石开口道:“你也知道,俺们石工部落有燧石矿,出产最好的石器,特别是武器和锐器,在九部之中一直都是抢手货。昨天我们四个带了一竹排的石器来到这里,想要换些部落紧缺的东西。”

    “要换什么东西,其实来的时候都已经想好了。谁知下午时忽然听到一个传言,说大榕部落的黑荆巫师预言病疫是蚊虫叮咬毒虫入体导致的,穿衣服能防蚊虫,减少发病。这可是个大好消息啊!”

    “在丛林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疫病,一年不知要病死多少男女老幼。尽管各部落都有巫师,但是能救活的人毕竟是极少数,人一旦染上疫病,八`九得死。我们石工部,因为疫病的影响,十几年的时间,人口才增加了三十多个!”

    “听到这种关于疫病的说法,我直觉它就是对的,对它抱有极大的信心,同时也激动不已。若这个法子真的能防疫病,少死人,那我们九部的人口就会迅速增长。人口多了,就可以扫荡周边那些一直困扰我们的食人生番。”

    “当时我就想啊,要不买一些麻布回去试试?虽然穿着麻烦,但是让不干重活体质又弱的的女人和孩子先穿上,看看到底能不能减少病疫。”

    “如果真的有效,那我们全族以后都穿衣服,怎么说命也比舒服重要。若不行的,衣服好歹也是体面的财产,不亏着什么。”

    说到这,他看着脸色古怪的巫归,很是严肃的问道:“昨天巫鸦公来跟我联系,我就问过他此事,他要我当面问你。我满怀热情的想要见你这位了不起的巫师,也知道你很年轻。谁知一见面,发现你竟如此年幼,顿时心都凉了半截。”

    “嫘织家的动作真够快的。”巫归心道。

    “怪不得长者一见我就皱着眉头。”巫归笑道:“你见我心凉,我坐到你的竹排上,却是两腚发凉。”

    盘石见他屁股底下的麻布衣服湿了,又看了看自己蘸了水的光`屁`股,两把拍掉水渍,指着巫归大笑道:“哈哈哈,穿衣服真是多此一举!还是光`着身子好!”

    巫归没在意,他宁可衣服湿了,也不想像盘石那样,只要一坐下,裤裆里的黑家伙就从短裙里冒了出来,着实难看。

    “那你为什么要穿短裙呢?”巫归轻笑着问道。

    “嗯……为什么呢?”盘石被问住了,他撩起自己的兽皮短裙,看着里面的黑家伙说道:“应该是怕那话儿被虫咬了。这个地方可是人的子孙根,要害之地,绝不能受一点伤。”

    巫归说道:“穿短裙是防虫,穿衣服也是防虫,一个护裆,一个护全身。”

    盘石头脑清醒的说道:“穿不穿衣服,这不是关键,关键是病疫是不是由蚊虫引发的!”

    用土著人能理解又符合他们世界观的语言来解释病疫有些难办,巫归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这世间有无数我们眼睛看不见的小虫,我们吃饭喝水呼吸,都会把它们带入体内。”

    “因为它们绝大多数都是无害的,所以不会致病,只有生在腐烂恶臭污秽之物上的小虫才有毒,我称之为病毒。平日只要注意不接触污物,避免病毒入体,就可以少生病。”

    “但是蚊虫蛇鼠等活物孳生在肮脏之处,它们身上带着很多病毒,还会到处传播疾病。所以,避免蚊虫叮咬就能大大减少得病机会,穿衣蔽体,就是一个好办法。”

    盘石聚精会神的听着,手指摸着额头全力思考着,看起来这个健壮老头很愿意接受新思想。

    过了好一会,他猛地一拍身下的竹子,翻身对着巫归拜倒,大声说道:“归巫师果真如传言中所说,乃神眷之人。此病疫之论神妙无比,能活无数人之性命,定是上天所授!请受我一拜!”

    “长者不可如此。”巫归慌忙扶他起来。

    想到自己随便说了点东西,无意中就装了这么大的一个比,真是……

    “我真的不想装比的!”

    猪大肠也在旁边听着,他觉得那里不对劲,想了想才发现问题所在,便问道:“归哥,你说那小毒虫,嗯,病毒,人眼看不见,你是怎么看见的?”

    “对啊,又说人眼看不见,又说你能看见,到底能不能看见?”一边撑排的石三枚也插话道。

    巫归扭头一看,石三枚等三个撑排的都看着他,原来他们都一直在旁边听着。

    “呃……”巫归卡住了,他看了看一脸疑惑的石工部四人,又看着兴冲冲等他解释的猪大肠,心中大骂道:“尼玛的,该你聪明的时候你发傻,不该聪明的时候你乱聪明!”

    好在编故事是他的擅长之事,巫归稍一思索,便端起架子,故弄玄虚道:“前天晚上,我在睡梦中遇到了一个人首鹿身,头上长着一双巨大鹿角,浑身都是绿色树叶的神人。他告诉了我这些,要我把消息散布出去,希望可以尽快流传,解救更多的人。”

    “啊!”猪大肠和盘石四人都不由惊叫一声,满脸的向往之色。

    猪大肠万分肯定的对盘石几人说道:“我归哥得了森林之神的眷顾,看那神人的模样,定是森林之神无疑!你们不知道,我归哥将来……”

    吧唧吧唧,把巫归的种种能耐和传说,夸大了一百倍,乱吹一通。

    “……”巫归默不作声的看着猪大肠替他吹牛`逼,心中无力的叫道:“我只是随便说了个魔兽争霸里的老鹿形象而已。你这家伙,比我还能编!不错,是个作神棍的好胚子!”

    盘石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头子,态度稳重,虽然感到惊奇但也没有失态,只是认认真真听着。其他三个那人却都惊讶不已,特别是石三枚,被小屁孩猪大肠的话哄得一愣一愣的。跟听评书似的,表情随着猪大肠的话不断变换,还不断插话询问一些荒唐可笑的问题。

    巫归总算看出来了,这位石工部落的长老和他所带的三个勇士,都不是安分人,都对新奇事物非常感兴趣。

    “这四个家伙真是一丘之貉啊,肯定都是石工部里的异类,怪不得会被一起派来出任务。”巫归叹道。

    听猪大肠吹了一会,盘石感叹道:“看来以后我们九黎之民,要想不得病,不但要穿衣服,更要扑灭蚊虫蛇鼠。”

    “还要清洁身体和居住环境,远离污秽。”巫归道。

    “这两件可都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

    “事在人为,只要努力去做,一点点去改变,最后必然会发生大变革。”

    ……

    竹排在沼泽浅水里行了一段,进入一条狭窄的河道。河道曲折,水流很缓,两岸都是茂密的草木,大树从三个方向生长过来,把河道的空间都遮蔽成了一条暗绿色的隧道。

    隧道顶上缀满了一条条扭动的各色蛇虫,在一行人的头顶身侧吐着猩红的芯子,弯曲身体做出准备攻击的威胁动作。几人身上都涂了避蛇的药物,又都是经验丰富的土著,知道怎么才不会激怒毒蛇,穿行在毒蛇走廊之中,依然面不改色,各行其是。

    丛林里空气流动性差,气温又高,微生物容易发酵,空气很是污浊,氧气含量也低。巫归平日闷得不行时,就会爬到望天树树顶最高处,放眼瞭望这覆盖着大地的无边无垠的绿色地毯,吹一吹新鲜的风,让心胸舒阔一会。

    河道处的通风和采光也比树林里好一点,此时在丛林最底部感受到了微微流动的空气,巫归深深吸了一口,心道:“常年生活在这种地方,不得病才怪。除了食物丰富,热带丛林真的不适合人类生存,将来走出丛林时,看能不能说服这里的土著民也都搬出去。”

    巫归有些担心独牙野猪,观察着两岸树林,可是草木之中毫无动静。他又凝神侧耳细听,听到林子深处似乎有些轻微的剐擦声和树枝折断的声音。一般身材小的动物都会躲开树木行动,不可能制造出这种声音,料想独牙应该就在那里,巫归才放下心来。

    由于河道弯曲和树木的阻挡,在水上行船视线也看不了多远,撑排的三人都很谨慎的慢慢控制着竹排向前飘。可是因为竹排太重太大,他们虽然都是壮汉,也撑的很费力,忙碌的满头大汗。

    巫归见盘石这老家伙还在和猪大肠兴致勃勃的聊着无趣的话题,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他怕竹排冲到泥滩里搁浅,自己又不会撑排,便故意问道:“三位兄长好像很吃力,盘石长老,要不要我去帮一把手?”

    盘石看了一眼三个年轻人,满不在乎的说道:“缓流里撑个竹排而已,他们能应付。我这次带他们出来,就是要磨练一下,你别管,让他们自己处理就是了。”

    又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满是飘萍的小湖中,排首的石鲁忽然叫道:“长老,前面就是劫路水鬼领地,咋办?”

    盘石怒道:“不长记性的蠢东西!过来时咋办,现在就咋办!”

    “哦,知道了。”身体很壮实的石鲁不自信的应了一声。

    “劫路水鬼?那是什么东西?”巫归问道。

    “一些贪心的小东西而已。”盘石不以为然的一挥手,“你放心,我们有准备,很容易就能打发了。”

    木排缓缓驶入小湖中,破开湖面上的盛开的莲花荷叶,直往对面的河口划去。

    巫归看到三个撑排的男人异常紧张的东张西望,又见盘石老头子嘴上说的轻松,其实也心不在焉的和猪大肠说话,眼珠子直往湖面上看。

    “不对!”看到石工部落四人的神情,巫归暗暗警惕,那‘劫道水鬼’绝对不会像盘石说的那么好对付。

    紧张的气氛之下,几人一声无声,只听木排蹭着荷叶和莲蓬哗啦啦响,只有猪大肠见盘石不回应他,便没心没肺的欣赏着湖里美丽的莲花。

    “莲子能吃了吧?”猪大肠嘟囔一句,趴在木排上,伸手抓住一个颜色泛红的奇异莲蓬头。借着木排前行的力量使劲一拉,便感觉把一整颗荷花都从泥里拉了出来。

    猪大肠把荷花茎一截一截往木排上拉,突然见水下像涌出血液一般变红了。他还以为是翻上来的红泥,也没多想,继续拉,结果后面还连着好大一嘟噜水草,越拉越多。

    “吃个莲子而已,真是麻烦。”猪大肠骂了一声,一只手抓住把那坨水草往一边拨,却发现水草中间裹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

    他好奇的把青色圆球摘到手里,入手感觉外壳不是硬的,而是很有韧性的软。

    “可能是一种水草结的果子吧。”他不敢乱吃,又觉得这样奇怪的果子一定有些用处,便收到腰里的皮囊里,继续折莲蓬。

    这时忽听‘咕嘟’一声,淡红色的水中涌了一股气泡,一张惨白的脸随着水泡猛地冒了上来。

    猪大肠一下被吓傻了,他盯着那惨白脸上的死鱼眼看了好半天,刚要发声尖叫,水里猛地伸出了一双长着长指甲的人手,一把抓到了他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