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四十八章 骑猪神龟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被淹死后,会不会也被水妖拖去,用作培养蝎子的材料?”

    “用了哥的牛比血液喂出来的蝎子一定比小脸水妖那只还狂霸拽!”

    “唉,可惜了这具好躯壳,才用了不到二十天。”

    “这次不会再走狗史运了重生了,肯定会到天堂听候发落。”

    ……

    将死之前,巫归被呛晕的头脑又变得异常清醒,短短的一刹那,脑子里浮现出了无数的念头。

    回光返照的清醒之后,意识开始消散,巫归感觉到不能集中注意力,越来越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哐!”

    忽然一记响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身子猛地一震,停了下来,剧烈的撞击一下把巫归惊醒了。

    他在浑浑噩噩之中伸出手碰到了石头上,慌忙乱摸一气,很快就摸到石头边缘。急忙扒住,手上用力一拉,身子窜了起来,下一刻,口鼻中便涌入了救命的空气。

    “啊啊啊!”巫归边嚎叫边畅快的大口呼吸。

    又吐了一阵水之后,他总算缓过神来,转动脑袋观察着自己的处境。

    原来此处河中有几块突出的乱石,他飘到这里,背后的宽大的蟹壳正好卡在两块石头之间。

    “好险!”巫归抹着脸上的水说道:“多亏有这个壳子,否则这块石头根本卡不住我。”

    “你又救了我一次!”他倒过手拍了拍蟹壳道。

    听到蟹壳发出的声音后,巫归心里一动:“蟹壳的体积大重量轻,是空心的,浮力一定很强。刚才应该是它让我一直没有沉底。”

    苦笑着摇头,他又拍了拍蟹壳道:“你又救了我一次!三次了!看来上天注定要你做我的吉祥物。”

    歇够了,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些力气,巫归取下背后的铁拳蟹绑在胸口,看着前方滚滚水流,祈祷道:“森林之神啊,你的小弟我遇到危险了,生死在此一举,但愿你这个大哥能像陈`浩`南那样讲义气,保佑小弟我能游出去!”

    他活动了下胳膊,对铁拳蟹说了声:“第四次!”便趴在救生圈一样的蟹壳上,抓住洞壁上的石缝和植物,慢慢向前移动。

    蟹壳的浮力很大,有它在胸前,完全可以托住身体不沉水,使巫归不用再消耗维持漂浮的力气,专心向前挪就可以了。

    在激流的冲刷下,巫归每前进几米就得休息好几分钟,他的体力早已耗尽,全靠强大的求生意志苦苦坚持着。

    幸运的是,洞壁上可以抓握的地方很多,路程也不长,只有三四十米远。在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意志将要崩溃之时,巫归总算逃出生天,来到了洞口!

    转到洞口边上的巨石旁,这里是静水区,不用再担心被冲走,巫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胸前的蟹壳卡在石头上,然后便一声没吭的虚脱了。

    过了好一会,才有了一丝精神思考,但是还是没有力气行动,正愁着怎么离开水潭时,听到头顶上有人说话:“独牙只能跟到这里了,归哥应该下到下面去了。”

    “贼泥鳅也一定也在下面。那小子真不够意思,也不说一声就自己追来了。咱们赶紧下去吧,去晚了,杀贼泥鳅的功劳让他一个得了。“

    “你胡说什么?黑荆巫师不是那样的人。这里的地形很奇特,下面一定有危险,多观察一会再下去。”

    说话的正是猪大肠、石三枚和石鲁三人!

    巫归闻声大喜,立刻高声叫道:“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

    临近中午,雨已经停了,头上笼罩的阴云碎了,难得的见到了太阳。在雨林很少露面的太阳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次,尽情散播着自己的热量,令气温飙升,蒸发起大量的水分,使树林里闷热无比。

    茂密草木覆盖之下的地面上一片泥泞,遍地水坑。

    “哼哧哼哧!”一个粗笨的身影毫不避忌的趟开带刺的灌木,在林间疾行。

    一处树丛左右一分,露出一个大泥潭来,“滂哧”一声,四只分叉的大蹄子和肥壮的身体不带减速的闯了进去,犁起泥浪泼的到处都是。

    泥水四溅中,就听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说道:“独牙,慢点走,我都快变成泥人了!”

    大野猪一个急刹车,停到泥潭之中,抬头向天嗅了嗅,哼哼几声后,便把长嘴伸进泥里乱拱,呆在原地不动了。

    “哎,你这个蠢家伙,让你慢走又不是不走。”说话之人趴在大野猪背上骂道。

    这个野猪身上骑士只穿了一件麻布短裙,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额头包着一块有血迹麻布,背上还背着一个乌龟壳样的东西,看起来就像忍者神龟一样。

    骑猪神龟抓着野猪脖子上的鬃毛,不停扭动身子大声叫道:“尼玛的,好硬的猪毛,扎死老子了!是哪个蠢货把我绑在野猪背上的?”

    就听树上有人应道:“归哥,你醒了。”

    巫归抬头一看,树杈上站着三个人,表情各异的低头俯视着自己,一脸关切之色的正是猪大肠,神色疑惑的是石鲁,最后一个讥笑的则是石三枚。

    “嗯,快把我放了,这猪鬃太扎人了。”巫归摆弄着身上的绳子说道。

    他在陷地谷里见到石鲁从崖上溜下来时,就晕过去了,醒来后就到了独牙的背上。想来是石鲁三人背着自己在树上行动不便,所以便把他绑在独牙身上赶路。

    “这三个家伙难道不知道独牙的鬃毛能刺破人的皮肤吗?”巫归被他们平趴着捆在猪鬃上,整个身体正面还有裤裆以及大腿内侧又痒又疼,尤其是两个蛋和一根香蕉,就像上刑一样痛苦。

    三个人下了树,都站在泥水里,猪大肠和石鲁急忙帮巫归解绳子,石三枚这憨货则斜着眼束手站在一边,不悦的说道:“你打到贼泥鳅了吗?哼,你这小子鬼心眼真多。”

    巫归等绳子松了,急忙从独牙背上爬下来,感到身上火燎燎的疼。低头一看,身前的皮肤红刺刺的,都快渗出血了,承重的裤裆处更惨,不禁怒从心中起,对石三枚吼道:“滚一边去!”

    “啊?”石三枚没想到他会突然暴怒,一时傻掉了。

    巫归张开胳膊叉着腿,不让皮肤摩擦,才使刺痛减轻了一些。可怜他肌肉被巨水妖伤到,皮肤又被猪鬃扎伤,巫归见自己成了这幅倒霉模样,直想大哭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