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五十二章 丛林狂飙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铁拳蟹自己敲出来的鼓声虽然震耳欲聋,但是距离巫归在河边见闻的那种惊天动地的气势,还差的很远。

    想来可能是陷地谷的形状是个完美的圆形,地下又存在巨大的空间,使得峡谷就像一个超级扩音器,才将铁拳蟹的鼓声放大成了巨大的声浪。

    不过这也只是巫归的猜想而已,是不是真相他也没有条件更没本事去验证。想要揭开这个谜团,非得文明世界派出一整支科学家团队,携带大量专业设备才行。

    至于铁拳蟹怎么会进化成这种模样,可能也是受到强辐射发生了变异的结果。它为什么要寄生在巨水妖的身上,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铁拳蟹虽然奇特,似乎也没什么用处,猪大肠和石鲁的好奇心消失之后,便都对它没了兴趣。只有巫归认为这只螃蟹不简单,河边的那声鼓响太让他印象深刻了,他认为此蟹能发鼓声的技能,一定会有特殊用处。

    具体什么用处他一时还没有想到,不过相信会摸索出来,于是便小心的吩咐猪大肠把它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猪大肠只得不乐意的守着螃蟹。

    歇了一晚,第二日难得的又延续了一个晴朗天气,几人早早起来收拾行装。

    巫归皮肉受伤,身体活动会磨破皮肤,行不得远路,所以他便指挥其他三人,花了一个下午又半个晚上的时间,打造出了一把能安在猪背上的躺椅。

    这把躺椅是巫归量着独牙的身材亲手设计出来的。它是用树枝藤条编成的一个横截面是‘h’形的槽子,下方宽大,用来卡住独牙的后背,上面窄小,用来固定巫归,免得被颠簸的野猪掀下去。

    猪大肠背着铁拳蟹,抓住独牙的牙齿让它趴下,石鲁和石三枚抬起还长着树叶的丑陋躺椅放到了大野猪的背上。二人兴致勃勃的扶着自己辛苦制作出来的躺椅,在猪背上找到最安稳的位置,然后便用皮带麻绳牢牢绑在独牙身上。

    巫归则表现出来了一个伤员应有的素质,不论编制躺椅还是捆绑安装,他都装作痛苦的样子半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对几个人指手画脚。

    其实自抹了伤药以后,他的伤口根本就不怎么难受了,可怜三个淳朴的土著人,都信以为真,还替他担心,劝他不要乱动。

    安好了躺椅之后,石三枚二人又把物资也一同捆在侧面,一切收拾完毕,便请出伤员大爷上猪。巫归在他们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坐上了猪背上狭窄的躺椅。

    他靠着倾斜的椅背,身体被夹在半米高的护手之中,手里还有一根绳子连着大野猪的独牙。看到自己这幅样子,巫归感到很有些荒谬:“我是古往今来骑猪第一人吧?”

    有些担心躺椅受不了独牙的粗鲁动作,巫归使劲摇了几下,发现非常稳定,这才放下心来。他喝呼独牙起身,在泥潭和树丛里来回窜了几趟,那气势,就如开着小型推土机一般,真个是狼奔猪突,所向无碍,爽到不行。

    一边观看的猪大肠三人看的惊喜眼热,原来骑猪竟然会这么爽,这么威风,这么方便!都想着等巫归下来后,自己也上去试试。可惜像独牙这么大的猪,可遇不可求,否则回家自己也弄头猪天天骑。

    石三枚这厮更是眼红不已,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虽然也骑过独牙,可是光背骑着很难受,也骑不住,根本跑不起来,哪里像巫归现在这样横冲直撞的狂奔?

    “哎,你下来让咱骑一下,咱就骑一下。”他伸长脖子急不可耐的对巫归大声叫道。

    石鲁好笑的斥责他道:“黑荆巫师有伤在身,你活蹦乱跳一个大男人,添什么乱!”

    巫归正纵猪冲突往来,碾压灌木,痛快无比,哪里会理他,一抖缰绳叫道:“独牙沿着河往走!”

    独牙这段时间一直跟行进速度缓慢的人类同行,走的很是憋屈,见到有机会可以疯飙,自然求之不得。

    只见它尖嚎一声,撒着欢的冲了出去,驮着一身的物资似乎对它没有任何影响,完全不管人货不能共载的交通规则,速度加至四十迈,一路绝泥而去。

    “我先行一步,你们后面跟上!”巫归只留下一句话,便不见了影子。

    “混蛋!等等我。”石三枚跳着脚大骂。

    “他骑着我的猪,快追!别让他跑了!”石三枚扛起牛腿大棒,撒开两条短腿,沿着大野猪的路线就要往泥潭里跳。

    石鲁忙道:“别跟着猪走,我们上树。”

    “上树太慢了。”石三枚一步没停的跑进了泥潭,结果一下就陷在泥里,移动速度比乌龟还慢,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欲速则不达。

    咬牙切齿的移动了几米远,正和吸住腿脚的稀泥奋力搏斗,又听到头上有人说话:“我们也先行一步,你后面跟上。”

    石三枚抬头一看,便见两条人影在树上晃了一晃,也消失不见,不禁呆住了。反应过来之后,大吼一声,抡起大棒砸在水面上,在漫天散落的泥水中仰天大骂:“你们两个也是混蛋!”

    “那是我的猪!还我的猪!呜呜。”

    ……

    巫归跑了七八里地,担心分散后会出事,便停了下了,等待后面三人跟上了一同行进。走了半天,过了中午时到达了石鲁所说的阴沉河边。

    阴沉河是一条足有一里宽的大河,两岸的树木无法遮盖这么宽阔的河道,所以此地难得的视野宽广,空气通畅。

    巫归坐在猪背上向河面眺望,只见河水呈青黑色,水流平缓,河道平直。水中大鱼时而跃出水面,在水流中漂浮不动或者逆流而上的枯木,则是阴险的鳄鱼,各种大小的水鸟在河里和河边悠闲的觅食。

    “河水怎么是黑色的。”巫归扭头看向一边站着的石鲁问道。

    石鲁指着河边的泥地说道:“河水不是黑色的,是河底的泥是黑色的。因为水面看着阴沉,所以叫阴沉河,其实水很清很温和。”

    “哦。”巫归点点头,指着水面说道:“水里只有鳄鱼没有船,看来没有你们部落的船只经过。”

    石鲁张望了一会说道:“就算有人,也不会这么巧就能在这碰到。我们沿着河边向前走,说不定能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