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五十四章 大开杀戒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巫归忙看了过去,目光越过人群,骇然看到人圈中间竖立着四个树枝做成的十字架,上面绑着一个血淋淋的人。

    其中一个已经被掏空了腹腔,还冒着热气的内脏在脚下堆了一堆,另外两个垂着头一动不动,死活不知。最后一个便是出声提醒巫归的,他被一个高大的脏人一石刀捅进了左胸口,拼命挣扎叫喊几下,便死掉了。

    那高大脏人双手握住粗糙的石刀,紧紧顶在那人的胸口,残忍的转动着,喷出的血液浇在脏人的脸上,脏人狞笑着张大嘴,伸长舌头接着鲜血。

    “这……”巫归活了两世,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如此残忍血腥的,人类虐杀人类的场面,被惊得目瞪口呆。

    此时所有的脏人都不再理会巫归,而是扭过头和巫归一起看着场内。就在巫归的注视之下,高大脏人用力往下拉石刀,想要把被绑着的那人的胸膛破开。可是石刀太钝,卡在胸口的肋骨上,在高大脏人的大力拉拽之下,竟然被断成了两截。

    高大脏人愤怒的扔了半截石刀,大吼一声,一下将双手从那人的伤口处插了进去,用力一分,便把伤口扯开。然后伸进去一只手,‘滋滋滋’的胸腔里在里面捏了半天,最后拿出了一只被刺破的心脏来。

    “啊!”高大脏人举着心脏仰天嚎叫,其他的脏人也都兴奋的高叫起来。

    “嗷嗷嗷!”在脏人的欢呼之中,高大脏人一口咬在手里新鲜的心脏之上,撕下一大块在嘴里嚼着,边吃边用嗜血的眼睛盯着巫归。

    巫归已经反应过来,看到高大脏人像恶鬼一般的眼神,不但没有畏惧,心中反而升起了滔天的怒火,咬牙切齿的骂道:“该死的畜`生!”

    他慢慢把手伸向躺椅旁边的弓箭,刚碰到弓身,就听高大脏人一声吼,所有的脏人都呲牙尖叫着,拿着各种原始的武器扑了上来。

    “去死!”巫归迅速搭好了一支箭,瞄也没瞄就射向了三米外的一个男脏人。

    那男脏人身材瘦高,正挺着一根竹竿哇哇叫着来刺巫归,结果在急速跑动之中被重箭扎到了额头上,顿时连人带竹竿倒飞起来,脚前头后的摔在地上。

    巫归再次搭箭,还没拉开弓便听到左侧‘啊啊啊’的叫声靠近,一个拿石斧的脏人已经冲到跟前,抡起石斧就要砸他的脚。

    “蠢货,滚开!”巫归继续拉弓,看都不看,左脚往后一缩,在脏人石斧还没有砸到的时候,就先一步踹到了他脸上。一下踢得脏人鼻血和牙齿横飞,脸都变形了,软在地上不动弹了。

    踢倒这个脏人的动作丝毫没有影响他拉弓,又一箭射倒了一个脏人之后,大群的脏人便涌到猪前,不能再使用弓箭了。

    巫归放下弓箭,抽出木矛,一抖绳子喝道:“独牙,给我撞这些人渣!”

    “哼哼!”早就被人类的鲜血刺激的跃跃欲试的独牙嚎了一声,猛地向前突去。

    前方挡路的几个脏人猝不及防之下纷纷被撞飞。一个女脏人被冲过来的庞然大物惊呆了,支着细细一根木枪,惊恐的尖叫着,却不知躲避。

    “嘭!”

    “啊!”

    螳臂当车下场就是变成支离破碎的碎肉。

    “杀!”巫归吼声连连,驱动大野猪专往人群密集处撞去。他高高的坐在猪背上,在高速冲锋之中挥动木矛,使劲敲打着眼中看到的人头,每一敲下便见一股血飙到空中。

    身材像犀牛那么大的独牙,利用自身重量在人群中左右冲突,把遇到的人类都拱翻踩倒,来回践踏碾压,杀戮效率比巫归高得多。

    脏人们尝试反击,悍不畏死的冲向野猪骑士。他们见打中独牙的厚皮就跟挠痒痒似的没有用处,便转而全力攻击巫归。可是既跟不上独牙的速度,又被独牙拱的无法靠近,根本无法击中其上的巫归,

    巫归骑着独牙大发神威,一人一猪一根矛,把几十个没人性的脏人打落花流水,抱头鼠窜。才几个回合下来,就打死十几个人,横七竖八摆了一地残破尸体。

    “呼呼呼!”那个高大脏人躲在最后一直没有进攻,这时见势不妙,便大声招呼脏人们逃走,他自己也当仁不让的逃在最前面。

    巫归见脏人都跟着高大脏人逃往树林,到了平地边缘处就爬上了树,无法再追。他还没杀过瘾,便驱猪又去追杀落在最后的几个脏人。

    一直追到树林里,杀了两个脏人后,巫归继续往前追,忽然感到后背上一痛,一股大力袭来,手里的木矛掉落了,身子摇了摇,差点从猛烈晃动的猪背上掉了下来。

    “嗯!”巫归痛哼一声:“后面有人偷袭!”来不及看向后方,便拉动绳子指挥着独牙拐弯。

    独牙的智商很高,巫归稍一训练就懂得了一些简单的命令,比如走、跑、停、左右转向等。它感觉到系在獠牙上的绳子往一边使劲,便立刻转了个弯。

    就在独牙刚带着巫归转过去时,便见一把兽牙矛头的木矛带着风声飞了过来,狠狠的扎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木矛震动着刺入树干,发出了‘嗡’地一声响。

    巫归回头看到那根擦身而过的木矛,惊出了一身冷汗,若他反应再迟钝一点,已经被捅了个透心凉。

    后背还在隐隐发痛,巫归反手摸了一下,没有见到血,才放下了提着的心,暗自庆幸:“多亏是钝器打的,还没打到头上,换了锐器就死定了!”

    再一看后方,原来爬上树的脏人根本就没有逃跑,都站在树上,拿着武器准备向他攻击。

    “好狡诈好顽强的一帮家伙!”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优势丧尽,从追杀敌人变成了被人追杀,不敢再停留,驱使独牙不断的移动躲闪,想要尽快逃走出树林。

    身边不断有脏人投掷的武器呼啸而过,巫归心惊胆战的俯下身子缩在躺椅里面,祈祷着不要被砸中,此刻他最迫切的希望就是能带上头盔。

    所幸运气颇好,独牙挨了好几下,他一下都没有再被打中,看到独牙每挨一下就叫一声,巫归哭丧着说道:“你皮厚肉糙的,痛一下而已,伤不到一点皮毛,叫什么叫?哥哥我虽然还没中招,可要是中了一下就死翘翘了,比你危险多了!”

    没跑多远,就出了脏人的陷阱,前方就是空地了,巫归心中思量着:“他们站在树上攻击,独牙又威胁不到,只能挨打。没有独牙,我最多能打三个到头了,还是赶紧逃吧,别把命丢在这里。”

    他骑着野猪刚奔出树林,旁边的灌木丛中突然冒出一个矮小的女脏人来,手臂一动,就见一个黑影飞了出来,直向巫归砸来。

    这女人离的太近,几乎贴着独牙的身子,巫归措手不及,下意识的偏身子,还是没有躲掉。感觉腰部一阵剧痛,‘啊’的一声翻下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