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五十八章 我的救兵在哪里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变异生番的命比蟑螂还硬,巫归勒了半天,手臂都快没劲了,他还在拼命挣扎。又转过那只受伤的紫茄子手,不顾疼痛扒住巫归勒在他脖子上的胳膊使劲往外拉,竟然渐渐有挽回败局的趋势。

    巫归暗自心惊:“人被勒住脖子,不但无法呼吸,血液流通也停滞了。大脑缺氧后,就算强壮的成年男人也撑不过一分钟,可我勒了这脏家伙快两分钟了吧,竟然还没有失去知觉!难道他真是变异的怪物不成?”

    他忍着臂膀酸麻,又加了把力气,感觉到变异生番脖子上的肌肉像石头一样硬,挤压不动,不禁脱口道:“怪不得勒不死,原来你脖子上全是海绵体!”

    “好你个怪物,我今天算长见识了,才知道印度神油是可以抹脖子的。”

    正和变异生番僵持不下时,却见逃入树林里的生番又探头探脑返回来观望,见到他们头目命悬一线,竟然都不怕死的慢慢摸了过来。

    巫归一下变了脸色,骂道:“喂,你们不要忘恩负义,他要杀你们,是我救了你们。”

    他显然低估了生番们对他们头目的奇怪感情,生番们不但没停反而越来越近,巫归急了,又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了,放他出来,不怕被他杀吗?”

    生番还在前进,巫归怒道:“你们这群混蛋有没有脑子?不要过来,再过来我真的要放这条疯狗去咬你们了!”

    眼看着生番们的脚步越来越坚定,越走越快,脸上的怯意都变成了狰狞,巫归脸皮抽搐着,自语道:“忘了这些文盲不会外语!听不懂我说什么。”

    他心中念头急转:“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得立刻弄死手里的这个!”

    他左右一看,发现石锤就是丢在身边,便打算用锤敲死这块怎么都不死的牛皮糖。因为变异生番挣扎的很厉害,腾不出手,他只能伸出一只脚去拨石锤。

    右腿正卡着变异生番的一只手臂,左腿用来保持平衡,巫归把重心压到右腿上,小心的伸出了左腿。谁料那变异生番觉察到了他的力道有了变化,猛地用力扭腰,巫归一个不防,抱着他歪倒在地上,手臂用力不及,竟被他挣脱了出来。

    “惨了!”

    巫归叫了一声,趁变异生番滚到一边缓气的机会,转身便逃。那变异生番几口气调匀呼吸,捡起石锤,红着眼睛带领刚赶到的一群生番,又来追杀而至。

    “我的援兵在哪里?”瘸腿拖累着跑不快,巫归扭头看到扑到跟前的生番,绝望的大叫着。

    眼见又要被人群淹没时,忽然感到地面微微震动,紧接着就见一个庞然大物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嚎,粗暴的撞开树丛,向空地上的人群冲了过来。

    “援兵来也!”

    “归哥,我们来救你了!”

    “杀!”

    几个声音伴随着大野猪一起到来。巫归凝神一看,只见石三枚三人一排坐在猪背上,大呼小叫的挥舞着武器赶来救自己。生番们都尝过大野猪的厉害,知道不敌,变异生番见此,恨恨的看了巫归一眼,一声不吭的当先便逃,群番也慌忙跟着逃命。

    逃得性命的这一刻,巫归浑身力气一下泄的精`光,难以抑制的疲惫和疼痛涌上身心,腿脚一软便跪倒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虚弱的说道:“果然,救兵总是要等到最危急的时刻才愿意出现。”

    巫归刚放松下来,却见那三人一猪大肆追杀着逃窜的生番,竟然直向他冲了过来,不由大惊失色:“这仨混蛋想干什么?”

    他见石三枚三人都目视前方,脸上没有一点异样的神色,一愣之下,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的模样就是一生番,连生番都把他认作自己人,更别说刚刚赶到的三个同伴了。

    “擦!折腾了半天,最后要是死在自己人手上,我死不瞑目!”他急忙挥手高叫:“是我,我是巫归!”

    可是此时周围一片乱糟糟的喊叫声,猪背上的三人根本就不会特地去分辨一个‘生番’的话语,依然直线冲杀过来。

    巫归已经没有力气躲闪了,瞳孔放大看着越来越近的一个大猪头,一只手挡在身前,惊骇的叫道:“蹄下留人!”

    “轰隆!”大野猪背着三个人蓦地一个急刹车,巨大的惯性让它在泥地上犁了一道深沟,最后停到了距离巫归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石三枚三个正杀的兴起,猝不及防之下都向前扑倒,多亏他们都卡在躺椅上,才没有被甩下来。

    “独牙,你在做什么?”石三枚狼狈的直起身叫道。

    他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见独牙的鼻子紧贴着一个生番的脸,不住的嗅着,那生番坐在地上,双眼紧闭,浑身颤抖。石三枚不悦的拍着独牙说道:“你怎么不踩死他?”

    石鲁和猪大肠也疑惑的看着独牙和那个生番,这时就听见那生番睁开了眼睛,看清自己的处境之后,语气虚弱的骂道:“踩你大爷!我是巫归!”

    “啊!”三个人都吃惊的叫了一声,再仔细一看,果然是巫归,都一起问道:“你怎么变成这幅样子了?”

    巫归没理他们,摸着独牙的鼻子欣慰的叹道:“猪比人可靠啊!”

    原来是独牙冲到跟前时,嗅觉无比灵敏的鼻子闻出了巫归味道,在千钧一发之时停了下来。

    三人听到巫归的话,面面相觑,正要开口,巫归摆摆手道:“先别说这些,快去杀光那些生番给我报仇!”

    “好!”三人正杀痛快,舍了巫归,乘猪狂飙而去。

    巫归见他们都走了,苦笑道:“没看到我这幅惨样吗?竟然没有人留下照顾我!”

    却说三人驱着独牙在人群里横冲直撞,挡在它路线上的生番不是被撞翻就是被踩死,有狡猾的往旁边跳去,结果又被它凌空一獠牙挑飞。

    猪背上的三个骑士则用武器攻击独牙身边侥幸躲开撞击的生番。当先便是石三枚的牛腿大棒,中间是猪大肠的木矛,最后又有石鲁的石锤。处于攻击范围的生番躲过一次攻击,也躲不过后面两次,大野猪冲过之处,身边一米之内没有人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