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回到远古之大驯兽师 > 第六十三章 鬼遮眼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光摇曳,人影晃动。

    湿柴的烟味,炖肉的浓香。

    虫鸣,蛙声,人言。

    “唉,天都黑透了,归哥怎么还昏迷着?”

    “我看黑荆巫师气息平稳,应该是太累了,睡一觉就会醒来,你不要太担心。”

    “那个……喂,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吃东西,咱快要饿死了。”

    “又不是不让你吃,我没心思吃饭,你自己吃就是了。”

    “你们都装着一副担心的样子故意不吃,就咱一个人吃了岂不被你们看成冷漠小人?哼,要吃大家一起吃!”

    ……

    巫归醒了过来,睁开眼安静的躺着,这一觉睡的无比舒畅,现在他感觉思维异常清晰,身体充满了活力,满身的疲惫伤痛都无影无踪了,就是肚子很饿。

    他猛地从躺尸状态弹起了上半身,坐直了身子大叫一声:“吃饭!”伸手便夺过身边石三枚手里的一块早已凉了的烤肉,大啃了起来。

    “啊!”猪大肠三人毫无心理准备,都被他吓的向后闪去,直愣愣的看着他吞下一大块烤肉之后,石三枚才扭扭脖子说道:“你总算醒了!这下能吃饭了吧?”说着便从陶罐里捞出一块肉大嚼起来。

    猪大肠和石鲁喜出望外,一起过来询问:“归哥(黑荆巫师)你醒了?没什么事吧?”

    “嗯。”巫归鼓着腮帮子哼了一声,梗着脖子用力咽下去满嘴的肉。已经吃了一大块,肚腹感觉好受了些,又捞出一块炖肉,边吃边道:“没事,就是施法太累,睡了过去。”

    猪大肠傻不拉几的朝石鲁笑着:“还真让鲁阿哥你说对了。”

    石鲁也放松下来,拿起酒囊喝了一口酒,拍拍心口笑道:“其实我也不敢确信,同样是安慰自己而已。”

    “给你们添麻烦了。”巫归正吃着,忽然想起钻入身体的怪藤,一下没了食欲,放下食物问道:“我施法的时候,你们看到什么了没有?”

    石鲁摇头道:“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发生了奇怪的事情,你又什么都没有看到?这是什么道理?没看到你怎么知道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这不是说胡话吗!”巫归对他的说法有些不满。

    “是的是的,仪式进行中发生怪事,我也什么都没看到。”猪大肠也急急说道。

    “……”巫归无语的看着这两个逻辑思维混乱之人,没有说话,等待他们的解释。

    “话说归哥你开始跳巫舞的时候,忽然从尸体附近地面上升起了大雾,那雾是灰绿色的,弥漫的非常快,很快就把我们几个都笼罩在其中。”猪大肠表情惊恐又兴奋的讲述着,他第一次协助施法就能见到异象,自然异常激动。

    “然后那绿色的雾便遮住了视线,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啊,我眼前一片绿色,什么都看不见了,连自己的鼻子都看不见了!只听到耳边有嗡嗡声在响。”

    猪大肠心有余悸的讲着:“我当时以为自己瞎了,害怕的要死,但是也不敢乱动,只能站着那里继续敲梆子。等到雾散了的时候,嗡嗡声也消失了,便看到归哥你躺在地上了。”

    待他讲完,石鲁也点头道:“的确如此,我也被雾包围着,看不到任何东西,同样不敢乱动。”

    听了猪大肠的讲述,巫归沉思道:“萤火虫个头太小,他们两个看不清,还以为是雾气。至于被雾气包围看不见,呵呵,两个傻瓜被虫子鬼遮眼的障眼法耍了。它们哪里用得着包围,只要用一小撮荧光晃花两人的眼睛就行了!”

    他不再提着这个话题,说道:“绿雾便是灵魂融于自然的征兆,磨长老三人的灵魂都已解脱了。”

    石鲁听了,神情一肃,忙施礼道:“多谢黑荆巫师。”

    “鲁阿哥客气了。”巫归随口说着,左右看看又道:“那个地师学徒没有死,他在哪?”

    “啊!”石鲁一惊:“黑荆巫师果真见到了几人的灵魂,不然怎么知道人没死?”

    他愈发敬畏巫归,忙道:“我们收拾亡者尸体时就发现他还有心跳,便救了回来,那边躺着的便是。”

    巫归侧身一看,果然在一旁黑暗里的树床上,躺着一个人,问道:“他怎样了?”

    “伤势很重,右肩骨碎了,人在昏迷中,呼吸也很微弱。”石鲁皱着眉头,看了那人一眼又欣慰的说道:“不过比我们刚见到他的时候好多了,而且越来越好了。你听,他的呼吸声很粗重,不像是将死之人,估计能救回来。”

    “我去看一下。”巫归起身走过去,活动时感觉不到身体有一丝伤痛,心中惊疑:“恢复的好快!难道这就是龙血藤的效果?”

    “待会没人的时候要仔细检查一下身体,看看被那龙血藤附体,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他没有表现出来一丝异样,平静的走到那人身边查看。

    这人身上的泥污已经被洗干净了,正双眼紧闭的仰躺着,却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同样是石工部标志性的矮壮身材,但是与他人的粗糙黝黑不同,他皮肤白皙,还长着一张圆形的娃娃脸。

    巫归见他右肩包裹着麻布,麻布下露出糊状的植物汁液,轻轻揭开麻布,看着药糊问道:“用的是我们的伤药和连心草吗?”

    猪大肠紧张的看着他说道:“归哥一眼就看出来了,正是连心草。我第一次治疗这么重的伤,不知道合不合适。”

    “不错。”巫归点头道:“伤药和连心草都能止血、祛毒、清淤,你也算用心了,能记得药性。”

    “嘿嘿。”猪大肠得意的挠头笑道:“我很用功的,哈哈哈。”

    巫归又道:“不过伤药和连心草只能作用在皮肉上,而他伤在骨头,必须要先扶正骨头,取出碎骨,否则有碎骨扎在肉里,溃烂不止,用多少药都没用。”

    “呃!”猪大肠的笑容凝固了,咳了一下,讪讪说道:“原来我根本就没有做对呀。”

    “呵呵呵。”巫归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不要灰心,除了碎骨之外,你所做的全都正确。”

    石鲁看到惨不忍睹的伤口,担忧的问道:“巫师大人能不能救他。”

    巫归想了想,这种伤势其实也简单,只要进行一场外科手术才行。可是他虽然懂的一些现代医疗知识,而且还略通草药学,却从没有解剖经验。让他用简陋的石刀,在环境恶劣的丛林里进行一场清除碎骨的手术,着实太有挑战性了。

    石鲁见巫归犹豫不决,急道:“他是我石工部未来的地师,关系到我部以后能不能采到燧石,九黎部落以后还有没有燧石可用。万望大人能出手相救,我部定然厚报大人!”

    巫归开口道:“我不是为了你们的厚报,只是没有信心能救活他。”

    石鲁诚恳的说道:“生死由命,只要大人施救,不论死活,都是对他的恩情。”

    “那好吧。”巫归振作精神,清喝一声:“拿刀来!”

    (最近很忙,这几天会有点时间,尽量多更几章,感谢书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