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我的明星夫人 > 第二章 独自剩下的队长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已经四月天了,临海这里快接近中午,天气还是有些热了,脱下外套,拿在手上,一个人在陌生的路上溜达,也没有目的地。

    他叫云易,一个中国公务员,三十多岁的正县级干部,分管文化,宗教等的副县长!

    算的上是前途无量,哪里知道正当年的干部,却因为疾病,在闭眼的那一刻,他又醒了。

    世界变了,他还是叫云易,可是却只有二十五岁,脑海里的记忆不多。

    现在知道的是自己刚从部队复原回来,昨天晚上被要求,今天结婚。昨晚一夜宿醉,今天早上醒来的不再是军人云易,而是县长云易!

    父母健在,家庭关系,却不知为何极度糟糕,复原回来之后,能够违背父母意愿的,都违背了。

    唯独违背不了的就是结婚大事,这哥们却更加干脆,直接换了个人。

    他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这个世界究竟还是不是地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关键是和小说不一样啊,他才刚来,记忆接受的极其有限,大部分都是当兵时候的记忆,连穆琳做什么工作的都不知道。

    路也不认识,唯一让他有些安慰的就是还都是说的中文,否则连话都不会说了,非露馅不可!

    他不想回家,对于他来说除了血脉,他的思想和那一家人是没有关系的。

    他思恋曾经的亲人,现在之所以能够坦然,他并不是无疾而终,他是走完了生命的终点。

    人死过一次是什么感受,他说不上来,可是和上一世的情感自然而然的有些变淡。

    但是恐怖的是,面对这一世亲人的时候,却仿佛是有血脉记忆,能够很自然的叫出爸爸妈妈。

    这让他有些错愕不堪,懒得细想,反正他和家人的关系糟糕,云易仅有的记忆中,这兵哥哥复原以后,就成了一个酒鬼,自我折磨的醉汉。

    他在自我毁灭,不愿意结婚,却因为爷爷辈定下来的,不容反驳。这下好了,他消失了,云易来了,最终还是不能抗拒的结了婚。

    如今娶了一个地下工作者一样的老婆,这一天云易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我相信你,你不相信我!”

    一阵难听的铃声响起,云易微微一呆,随即伸手摸入口袋,手机响了,这歌也太难听了,还做铃声?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嘿,还是直板手机,看来这里稍微落后啊,难道是重生了!

    电话上显示的是“亲爱的”。明显是一个女性名字。

    云易嘴角提起一抹苦笑,有些郁闷的看着,不知道该不该接。这定是之前这小子的情债,那亲爱的,跟云易可没有半点关系。

    “喂。你好!”云易还是接通了!毕竟始乱终弃是不好的。还是要说清楚,毕竟已经继承了生命。

    “hi,亲爱的,你有没有想我啊!”一道甜的有些发腻的女声响起。

    云易下意识的将手机放下,看了看手机屏幕,砖头机也已经发展到了手机头像,上面一张看着不大,妆容很浓的姑娘脸,有些非主流的样子!

    曾经身为公职人员的他,经常受诱惑,仅从照片上面就能够看出这个女人恐怕不是什么正经人。

    这兵哥哥怎么会找这样的女人,这不科学啊,看来是回来这半年被腐蚀了!

    不过毕竟是前任的债啊,他很老实的说道:“没有!”

    “哎呦,你又逗人家,人家不干啦!”对面的女孩不乐意了。

    云易浑身一个冷颤,这,台海的?

    “小姐,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云易平静的问道。

    “好啦,你就喜欢和人家开玩笑啦,人家在帝豪酒吧等你哦,呜啊!”

    云易面无表情的挂断了手机,很坚决的表示吃不消,这就是前任的品味,看家庭环境挺好的啊。

    二十五岁了还玩这些花花?不过他是肯定不会去的,对于这类女人他很是警惕,这种习惯深深的影响着他。

    可是他该去哪?

    突然想起穆琳说的新房,对,回家,总不能在街上溜达到天黑吧。

    可是家在哪呢?他不记得啊!

    一个人蹲在路边仔细回想,他的记忆并没有传承,不过他如果仔细想是有痕迹的。

    直到脚都蹲麻了,周围的人会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穿着不俗,却长时间蹲在这里不懂的男人几眼。

    “世纪华庭,六号别墅!”

    云易嘴里喃喃,站起身来,脚有些麻,缓了好久才在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钱包,看了看,里面一大包红色票子,心情一阵,人民币!

    再次看到人民币上的人头像,一模一样就是看了几十年的头像不会错。

    “难道我还在地球,重生到别人身上了?”云易嘴里喃喃道。

    没有到小说里面的玄幻世界,还是中国,这下心里有些庆幸,总算还是一个正常人能呆的地方。

    拦下一辆出租车,来到世纪华庭门口。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面我们是进不去了,只能你自己进去!”出租车司机抱歉的说道。

    云易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也没有多说,付钱下车。

    一路走进小区,这里位置很好,距离市区五分钟路程,分住宅区和别墅区,很明显他的目标是别墅区。

    他的印象中家里的条件很好,爷爷是老一代人!父亲是天云财团主席,他是唯一继承人。

    有些意味深长的抬头看了看天,这是福利吗?这是前世传说中的红三代啊。

    回来后他却不愿意回自家公司,叛逆至极,最终在父亲对他不务正业的责骂之中,和别人合伙开了一个投资公司。

    就是不回天云上班,公司很小,说是开了个公司,其实他根本没有管过。

    云易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印象中为了他开公司和家里闹的很僵!

    不过云易对这些并不清楚,来的时间太短,找到六号别墅,眼睛一亮,总共占地六百多平方的三层别墅,很是豪华。

    云易前生虽然是副市级,生活条件绝对算是不错的,但是和这里一比,很显然相差的太多!

    不过他也并不是多么看重物质的人,一直以来也没有怎么缺过钱这东西,虽然震撼,却并不是多么在意。

    走进别墅,家具之类的东西很齐全,还没有人住过,凭着感觉走到主卧室。

    床,柜子,他认不出品牌,但是绝对不便宜,以前他只敢想,不敢住,否则就等着被查。

    躺在柔软的床上,怎么都觉得不舒服,这个云易一直当兵,睡的是硬板床,现在睡软床极为不适!

    无聊的躺在床上,想着如今的情况,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知道自己回不去了,还是得了解自己才行啊。

    脑海中的记忆断断续续,大部分都是当兵时候的战友,一起笑,一起训练之类的。

    还有就是回来之后这半年的生活,两个字,醉酒!

    冥思苦想的效果并不大,空白区依然无法想起来,弄得有些心烦意燥,起身来到酒柜,习惯性的拿出酒杯,喝了一杯。

    云易这时候没有注意到,他喝酒的行为和他此时的思想竟然没有关联,他没有想喝酒,却不自禁的喝了一杯。

    又倒了一杯,无意识的喝着!不知不觉间一瓶酒下肚,他也醉倒在床上。

    “轰!轰!”

    前方一片低矮的房屋,被炸得不停倒塌,到处都是硝烟弥漫,不时传来一阵阵的爆炸。

    枪声夹杂其中,一百多个身穿各种服饰,脸上画着油彩,手上拿着长枪的队伍,正不停的向着一片废弃楼包围而来。

    一道道火光至枪口喷出,也不时的倒下那么几个人,额头上,心脏,腿上,不时血肉模糊,留下一个个弹孔,倒在地上献血直流。

    情形很是恐怖,仿若人间地狱一般。

    被逐渐包围而来的废弃楼之后之中,三根石柱后面,不时传来清脆的枪声,三个身穿迷彩,肩上没有任何标识的男子蹲在遮挡物之下!

    左边石柱后一个男子,放下已经打空子弹的冲锋枪,拔出手枪,继续射击,随着子弹再次打完,在战场上留下几具尸体之后。

    无奈的放下手枪,如鹰般锐利的双眼直视向中间,还在冷静开枪的男子,用有些嘶哑的声音喊道:“队长,我们顶不住了!怎么办?”

    虽然已经没有了子弹,对方已经在百米之内了,但是他的眼中仍然没有一丝惧意,涂满油彩的脸上,唯独一双眸子,锐利且坚定。

    中间石柱下,手握步枪的男子,对旁边的嘶哑的声音,没有丝毫反应,他的眼神的盯着百米之外,正慢慢过来的敌人,他的眸子射出的光,是狼性,孤傲,凶狠!

    他面无表情的对着前方,一个点射,一个敌人毫不意外的倒下!

    这才回过头来平淡的看着左边的男子,又四处打量了一番,只见右边还剩一个一样服饰的男子,才看向左边的男子说道:“子弹!除了我们还有人吗?”

    “就只剩我们了,情报出了问题!”子弹没有出声,右边的大刘极为冷静的说道。

    炮火轰鸣中,三个人都沉默了。眼中没有伤心,只是少了一道光彩。中间那位拥有狼一般眼神的队长,想起刚出发时的十人小队,眼神逐渐黯淡下来!

    用手插掉脸上残留的血迹,看了一眼子弹和大刘,没有说话,眼中的决然,却已经被两人看的清楚。

    再次将眼神放到已经快接近五十米外的敌人身上,对准前方,不断靠近的敌人,一个接一个的点射。

    他的枪法很准,基本上一枪就有一个倒下,让对面的敌人,虽然涂满油彩的脸,可是依然抵挡不住眼中的惊恐。

    每当他的枪声响起,冲在最前面的敌人,总会下意识的趴下,直到少了一个,继续前进。

    可是敌人太多,从足足三百多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之中冲了出来,他们付出了惨重无比的代价,七个百战余生的老兵,用生命为他们扑了一条出路,可如今还剩下上百人。

    他知道他没有办法杀完了,弹药也不足!他的枪里是他最后一个弹夹。

    再次对准其中一个有些特别的敌人,眼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仇恨的情绪,凶光仿佛要射穿天穹。

    子弹和大刘,同时发现了队长的异常,顺着他的枪口观察,看向前方那个特别的敌人,眼中一样放射出了极为不甘的光。

    “砰!”

    一声脆响,前方传来一阵骚动,子弹和大刘却是同时露出了一丝开朗的笑容,队长的枪法让他做到了。

    队长并未有所动静,虽然杀了一个,该死一万次的人,可是他并没有表情,依旧沉默着一个,接一个的令敌人倒在阵地上,他什么也不想,只能杀下去!

    “队长,你撤吧!”第一次说话的男子也就是子弹,看着不断开枪的队长,轻声说道。

    “我不会走,小鹰,花猫,二王他们都留在这儿了,你们也会留在这儿,我能走吗?”被称为队长的男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挺清楚了这句话,陡然双眼凶光闪闪的瞪着子弹大吼道。

    用尽力气的大吼,仿佛在发泄心中的愤怒,随即又狠狠的看了一眼已经不足五十米的敌人,冷静下来,继续抬起枪,不停的点射。

    另一个迷彩男子也就是大刘,他没有开枪,他的枪里已经没有了子弹。

    他习惯性的沉默的盯着前方唯一还在抵抗的队长,微微眯眼。看向子弹,做了一个手势。

    子弹看过去,只见大刘指了指腰间,然后做出了一个前冲的手势,又指了指队长!

    子弹的眼中瞬间放出光彩,什么也没说,轻轻的点点头。

    “空卡!”

    一道令人绝望的空响传来,队长的手稍微一顿,没子弹了。

    大刘和子弹,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的庄重这一刻让两人明白对方所想,并且很坚定。

    最后两人一起看向队长,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凝固,这是他们最后一眼。

    而队长并没有发现,开始拔出脚上的手枪,继续射击,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停下。

    大刘和子弹的身影,仿佛一道闪电,突然向着外面翻了出去,两人一模一样战术动作,一模一样的闪避方法,一样魁梧的身姿。在枪林弹雨中疾驰,没有一丝停顿,犹豫。

    他们没有带枪,唯一带着的是他们所有剩下的炸弹和手榴弹!

    队长手中的手枪陡然一顿,思绪一瞬间的混乱,他停下了射击,呆呆的看着两人在眼前不断的闪跃。

    两道奋不顾身,毅然决然的身影,一道道血线从两人身上喷射。

    长期的训练让他们很好的规避了要害,却每一次的微微停顿代表他们身上多了一道弹孔。

    对面的一百多人脸色惊慌的看着向他们冲来,速度快到极致,仿若魔鬼一样的身影,惊恐的大叫。

    有人抛下枪,开始向后撤。什么也不管了,他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先前两百来人就是死在这种情况下。

    “不!”时间只在一瞬间,队长嘴里一声呢喃,扔下手枪,站起身来,以同样的闪避身法,更加迅捷的想着战场冲去。

    只是他才刚刚冲出不到十米,前方一阵恐怖的气浪瞬间将他掀翻在地!

    “轰!”

    “轰轰!”

    队长眼中的神采暗淡,血肉模糊的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前方,突然的爆炸。

    这一刻,他不在乎还有么有敌人,艰难的翻了个身,这种爆炸先前已经见过几次了,每一次都带走他一个兄弟。

    这时他看着硝烟弥漫的天空,眼神呆滞,嘴角开始咳血!

    强大的爆炸气流,让队长感觉自己如坐云端,身上没有痛,此时他的心里就只剩下这么一句:“也好,我们一起走,我绝不会撤,你们想也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