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玄界之门 > 第三十八章 鹰飞九天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哦,你倒是机灵的很,竟然如此远就发现我了。”大树后传出一声淡淡的话语,人影一闪,一名锦袍男子提着一物的走了出来,正是吴家这次追来的唯一后天武者,吴童。

    石牧目光朝其手中所提之物扫了一眼,神色为之微微一变<script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吴童手中之物,正是先前他抛下的那柄紫钢弓!

    看来这位后天武者不但早就来了,还悄悄绕到了后面将此弓偷偷拿到了手中。

    至于对方为何没有直接动用此弓偷袭他,这反是很容易理解的。

    一是紫钢弓没有千斤之力,根本无法轻易拉开,二是除了他射出的那几枚羽箭外,其他箭矢都在其身后背着的皮囊中,吴童就算能够动用真气勉强催动此弓,也根本无箭可用的。

    “阁下既然早就到了,为了一张弓,就眼睁睁看着我杀死你这些手下么?”石牧将手中日月刃握紧了一下后,冷冷问道。

    “不过是一些下人而已。吴家虽然算不上什么豪门大族,但这样奴才还是想要多少就能招到多少的。倒是我来之前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有一张紫钢弓,还箭术了得!就算我直接面对话,恐怕也有一定风险。如此话,我倒觉得用一些武徒级奴才换取此弓,是大大划算的事情。好了,你现在是自己扔掉兵器,自缚双手,还是让我亲自过去扭断你的脖子。”吴童提着巨弓,毫不在意的回道。

    “我早就听人说过后天武者的强大,根本不是武徒可以抵挡的。但今天看来,我不亲自领教一番也不行了。”石牧盯着吴童,缓缓说道。

    “哈哈,区区一名武徒敢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真不知道该夸奖你胆子够大,还是该嘲笑你的无知了。也罢,我就让你领教一下后天武者的可怕吧。”吴童先是一怔,随之大笑起来,将手中巨弓往高处一扔。

    “砰”的一声。

    巨弓竟然直接被其扔到了一颗大树上,一端没入树干尺许深,剩余露出部分则嗡嗡颤抖不定。

    下一刻,锦袍男子单手又往腰间一摸,竟“嗖”的一声,从腰带中抽出一柄明晃晃的软剑,只是一抖,立刻变得笔直无比起来。

    随之吴童单手提剑,大摇大摆的冲石牧走了过来。

    石牧瞳孔微微一缩,等对方一走进数丈范围内,手中日月刃毫不犹豫的一挥而出,顿时七道刀影飞卷而出。

    “咦,一息七斩!想不到传闻是真的,你果然已经将风驰刀法修炼到了小成以上境界了!不过你若想比快的话,可找错人了。

    吴童口中轻“咦”一声,手中长剑一抖,竟然同样有七道剑影激射而出,将所有刀影一击而散,随之剑影再为之一合,又有一道粗大剑影的直奔石牧心窝扎来。

    “一息八剑”

    石牧心中一凛,手中日月刃滴溜溜一转,竟抢在前面的狠狠斩在了刺来的剑影上。

    “当”的一声巨响。

    石牧只觉双手一震,一股难言能量从对方长剑上传了过来,让其双臂一颤,倒退出半步去。

    对面吴童也被刀中蕴含的巨力震得身形微微一晃,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但马上手腕一抖,刺出长剑的前半部分忽然毒蛇般的一个拐弯,竟绕过刀刃闪电般扎向了石牧咽喉。

    这一剑太快了,在普通人眼中只能看到一道模糊寒光。

    但石牧是何等眼力,心中大惊后,脖颈蓦然折断般向旁边一偏<scripttype="text/javascript">reads;</script>。

    寒光当即紧擦着石牧脸庞而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石牧一声怒吼,身形滴溜溜转动起来,手臂连连挥动下,一道道刀影朝着对面狂斩而出。

    吴童见此,冷哼一声,忽然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气势,双手同时握剑直接冲所有刀影狠狠劈出三剑去,叫了一声:

    “开山三斩”

    “轰”“轰”“轰”三道巨响。

    三道明显比先前粗大数倍的剑影横扫而下,众多刀影瞬间一散而灭。

    石牧身形一个跌跄,整个人向后接连退出三步去,握着日月刃的手掌赫然虎口崩裂,鲜血直流。

    以往与人争斗,一向都是他依仗巨力碾压他人,现在却被对方用类似方法同样压制下来,石牧心中惊怒可想而知了。

    对方剑中蕴含的那种能量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真气,果然玄妙万分!要不是他身怀巨力,换了一个普通武者,刚才任何一剑都无法接下的。

    吴童见这三剑斩出,还没有奈何得了石牧,也是微微一怔。

    此刻,他握剑双手虽然没有像石牧那般虎口崩裂,但也一阵的麻木酸痛,短时间内无法再施展出先前那般凶猛的招式了。

    “早就听说石猴血脉在进入后天境界后,虽然修炼远逊常人,却可在武徒时强化肉身,身具千斤之力!看你模样,这个传闻倒是真的了。不过,你要真以为依靠一些力气,就可以对抗后天武者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吴童冷冷几句后,身形一动,忽然整个人一飞冲天五六丈之高,在虚空中双臂展开的一个盘旋后,蓦然巨鹰般的冲石牧直扑而下。

    石牧先是一愣,随之毫不犹豫的手中长刀冲上方一挥,大片寒光一卷而上。

    “砰”的一声。

    吴童用手中长剑和日月刃撞击了一下,身形朝上方弹去,一个盘旋后,又再次飞扑而下。

    石牧自然再次挥刀斩出。

    片刻间,两人一个在空中,一个地下,“乒乒啪啪”的刀剑互击了七八下。

    每一次撞击后,都让吴童身形再次飞起,似乎身体丝毫重量没有。

    石牧却感觉对方每一次扑下,手中长剑更沉重一分,让其手掌虎口伤口越发疼痛厉害,同时其双足也在空中巨力压迫下,已经陷入泥土中半尺有余。

    “哈哈,小子,我这鹰飞九天的小成身法如何,你还能接下几击?能死在此后天身法下,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空中传来了吴童大笑的声音,上方黑影一个盘旋,其挥动长剑的再次飞扑而下,人还未到,一道道剑影就先飞卷而下。

    (这几天徐州冷死了,根本无法出门啊。看在这般冷天气,忘语还带病工作的份上,兄弟姐妹们别忘多投几张推荐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