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九天帝尊 > 第50章 坦白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50章 坦白

    秦歌自然不知道方大凯此时心中的惊骇,将金色小球道种的力量控制好了之后,秦歌开始按照炼制暴血丹的顺序,将一种种灵药投入了丹炉,小心操纵金色小球道种的力量进行淬炼。

    方大凯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以他的雷火道种操纵雷火元力进行的,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消耗了极大的雷火元力才完成的,不过到了秦歌这里却十分轻松,所有投入丹炉的灵药转眼之间就被淬炼纯净。

    不到一刻钟,所有的灵药就被淬炼成一炉纯净的药液,接下来自然也是最后一步了,在这一步需要操纵元力将丹炉内的药液凝聚成一枚枚丹药,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极为小心,稍有不慎就会失败。

    见状,秦歌心念一动,至刚至阳的元力从他的体内释放出来,迅速涌入了丹炉之中,随后在秦歌的操纵下将其中的药液凝聚成了一枚枚灵药,整个过程同样持续了一刻钟,并且没有丝毫意外发生。

    “唔,好像炼好了,也不怎么难啊。”在完成了最后一步,秦歌轻声说道。

    站在一旁目睹了整个过程的方大凯听了秦歌的话顿时就有一种撞墙的冲动,不过方大凯压制了这种冲动,直接蹿到了丹炉前面,打开炉盖儿,向丹炉内看去。

    一枚枚血红色的暴血丹躺在丹炉内,数量肯定超过了一百枚,方大凯连忙伸手拿起一枚,直接放进了嘴里,咕噜一声吞了下去,下一刻,一股澎湃的气血力量从方大凯的身上释放了出来。

    “真的是暴血丹,真的炼成了。”吞下暴血丹的方大凯喃喃自语。

    听了方大凯的话,秦歌顿时就不满意了,大声斥道,“废话,本世子出手当然会成功!现在你服不服?”

    闻言,方大凯茫然的点了点头,看着秦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这一百多岁都活到旺财身上了,他可是堂堂不死门大长老啊,居然连一个十六岁的小娃娃都不如,这让方大凯心中苦涩不已。

    此时方大凯心中因为秦歌逼他拜师,发下道誓的怨气早就不见了,他忽然发现拜秦歌为师似乎是他的机缘,或许将来他是否能成为一代炼丹大宗师就全靠秦歌了。

    秦歌没有管方大凯在想什么,直接推开了方大凯,将丹炉内的所有暴血丹都收进了玉瓶,放进了自己的储物袋,然后才对方大凯说道,“行了,为师刚才已经为你演示一遍了,以后你就自己琢磨吧。”

    闻言,方大凯恭敬的点了点头,然后真的就开始坐在丹炉旁边回忆起了秦歌炼制暴血丹的过程,模样极为认真。

    秦歌看着方大凯认真的样子,心中大笑不已,方大凯就是琢磨一百年也炼制不出暴血丹,不是方大凯的炼丹手艺差,而是因为方大凯的雷火道种级别太低,连九大神火中的最差的三昧真火都不是,自然没办法炼制天庭药典上的灵丹。

    如果方大凯的道种是紫霄雷火道种的话那还行,否则的话,这辈子都别想成功炼制暴血丹了。

    “秦歌,跟我来。”秦四海在这个时候开口向秦歌说道。

    听了秦四海的话,秦歌点了点头,然后跟着秦四海向他的房间走去,秦福,小六子他们刚刚得到了聚元丹,自然是赶紧去修炼了,至于旺财自然是紧紧地跟着秦歌。

    来到了秦四海的房间,秦歌随意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旺财趴在他的旁边,见状,秦歌从储物袋内取出装着暴血丹的玉瓶,倒出了几粒,塞在了旺财的嘴里。

    “爹,你找我什么事儿啊?”随后秦歌向秦四海问道。

    实际上秦歌非常清楚秦四海找他是为了什么,现在自然是故意这样问的。

    秦四海听了秦歌的话,双眼看着秦歌,平静的向秦歌问道,“说说吧,你怎么突然就能修炼了?”

    就在秦四海的话刚落下,秦歌的头顶上就出现了一个一丈高的巨大金钟,一丝丝金光从金钟上垂落,将秦歌笼罩其中,使得秦歌看起来宝相庄严,竟然有了几分飘逸之气。

    在看见金钟的瞬间,秦四海双眸一缩,紧紧地盯着金钟,显然很是激动,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轻声说道,“能收入体内,至少也是上品法器了,你是从哪弄来的?”

    对于自己的父亲,秦歌当然不会隐瞒,况且他召唤出金钟也就没打算隐瞒,所以听了秦四海的话,秦歌就将得到金钟的过程说了出来,不过对于那一场百年大梦,秦歌没有说,只说自己无意间开启了金钟。

    在听秦歌讲述得到金钟的过程之时,秦四海脸上一直都带着笑意,这是秦歌从出生以来见到秦四海笑的最长的一次了,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

    “爹,你都已经神宫境了,咱们什么时候去将我娘接回来啊?”讲了得到金钟的过程后,秦歌忽然向秦四海说道。

    听了秦歌的话,秦四海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最后轻声说道,“你都知道了吗?”

    闻言,秦歌点了点头,关于他娘的事情,秦歌当然是在梦中的时候知道的,当时秦歌也非常震惊,他怎么都没想到堂堂锦绣宗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圣女居然会看上秦四海,这事儿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要知道当年的秦四海只不过是与夏青山一起打天下的无名之辈罢了,而且修为也不高,长得也不够帅气,怎么就能够得到堂堂锦绣宗圣女的青睐呢?秦歌实在是想不通啊。

    只不过秦歌他娘在生下他的时候就不得不被迫离开了秦四海和秦歌,回到了锦绣宗,即便是在梦中的时候,秦歌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

    秦四海看见秦歌点头,双眸中闪过一股股浓浓的痛苦和恨意,缓缓的说道,“是我没用,不能保护你娘,而你娘为了保护你和我不得不回锦绣宗,终生不能再离开。”

    随后秦四海向秦歌讲起了所有关于他娘的事情,原来当初秦歌的娘之所以会离开,却是因为锦绣宗派人来以秦歌和秦四海的性命威胁秦歌的娘,使得秦歌的娘这才被迫离开。

    “爹,那咱们就打上锦绣宗,将娘接回来啊!”听了关于亲娘的事情,秦歌咬牙说道。

    这是秦歌第一次知道他娘离开的真相,而从小就没有见过亲娘的秦歌,此时自然是怒火冲天,恨不得现在就打上锦绣宗,将他娘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