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武器大师 > 第1574章 冰火两重天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574章 冰火两重天

    “有意思,有意思!”

    魏安澜那张冷峻的面庞之上反倒是露出了一抹笑意,缓缓说道,“丘翦,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未佩服过任何修士,你是唯一一个。‘幽冥生域’虽然广阔,但有勇气对着一个二阶巅峰天相说出这种话的一阶天相,估计也就你一人。只可惜,这勇气若无相当应的实力支撑,跟笑话没有任何区别。”

    “试试不就知道了。”

    唐欢淡然一笑,手中“梵神雷音刀”已是劈斩而出,巨大的火红刀芒撕裂虚空,朝魏安澜呼啸而去。

    这一刻,唐欢施展的赫然是铸神传承的“刀殒”之式!

    “嗤!”

    长刀如电,破空之声宛若雷鸣,火红刀光映照着眼球,令众人难以逼视。

    这一瞬间,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璀璨的红色,可怕的气息充塞苍穹,就算是座高达万丈的巍峨巨峰,也似能被这一刀给轻而易举地劈成两半。

    刀芒过处,空间剧烈动荡,火红热意疯狂咆哮,瞬即化作了一片火焰风暴,顺着刀芒在虚空疾速盘旋。众人视线之内,顿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火红裂缝,以惊人的速度向魏安澜蔓延而去。

    霎时间,噼里啪啦的爆鸣之声,响彻虚空,声势骇人无比。

    “来得好!”

    魏安澜脸上笑意微敛,耀眼的白色莹光在掌中一闪而现,那是一柄白若冰雪的长剑。几乎是显露的刹那,彻骨的寒意便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周围虚空仿佛瞬间化作了森冷至极的万年冰窟。

    “嗤!嗤……”

    细微而尖厉的破空声陡然迸响,魏安澜手中长剑疾舞,漫天雪白剑光闪烁开来。每道剑光,都是一枚锋锐无匹的冰锥,只不过眨眼记间的功夫,数百上千道冰锥便如飞蝗般向前呼啸而去,铺天盖地。

    冷冽至极的寒意飞速蔓延,旁侧虚空似不断地被冰封。

    “轰!”

    只不过电光石火间的功夫,那道火红刀芒就和密密麻麻的冰锥硬撼在了一起,激起震天动地的鸣响。

    烈焰爆碎,冰锥崩裂。

    在这一瞬间,冷热两股力量疯狂撞击,一股肉眼可见的剧烈波动顿时如浪潮般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炽烈的热意和森冷的寒气纵横交错着急剧蔓延,弹指过后,便已席卷了方圆数百米区域。

    广场之上,已是冰火两重天。

    那数百名天相还能承受得住冷热交杂的力量冲击,可更远处的那数万天君,却忽而如坠冰窟,忽而像是置身于熔炉之中,一会躯体直打寒颤,一会浑身大汗淋漓,不少天君已是条件反射般地连连后退。

    不过,虽在远离战圈,可众人的目光却都是眨也不眨地望着广场中心的那两道身影。

    刹那过后,众多修士眼中便是不自禁地流露出了惊愕之色。

    在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之下,那道火红刀芒居然撕开了漫天冰锥的封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魏安澜身前。虽然那刀芒裹挟而至的火焰风暴已经熄灭,威势也大大衰减,但依然不可小觑。

    魏安澜显然有些意外,虽有些猝不及防,却惊而不乱,手中冰雪般的长剑挥扫而出,硬生生落在了那火红刀芒之上。

    “砰!”

    猛烈碰撞的瞬间,冰寒无匹的力量如溃堤洪涛般从剑中狂涌而出,一点点地将那刀芒摧毁。可近乎同时,那刀芒蕴含的力量却是将他逼得连人带剑地向后倒退。当刀芒消散时,他已是退了十数步。

    捕捉到这幕画面,无数惊愕莫名的声音在广场四周响起。

    “他娘的,老子没看错吧?这一次交锋,居然是魏安澜统领落入了下风,而那个丘翦竟占据了上风?”

    “难不成那个丘翦的实力,还在魏统领之上?”

    “错觉,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魏安澜统领可是二阶巅峰的天相,那丘翦好像才刚踏入一阶天相不久,怎么可能比魏安澜统领还厉害?”

    “……”

    “这丘翦竟有如此实力,怪不得在面对魏安澜的时候,也敢如此猖狂!”

    “诸位统领,丘翦刚才施展的手段,你们可看出了什么名堂?”

    “他这一刀和之前与窦彬、曹煜交手时施展的那两刀都不同。那两刀都只是随手施展,简简单单,可这一刀却似包含着无穷的奥妙。我有种预感,刚才魏安澜不管往那边躲避,恐怕都避不开。”

    “……”

    众多天君,都只是震惊于刚才那次交锋的结果。

    那些眼力更加高明的天相,却有不少已发现了唐欢刚才那一刀的不同寻常之处,神色间都不自禁地浮现出了惊异之色。

    “这一战的结果,还有些不好预料了。”不远处,厉星汉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可眼中却有些惊疑不定的神色一掠而过。

    “没想到我还是看走眼了。”

    千米之外,高楼之巅,杜跃在短暂的怔愣过后,禁不住哑然失笑,“顾影这小家伙居然有如此手段……只是不知他这样的手段还能施展几次,若是能多来几次,此战魏安澜的结果怕是会颇为不妙。”

    “丘翦,我倒是有些低估你了。”

    广场中心,魏安澜面色沉凝,“不过,接下来,你绝不会再有任何机会。”

    话音落下的瞬间,魏安澜不但眼神森冷如冰,修长的躯体更似化作了一具冰雕,恐怖的寒意从躯体的每个部位咆哮而出。

    下一刻,他手中那柄雪白长剑便已缓缓地刺了出去。

    身前虚空并无任何阻滞,可剑尖每前进一分,都似极为吃力。不过,在他出剑的刹那,便有一道冰雪细流从剑尖之内流淌而出。随着长剑的不断前刺,那细流以肉眼难及的速度急剧膨胀。

    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那小小的冰雪细流就已化作了宽达数十米的冰雪洪流,滚滚滔滔地向前翻卷而去,没有激起丝毫声响,仿佛在这巨大的洪流之中,连声音都已被凛冽的寒意冻结。

    这个时刻,不管是那数百天相,还是周围更多的天君,都是禁不住暗吸了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