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武器大师 > 第1575章 冰流玄阴剑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575章 冰流玄阴剑诀

    “这是……冰流玄阴剑诀!”

    “这可是魏安澜统领压箱底的手段了。”

    “据说魏统领施展一次‘冰流玄阴剑诀’会耗尽体内所有天元,看来他这是想要一击定胜负呐。”

    “……”

    “这一击之后,丘翦若是不败,那败的就是魏统领了。”

    “连‘冰流玄阴剑诀’都施展出来了,魏统领怎么可能败?此战,胜负已分!”

    “……”

    众人为魏安澜这一击的威势而震惊无比,而少数已看明白其中奥妙的修士,眼中都流露出了激奋之色。

    唐欢见状,眉梢只是微微一挑,“梵神雷音刀”再次劈斩而出,施展的依旧是传承自铸神的刀殒之式。

    然而和刚才相比,这次的刀殒之式却有了极大的变化。

    从刀中迸射而出的,并非是那种无坚不摧、锋锐无匹的巨大刀芒,而是一道强猛至极的劲浪。

    “呼!”

    劲气翻腾,啸音动天,炽热之意在劲浪之中急剧扩张,大片大片的烈焰升腾而起。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那劲浪便化作了炽烈的火焰浪潮,裹挟着狂暴而霸烈的气势,朝着那道冰雪洪流覆压而去。

    “轰!”

    转瞬之间,那冰雪洪流和火焰浪潮便是撞击在了一起。惊天动地的鸣响声中,整座天河城都似震颤了起来。

    广场之上,虚空激荡,可怕的气息波动以碰撞之处为中心向四周翻卷而去,霎时间,这片广场似被瞬间分割成了两半,一半森冷彻骨,宛如冰天雪地,一半热意汹涌,仿佛火山熔炉。

    站在唐欢和魏安澜附近的修士,此刻的感受也都是截然不同,一边感觉躯体似要融化,另一边则是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冰封起来一般。因唐欢和魏安澜的交锋,这广场好似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察觉到这种奇异的状况,众多修士脸上都是颇感惊奇。

    而广场中心区域,不管是那冰雪洪流,还是那烈焰浪潮,前冲之势都已停止,陷入了僵持之中。

    “哈!”

    魏安澜面庞冰冷,口中低喝出声,手中那缓缓而动的长剑竟猛然加快了前刺的速度, 冰雪洪流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滚滚而动,冲击之势骤然大增,隐隐要将那道炽烈的火焰浪潮覆压下去。

    “呼!呼……”

    可近乎同一时刻,唐欢那“梵神雷音刀”已是不断劈出。

    第二刀、第三刀……第五刀……

    刀殒之式连续施展,狂猛至极的火焰浪潮一道接着一道,层层叠叠地向前翻卷而去,势若雷霆万钧。

    这一刻,唐欢丹田之内,不但那数十万道晶在疯狂震动,“混沌道火”衍生而出的热力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此起彼伏,越发强横的劲气向如惊涛骇浪般一波波地向四周呼啸而去。与此同时,激荡而出的冷热两股气息也是变得更加猛烈,顺着劲气急剧扩张,覆盖了愈加广阔的区域。

    众多修士将眼珠子睁得溜圆,眨也不眨地望着广场中心。

    唐欢展露出来的手段,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连续不断地施展同样的刀技,可威势不但没有衰竭,反而还在不断地增强。看着重重覆压向前的火焰巨浪,本以为魏安澜必胜的众多修士竟没来由得紧张起来。

    二阶巅峰天相,战胜一阶天相,本是顺理成章之事。

    更何况,魏安澜还是这天河城的一名统领,实力在所有的二阶巅峰天相中,都排名十分靠前,刚刚踏入一阶天相之境的“丘翦”怎么可能是他对手?可现在,众人对魏安澜的信心再不如先前那般充足。

    “呼!”

    刺耳的啸音再次响彻苍穹,却是唐欢劈出了第七刀!

    下一刻,众人眼神中便不自禁地流露出了惊骇之色,广场中心的那场激烈对抗,在第七重火焰浪潮呼啸而至后,唐欢已是彻底占据了上风,那冰雪洪流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消融。

    催动那冰雪洪流的魏安澜,再无先前的风度。

    那张冰冷的面庞已是胀得通红,五官已是十分的狰狞扭曲,握持长剑的右手、乃至整个躯体都在微微颤栗,那柄冰雪白玉般的长剑,再难前进分毫。将“冰流玄阴剑诀”维持到现在,显然已让他极为吃力。

    这个时候,魏安澜眼中也是闪露着难以掩饰的震惊。

    想来他也是有些不明白,自己一个二阶巅峰天相,将“冰流玄阴剑诀”施展到了这等地步,不但没能奈何得了只是天相一阶修为的唐欢,竟还被对方压制、落入了下风,甚至已显露出了败象。

    “去!”

    蓦地,魏安澜眸中掠过一抹狞恶之色,口中厉喝出声的同时,左手握拳如锤,重重地敲击在了右手长剑之上。下一瞬间,那雪白长剑便如离弦之箭般脱手而去,顺着洪流,向前疾速穿梭。

    “噗!”

    剑一离手,魏安澜便似精疲力竭,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身躯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在地。

    可这一刻,那冰雪洪流却似沸腾了起来,而后以那长剑为中心急剧收缩。只不过弹指间的功夫,这长硕的冰雪洪流便似化作了一颗只有方圆数米大小的白色圆球,狠狠地撞在了那火焰浪潮之上。

    “轰!”

    霎时间,天地剧震。

    圆球之内,那柄冰雪般的白色长剑瞬间化作了无数碎片,而那白色圆球也疯狂爆散开来,森寒无比的力量便似火山爆一发般向前喷涌而出,铺天盖地地肆虐纵横,顷刻之间,便将那火焰浪潮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轰隆隆地咆哮而前,顷刻间便已穿越十数米空间,似欲将唐欢撕成碎片。

    “嗯?”

    见状,厉星汉瞳孔骤缩,口中低呼出声。

    此刻,他已是明白了其中状况,那魏安澜竟是拼着自身遭受严重的反噬,也想将唐欢击杀于此。

    千米之外,杜跃也是微微眯起了眼睛,眉宇间怒意隐现,厉星汉能看得出来,他自然也看得出来。几乎是下一瞬间,他右掌便已猛然抬起,可就在这时,唐欢的身影却突然毫无征兆地从他视线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