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武器大师 > 第57章 大浪淘沙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锻炼这“灵柔铁”,的确是不需要额外借助铁锤,不过,炼器师的手充当的便是铁锤的作用。

    揉捏之时,唐欢丹田之内,灵轮和“九阳神炉”也在不断运转,灼热的真气一点点地渗透到铁矿之内,而他右手的动作,也是忽快忽慢,忽重忽轻,仿佛正循着某种奇妙的韵律在活动。

    这时,唐欢左手的火焰,也不再是一味的强猛,便如浪潮一般,一波一波地配合着右手的真气,将铁矿中的杂质冲刷出去。

    这就似大浪淘沙,存留精华。

    当然,只用猛火的话,也能够达到去除杂质的目的,只是不可能做得这么彻底。如果是在一个月前,唐欢估计也只会使用猛火来锻炼这“灵柔铁”,可钻研过老铁匠留下的炼器手册后,唐欢去也领悟了多种锻炼铁矿的手段。

    按照老铁匠是说法,要想成为炼器宗师,这些锻炼铁矿的手法就一定要熟练掌握。因为到了那样的地步,锻造武器之时,经常直接使用炼器师的双手,而极少借助工具。

    “嗯?”

    高台之上,青叶妙眸流转,两道目光落在唐欢身上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旁侧木夔察觉到她的异色,下意识地循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眼眸之中,也是流露出了惊异之色:“大浪淘沙?”

    “大浪淘沙?”

    听到木夔脱口而出的这四个字符,勿辛和古逸神色间都有些诧异,随即,目光便是在人群中扫视起来。

    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人就留意到了人群中的那道身影。

    和周围众多炼器师相比,那个少年掌中的火焰不但不大,甚至显得太小了些,而且忽强忽弱,似乎极不稳定。

    外行之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估计会生出那火焰随时都可能熄灭的感觉,可不管是勿辛还是古逸,都是眼力高明之辈,只是一眼扫去,便看出了其中的奥妙,那火焰虽强弱不定,但却连绵不断,火焰弱时,那是真火之力在凝缩聚集,而火焰强弱之时,力量便似火山爆发,怦然喷薄而出。

    这就如同浪潮,此起彼伏,绵绵不绝。

    当然,施展这种手法,对体内真火的操控必须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不然的话,那火焰就有可能真的断掉。

    此外,真火与真气的配合也需异常默契,光有真火,可真气配合不到位,驱除铁矿杂质的效果也有限。

    “大浪淘沙,果然是大浪淘沙。”

    古逸先是惊叹了一声,旋即眼眸中便流露出难以掩饰的赞许之色,“没想到,在这绝大部分都是低阶炼器师的‘器炼赛会’中,竟有个小家伙能将‘大浪淘沙’这种手法施展了出来。”

    “那小家伙,恐怕才是低阶炼器师吧?”

    勿辛轻吸口气,也是惊诧不已,如果施展“大浪淘沙”这种锻炼手法的,是个高阶炼器师,那就不足为奇,可换成一个低阶炼器师,其难度却非常之大,足以令人惊得下巴都要掉地上去。

    “咦,不对,古兄,你快看他的火焰!”勿辛突然惊呼出声。

    “好精纯、好浓缩的火焰!”近乎同时,古逸脸上也是有所发现,神色间极为动容,竟是不由自主地惊叹出声,“只看那火焰精纯和浓缩的程度,大多数高阶炼器师都不一定能够达到。”

    “两位大师,你们说的到底是谁?”看到他们这副模样,旁边的盔甲壮汉心痒难挠,不由好奇的问道。

    “第六排第十个那小家伙。”好一会儿,古逸才深吸口气道。

    “火焰这么小,还一下强一下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灭掉,这样的火焰真有你们说得那么厉害,还有那什么‘大浪淘沙’,也没什么稀奇嘛。”盔甲壮汉定定地瞧了片刻,旋即就不以为意地撇撇嘴,“你们看看那边,我小侄女锻炼铁矿的手法,那才叫漂亮,真是善心悦目啊。”

    说到最后,盔甲壮汉还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古逸和勿辛相视无语,和这家伙谈论锻炼手法,不啻于对牛弹琴。

    不过,他说的那个小丫头,也的确不错,用的手法虽不如“大浪淘沙”这般精妙,但对真火的控制,以及真火和真气的配合程度,也都做得极好,小小年纪,能有这般水准,已是能能可贵。

    剩下的这么多人当中,也还有一些非常出色的炼器师,而且,其中几个应该还都是中阶炼器师。

    不超过二十岁,便有如此水平,在荣耀大陆,堪称天才。

    但和那个施展出“大浪淘沙”手法的小家伙一比,就有所不如了。就算不比锻炼铁矿的手法,光是那极其精纯和凝缩的火焰,就绝非他们所能比拟的,没想到这“器炼赛会”中出现了如此天才。

    还有锻造出昨日那柄长枪的低阶炼器师,不知是下面的哪一位,会不会就是他?

    古逸和勿辛都有些激动,不自禁地转眼望向旁边的木夔和青叶。

    “啧啧,听到没有,‘大浪淘沙’……”

    高台边侧,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口中赞叹不已,看向右边老者道,“陆兄,看样子两位大师对那个小家伙都是非常看重呢,也不知是谁家的子弟,竟然如此出色。陆兄,你家好像也有几个年轻的炼器师吧,可参赛了?”

    这中年男子便是怒浪城顾家的家主顾敬诚,被其称作陆兄的,则是陆家家主陆离。

    “参加倒是参加了,不过一个第一关都没过,两个勉强过关,估计也就止步第二关了。”那叫陆离的老者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下面广场中那些表现出众的少年男女,神色间颇为羡慕。

    炼器师,可不是想培养就能培养得出来的。

    “唐兄,你们唐家呢?”顾敬诚又转眼看向左侧的唐天仁。

    “呃……我们唐家就一人参赛,如今还在场中,估计能通过第二关吧?”唐天仁勉强一笑,脸色十分难看。

    “你们唐家和陆家都不错,不像我顾家,一个参赛的都没有。”见他这般模样,顾敬诚眼中闪过一抹嘲弄之色,口中却是叹起气来。

    “你顾家小辈之中是没有出色的炼器师,但有一个顾影,那可是个有望成为九阶武圣的小家伙。”陆离笑骂道。

    “顾影那小子确实不错。”顾敬诚脸有得色,旋即却眯着眼睛,“也不知此次赛会,谁能获得魁首?”

    “莫非顾兄想招揽魁首?”

    “赛会魁首我可不敢指望,通过第三关的小家伙,若是能招揽一个到我顾家,我就心满意足了。”

    “……”

    听着顾敬诚和陆离一唱一和,唐天仁冷冷地望着下面赛场中的那道身影,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在脑海深处浮现出来,十七年前,一个重伤的美丽女子被他带回家中,本准备待其伤势稍愈,便将其收入房中,可那女子竟是抵死不从,一个月后,她的肚子甚至渐渐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