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出征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厄罗斯兵营大帐,数万哥萨克铁骑屯聚于此。

    帅帐内,相比于秦梁朴实无华的军帐,克列谢夫的大帐堪称奢华。

    厚厚的高山羊绒地毯,珍贵的冰块红酒,甘美的鱼子酱鹅肝。

    宝石璀璨,美人薄纱。

    索菲亚公主显然也熟悉这一套,克列谢夫的奢靡在彼得堡贵族圈内不算秘密。

    而且,她自身本也习惯了这些。

    她的生活,并不比克列谢夫俭朴多少。

    相比于厄罗斯的农奴制度,大秦的社会制度对于百姓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天堂。

    在厄罗斯,只有贵族才称得上是人。

    除此之外,军人勉强也可以站直身走路。

    其他人,全是农奴,比牲口还要卑贱。

    这种思想,根深蒂固于整个厄罗斯。

    也因为如此,即使厄罗斯士兵们损失的再惨重,贵族们都不在乎,反正有的是奴隶争着抢着为他们卖命。

    不过,克列谢夫还是有些不满。

    “亲爱的表姐,我实在不明白,英明的彼得大帝,为何会被一个秦国的老头儿挑唆,非要让我在这里开战……”

    索菲亚公主先是冷冷的瞪了眼克列谢夫,见他无动于衷,也不由的叹了口气,道:“父王年纪越来越大了,偏生……克列谢夫,你也不是外人,何必明知故问?

    我那几个兄长太不争气,伤透了我父王的心。

    父王的年纪越大,就越思念最像他的兄长,前任皇太子。

    上回我那些兄长,为了区区一个大秦的妓女,就打的天昏地暗,父王气坏了。

    就在这时,那个秦国人进宫,给父王劝说了些,落叶归根的道理。

    父王听了后,顿时心动。

    他说没有一个日夜,他不曾想念他的阿克列谢。

    他受够了没有阿克列谢皇太子的日子,他要迎他回家。

    所以……”

    克列谢夫闻言,目瞪口呆的看着索菲亚,道:“陛下疯了吗?他……他还要打捞出阿克列谢殿下的尸骨?这怎么可能?”

    索菲亚又叹息一声,道:“你要明白一个老人的执念是多么可怕,他不会放弃的。”

    克列谢夫有些气急道:“可是你之前说的,只要打一仗就好。索菲亚,你要明白,我们没有可能在这里与秦国打一场国战的!除非,厄罗斯先将鞑坦人的地盘收到手中。”

    索菲亚笑道:“你不用怕,这次战争,只是为了试探秦国的国力。那位秦国老人说,秦国那位太上皇已经死了,秦国内部正在内乱中。如果这次能逼迫他们让步最好,如果不能,父王会先得到鞑坦人的草原,再以此为根基,从南方攻入那片白山黑水。

    所以克列谢夫,你不用怕。我的父王,依旧英明。

    他只是太思念我的兄长的。”

    克列谢夫闻言大松了口气,不过又郁闷道:“如果是这样,我怕是不能和贾环再做生意了。你瞧,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亲手赚来的。连这次出征的军费,都是我亲自筹措的。若非如此,我父亲那个抠门儿的老头也不会这么大方。

    如今,怕很难再有这么好的事了。

    对了,亲爱的表姐,你看那位贾环如何?

    你在彼得堡,是出了名的眼神毒辣,你可能看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索菲亚面无表情的瞪了眼眼睛滴溜溜转的克列谢夫,道:“你还真想帮他牵线?我警告你,你虽然聪明,但那个秦国人似乎更奸诈。我不想打击你,但是,你差他太多。

    洛夫切夫说,那个秦国贵族的力量不比他差。

    他身后站的那人,甚至比国师还厉害。”

    克列谢夫闻言,眼睛登时瞪圆,结巴道:“比……比那妖师还厉害?”

    “克列谢夫!!”

    索菲亚面色陡然一变,厉声喝道。

    克列谢夫忙改口道:“亲爱的堂姐,你知道,我只是畏惧国师的神通,他太厉害了,所以才尊称他为妖师……好吧好吧,你不喜欢,我就跟你一样,称他为国师吧。

    不过堂姐,洛夫切夫是不是看错了,贾环身后那位奴仆,怎么可能会和国师一样厉害?

    那样厉害的人,连英明的彼得大帝都尊重非常,又怎么可能甘心做奴仆?”

    索菲亚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那位秦国人显然是个非常了得的人。不过没关系,这样的人,在寻常自然厉害无比,但在军阵中,只要应对得当,未必能有多大的利害。

    洛夫切夫已经让人去准备弩阵了……

    不过,你还是小心为妙。”

    克列谢夫眼中闪过一抹畏色,强笑道:“不……不会吧,以我和贾的交情,他一定不会派那位可怕的人来刺杀我的。我和他是朋友,他还拜托我一定要约你……

    亲爱的表姐,你难道对贾环一点都不动心吗?

    要知道,他可是秦国的侯爵,他的祖父是公爵,而且,他真的非常非常富有。

    老天,如果你能成为他的妻子,我就再不用担心以后会没货了。

    伏特加运到彼得堡,那群贵族都如同发春的公狗一般。

    而水泥对于城堡的效用,更是能让最吝啬的领主愿意付出他最后一枚金币。

    索菲亚,对于这些,难道你就不动心吗?”

    见索菲亚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克列谢夫忽然压低声音,小声道:“亲爱的表姐,你要明白,伟大的彼得大帝,今年已经九十岁了,他的身体,并不算很好,他听人说话时,必须要人大声喊三遍,他自己说话时,却让人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有我姑姑才能听懂……”

    “你到底想说什么?”

    索菲亚寒声问道。

    克列谢夫嘿嘿笑道:“因为姑丈陛下对您的偏宠,让我那些表兄都非常不满。亲爱的表姐,你相信吗,不管他们哪一个承接我姑丈的皇位,对你来说,都绝不会是一件好事。”

    索菲亚讥讽笑道:“对我不是一件好事,难道对你家族和你姑姑,就是一件好事?你与其为我担心,不如为你们缅希科夫家族担忧吧。”

    克列谢夫闻言,面色一变。

    却听索菲亚继续道:“不过,如果那位秦国的侯爵真的有诚意,我不妨和他再见一次。说起来,他比你还俊美,更比你还英武。”

    克列谢夫闻言,眼睛一亮,也不在意索菲亚贬低他的话,连连点头。

    他不是心理变态,有绿帽情结,他只是……迫切的希望和大秦的实权人物打好交道。

    彼得堡的权利斗争之激烈,绝不下于大秦神京。

    索菲亚有一句话说的对,相比于她,他们缅希科夫家族,更危险。

    所以,他要为他们家族,留一条以防万一的最后退路。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家族要来投奔贾环。

    只是为了防备万一他们权利斗争失败,割据厄罗斯南方后,腹背同时受敌的困境……

    他已经得到他父亲传来的明确消息,那位英明神武的彼得大帝,喘息不了几天了……

    ……

    “呜……”

    “呜呜……”

    “咚!”

    “咚!”

    “咚!”

    “咚!”

    号角阵阵,军鼓轰鸣。

    数万黄沙大军以军阵相列,旌旗林立,铁马金戈之气,肃杀冲天。

    抚远大将军,武威侯秦梁高立点将台上,以金铁击石之音,颁布帅令。

    八百将校领命,军伍齐动,大地震颤。

    十万大军开动,前往前线,与厄罗斯哥萨克铁骑,会猎齐尔齐斯河。

    贾环身旁,除了韩家三兄弟并乌远董千海外,还多了两个样貌俊秀的亲兵。

    其中一人,看起来颇为娇小柔弱,“他”看着前方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铁血悍卒进军的场面,激动的有些发抖。

    还有些奇怪的弹了弹手指……

    另一个秀美的亲兵见之纳闷,悄声问“他”这是在干吗?

    在练弹指神功吗?

    娇弱的“亲兵”抿嘴一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贾环黑着脸道:“这是我们的大军,你要是弹指间就把他们化成灰灰,樯橹灰飞烟灭,我们还不都完蛋了?”

    秀美的“亲兵”闻言,羞愧的满脸通红,轻轻的白了贾环一眼。

    贾环虽然也被这番美色所略,但还撑得住。

    他不动声色间心里盘算着,改日让家里的姊妹们也穿上士子服来一发……

    咦?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贾环脸色忽然一白,连连摇头,把基情思想抛出脑外!

    “哼!”

    骄哼一声传来,贾环回过神看去,只见董明月没好气的看着他道:“大军开拔了!”

    贾环汗颜一笑,又回头对面无表情、眼中满是“嫉恨”的牛奔、秦风等人一笑,随即,率领麾下一千锐士营兵卒,并数十权贵衙内们,跟上了前行大军。

    出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