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听风水榭(完)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明珠,你好大的胆!你敢抗旨!”

    看着死死挡在赢杏儿身前,将中车府的一干番子打的东倒西歪的两个面色淡漠的嬷嬷,朱正杰又惊又怒的尖声厉喝道。

    赢杏儿淡淡一笑,道:“朱公公,本宫是为了你这奴婢好,你不谢本宫,怎地还污蔑上了?”

    朱正杰气急,却拿赢杏儿身前那两个高手无法,他狞声道:“好好好,你只当你有高手是吧?你等着!

    来人,还不快速去请西门供奉来!”

    赢杏儿闻言,眼神微微一凝。

    她已经得知,朱正杰请了一位武宗级的江湖败类,做中车府的供奉。

    此举,自然是为了贾环准备的。

    否则,只凭中车府三个字,大秦官场谁敢抵抗?

    这位西门供奉相传为武当弃徒,武道天赋奇高,但谈话好色之极,如同色中恶鬼,专喜奸人妻女,不为门派江湖所容。

    却又极善轻身功夫,数次围堵都被他险险逃亡。

    却不想,竟被朱正杰这疯狗收揽。

    梅花内卫,却无人是此败类的对手……

    “哼哼,你也知道西门供奉,现在知道怕了吧?”

    朱正杰看出赢杏儿的忌惮,眼神凌厉,得意道。

    赢杏儿冷声道:“贱婢,你手下这些走狗番子,都是太监,闯入后宅也就罢了。可你若敢让西门冲入内,本宫奉劝你一句,你现在就选个好死的法!”

    朱正杰闻言,面色微变,却又只当赢杏儿色厉内荏,猖狂道:“咱家倒是想看看,到底哪个先好死!”

    不过他话音刚落,身后就匆匆跑来一个番子,与他低声耳语了几句。

    朱正杰闻言,面色再变,拧眉道:“问清楚,咱家在执行圣旨,与镇国公府何干?让牛继宗夫人不要自误!”

    对于军方实权巨头,纵然是这条疯狗,也忌惮一二。

    只是,还没等这番子出去回话,又进来一番子,急道:“公公,武威侯府的亲兵也来了,把咱们的人反堵在里面了……”

    朱正杰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蓦然回首,怒视向赢杏儿,声音尖锐到刺耳,厉声道:“明珠,你想造反?”

    赢杏儿哂然一笑,这条疯狗,原来也有怕的……

    见赢杏儿不语,还高深莫测一笑,朱正杰登时遍体生寒,连声音都变了。

    他倒不是害怕赢杏儿,而是怕牛家和秦家……

    如果这两家被赢杏儿说动,合起伙来造反,大秦江山顷刻危矣。

    而他这个逼迫赢杏儿谋反的太监,能被凌迟处死都是幸运的……

    朱正杰看着赢杏儿,色厉内荏道:“明珠公主,你疯了?你现在回头,咱家还能放你一马,否则,你一定万劫不复!”

    赢杏儿鄙夷的看着朱正杰,道:“你这个狗奴才,真是蠢到了家。要是牛家秦家造反,只会让两个诰命夫人来么?”

    朱正杰闻言一怔,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而后一张脸色,真真如同开了染坊一般。

    黑白黄青紫……

    一双眼睛却泛起猩红来。

    正当他要发作时,却见两顶小轿,被数名健妇抬着,护送了进来。

    朱正杰眼神疯狂之后,到底还保留了些许清明,知道这两人的身份不同。

    他带人上前,尖声问道:“不知两位诰命所来何事?咱家奉旨办差,两位夫人若是阻拦,却是不该!”

    两顶轿子内先是沉默了一阵后,牛家轿子里传出郭氏的声音:“我本不知公公在办皇差,原只是想前来接环哥儿的未婚妻到我府上作客……”

    朱正杰闻言,以为郭氏说的是赢杏儿,微微狞笑一声,道:“夫人或许不知,明珠公主,也参与此次杜伦谋反案中,咱家特意从上书房陛下那里请来了旨意,要一并捉拿问罪!二位夫人还是请回吧!”

    两顶轿子内又沉默了阵,只是这次,与上次不同。

    郭氏和张氏听闻连赢杏儿都要问罪,还参与谋反案中,无不色变。

    只是……

    郭氏道:“我所来请之人,并非是明珠公主,而是……前江南盐政,贾府姑爷,林如海之女,林姑娘。”

    张氏也道:“姐姐原来也来请林姑娘?环儿临走前也托了我,让我帮他多看顾看顾这个丫头,这不,今儿是我们老爷的生辰,老爷虽在前线,可家里请了堂会,我便派人去贾府相请,却听说被明珠公主带到了学士府,便亲自来请了。

    怎么样,公公,行个方便吧?”

    朱正杰在外面,已经在风中凌乱了。

    怎么……怎么可能?

    林如海的女儿,怎么会在这里?

    他敢抓赢杏儿,是因为赢杏儿正好被撞在了枪口上,失了大义。

    如此,就算贾环从前线回来,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可林家那丫头不同,她是事外人,就连隆正帝,都不会认为她有罪……

    一旦失了大义……

    朱正杰想起贾环曾经那些暴行,脸色就忍不住发白。

    见外面朱正杰不言语,郭氏沉声道:“公公,莫非林姑娘也参与了杜伦谋反?我虽是内宅妇道人家,却也知道林姑娘的父亲,曾为陛下立下过何等功劳。如今林家只剩下林姑娘一只独苗,公公还想污她清名,拿她下狱?”

    张氏也冷哼一声,道:“林姑娘素来不出闺阁,只今日才来杜府作客。怎么,公公想将这污名赖在她头上?”

    “不,不是……”

    朱正杰结巴应道,回头想看看,林如海的女儿到底在哪里。

    可回过头,看到的却是赢杏儿那双明亮之极,又饱含嘲讽不屑的眼神。

    这世上,如果还有一种人的心思比少女还敏感,那一定就是太监了……

    看到赢杏儿讥讽的眼神,似乎在嘲笑他就是个没卵子的孬种。

    朱正杰勃然大怒!

    发誓,等送走了那女“瘟神”后,一定让赢杏儿知道厉害!

    朱正杰挤出一抹笑脸,咬牙道:“不知哪位是林大人的千金?咱家对林大人也是仰慕的紧呢,连万岁爷都常怀念,若是世上官员都如林爱卿那样忠谨,何愁天下不大治?还请……”

    “哎呀!不好了,林姑娘被吓得昏过去了!”

    听风水榭内,忽然有人惊呼道。

    随着这句话,整个气氛都为之一凝。

    赢杏儿回头看了眼面色苍白,阖目不醒的林黛玉,嘴角抽了抽,眼神古怪……

    但转过头,面上却是满满的厉色:“朱正杰!林姑娘天生秉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有一万颗脑袋,都不够赔的!”

    中车府在贾府里也有暗探,倒也听说过,林如海这个女儿,打娘胎出来时就带着一股弱症,经不得风雨。

    可是……

    可是……

    看着“趾高气扬”“满面鄙夷”的看着他的赢杏儿,朱正杰压抑不住心中的恼火。

    到了这会儿,他焉能不知被赢杏儿给坑了。

    再看看郭氏和张氏急匆匆从轿子里出来,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朱正杰心虚之余,又忍不住惊怒。

    他心道:杜伦郭聪等人谋反,证据确凿。

    在杜府中人,本就都有嫌疑。

    他奉旨拿人,连公主都拿得,凭什么还拿不得一个死了多年的林如海的女儿?

    你赢杏儿一个涉罪的公主,还以为是当年吗?

    要砍我一万颗脑袋,真是岂有此理!

    越想越恼火,朱正杰决定不再低头,他昂起头,尖着公鸭子嗓子,道:“咱家倒想看看,公主如何要砍咱家一万颗脑袋!林大人之女,既然身处逆贼家中,有没有嫌疑,倒不是你们说的算。

    待咱家拿回去,禀明圣上后,再做定论!”

    “你敢!”

    郭氏本身便是武人,更是七品以上的大高手,听闻朱正杰连林黛玉也要拿,顿时大怒,上前一步,喝斥道。

    朱正杰纵然心里畏惧,此刻却不能落了面子,否则日后谁还当他是一回事?

    他强硬道:“牛夫人,还请自重。这些都是钦命要犯,容不得徇私!”

    郭氏冷声道:“若是我一定要带走林姑娘呢?”

    朱正杰冷笑一声,道:“牛夫人好大的口气,这是圣上所派的旨意,牛夫人莫非以为,镇国公府比天子还大?”

    郭氏闻言一滞,寒声道:“我何曾有这种说法,朱公公莫非还想以莫须有的罪名,拿我下狱?”

    朱正杰闻言面色一僵,他自然不敢将军机阁大臣的夫人带下狱,只是,他更不能因为两个诰命拦路,就服软放人。

    若是刚开始,他得知林如海之女在内,定会立个侦查的名头,将她放走。

    可如今既然已经得罪死了,不妨一条道走到黑,只要扣着奉圣命的帽子,谁能将他如何?

    念及此,朱正杰沉声道:“牛夫人,无论如何,咱家皇命在身。二位诰命夫人,若是有所意见,尽管递折子给皇后伸冤便是。”

    刚说罢,便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还有刀兵碰撞之声传来。

    不一会儿,就见一群身着中车府番子服的人,从假山后面要饶过来。

    来者虽身着番子服,却明显不是太监,因为有人长着胡须。

    朱正杰多少还知道些轻重,见郭氏张氏并赢杏儿眼睛全都瞪起,忙挥手,止住了“援兵”进入,却也没撵出去。

    他对郭氏和张氏道:“两位夫人,不是咱家不给你们面子。只是,事涉谋逆大罪,莫说两位夫人,便是牛伯爷和秦侯爷亲至,也没有阻拦咱家的道理。”

    郭氏闻言,怒道:“既然如此,我就与武威侯夫人,陪同林姑娘一同走一遭天牢便是!”

    朱正杰面色一变,却道:“夫人若愿意去陪护着林家姑娘,咱家自然不会拦着。夫人放心,咱家知道林姑娘是清白的,不过为了皇命,才使她走一遭罢了。日后若有谁敢拿此说嘴,咱家第一个不饶他!”

    “好,你很好!”

    郭氏怒急,却拿这条疯狗无法。

    朱正杰见郭氏技穷,得意的嘎嘎笑道:“不当夫人赞誉,咱家只是忠于皇命罢了,来人,与咱家……”

    “咳咳咳……”

    正当朱正杰准备拿人时,忽然,假山后面传来一阵苍老的咳嗽声。

    还有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在推搡堵在小径处的番子。

    “他娘的,瞎了眼的老不死的,推什么……啊!是你……噗!”

    为首叫骂之人,身着大红袍,面带浅须,正是朱正杰花了大代价请来的武宗级的打手供奉。

    他正肆无忌惮的往园子里瞧,被人从后面推了下,推了个踉跄。

    骂骂咧咧的回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就要使出轻身功夫亡命逃跑,却哪里还来得及?

    被那老苍头轻轻一点,就如同一块破烂麻袋包一般,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眼见出气多进气少。

    众人被这一惊变给怔住了,尤其是朱正杰,他是知道西门冲有多厉害的。

    那可是武宗啊,满神京城又有几个?

    怎地,怎地连个老头儿都抵不住?

    不过,他也没心思去搭理那半死人了,因为在那个出手的老头儿身后,又出现了一个老头儿。

    这个老头儿,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招惹不起的。

    朱正杰一阵小跑儿上前,躬身赔笑道:“哟!李相爷,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奴婢给您请安了!”

    李光地呵呵笑着,道:“朱公公啊,老夫受人之托,没法子,只能动一动这把老骨头了。却也不知道,老夫这张老脸,还能不能入朱公公的眼……”

    朱正杰闻言,一张脸连连变色,干笑道:“李相爷您说笑了,您有甚吩咐,派人来说一声就好,奴婢怎敢劳动李相爷您的大驾?”

    李光地呵呵笑了笑,没有搭话,往里走去。

    见李光地到来,郭氏张氏等小辈们忙前来问好,赢杏儿捏了捏林黛玉的手,林黛玉也适时醒来,两人与众姑娘们,一起去问安。

    李光地好似观光游玩一样,笑呵呵的一一应下,不过最后看向赢杏儿的眼神,却锋利了稍许,道:“杏丫头,你给老夫说句实话,今日的事,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赢杏儿面色微变,却丝毫不避讳李光地能看透人心的眼睛,道:“李相爷,您也太小看丫头我了。若是知道今日之事,若丫头我想谋事,就绝不是今天这般微不足道的动静了。

    区区一条疯狗,也能够得上我?

    别人不知道丫头我,李相爷,您还不知道吗?”

    说着,赢杏儿红了眼圈,多有委屈之色……

    她的许多手段,都是当年跟随李光地学的。

    更有太上皇赢玄亲自教导了数年。

    像杜伦这般粗糙的局,又岂会出自她手?

    李光地闻言,沉默了下,笑着摇摇头,道:“是老夫老糊涂了,老了……”

    说罢,李光地转头侧眼看向朱正杰,道:“朱公公,老夫想求你一件事。”

    朱正杰闻言,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忙道:“李相爷,您千万别说一个求字,有甚话,您只管吩咐就是。”

    李光地笑呵呵道:“想让朱公公与老夫一个薄面,外面那些糊涂人,自由朱公公带去就是。里面这些丫头,都是无辜的,不妨放她们一马,也算积些阴德。

    唔,回头我会进宫,亲自与陛下陪个不是。

    人老了,糊涂了,耳根子软了。

    这都中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想多清静清静……”

    朱正杰面色变了几变后,虽不甘心,却不敢多言,道:“既然李相爷发话了,奴婢岂敢说个不字?只是到底能否饶过她们,奴婢还要去请圣上的旨意……”

    李光地闻言,沉默了稍许,道:“既然如此,公公现在就去请旨吧,老夫在这里候着……”

    赢杏儿看着傻了眼儿的朱正杰,差点没笑出声。

    这样的蠢货,以后真真不知要怎么死!

    “嗯……”

    李光地身边的老苍头忽然看向假山方向,李光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没看到什么,问道:“怎么了?”

    老苍头道:“不愧是神京都中,真真卧虎藏龙。”

    李光地正莫名,却听一声朗笑声传来:“原来是李相爷在此,您老轻易不出动,宫里请了多少回都不愿动弹,怎地今儿倒是有闲心?”

    说话间,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野中。

    一身石青团龙王袍。

    正是忠怡亲王,赢祥。

    他现身后,众人又是一阵大礼参拜。

    唯独李光地和他身旁的老苍头没有动身。

    除了朱正杰外,赢祥一一点头应了。

    最后,目光落在李光地身旁的那位老苍头身上,目光一凝。

    “大胆,此乃国朝亲王,老头儿你是何人,敢见王不拜?”

    朱正杰被赤裸裸的忽视后,面色一阵青白,见赢祥盯着那老苍头看,便趁机挑事:“对了,你还敢杀中车府的供奉,好胆!”

    赢祥用关怀弱智儿童的眼神“关怀”了眼朱正杰,看的朱正杰面红耳赤后,方对那似“耳聋”的老苍头微微一礼,道:“敢问阁下可是武当逍遥子真人?”

    那老苍头呵呵笑着点头,还了一礼,苍古的声音道:“王爷好生了得,这般年纪,便迈入半步天象之境,了不起!只是不知,为何身负重伤而不治?”

    赢祥闻言,面色微变,摇头笑道:“小王依旧是凡尘中人,医药难治。”

    逍遥子深深看了赢祥一眼后,又看向一旁死的不能再死的西门冲,道:“此子原为武当经阁弟子,资质难得,可惜心术不正,多行之事,为祸武林。今日见之,便清理门户。”

    赢祥道:“应当的……真人如何会与李相至此?”

    逍遥子呵呵笑道:“原在相府作客,与老友相聚,却不知今世还能见几次……正巧听闻贾府中人有难,贫道欠宁侯一个人情,今日还之。”

    赢祥闻言细眸微眯,又看了眼逍遥子后,转头看向李光地,道:“李相爷今日可愿进宫?朝廷里有许多政务,困扰了皇上和小王许久难决,还望李相爷参赞指点一二。”

    李光地呵呵笑着摇头道:“不成不成,老夫现在哪都去不了,还要在这里候着旨意呢……”

    一旁处,被当透明人冷落了半天的朱正杰脸色发白,忙开口道:“李相爷误……”

    话没说完,一股骇然的压力压得他闭了嘴,转头看去,却见赢祥眼神凌厉的看着他,道:“你敢对李相不敬?”

    朱正杰想说话说不出,真真有苦难言。

    李光地笑道:“倒不是这位公公的错,他也是忠于皇命,是老夫老糊涂了,想为这些丫头请个恩典,宽恕了她们这一回。这件事,确实要请皇命,老夫等会儿就是……”

    赢祥闻言抽了抽嘴,先看了垂着眼帘的赢杏儿一眼后,咳嗽了声,对李光地道:“您老相爷动了善心,赦免她们就是,不必请皇上的恩旨了。再说,就算您老想请旨,自己进宫就是,候在这里如何使得?皇上与小王百般敬重相爷,相爷偏要与我们没脸……”

    李光地哈哈笑着连连摆手道:“哪里哪里,不过是皇上和王爷照看我这把老骨头罢了,左右,没几天功夫了……

    王爷,老夫骨头快散了架,今儿就不进宫了。

    不过有一事,老夫再多句嘴。”

    赢祥忙正色道:“老相爷只管说便是。”

    不处理国事,不知国事之艰难。

    像李光地这样的政务老臣,经验都是价值无穷的宝贵财富。

    赢祥敬着他,倒不只是因为虚名。

    更何况,此老的影响力之大,是真正能动摇江山国本的……

    李光地确实累坏了,他颤声道:“都中局面,好不容易平稳下来,正是好生操劳国事的好时机,不好再生变故了。

    国朝捉拿叛逆,自然是应有之举。

    但是,也要考虑到政局的安稳。

    这群丫头里,有一人是前探花林如海之女,又是贾家那孙猴子的心头人。

    那个猢狲,是个识大体有忠心的。

    可今日真要让人欺负了林家丫头去,根本不用等那猢狲回来,神京都中便是轩然大波!

    不要再乱了,大秦,乱不起了。

    何苦再把好生生的局面,给弄的一团乱?”

    赢祥闻言,以他的城府,面色都变了变,先用漠然的眼神看了眼朱正杰,又深深的看了眼赢杏儿,吸了口气后,道:“老相爷放心,绝不会再乱!”

    李光地老眼看向西边,呵呵笑道:“但愿如此吧……”

    ……

    :六千字,两更的量啊!另外,西域这一仗篇幅不多,主要是为了最后一个大坑做铺垫。三孙子快回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