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三章 思路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娘,我说的是真的,你赶紧让人给我弄点稀粥过来,让我垫垫肚子吧。【↖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不然儿子我真要饿死了!”

    贾环有气无力的说道,肚子里不甘寂寞的“咕咕”的作响。

    赵姨娘一边起身,一边忿忿道:“让人?我让谁?还不是得我自己去要!”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不解道:“娘,你身边的丫鬟呢?”

    赵姨娘哼了声,道:“屁的丫鬟,小吉祥和你一般大,今年才七岁,能顶什么事?小鹊又在药房熬药。”

    贾环皱眉道:“娘,你就两个丫鬟,一个还……那我的呢?”

    赵姨娘闻言“哈”的笑了一声,然后带着一脸夸张的嘲讽色,道:“我说环哥儿,你还真当自己是贾府三爷了?你有个狗屎丫鬟!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吧,你娘倒霉催的就是你的丫鬟!没造化的种子,疽心的孽障……”

    说罢,赵姨娘有些夸张的扭着腰肢,掀开门帘儿走了。

    贾环有些无语的看着赵姨娘的背影,觉得他在红楼里被人嫌是有原因的,原因就在她这个娘身上。

    贾环身上的那些毛病,八成都是从他老娘身上学到的。骂自己的儿子也能骂的这么难听,要不是看她一对哭的红肿的眼睛,贾环真得怀疑他是不是这个女人充话费送的……

    不过,就算她有千般不好,就算她再粗鄙粗俗,可是贾环感觉的到,她对他是真的好。

    等到赵姨娘出去后,贾环双手环抱于脑后,思考起今后之路。

    虽然还不怎么了解这个世界,但是显然,他如今能做的事实在不多。

    而且以他现在这个年纪,也做不了什么,顶多也就是上个学。

    对了,在《红楼梦》里,贾家的族学里可发生了不少热闹的事,那里也是一个龙蛇混杂之地。

    也不知道那个好男色的薛呆子来了没有……

    念及薛呆子,就不得不联想到他那位如花似玉的妹妹薛宝钗了。

    贾环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钻进被窝,朝鸟巢摸去,感觉有异后,皱眉反思,为何国土面积会缩水那么多。

    陡然醒悟,今年年方七岁,还没开始发育,便又嘿嘿的傻笑起来,心中暗自自得:还行,不算太小。

    ……

    稀里呼噜的吃着碗里的粥,窗外却突然升起了几束烟花,贾环瞅了眼就没兴趣看了,太单调。

    不过他还是询问了声:“娘,今天什么日子,外面怎么这么热闹?”

    赵姨娘有些恼火的端着一个铜盆,铜盆边儿上耷拉着一席毛巾,她没好气道:“吃你的,干你屁尿事?真真就你事多,穷讲究。还非要净手,你又没如厕,净哪门子的手?以前拉完屎老娘喊你去洗手你都不去,现在倒事多……”

    “咳咳!”

    贾环闻言差点没呛着,拿他这酸爽的亲娘没办法,只能连忙转移话题:“娘啊,我问你的是今天是什么节日?我知道了好给你道喜!”

    赵姨娘碎着嘴抱怨道:“狗屎节!你那死鬼姑姑的女儿上个月来了,老太太也真是糊涂了,不就一失怙丫头片子吗,不过一个福薄的。搞的整个贾府都不得安宁,大半个月了还时不时的闹腾一次。可怜我儿病了这么久,也没人来……”

    赵姨娘后面的话贾环没有听清,因为此刻他终于摸清他穿越到红楼的进度了。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现在,林黛玉大概也只有九岁十岁的年纪吧。

    故事才刚刚开始,距离贾府被抄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贾环总算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捞上,就陪着贾家一起玩儿完。

    按照《红楼梦》里的记载,贾家最辉煌的日子还没到来呢。

    这样的话,贾环就有了比较充足的时间去勾画一下未来的计划。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还真不好想,因为贾环至今对这个世界都是一无所知的。

    现在是哪朝哪代,皇帝何人?

    应该已经不是大明了,贾环隐约记得,《红楼梦》里出场过几次关于皇帝的描写。

    其中一次,就是王熙凤说的“我真恨自己晚生了几十年,没能看到圣祖爷南巡时的盛景”,大明是没有圣祖这一说法的,除了清玄烨外,历朝历代,也没有哪个皇帝有那么厚的脸皮,敢尊称圣祖。

    可是要说这个世界是满清,却也不对。

    除却脑门子上的长发外,贾环记得,《红楼梦》里描写过本朝的赫赫武功,其中之一就是海晏河清,异族纷纷败亡。

    要知道,清朝的统治者满族就是地地道道的异族。

    想来这也是《红楼梦》在清朝成为禁书的一大原因。

    不是明朝,也不是清朝,但《红楼梦》中的衣着服饰以及礼仪习惯却又有两朝的影子。

    《红楼梦》的主调是抑武扬文的,因为已经是海晏河清了,自然要刀兵入库,放马南山。

    不过对此贾环表示怀疑,根据金陵十二钗的判词来看,贾探春日后是要远赴河海,嫁给番王成为番王妃的,原因就在于南安公战败,她被南安郡王府的老太妃相中,收为义女,送去和亲了。

    无论是荣国府还是宁国府,都是因为军功封爵。现在贾家的爵位也都是武职,一个一等将军,一个三等将军。

    按理说,贾环想要出头,习武从军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红楼梦》中根本就没描述过贾家在军中有什么势力,倒是王夫人的兄长王子腾是什么京营节度使,按照前世的说法,好像还是一个大军区司令。

    至于从文,贾府的文化气氛非常浓郁,就连几个女儿家都个个能识文断字,吟诗作对,而且还做的很不赖。

    从文考科举,然后做官。

    这条路似乎很不错,但贾环却觉得不怎么好。

    首先,贾环自忖不是读八股做八股的人物,上学读书的时候,他对古文甚至比对鸟语还苦恼。

    他认识这些话里的每一个字,但却没有任何用。

    那些玄奥无比的话语,让他左猜右猜都猜不透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不认为他重活一次后,就能猜的出这些天书的意思。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贾府中其他人不允许他出头。

    贾府目前的情况,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典型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宁国府暂且不提,只说贾环如今所在的荣国府如今袭爵的贾赦,用《红楼梦》中史老太君的话说,作为袭爵的长子,贾赦不好生做官,却整天只喜欢在家和小老婆喝酒。

    而贾环的老子贾政呢,说白了就是一个酸腐文人,百无是处。

    于国,他没有能力去效忠,去挣得功勋,去做一些于国有益的事。相反,他还帮助贾雨村这样暴虐贪婪的小人走门路,当应天府的知府,才有了葫芦僧判葫芦案一事。

    于家,就更不用提了,是个彻彻底底的糊涂蛋。

    贾家两个直系长辈如此,后代就更不用提了。

    贾赦之子贾琏捐了一个同知的官位,然后在家做管家的事。虽然通一点事务,可也就是个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纨绔。

    至于宅神贾宝玉,是温室里的花朵,脂粉公子一个罢了。

    这两人虽然如此不成器,却是荣国府里最受宠的两人。

    最关键的是,他们是贾赦和贾政两人众望所归的“法定”继承人。

    贾环如果和从前一样,只是一个浪荡不成器的瘪三倒也罢了,不会碍人眼,“日后花个千把银子也就打发了”。

    可要是他突然变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有大志者,那么他首先就会威胁到贾宝玉的地位。

    在贾府中,对于对贾宝玉有危害的人,“木头人”一样的王夫人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心狠手辣,什么叫阴毒。

    看看金钏吧,再想想丫鬟四儿,还有晴雯。

    她们没有一个是好死的……

    而原因都很简单,金钏因为涉嫌勾引贾宝玉,“好好的爷们儿都让你们给教坏了”,被扇了一耳光后要赶出去。

    其实这就是在杀人,用礼教杀人。

    在这个时代,没有哪个清白女孩背上这样一个“罪名”还能活下去的。

    因此金钏跳了井。

    这件事让王夫人感到意外的,恐怕就是她没想到,金钏会这么“不知轻重”,敢在贾府里跳井……

    丫鬟四儿因为和贾宝玉同月同日生,在背地里说“同月同日生的都是夫妻”,被人告密到王夫人处,惹的王夫人大怒,便背着一个“不本分”的名头给撵了出去。

    至于晴雯,则是最惨的。在她病的“四五天水米不曾沾牙的情况下”,被从炕上拉下去,撵了出去,当夜就病故了。原因也是她狐媚子勾引了她的乖儿子宝玉……

    这三人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她们的做法可能会对贾宝玉的名声造成影响。

    仅仅是可能会对贾宝玉那狗屁名声造成影响,王夫人就已经如此辣手了,而如果贾环异军突起,变成一个对贾宝玉地位有影响的人,这可比区区名声严重的多。

    这是涉及到家族继承权以及资源分配的根本利益问题。

    面对这样的问题,别说王夫人这个假菩萨,就是真菩萨都会翻脸杀人。

    大宅门里是非多,贾环不想成为这种宫斗的牺牲品。

    如果王夫人此刻想找个借口整治他,在礼教大于天的现在,贾环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连自保都很难。

    而他的母亲赵姨娘,无论是在后台背景上还是主观智慧以及职场手段上,都远远不能和王夫人相比。

    别看王熙凤整天里在贾府中窜上跳下的威风八面,可她实际上只不过是王夫人手中的枪而已。

    平日里帮王夫人当牛做马,执行她的意志,可一旦出了事,背黑锅的就是她这位“亲上加亲”的内侄女。

    后来荣宁两府被抄家的时候,王熙凤也确实是被抛出来的代罪品,不仅被休,还死的无比凄凉。

    而“菩萨心肠”的王夫人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她一眼。

    所以,对于王夫人这个女人,贾环是绝对不会轻视的。

    当然,王夫人也不是没有她的局限性,毕竟,她只是一个依附家族和娘家生存的妇人罢了。

    很直接的表现就是,她的兄长王子腾病故后,一直很“本分”的大房邢夫人便开始翻浪了。

    查抄大观园也由此而来。

    不过在此之前,在贾环还没有自保的力量前,任何试图激怒王夫人的表现,都是作死的,也是愚蠢的。

    或许可以表现的不再那么惹人厌烦,但绝对不能做出努力上进的举动。

    ps:对于探春日后成为王妃这一点,基本上是没有争议的,很多伏笔都说明了这一点。

    有争议的是,她究竟是成为番王妃,还是成为南安郡王妃。

    我的理解是她成了番王妃。

    因为在《红楼》中有讲过一点,红楼四郡王里,唯有北静郡王当日功高,故子孙至今犹袭王爵。

    也就是说,除了北静郡王外,其他三王的子孙是不会承袭王爵的,至少和水溶一个辈分的孙辈不会。

    在秦可卿死后,四大王府都设了祭棚。但我理解的是,这是以王府的名义设立的,而不是四王。

    就比如说其他贵族有人去世了,贾家如果去设立祭棚,那么也是以荣国公和宁国公府的名义来设立。而不是他们现有的将军爵位。

    至于七十一回出现的南安郡王和太妃,并且视看了贾探春,我认为,这个南安郡王应该是和贾政一个辈分的。而和北静郡王水溶同辈的,可能是他的儿子。

    而他的儿子,承袭的应该是南安公。

    如果他的儿子承袭的也是南安郡王的话,那么就无法和前文所讲的“当日唯有北静郡王功高,故子孙犹袭王爵”相对应了。

    所以,贾探春应该是远嫁番王,成为了番王妃,而不是南安郡王妃。

    番王妃听起来也是王妃,好像很高大上,但是在那个时代里,对番王的注解是:南荒之主番王,食腥、衣草、屋茅、言秽、善射。

    可想而知,这对于富贵乡里长大的探春而言,是多么的悲惨,可怖……

    编者一家之言,方家大佬们阅后一笑了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