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十章 为难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于王夫人的话,贾赦倒是有些信了,微微歪着个脑袋上下打量起贾环来。

    不说别的,只看贾环能在他探视的目光下面色不改,贾赦就信了七八分。

    贾府自恃为百年华族,尊贵非常,对于礼,至少是对面子上礼节的讲究和追求,可以用苛刻来形容。

    父为子纲,甚至兄为弟尊。

    平日里,别说是贾环,就是贾宝玉和贾琏,在贾赦这一辈子人面前,都恭谨的和鹌鹑似的。

    何曾见过这么“无法无天”的表现?

    贾赦信了,但贾政和贾琏却不大信。

    实在是离魂症这种传说中的疾病太过玄奇,让人不能轻易相信。

    贾政信奉儒家道理,讲究子不语怪力乱神。

    什么魂啊神啊鬼啊的,通通不放在心上。

    至于贾琏,则是因为心中没什么敬畏,吊儿郎当的公子哥一个,专爱做夜敲寡妇门的事,要是真有那些事,估计他也活不到今天,所以他也不怎么信。斜着眼觑着一脸光明磊落的贾环。

    ……

    “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政瞥了眼贾环这个“逆子”后,回头看向王夫人,皱眉道。

    王夫人面色淡淡,语调也平平,道:“老爷还是让环儿自己说吧。”

    贾环在一旁旁观,觉得这一对结发夫妻,可能还算不上相敬如冰,但感觉是没多少恩爱感情的。

    跟同事似的……

    贾政见王夫人不言,而软榻上的贾母似乎还没回过神来,嘴里不断的发出听不清的絮叨声,而一旁侍候的鸳鸯则低着头跪在贾母身边,抚着贾母的背。

    至于在一旁,就是鹌鹑一样垂着脑袋,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贾宝玉了。

    或许父子真的是天敌,看到贾宝玉贾政就来气,呵斥道:“孽障,还不给我说来!”

    贾宝玉闻言,开始还不知道是在说他,可抬头一看时,正好迎上了贾政怒视的目光,唬的他身体一颤,连忙道:“回……回禀父亲,儿子来的时候,三弟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所以……所以……”

    贾政闻言气了个半死,恼火的瞪了眼贾宝玉后,直把他吓的居然有些瑟瑟发抖后,才看向还在那里装无辜的贾环,道:“从头到尾再讲一遍,要是敢有半点隐瞒,定然家法不饶。”

    说罢,眼睛朝不远处的门帘后扫去。

    贾环顺着贾政的目光看去,顿时唬了一跳,一个瘪三居然抱着那么大一根木棍站在那里,还朝贾环飞了个“媚眼儿”……

    想了想在红楼一书里,贾政连贾宝玉都往死里打,他这个庶子目前还是先点到为止吧,不要太炸刺儿了。

    摆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然后贾环又将前番“鬼话”重新叙述了一遍。

    这一次,贾赦贾政等人的动静就更大了。

    他们也终于明白了贾母为何这般失态。

    贾赦在听到金甲将军那一段后,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悲呼了声“父亲大人”!

    贾赦是贾府中除了贾母之外地位最为尊崇的人,他都跪下了,除了贾母外,谁还敢站着?

    贾环看着呼啦啦的跪了一地的人,包括王夫人在内,也包括王熙凤,得意的嘴角刚咧了咧,就看到跪在贾赦身后的贾政歪着脑袋目光严厉的瞪着他。

    他这才恍然,他离作死已经不远了,赶紧跟着跪下。

    “你们听到了?老爷他……他竟然就在家里,他在庇佑着他的子孙呐!呜呜!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从来都不来看我呢?”

    看样子,贾母是真的伤神了。

    唉,也对,怎么说也是初恋不是!

    宁肯看他那龟孙,也不愿来看她……

    “母亲,注意身体,不要太伤心了。我想父亲大人他……一定是有缘故和苦衷的。”

    贾赦可能有自知之明,他在贾母面前不讨喜,只悲呼了一声后,就陷入了“悲痛”中。

    倒是贾政以膝而行,到了贾母的榻边宽慰道,可惜没什么效果。

    一旁的王熙凤插言道:“老祖宗,二老爷说的没错。您想啊,这仙凡殊途,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见到的。这次要不是为了救环哥儿,说不得太爷还得继续隐藏起来呢。我猜,太爷一定就和那成了神的秦琼和尉迟恭一样,一直都在默默的庇护着咱们府上。

    只要老祖宗和我们这些儿孙辈们福乐安康,知道上进,那么太爷一定会永远的守护着咱们,注视着咱们。

    老祖宗,快别难过了。太爷不是碍于规矩不能见咱们吗?那咱们就主动去见他。虽说不年不节的一般都不进祠堂,可我们是为了尽孝心,谁也不能说我们不是?”

    “这……行吗?”

    贾母明显被这个建议打动了,眼神望向了下面跪着的贾赦,道:“你也一把年纪了,别跪着了,你们都起来吧。”

    贾赦在贾琏的搀扶下站起来后,其他众人也一脸发酸的站了起来。

    贾赦有些迟疑道:“祭祖的话,要去东边儿……”

    东边儿就是宁国府,宁荣二府中,以宁为长,所以宗祠就在那边。

    贾母闻言,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

    这个时代的女子,通常一生都只有一个男人,相知相恋相守一辈子,以夫为天。

    所以在男子去世后,往往心中的思念都比较深刻。

    王熙凤在一旁,看见贾赦和贾政的脸色都有些迟疑,贾琏也是一脸为难的模样,心里也理解。

    莫名其妙的祭祖,传出去都是笑话。

    有孝心是好事,但于礼法不合,就容易让人诟病了。在《礼》中,何时祭祀都是有明确规定的。

    而且宗祠也不是说想打开就能打开的。

    不过,如今宁荣两府中,以荣国府为尊。

    而荣国府里,又以贾母为尊。别的不说,光诰命老太太都是堂堂一品诰命夫人。

    这个荣耀是普天下所有女人都心向往之的,而且这也不只是简单的荣耀。

    一品诰命,是可以直接给中宫皇后上奏折的。

    真要告起御状来,非常酸爽。

    而一般的民妇如果想告御状的话,就不得不敲登闻鼓了。

    然而,凡是敲登闻鼓的人,不管有理没理,也不论官司能不能打赢,首先就要被判个流三千里,而且还得滚传说中的钉板,啧啧!

    言归正传……

    王熙凤在贾府的权势,很大程度上来自贾母的偏爱。

    她的身份其实是有些尴尬的,王熙凤是贾赦的儿媳妇,又是王夫人的内侄女。

    在荣国府两房明里暗里的争斗里,她的立场可以用艰难来形容。

    幸运的是,她凭借一张讨巧的嘴和会伶俐的手段,博取到了贾府扛把子贾母的宠爱,并以此成功立足。

    所以,她一定要尽可能的让贾母高兴,她才能过的好。

    心里盘算着利害关系,眼光却无意停留在贾环脸上,待回过神来,看到贾环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眼睛看时,没防备的她吓了一跳。

    没好气的瞪了贾环一眼,却忽地灵机一动,笑的有些得意起来,对众人道:“要说随意的开祠堂祭祖,的确是和礼法有违。可咱们不是随意的呀,要不是老太爷出现,环儿可当真就危险了呢。不说别的,就为这,环儿是不是应该去祠堂感谢一些太爷?这总不算失礼吧?我们就算是陪客,沾沾光。”

    这个借口非常强大,贾母听了顿时眉开眼笑起来,斜着眼打量起两个“不孝”的儿子。

    贾赦贾政还能说什么,只能保证尽快安排。

    “对了,环哥儿说的那个,学文不成,最好学武,你们怎么说?”

    贾母的口气,有些犹疑。

    让贾环奇怪的是,这句话让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微微倒吸了口冷气。

    什么意思?

    贾环有些诧异的扫视了一圈众人。

    贾赦是带头大哥,他不得不发言:“母亲,按理说,既然是父亲大人吩咐,我们不能不遵命。只是……只是环哥儿这身子骨,似乎也不是能习武的根骨。要不,先让他养养,再试试?”

    贾母闻言有些不高兴了,她倒不是为了贾环,而是因为贾赦等人居然不准备听老国公的话了。

    这岂不是大逆不道?

    贾赦见状,微微转头用目光示意了下贾政。

    贾政郁闷的要命,却不得不上前劝道:“母亲,大哥所言极是。而且,我大秦立国已经百年,在祖父和父亲大人他们两代人的辛苦征战下,如今已经四海程平,没什么大事了。习武的话……当然,父亲大人的话我们肯定是要遵从的。要不,先请个拳脚师父来?”

    贾母已经太久没有关注贾府的事了,听到贾政的话后,她有些诧异道:“咱们府上,连个懂拳脚的人都找不出了?”

    荣宁二府,可都是以军功起家的啊。如今,这才过了多少年,居然连个武人都找不出了……

    什么叫不肖子孙?莫过如是。

    贾赦作为荣国府的家长,此刻脸色很难看,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贾政就更不成了,他是儒门子弟,读书种子……

    最后还是王熙凤,见贾母的脸色愈发的阴沉,转动脑筋,忽地拍手笑道:“老祖宗,大老爷和二老爷平常都在忙着朝廷的大事,这种家事他们哪里有功夫去管。他们不知道家里有没有武人,我却知道有一个。”

    “喔?是哪个?你可不要哄我!”

    老太太急忙问道。

    对于死去的老头子的吩咐,她想要把好关。

    王熙凤笑容可掬道:“在东边儿,有一个叫焦大的老人。他当年可是和东边儿老太爷一起放过马、出过兵的老人了,经验老道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