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二十五章 孺子可教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是“日月星辰,唯我独尊”的“我孝庄”。

    这也就难怪了。

    即使前世贾环很看不惯那些“格格”“阿哥”戏,但对于孝庄这个女人,贾环还是觉得她挺厉害的。

    就政治手段而言,她可以和中国历史上的几个著名太皇太后相媲美,甚至犹有过之的。

    一个小寡妇,不仅在盖世权臣的逼凌下不仅保住了丈夫留下来的皇位,还扶持了幼孙登上皇位。

    这样的女人赢志也敢上,他死的倒不算冤枉。

    男人在爽了最后十几秒后,通常都会疲乏,喜欢睡觉,这个时候的防备力确实是最薄弱的。

    “可惜,高祖皇帝原本有那么多精妙的治国方略,却都随着这一场刺杀烟消云散了。”

    贾兰小大人似的摇头叹息道。

    贾环见状忍不住笑道:“兰哥儿,治国方略?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贾兰小脸一红,道:“是夫子喝酒后常爱念叨的,我是夫子的关门弟子,所以才有幸听到。其实我自己也不是特别明白这里面的意思,问夫子他说还不是我知道的时候,太早知道对我无益。”

    贾环点点头,心道这种国家大事让一个五岁的孩子去思考确实为时过早了。

    贾环记得贾府族学的夫子好像是贾代化一辈,叫贾代儒。

    在红楼里这是一个很可悲的人,早年丧父,中年丧子,老年丧孙。

    而从其教育孙子的方法和成绩来看,不过一腐儒。

    他的眼界,似乎没这么深广吧?

    “兰哥儿,你的夫子是谁?”

    贾环好奇道。【↖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贾兰闻言,面色恭谨的站起来,朗声道:“老师姓张,讳名廷玉。”

    张廷玉,康乾名臣张廷玉!

    贾环眼角抽了抽,好奇道:“你说张先生说,高祖有很多精妙的治国策略?”

    连一代名臣张廷玉都敬佩的策略,贾环确实很好奇。

    贾兰闻言,抓了抓后脑勺,这是他今天做出的第一个符合年纪的动作,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三叔,我记不大清了。夫子好像说,高祖除却驱逐鞑虏、恢复华夏衣冠外,最大的功绩,就是关于宗室和功臣分封制度的改革。还有就是大开海禁和规范商税。

    夫子说,如果前明当初能够做到这两点,那么朱明至少还有五百载的气运。其他的我就记不大清楚了。”

    贾环闻言,心中暗赞此言不虚。

    宗室和功臣是怎样的分封制度他暂且还不大清楚,因为整部红楼里关于爵位的内容都是云里雾里摸不清的。

    贾府明明是国公爵,次一代承袭就算不是世袭罔替的国公也应该是次一等的侯爵才是。

    可宁国公在第二代就成了一等将军。

    这个将军不是军职,而是爵位,可是在明清两代,只有宗室子弟才会封将军爵。

    而且按理来说,既然荣宁二府都已经成为将军爵了,他们的正门牌匾就不能再挂国公府的牌制,应该挂将军府的牌匾才是。否则就是违制,是僭越。

    可两府高高挂起的依旧国公府。

    所以,即使读了很多遍红楼,贾环还是弄不清书里的爵位袭封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是开海禁和收商税,熟悉明清历史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项了不起的创举。

    尤其是大秦继承明朝江山,这一项就更难得了。

    有明一代,除了在明永乐朱棣一代开海禁,并且开创了郑和七下西洋的壮举外,以后的皇帝都是严禁出海的。因为他们忧惧海盗和倭寇……

    当然,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无比富庶的沿海大海商们,不愿意朝廷插手海贸,所以阻止朝廷开海。

    这些海商的能量惊人,用海量的银子去行贿重臣,而后干预朝政。

    如果干预不成,文攻不成便来武斗,他们上岸是商人,下海则为海盗,以此来达到目的。

    所以,大秦能够开海,的确是一项英明的国策。

    至于规范商税,那就更了不起了。

    有一个笑话,是说明崇祯年间,整个江南的茶税和盐税,一共收了十二两银子……

    而江南盐商,每年斗富所花费的银子,都要以百万两来计。

    断人财路,甚于杀人父母。

    秦高祖能做到这一步,想来刀下也是人头滚滚。

    在以儒家主导整个天下的时代里,要做到这一步,非有大魄力者不能为也。

    ……

    “三叔,三叔?”

    贾环的思绪被一道呼唤声打断,而后他恍然抬起头,看向贾兰笑道:“兰哥儿,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贾兰站起来,道:“三叔,是我的不是,明知道三叔刚刚好,还来扰着三叔说话。既然三叔乏了,那侄儿就告退了,三叔快快休息吧。”

    贾环想了想前世最疼爱的外甥女露露在家里张牙舞爪大闹天宫的情形,又看看面前这般懂事的侄儿,贾环真不知道是该悲伤再也见不到露露了,还是该欣慰有这么一个懂事的侄儿……

    晃了晃有些晕沉的脑袋,贾环对贾兰笑道:“也好,头是有点晕。那你就先回去,赶明儿再来寻我玩儿!我一个人也是没意思。”

    贾兰点点头,应道:“好,那我就回去了。”

    贾环目光看到外间桌子上贾兰带来的纸包,觉得让侄儿这般两手空空的回去好像不大好,没面子,然后想也没想就道:“兰哥儿,你先等等!”

    可喊住了人后,才发觉他好像没什么东西可以回礼的。

    看着有些莫名看着他的贾兰,贾环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目光飞快的扫视了圈屋内:茶壶、茶盅、桌子、椅子、凳子、柜子、菩萨、蜡烛、炕、被子……

    贾环实在是找不着什么能回礼的东西,他总不能把小吉祥送人吧?

    目光在小吉祥的脸上打量了番,就见她呲着小虎牙,挥舞着小拳头怒视着他。

    而一旁的贾兰似乎也尴尬了起来。

    完了,好像他的主意被人发现了。

    刚开始还可以说一句“没事了,你走吧”把人打发掉,可现在要这么说,那就把人丢完了……

    贾环有些急了,再在屋内扫视一圈,目光在衣柜上忽然停顿了。

    他面带喜色,全然不顾一旁小吉祥骤然瞪圆的眼睛和发白的小脸儿,兴冲冲的跑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后,蹲下来抽出抽屉,扒拉起里面满满一堆的“破烂玩意儿”。

    最后,贾环在一堆零碎东西里,翻出了一个碧玉色的小碗,然后又挑出一个月白色的汤勺,乐滋滋的收拾利索后,腆着肚子走到贾兰跟前,将碗和勺子放在他面前,笑道:“拿着,三叔送你的。瞧瞧,多好看,回去拿着玩儿吧。”

    贾兰的脸色有些奇怪,他居然没有笑,板着一张脸,眼神倒是颇有些古怪,他接过贾环的回礼,点点头,道:“三叔,那我先回了。”

    有道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大方的败了一回家,似乎整个人都豪迈了不少,贾环小手一大挥,豪气干云道:“去吧,回家后要懂事,听你娘的话。”

    贾兰闻言嘴角抽了抽,紧紧抿着嘴,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眼看着贾兰的背影消失在院外的垂花门后,一旁的小吉祥一蹦三尺高,满脸通红的指着贾环说不出话来。

    贾环见状皱眉,批评道:“小吉祥,这三爷我就不得不说你了,记住喽,这做人呐,一定不能小家子气。虽然和兰哥儿送来的礼相比,咱们可能亏了点儿。可就冲他喊我一声三叔,难道我还能扣扣索索的让人笑话?唉,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斤斤计较。”

    “放……屁!”

    无比乖巧的小吉祥小圆脸儿扭曲的让贾环害怕,她居然还敢骂人?

    小吉祥死死拉着贾环的袖子,低吼道:“三爷!!那碗和勺子,都是你从大奶奶家里偷的,那本来就是人家兰哥儿的东西!”

    噼啪!!!

    贾环的头上似乎响起了一声晴空霹雳!

    ……

    “哎哟哟,完了完了,老天爷诶,你还是把我整回去吧。这尼玛太坑爹了!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躺在炕上,贾环哼哼唧唧的叫唤着,一旁的小吉祥则颇为无奈的看着他。

    “三爷,这一对碧绿玉碗和月白玉勺是兰哥儿他外祖母赠送给他的,也是他最喜爱的东西。以前他经常拿给三爷你看,语气有些得意,所以三爷你回来后就不是很高兴了……”

    小吉祥皱着一对毛毛虫眉毛,语气哀伤的说道。

    也不知道她是在哀叹跟着贾环一起丢人了呢,还是在悲哀跟了这么一个主子……

    “他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然后呢?”

    贾环气的连发怒的劲儿都没了,说出的话让小吉祥以为他快惭愧的糊涂了,什么他啊我啊的……

    小吉祥嘟着嘴低声道:“然后?然后第二天兰哥儿的碧玉碗和月白勺丢了,到咱这了。”

    贾环闻言,表情似哭似笑,道:“不就是丢了副破碗破勺儿嘛,兰哥儿这么大气的人,一定不会在意的,哦?”

    小吉祥斜着眼觑了贾环一眼,面无表情道:“丢了后兰哥儿哭了一回,他还专门来找三爷你,问你是不是拿了他的碗和勺儿……”

    贾环干巴巴道:“那我怎么说的?”

    小吉祥面色更加鄙夷了,道:“你拿姨奶奶的名誉发誓,你绝对没拿,兰哥儿听了也没办法,只能走了。”

    贾环无语道:“那我娘怎么说?”

    小吉祥心若死灰道:“姨奶奶知道后高兴坏了,连夸你聪明来着,说三爷你孺子可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