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四章 诡异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够。”

    面对马道婆的条件,中年道人只冷冷的说了两个字。

    马道婆闻言,脸色顿时一片潮.红,她紧紧的咬紧牙关,道:“师兄,一万五千两,这是最多的了。我还要留下两千两维持药王庙的运转,你若是还不同意,那师妹就只能告辞了。”

    中年道人闻言,长叹息一声,道:“好吧,既然你这样说,师兄若再不同意,就太不近人情了。虽然大道无情,可人终是有情的……唉!”

    马道婆闻言,笑的比哭还难看,道:“是,师兄慈悲心肠,师妹自然体会到了。”

    中年道人摆摆手,道:“罢了,自家人不说这些。现在我就替你占卜一卦,看看那幼子身上究竟沾染着何种因果……”

    马道婆闻言,连忙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来,递给中年道人,道:“师兄,这就是那庶子的生辰八字,您看。”

    中年道人接过纸张看了两眼后,就皱起眉头,然后拿起龟壳罗盘,单手掐诀,闭起双目,口中喃喃做声,却令旁人听不清楚。

    只见他没怎么动作,罗盘上的指针就滴溜溜的自己转动起来。

    道人手中的道诀也跟着变幻不已,愈掐愈快。

    只是,渐渐的,马道婆发现道人脸上原本轻松的神情消失了,变得凝重起来,后来甚至变成了铁青色。

    而那罗盘上的指针,更是转的如同疯了般,快的让马道婆看不清痕迹。

    道人手中的诀印也越来越快,到了后来,整只手都笼罩在一片幻影中。

    “噗!”

    陡然,道人一口鲜血喷出,淋了近旁马道婆一头,马道婆顾不得擦拭,就见中年道人双目怒睁,眼中布满惊骇恐惧之色,全身更是颤栗不止。

    “师兄?师兄!”

    马道婆吓坏了,惊慌叫道。

    中年道人听到马道婆的呼唤声后,涣散的瞳孔渐渐收拢,他看到面前满脸沾血的马道婆,蓦地打了一个激灵,却没有理会她脸上的血从何而来,而是怒声道:“师妹,你竟然害我!”

    看模样,中年道人就要出手对敌了。

    马道婆吓惨了,连声道冤:“师兄,你……你这是从何说起?”

    中年道人狰狞着一张脸,恨声道:“从何说起?你给我一个死人的生辰八字让我推算,若非道爷我修为深厚,刚才就要留在阴曹地府回不来了。好,好,好,好你个马道婆,你好狠毒的心呐。”

    马道婆闻言大惊,道:“怎么可能?师兄,我前儿还见到那贾环,活的好好的,你会不会算错了?”

    ……

    “听我的口令,随口令呼气、吸气,不要自作主张,就算再难受也要跟着,记住了吗?出一点差池,那结果就偏差大了。非但帮不了你锻炼,说不定还害的你走火入魔。”

    焦大极为严肃的说道。

    贾环也很庄重的点点头,沉声道:“太爷,您放心吧,我是个靠谱的人。”

    焦大闻言嘴角抽了抽,道:“记住,快慢随着我的语速,深浅跟着我的口令,预备,走!”

    “一浅!”

    “二浅!”

    “三浅!”

    ……

    随着焦大的声音和语速,贾环面色严肃的跟着呼吸喘气着,尽管他觉得这样做好像有些不大靠谱,但他还是跟着做了。【ㄨ书?阅ぁ屋

    “七浅……”

    “八浅……”

    “九浅……一深!!!”

    “噗!”

    ……

    “你干什么?”

    看着差点笑岔了气的贾环,焦大怒目而视,厉声呵斥道。

    贾环连连摆手,笑的快喘不过气了,道:“太……太爷,是……是我小瞧您了。您老……哈哈……您老不愧姓焦……哎哟,笑死我了,我滴妈呀!”

    焦大闻言,一脸的铁青,他大老粗一个,自然听不懂“姓焦”有什么不对,至于九浅和一深,他就更想不通有什么好笑的了。可看贾环的模样,这分明不是什么好话。

    拿人的姓来当笑话,这绝对是最恶劣的行径之一。

    拿他的话当笑话,亦是对他不尊重的表现。

    若非大丈夫既出,驷马难追。

    他曾经答应过要教贾环跑步,调息身体,那焦大此刻一定转身离去。

    朽木不可雕也,他原以为贾家总算出来一个上进的了。

    谁知道,还他娘是一窝子的货!

    可能感受到焦大快要压抑不住的怒火,贾环也觉得做的忒不地道些,别的不说,人家焦太爷是贾家的恩人,有大功于贾族。再说了,人家八十多的老汉了,再去嘲笑人家,人品也太……

    好吧,贾环承认他人品三俗了。

    贾环自认是爷们,知错就改,很郑重的对焦大鞠躬行礼后,贾环真诚的道:“太爷,为何无缘无故的发笑,这我得给你解释清楚。

    是这样的,我隐约记得,链二哥曾经给我们讲过一出笑话,具体是什么我记不清了,反正也是一个姓焦的,他去青楼里嗨皮,最后在行房事时,发明了一套法子,就叫九浅,一深。<a href="http://www.shuyuewu.com" target="_blank">www.shuyuewu.com</a>】太爷,我错了,真错了,您要是觉得气不过,就再踹我两脚。您这把子年纪,踹我我也不怨你。

    只是,我现在毕竟身子骨太弱,经不起您踹。您看这样行不行,等我练好了武功,最好练成金钟罩、铁布衫、金刚不坏神功什么的,您老再来踹,那样踹的也过瘾,您说是不是?”

    焦大闻言,面色舒缓了些,冷冷的哼了声,道:“你那个二哥真真是个混账,你这么点子年纪,就给你讲……哼,你也是不学好,好的记不住,就记这些没用的。行了,别废话了,继续练。”

    贾环见过关了,大喜,不过想了想还是提出了建议,道:“太爷,和您打个商量,您看这样行不行,为了让我不再笑场……当然,不是我想笑,要是能让我选择,我当然不想记起那些不健康的回忆,只是谁能控制这些,您说是不是?所以,咱们要面对现实,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是重要的。

    您看,您说到九浅后,能不能别说一深,说十深!这样不就好了吗?”

    焦大闻言叹了口气,点点头,道:“那就这样吧。”

    说罢,两人又开始从头练习起来。

    ……

    “你确定他还活着?”

    中年道人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他听到马道婆的话后,皱眉问道。

    马道婆连连赌咒,道:“千真万确,我哪有胆量欺骗师兄?师兄,我前儿个才见着他的面,也没人来告之我他突然死了。如果他死了,那贾府一定会派人来通知我的,我如今在贾府也算是能说的上话的人了。”

    中年道人闻言,冷哼了声,道:“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马道婆连连诉苦道:“师兄啊,师妹要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哪里还会来找……呃,也会来看师兄的。就是……唉,师妹我是真不知道啊。对了师兄,师妹看你刚才受伤了,怎么样,严重吗?”

    中年道人闻言,脸上怒气一闪而逝,冷声道:“怎么,你就这么盼望我这个当师兄的遭殃受难?”

    马道婆连忙摆手道:“师兄这是哪里话,只是我看刚才……”

    “没什么,就是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个变故,一时不慎吃了个暗亏。师兄我道行深厚,那些魑魅魍魉又能耐我何?行了,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先散了。至于那荣国庶子,改日,我找个机会,亲自去见上一见!”

    中年道人咬牙切齿道。

    马道婆闻言,连连道谢,然后起身,就要离开。

    只是她人还没走出门口,就听身后道人的声音幽幽传来:“师妹,不要忘记你先前说过的话。师兄可不愿有朝一日,亲自去你那药王庙上走一遭。”

    马道婆闻言如遭雷击,她瞠目结舌道:“可是师兄,你还没……”

    “没有可是,就这样吧,我还有事,你速速离去。”

    说罢,中年道人猛一挥宽袖,殿门无风自开,马道婆脸色狰狞了半天,最终却只能长叹一声,转身离去。

    待到马道婆出门后,殿门又径自关闭,殿内深处,中年道人一口血又喷出。

    只是,这一次喷出的却是黑血。

    九幽冥界之危,又岂是那么简单?

    吐完血后,道人眼睛一翻,便昏了过去。

    昏迷前,他口中仍旧念叨着两个字:

    “贾环……”

    ……

    “你有什么感觉?”

    练完一次完整的吐纳呼吸后,焦大目光灼灼的看着贾环,问道。

    贾环有些莫名其妙,道:“什么什么感觉?”

    焦大闻言,浑浊的老眼忽地一亮,神态竟然有些焦急,道:“你难得没觉得哪里刺痛?就像刀割一样?”

    贾环更加莫名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排骨身板儿,摇头道:“没啊,不过也没觉得有什么气流内功,气感没有,屁感微弱……”

    说罢贾环就有些后悔了,他觉得焦大实在不是一个识趣的人,不该跟他随便开玩笑,心道这下老头子又要发怒了。

    只是让贾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等到焦大的训斥。

    抬头看去,发现焦大竟然满脸泪水,激动的在打摆子。

    贾环大骇,道:“太爷,不就跟您开个玩笑吗?您这也太……要不您揍我两下出出气?”

    焦大缓缓的摇头,激动道:“我终于等到了,我终于等到了,我等了整整六十年,六十年呐!老头子我终于又等到贾家出现一个有练武根骨的子弟了。老太爷啊!阿忠,终于不会让您老的在天之灵,抱憾了!”

    ……

    ps:感谢余光扫遍世界兄的再次打赏,感谢东月离歌兄的打赏。

    另……咳,不是求收藏啦,简单说一下,虽然有道人的出现,但基本上也就到此为止,只是填一下马道婆的坑,她在原著里也是有一定笔墨的。而且武功什么的只是辅助,主线不会是去升级打怪练武功的!

    最后,嘿嘿,求个收藏,求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