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醉迷红楼 > 第六十五章 匠人来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爷,您说这是……”

    贾环闻言一怔,皱眉道。

    不是他没听清,只是觉得实在不可信。

    根骨根骨,至少也要伸手来摸摸,看看骨骼是否清奇才是。

    喘气能看出什么?

    贾环觉得最多也就能看出是不是得了肺结核……

    焦大毕竟久经世故,虽然心内激动万分,可还是控制住了失态的神色,擦去满面老泪,长长的吐出了口气,不过看着贾环的眼神还是有几分激动,他沉声道:“我刚才教你的那套呼吸吐纳的法子,其实就是老太爷教给我的,测试一个人有没有练武根骨的法子,也是从武之人入门必修的洗筋伐髓的法子……”

    贾环闻言,眼神一亮,急道:“这个法子叫《易筋经》还是《洗髓经》?”

    焦大被打断话,不悦道:“狗屁,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经都不叫,就叫法子。”

    贾环闻言,顿时失望道:“太没有艺术细胞了吧?”

    焦大懒得理会他的胡言乱语,继续道:“测试一个人有没有练武根骨很简单,就是看他能否通过这个法子的测试。”

    贾环依旧不信道:“就是喘气儿?”

    焦大点头,道:“就是喘气,说来简单,可又有几人能做到?”

    贾环不信道:“你也做不到?”

    焦大摇摇头,道:“差远了,勉强只能做到三分之一,脏腑就已经刺痛的难以为继,强行试之,生不如死。而且,这个法子还是从武入门的必修功课,需要日日做,甚至要培养到夜里睡觉时都能自动的按照这个法子呼吸吐纳。你想想,我尝试三分之一都已经痛的生不如死了,又怎么可能做到随时随地都这般吐纳?”

    贾环恍然道:“难怪人皆道从武苦不堪言,那么多勋贵豪门,宁肯将祖宗留下来的亲贵之爵舍弃,接受有名无实的宗亲将军爵位,也不愿从武。”

    焦大叹息道:“是啊,但凡有一丝可能,谁愿意舍弃亲贵之爵。如今大秦朝堂上,凡是顶着亲贵之爵的,无不是位高权重之臣。再看看宗亲之爵,不过白领一份禄米罢了。”

    贾环忽然乐道:“太爷,您瞧我,练了一遍那法子后,腰不酸腿不痛的,现在一口气能上五楼,这是不是就说明,我是万里挑一,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焦大闻言,脸色黑了下来,喝道:“不过是最基础的法子,能看出什么练武奇才?你自己瞧瞧自己,像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吗?”

    贾环闻言顿时丧气,垂头看了看自己排骨一般的身骨板,摇摇头,不语。

    要是吃烤脆骨的话,这身骨板儿连肥肉都不用剔,可以直接上烤架了。

    不过,贾环还是有疑问……

    “太爷,听您刚才话里的意思,您老的身份好像没那么简单,好像是宁国先祖当年留下的后手?”

    贾环试探着问道。

    焦大闻言,面色淡漠,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也谈不上后手,只是留个希望罢了。太爷当年……也没太多时间想那么多。【ㄨ书?阅ぁ屋”

    贾环对故事很有兴趣,眼巴巴的看着焦大,不过老爷子看起来讲性不高,没有多谈,他看着贾环,道:“环哥儿,下去之后,你要将这个法子好好练习。就像我说的那样,只要有功夫,就随时随地的练,要多练,练到深入骨子里,一直到这种呼吸吐纳的法子成了你自己的呼吸方式,连晚上睡觉时都这般呼吸。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贾环闻言顿时失望,道:“太爷,宁国老太爷给你留下了后手,难道就没留下什么神功秘籍?就这么一个喘气的法子,我就算练成精了,它不还是一个喘气的法子吗?”

    焦大这次没有训斥贾环,反而谆谆叮嘱道:“不要急,也不要躁,练武最忌讳的就是急和躁。等到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会让你知道。你过早知道了,对你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越是聪慧的人,越是如此。”

    贾环闻言,心里大喜,他听出话里的意思了,宁国老太爷还真留了后手。

    只是……

    “太爷,既然您老这么说了,我自是能做到不急不躁。可有一点您老可能没想过……”

    贾环小心翼翼的道。

    焦大一见他这幅模样就知道他没好话,冷声道:“有话说有屁放。”

    贾环也不恼,此刻他再把焦大简单的当成一个宁国府的仆人,那就太愚蠢了。

    他笑道:“太爷,您想啊,您眼见着就要到八十四岁了。这俗话说的好,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您这要是……哎,哎,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姓焦的,你再动脚三爷我可要还手了啊……我艹,风紧扯呼!”

    ……

    “小吉祥,怎么了?生什么闷气呢?是不是小鹊那个二五女欺负你了?你告诉三爷,三爷帮你出气。<a href="http://www.shuyuewu.com" target="_blank">www.shuyuewu.com</a>】咱们主仆俩来一个男女混合双打,打她那个二五刁婢!”

    逃离了焦大的虎口,回到正院后,贾环看到小吉祥闷闷不乐的坐在庭院里,双手支着小圆脸儿,皱着毛毛虫眉毛,苦大仇深的看着门口。

    听到贾环的话后,小吉祥非但没有感恩戴德,反而愈发苦闷的看着贾环,道:“三爷,你早上起来怎么没叫我一起去跳健康舞?”

    原来是这样,嘿,这个小娘皮……

    贾环心里好笑,面上自然也带上笑容,道:“这不是已经入秋了吗?霜寒露重的,万一冻感冒了,多受罪?再说了,我走的时候,不是告诉你了吗?”

    小吉祥皱着毛毛虫眉,坚定的否认道:“绝逼不可能,三爷什么时候告诉我了?”

    贾环笑道:“自然是我起床的时候,我给你说,我好不容易才从你的怀里挣扎出来。小吉祥,三爷我不得不严重的告诫你一次,虽然三爷我体谅你觊觎三爷的美色,可你也不能太过霸道,你得温柔些,怜惜些,明白吗?你把我抱在怀里,差点没把我勒的闭过气去,你这不是相亲相爱,你这是谋杀亲夫,记住了吗?”

    贾环的一番话,直说的小吉祥高血压都犯了,气血直欲冲破云霄,反正脸色就跟刚煮开锅的螃蟹一样,那叫一个通红……

    看见她仓皇离去的小背影,贾环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没笑两声,就看到院落一旁,小鹊正抱着一个木盆,一脸幽怨哀伤的看着她。

    贾环面色一肃,沉声道:“小鹊,你又被我抓住偷听了。说,你刚才都听到什么本庄主的机密之事了?”

    小鹊幽幽道:“从三爷说,你要和小吉祥一起,来和奴婢这个二五女来一场男女双打开始……”

    贾环闻言,面色一滞,干笑了两声,打了个哈哈,转身就走。

    嘴里还喃喃道:“该怎么呼吸来着,差点忘了。七浅、八浅、九浅……一深?对了!”

    ……

    “环哥儿……”

    赵国基一脸风霜色的站在贾环面前,跟他朝后面指了指,道:“老爷派来的匠人都到了。”

    贾环闻言大喜,不过随即楞了下,看着赵国基道:“怎么是你去接的?”

    赵国基笑道:“是前儿晚上老爷吩咐的,让我今天尽早去北城,到贱籍所去领人。这不,我刚领回来,环哥儿,这是他们的身契,你收好了,算上他们的家人,一共六十八人。老爷还说,他已经派人将这些工匠今年的丁口税交了,不用三爷再操心了。”

    贾环皱眉道:“六十八人?怎么这么多?”

    赵国基抓了抓头发,笑道:“都是拖家带口的,没办法,总不能只要能干活的,这样人家北城贱籍所也不放人。环哥儿,现在就连人市的人牙子买卖人口都是这个规矩,没办法。”

    贾环无奈道:“我倒不是嫌那些不能干活的,只是……一下来这么多人,哪里有这么多房子给他们住?算了,先去看看吧。”

    赵国基闻言,也没办法,只能应道:“诶!先去看看……”

    当看到庄子门口拥堵的这群人后,贾环觉得他们不应该是带手艺的工匠,叫阿富汗难民更形象些。

    那一张张呆滞麻木的脸,不是心若死灰时,又怎会如此?

    除了一部分青壮中年男子外,还有不少的孩童,他们脸色倒不麻木,反而好奇的看着贾环一行人。

    除此之外,还有女人,倒是老人不多。

    贾环一行人走到跟前时,队伍里加入了庄头,也是现在的外管家王贵,还有他的儿子,以及郭三壮和其他三姓的当家人。

    郭三壮的儿子郭狗子倒是远远的和其他孩子站在一棵大树下,脸上隐有畏惧的看着贾环和众人。

    贾环看清众多新人后,心里又是一沉,从他们身上发出的馊味来看,他们的日子,过的实在难以说好。

    贾环没有开口,看了赵国基一眼,赵国基也看了贾环一眼,莫名其妙。

    贾环无语,倒是王贵有眼色,试探的看了贾环一眼,也得到一眼后,上前一步,高声道:“哪个是管事儿的?出来!”

    贾环见状很满意,不愧昨天刚升了他的职。

    再看看现在才恍然大悟的赵国基,无奈的摇摇头。

    人群中,一个高瘦的中年人站出来,看向了贾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