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蛮荒仙界 > 第9章紫湖惩童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第9章 紫湖惩童

    好累。

    陆航之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为了维持灵果树的最佳状态,从早上到晚上,连续奋战了十几个小时,每当灵力漩涡消失,立马再次施法凝聚新的灵力漩涡,锁住灵果树中即将流失的灵气,继续滋养果树。

    法力不济的时候就从下品灵石里汲取灵力

    就这样,大半天过去,两块下品灵石中的灵气被汲取一空,变成粉末,陆航之两餐未进水米,还连续处在高强度的疲惫状态,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又累又饿,眼皮一个劲地打架。

    这次不是因为偏执,而是经过大半天的修炼,陆航之发现,每当自己将法力耗尽,体内似乎就会生出一股暖洋洋的气流撑住自己,灵气恢复的速度小幅提升,然后在吸取灵石里的灵力后,灵力有了小幅度的上扬。

    尽管上扬幅度很小,大概也就百分之一二的样子,但多试了几次之后,自己从原来最多连续施展十五六个一品法术,提升到能连续施展十七八个一品法术的样子。

    有了这一惊喜发现,陆航之更加停不下来,疯狂压榨自己的潜能,直到将两块下品灵石里的灵力彻底耗尽才作罢。

    呼

    终于可以休息休息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似乎有人开门进来,陆航之感觉眼皮沉得如铅球一样,睁都睁不开,然后就听到绿娥焦急担忧的呼唤:

    航之弟弟

    完了完了,这是法力竭尽虚脱了太过份了,不要命啦

    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绿娥匆匆跑出去又匆匆跑了回来。

    然后嘴巴被掀开,一股香甜可口的清凉果汁流淌进来。

    嗯

    好吃

    陆航之下意识地吞咽,一口接一口,身体仿佛干瘪的气囊又重新注入空气,有了精气神。

    一骨碌从炕上起来,陆航之首先看到的就是绿娥,后者一脸惊喜,梨花带雨的,旁边是丛芳。

    绿娥姐姐。

    哼,告诉你修炼是循序渐进的事,不要乱来,你偏不听,还一口气把绿娥存了半年的灵果全都吃光。丛芳一脸忿忿不平地把脸扭向别处,埋怨道。

    陆航之露出出神的表情,又感动又惭愧。

    绿娥姐姐,谢谢你。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能再那么傻了,知不知道我进来看你一脸苍白躺在床上的样子,吓死姐姐我了绿娥擦拭着眼角的泪花,笑着反过来安慰他。

    我们走吧,在这待得久了,再不去花园就该挨骂了。

    绿娥被丛芳带走。

    二女离开后,陆航之冷汗顿时流淌下来,望着炕头又开始现出萎靡状态的灵果树,心有余悸

    没想到这般压榨式修炼的后遗症那么严重,眼睛完全睁不开,迷迷糊糊的

    如果不是绿娥跑过来,还拿出灵果积蓄,自己不定要昏睡到什么时候去了。

    不行。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不顾后果,身上得随时备着点灵石。

    连续吃了六个灵果,灵气小有回复,足够再用一次控水诀和一次活化术。

    将灵果树恢复到最佳状态,陆航之一骨碌爬起来,直奔出府。

    赚钱去

    有大小姐的命令和铭牌,出入朱府相当便利。

    出了朱府,陆航之很快就到了平日最熟悉的坊市,首先找到小伙伴大牛

    到了坊市,人却怒了。

    只见这条热闹的坊市街道,大牛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眼角乌紫,嘴角渗血,身上还有十几个脚印,摊子也似乎被人砸了一遍,看上去十分狼狈。

    陆航之停住脚步,本能地望向街道的另外一个角落,只见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厮在那交头接耳,不时朝大牛指指点点发出张狂快意的大笑。

    果然是他们

    陆航之顿时了然。

    这几个小厮平日里就喜欢捉弄欺负大牛,其中一人仗着其兄在一修士家族当修士学徒,俨然坊市一恶霸,昨天骗大牛打开玉盒的就是他,平日里即便自己也不敢主动招惹。

    沉吟了一下,陆航之觉得现在不是报复的时候

    虽然自己是朱府大小姐的人,但明面上依旧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厮,不能暴露修士身份。

    以小厮的身份去对抗一名修士学徒,本身就很不正常

    当下走到大牛的摊位前,丢下一句紫竹林脚下不停地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旁人没有听到,但是大牛听得真真切切的,是航之,眼睛一亮,伸长颈子左看右看,却没认出换了朱府伙计衣裳的兄弟。

    摊子被砸,大牛正愁苦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交差,顿时满腔希望都落到了航之兄弟身上,收起东西就走。

    航之,航之

    在这呢。

    紫竹林里,两人一见面,大牛眼泪哗哗地诉苦。

    砸了多少灵果

    压坏两个。

    大牛掏出玉盒,里面果然有两个灵果已经压得不成形状

    灵果虽坏,但是灵气还没流失多少。

    算了,这一盒灵果我给你收了。

    陆航之掏出二十枚灵币交到大牛手里,同时告诫道:以后每天早上拿了灵果直接到朱府门口等我。

    太好了航之居然去了朱府做事

    大牛笑道:这下发达了,以后我就不用天天蹲坊市了

    嗯。

    陆航之也跟着笑起来。说起来,还多亏了你上次从紫竹林里面赶出来的雪兔

    嘿嘿。

    大牛不好意思地挠头傻笑:

    朱府大小姐很喜欢雪兔吗要不,我们再打一只

    这个想法正好跟陆航之不谋而合。

    修士赚钱的途径很少,除了灵谷灵泉灵果,就只能外出狩猎妖兽获取妖兽材料或寻找矿脉和天才地宝。

    作为一个刚刚踏入修士行列的新丁,一没有固定收入来源,二没有强大的法术修为,这些路子都行不通,只能另辟蹊径找赚钱的法门。

    雪兔就不错。

    一只活的雪兔至少能卖到五十灵币,包一天的用度虽然勉强,却也比坐吃山空强很多。

    两人一合计,大牛负责进紫竹林找兔子,陆航之在外面守株待兔雪兔对修士很敏感,远远地就会躲开。

    今天运气不错。

    紫竹林盛产紫色竹笋,是雪兔喜欢的食物,所以这诺大的一片紫竹林里,雪兔数量着实不少,只不过多藏在地底,只有无人的时候才会出现活动溜达。

    偏偏大牛这个敦实憨厚的凡人似乎自带了嘲讽雪兔光环,每次进紫竹林都能撵到狂妄自大的兔子。

    跟昨天相比,陆航之如今的耳目听觉不知提高了多少倍,大牛赶着雪兔往这边跑的时候就锁定了雪兔的踪影,翻手取出一枚灵币,拉开皮筋,灵币嗖地一声就钻进竹林,速度飞快。

    雪兔当场被打懵,让大牛一把揪住,同灵币一起捡了兴高采烈地奔过来。

    哈哈,射中了

    航之你真厉害。

    这时,一阵掌声从身后响起。

    陆航之表情微冷。

    脚步声响起,五名十四五岁的小厮从后面本来,围住大牛,其中一人正是有着修士学徒哥哥的坊市小恶霸林宝贵,后者一脸惊喜,贪婪地盯着大牛手里的雪兔,张口就吼:

    兔崽子,居然敢抢我的雪兔。

    大牛一听,懵了

    拿下

    林宝贵没说废话,吩咐兄弟抢劫,紫竹林附近凡人修士不少,万一横生出枝节,他的修士学徒哥哥也不见得能罩得住。

    但是大牛一身力气也不是盖的,两脚就把扑上来的两个小厮踹翻在地,用力一甩,雪兔越过三人落到陆航之脚下。

    陆航之

    哼

    识趣的话就把雪兔还给我,不然,我只要跟我哥哥一说,你就等死吧。林宝贵刚才还没注意到旁边人的身份,这一看,心中不免怯火。

    陆航之在坊市上是出了名的有手段,好几次他设计捉弄大牛,最后都被这个家伙化解,而且昨天坊市上传出消息,说是陆航之被朱府的人带走。

    朱府

    紫云镇三大阁老之一所在的家族

    齐是他哥哥当修士学徒的小家族能比得了的

    虽然不知道朱府怎么会看上陆航之,理智却让林宝贵没有立即扑过去。

    好很好

    陆航之笑了,很冷很冷,带着刺骨的嘶嘶寒意。

    林宝贵几个人面面相觑。

    一群人这时才发现,陆航之似乎跟之前有些不一样。

    人群中,细心的小厮视线发现陆航之的衣裳有些眼熟,不自觉地扫了一圈,最终,落到后者衣襟上一个醒目的小篆体朱字上面,双目圆睁,脸色惨白,双腿酥软,一对牙床哆哆嗦嗦磕磕绊绊道:朱朱府航之,你你现在朱,朱府当差。

    一群小厮被雷得里焦外嫩,吓惨了。

    当差

    没错在这些生活于底层的凡人眼里,三大家族就是天子,进朱府,就是天子门生,寻常下人都比外面的修士要高出一等。

    一想到刚刚竟然是在打劫朱府下人的东西,小厮顿时如被天雷碾了一遍,浑身酥软,汗如雨下。

    陆航之对这位小厮的互动语言非常满意,扭头盯住被小厮簇拥到最前面脸色发白的林宝贵,道:

    不愧是紫云镇坊市一霸仗着你哥哥是个修士学徒,现在连朱府大小姐的东西都敢抢了,我该说你是胆大包天呢还是胆大包天啊

    话音刚落,林宝贵彻底瘫软,噗通一声,软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