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蛮荒仙界 > 第47章突破心防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第47章 突破心防

    财帛动人心

    三大阁老陨其二,只留下一个年仅十八的朱抚琴坐镇紫云镇,独自掌控整个紫云镇的修士资源和修仙资源,自然会引起一些人不顾一切的觊觎。

    现任镇守冯庸,虽说只是三大阁老扶持上来的傀儡管理人员,但也是有一些实力和人脉的,非普通小家族可比。

    当三大世家之一的秦家被朱府吞并,遗留下来的灰色收入资源却被冯庸暗中吞了下来。

    冯庸趁势发展起来,悄悄突破至三品巅峰,野心也随之开始膨胀。

    不过他还没有胆大妄为到以为凭他就能跟四品修士玄心宗内门弟子相抗衡,目光转向紫云镇外的鹿城

    但是出乎他的预料。

    但是最近朱府的一些动向让他的布置出现意外:

    就在他暗地里布置人手准备接手鹿城,意欲成为鹿城最大的修士家族的时候,朱抚琴的商队开始频频往返两地。

    顿时,冯庸铤而走险。

    可就在前不久,冯庸得到消息,朱抚琴回来了

    顿时整天在府里惶恐不安,后悔不迭,整个人苍老了许多。

    这天,朱府的修士突然涌进冯府抓人,府上修士门客根本不敢阻拦。

    你们要干什么

    玄心宗上仙要见你。

    冯庸怒喝了一声后,立即被左右修士的一句话震慑得哑口无言,乖乖上路。

    刘涛,见过上仙。

    就在冯庸被押往朱府的时候,陆航之抽空拜会了修士刘涛,后者已经接近三品修为,但是在满身灵器气息强大的四品修士面前,诚惶诚恐,说话恭敬有加,眼底不时闪过敬畏之色。

    见状,陆航之心中摇头。

    刘涛修炼了一辈子,闭门造车,心性始终停留在那个渺小的灵魂中,终生都不可能再有所作为。

    不过考虑到对方提供的敛息术让自己受益良多,陆航之始终保持笑脸相迎,并主动拿出一盒精华灵果,让刘涛口舌生津,狂吞口水。

    刘道,我这次来,有些事情想跟你咨询一下。

    上仙抬举,刘涛愧不敢当。

    刘涛连忙的起身拱手,语气惶恐,道:上仙尽管吩咐,刘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虽然他还在琢磨咨询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最近,你还跟那人有联系吗

    刘涛顿时一个哆嗦,反复被点出了心中恶魔般,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跌在地,大声求饶:上仙饶命,我早就跟那人断绝往来,早就断绝呀。

    陆航之含笑不语。

    其实几个月前,自己在刘涛府上做小厮的时候,还曾奇怪,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神秘的修士来与刘涛密谈,而且身上气息十分古怪,擦肩而过的时候周围气温都会降低许多。

    现在明白了

    那是鬼修的特征。

    终日与怨魂恶灵为伍,身体附近会自动生成一个阴性磁场,改变周围气温环境。

    往深处思索,估计此人便是黄泉老妖麾下的鬼修之一,专门从附近坊市搜罗灵物满足日常修炼补给。

    真不知道

    陆航之淡淡地问。

    刘涛刚准备抬头接话,听得呛地一声,飞剑破空,剑气吞吐,锋芒直指咽喉,杀气腾腾。

    我们关系的确不错,但事关我抚琴师姐生死下落,更与玄心宗千年基业安危有关,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说不得只能将你带到玄心宗,交给玄心宗戒律堂发落。

    刘涛顿时脸色惨白,两排牙齿上下打架。

    玄心宗戒律堂

    对一个普通小修士而言就好比凡人眼中的死牢

    不要。

    航之,航之你饶了我。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鬼修身份。

    哦

    陆航之笑起来。

    刘涛脸色越发没有血色。

    四个月前,玄心宗强者一口气灭了无数鬼修,我就再没有碰到过那人

    我只要答案,一个满意的答案,你可以继续敷衍我,反正此行跟我一起来紫云镇的还有一位师兄,玄心宗真传弟子,我相信你不会希望他亲自给你施展测谎术。

    真传弟子。

    戒律堂。

    无形的震慑和压力双管齐下,刘涛再也坚持不住,心知到了真传弟子面前更不可能有半点侥幸,光是一个与鬼修往来的罪名就能将他诛杀,连忙压低声音,哆哆嗦嗦道:

    我要是说出来,航之,求你留我一条活路,我求你了

    行。

    陆航之道:

    我可以起誓,只要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不会将你跟鬼修往来的消息透露给任何人。

    修士轻易不起誓言,一旦违背,修为难以寸进,并且将来可能会形成心魔。

    刘涛听到陆航之发誓总算松了口气,不过言语下依旧有些紧张,布下隔音结界后才逐渐转为正常,小声透露了一处鬼修的藏匿地点。

    得到情报。

    陆航之起身道:

    情报如果属实,我的承诺自然有效,但如果情报有误,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说完,径直离府,留下刘涛瘫软如泥地坐在院子里。

    回到朱府的时候,冯庸已经被带到,后者汗水淋漓,一看就是心虚至极的表现。

    这家伙有问题

    陆航之一见面,心中顿时有了底。

    散修冯庸见过上仙。

    冯庸好歹是紫云镇镇守,倒是见过些世面,尽管心虚,姿态礼仪做得十分到位,比刘涛强了不知多少。

    这种人一旦冷静下来,城府手段抗压能力都要比刘涛难缠很多。

    陆航之没时间跟他扯皮,趁着对方心绪未稳,直接拿出雷霆之势,摧枯拉朽地攻击对方弱点。

    几个月前,镇守大人还是三品初期修为,如今却提升到了三品巅峰,近日去哪里打家劫舍了

    冯庸一个哆嗦,连道不敢。

    哼。

    陆航之继续趁热打铁,冷笑道,镇守大人的资质本人在紫云镇早有耳闻,如果不是修炼资源突然多起来,一夜暴富,就凭你镇守这个清水衙门一样的职位,能让你修为突飞猛进

    说吧,朱府商队的事,是你一个人干的,还是伙同黄泉老妖手底下的人干的。

    陆航之语速极快,一个惊雷刚刚炸出,立马扔出第二个惊雷:

    或者你觉得我一个五品修士不够资格问话,我可以请同行的玄心宗真传师兄齐跟你说话。

    不敢

    冯庸彻底吓蒙。

    他已经看到朱府后面停着的两只仙鹤,也听到几个朱府修士言语里透露出的府上来人中有真传弟子的存在,被陆航之一番肯定加断定的控诉针对得不知道如何辩驳,心虚至极,脸色苍白,汗如泥浆。

    不过

    想让一个押上全部身家搏命的修士这样乖乖认罪

    不够。

    陆航之一瞥之下就知道该下重手了,转向朱府门客等人。

    玄心宗是个讲道理的地方,我就不信你冯府上下所有人都能守口如瓶,你们马上将冯府上下所有人员全部看押,仔细甄别,谁在府上,谁不在府上,登记造册在府的人员,全部由卫营押进大牢,让许阁老带人一个一个审问,我要知道他们这几个月他们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干过什么事,做过什么生意,全部给我一件一件交代清楚,至于那些不在府上的,着令卫营立即发文悬赏通缉。

    不不能你不能

    冯庸彻底吓傻。

    如果只是审问是否跟鬼修有来往或袭击朱府商队的事,府上所有人都能统一口径因为他们压根对袭击商队之事不知情。

    任由陆航之或许玄心宗的强者过来施展测谎术都没用。

    然而

    陆航之审问的问题太刁钻狠辣。

    居然审问这几个月所有人的行踪和冯府过问的生意。

    只要一触及到冯府在鹿城的生意,答案自然揭晓。

    与朱府生意冲突导致交恶,下手

    即便没有抓到凶手,依旧可以将冯庸满门钉死。

    冯庸彻底心若死灰,瘫软在地,开始交代事情来龙去脉,并再三申明只是将商队的人全部绑起来没有杀害。

    朱府上下齐齐震怒。

    竟然真的是冯庸指使人下的手。

    冯庸脸色苍白,浑身战栗不止,冲着陆航之连连磕头:我交代,我全部交代,我没杀人,我知道自己罪该万死,但是我求你放过我的后人,他们不知情,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陆航之转身就走。

    商队的事情已经问明清楚,至于冯庸以及他府里上下,如何判决只能由抚琴师姐来决定,自己插不上手。

    而且

    冯庸可能真的不知道抚琴师姐的下落。

    一来没有胆量,二来没有实力。

    难道

    朱抚琴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吩咐左右将冯庸押下去严加看管,并查封冯府上下的时候,一直战栗不止的冯庸拼命喊道:上仙饶命我愿用全部身家和一件法器换取我后人独子一条活路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

    所有人动作都停了下来。

    陆航之不紧不慢地转过身来,一脸饶有兴致表情地盯住冯庸:

    紫云镇三大家族都没有法器,你区区一个三品修士,能有什么法器。

    请上仙屏退左右。

    想了想,陆航之决定姑且一试,挥挥手,众人退出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