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精品其他 >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 >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18)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作者:lvshi520

    字数:5177

    第十八章记忆重叠

    王逸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脸懵懂的问道:「姐,你不会又要吃我的小鸡鸡

    吧?」

    耿沙沙没好气的白了王逸一眼,假装生气道:「快过来,姐姐还能害你吗?

    都这么大人了,还害羞。」

    王逸试探的往前走了两步,耿沙沙从沙发上坐直身子,用玉手握住王逸的命

    根,小脑袋往前探了探,伸出娇艳的小舌头,轻轻在王逸胀的发亮的龟头上舔了

    舔。

    「啊,啊啊……」

    王逸舒服的轻哼了两声,耿沙沙听到王逸的声音,笑着抬头看了王逸一眼,

    用小舌头开始舔舐起龟头上的麻眼,王逸刚才太过兴奋,麻眼流出了很多水,在

    锃明瓦亮的龟头上,晶莹闪亮。

    耿沙沙舔的很仔细,小舌头在龟头上轻轻画着圈圈,那种酥麻的快感,让王

    逸舒服的踮起了脚。

    「小天,你真不乖,鸡鸡现在都变这么大了,呜呜……姐,姐姐的嘴巴都快,

    快塞不下了,呜呜……」

    噗嗤噗嗤,耿沙沙张开嘴试了试才将王逸的肉棒塞进嘴里,带着口水四溢的

    声音,开始给王逸套弄。

    耿沙沙长的十分的漂亮,瓜子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柳叶眉,艳红

    的小嘴。看着她弯着腰,张开小嘴,费力的吞下自己粗大的肉棒,极大的满足了

    王逸的征服欲和快感。

    其实论起口活,耿沙沙表现的并不好,而且十分生疏,和胡雅那种熟女根本

    没法比,不过这也说明耿沙沙平时并没有给人口交过。

    「耿沙沙不是拉拉吗,她为什么不讨厌自己的老二?」王逸有些疑惑,发动

    了『偷听女人心技能』。

    「……这就是以前和小天洗澡时玩的小鸡鸡吗,现在居然变这么大了,这肉

    棒好烫,塞在嘴里还会一胀一胀的,比冯倩买的那些假阳具好玩多了,还有一股

    臭臭的味道,如果是别的臭男人,肯定会恶心的想吐,但一想到是小弟的,就感

    觉好兴奋,听着他哼哼,就知道快射了,呵呵……」

    王逸听完耿沙沙的想法,大概能明白,其实耿沙沙对耿天天并非是喜欢男人,

    其实更像是把他当成玩具,

    ㄨ寻╘回∵地◣址╗百喥?弟╜—?板ㄨzんu§综╓合∷社▲区?

    就像是小时候的洋娃娃。

    「啊,啊啊,姐姐我要不行了,小腹好胀……」

    王逸一脸窘迫的从耿沙沙嘴里拔出肉棒,双手捂着下面往后退了两步。

    看到王逸满脸通红的糗样,耿沙沙似乎想起了小时候的小天,板起脸说道:

    「小天,你现在不听姐姐的话了吗,快点过来!」

    「可,可是姐姐,我……」

    王逸害羞的捂着老二,无奈的往前走了两步,可话还未说完,就被耿沙沙摁

    倒在沙发上,威胁道:「你再乱动,姐姐可就不帮你写作业了,让你明天交不了

    作业,在楼道罚站……到时候老师叫家长,爸妈要等下周才能回来,我可不去接

    你,让你一直站到天黑,吃不上饭饿的你肚子咕噜咕噜叫!」

    王逸心中一惊,耿沙沙似乎已经有些时间错乱,于是看向头顶左侧,迷香依

    旧悬浮在那徐徐燃烧着。

    「那,那好吧,可……可是,姐你要轻点,我小鸡鸡会痛拉。」王逸嘟着嘴,

    无可奈何的说道。

    见王逸怯生生的拿开了捂着老二的双手,耿沙沙很有种阴谋得逞的得意感觉,

    她双手握住王逸的命根,坐在沙发上斜过身子,趴在王逸腿上,用小舌头轻轻舔

    王逸的龟头。

    「这就对了,姐姐会慢点的,呜呜……小天你的鸡鸡肿的这么大,姐姐好想

    把它吃进肚子里……」

    王逸靠在沙发上,看着耿沙沙侧过身子趴在自己身上,小脑袋一上一下运动

    着,齐腰的长发如同瀑布般从脑后垂下,披散在沙发上,两只丰满挺翘的大奶子

    压在自己的小肚子上,极为的柔软和富有弹性。

    耿沙沙的浴袍,早就随着运动从肩膀上脱落下来,露出光滑白皙的肌肤。

    「姐,我特别喜欢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找●回?网°址↑请2百喥?索∴弟#—?板?zんu╓综○合╓社∵区

    ,我觉得那样的你特别好看。」王逸稚

    声稚气的说道。

    耿沙沙并不会口活的技巧,只知道用嘴上下大力的套弄,不多时额头就渗出

    点点汗渍,听到王逸的话后,也感觉全身发热出汗,坐起身将身上的浴袍脱下,

    随手扔到一边,然后蹬掉水晶拖鞋,整个人爬上双人沙发,握住王逸的命根,继

    续奋战起来。

    此时的耿沙沙一丝不挂,那柔顺滑腻的曲线,看在眼里,美的简直使人窒息。

    那修长浑圆的双腿,丰满而挺翘的臀部,以及臀部与柔软腰肢那优美的弧度,

    都让王逸血脉喷张。

    耿沙沙一米七六的身高,更是有着黄金分割般的比例,一双大长腿就有一米

    一以上,这双美腿不但长,更是笔直浑圆,不像关美虽然一米七二的身高一双腿

    也很美,但却太瘦。

    耿沙沙这双腿,只能用多一份太肥,少一分则太瘦来形容,只是看上一眼,

    就能让人喷鼻血。

    王逸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向耿沙沙的美腿,耿沙沙感觉到王逸在摸自己,

    头也不抬,扭了扭身子,向王逸这边凑了凑,让王逸能摸的更舒服些。

    这一动,不但一双美腿分外诱人,更是将雪白的大屁股也扭了过来。

    王逸摸着耿沙沙那双柔滑细腻的大长腿,捏着柔软挺翘,丰满诱人的大屁股,

    在看着两腿间,耿沙沙那美艳动人的容貌,卖力的在吃自己的大鸡吧,这种兴奋

    王逸前所未有。

    耿沙沙不过又给他套弄了二三十下,王逸只感觉一股热流直冲小腹,体内的

    洪荒之力再无法控制,如同脱缰的野马就要奔腾而出了。

    「啊啊,啊……姐,姐姐,我快不行了,鸡鸡好涨,好涨,啊啊……」

    王逸显出惊恐的神色,稚声道。

    「呼呼……」耿沙沙穿着粗气,兴奋的说道:「小天快,快射到姐姐嘴里,

    姐姐好久没吃你的大宝sod蜜了……」

    「什么大宝sod蜜?」王逸心中一怔。

    原来,耿天天十岁的时候,第一次射精后十分的害怕,想要告诉妈妈,却被

    耿沙沙阻止,骗他说小鸡鸡里射出来的是洗脸后抹的大宝sod蜜,这才让耿天

    天不再害

    ?╒寻ˉ回◇网◢址○百μ喥∴弟╖—?板ξzんuㄨ综#合∷社╜区☆

    怕。

    当知道实情后,王逸笑的差点没喷出来,抓着耿沙沙屁股蛋子上的肉,说道:

    「姐姐,我,我的大宝sod蜜,就,就要出来了!」

    「快,快给姐姐,姐姐想要,姐姐就喜欢吃小天的大宝sod蜜……」

    耿沙沙张着嘴,用小手不停套弄王逸的肉棒,眼神中满是期盼。

    王逸终于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喷涌而出,浓烈的精液带着呼啸的

    风声,喷射进耿沙沙的嘴里,还有脸上。

    这次射精太爽了,王逸只感觉小兄弟连续抽搐了十几下,每一下都有数百万

    精兵强将飞入耿沙沙的口中。

    耿沙沙红艳的小舌头慢慢搅动嘴里的精液,似乎十分满足,她玩了一会,一

    闭嘴将精液全部吞进了肚子里。

    「姐,妈妈说那大宝sod蜜是擦脸的,不能吃……」王逸惊慌的说道。

    「咯咯……」

    耿沙沙娇笑着坐直身子,娇艳的小嘴贴了上来,小舌头在王逸嘴里游动着,

    说道:「……小天鸡鸡里射出来的sod蜜不但可以擦脸,还可以美容,姐姐最

    喜欢了……」

    王逸感受着嘴里的躁动,和耿沙沙两只36d的大锤压在胸口,两只手不自

    觉的开始抚摸耿沙沙光滑柔腻的胴体,那种享受,简直无与伦比。

    「小天你学坏了,以前你都不和姐姐亲嘴的,现在为什么愿意了?」耿沙沙

    忽然一本正经的问道。

    王逸心中一惊,忙发动『偷听女人心』技能。

    「……这个小坏蛋,现在长大了,在外面肯定和别的女孩子亲过嘴,哎……

    仔细想一想,小天终究只是我的弟弟,总有一天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如果能一直

    和他这样该多好呀,如今既没有父母管着,又不缺钱。如果既能和弟弟玩,又有

    冯倩爱着自己,那该有多幸福……」

    女人都是贪心的,耿沙沙当然也不例外。

    「姐姐,我……我必须要和你坦白一件事。」

    王逸踌躇的说道。

    「什么事呀?嘿嘿……你是不是背着姐姐做过什么坏事?」耿沙沙满脸得意,

    显出一副不出所料的神色。

    「我

    ∴寻|回╗地ˉ址╗百喥╖弟ζ—◆板ㄨzんu2综?合◢社∴区ξ

    ,我……」

    王逸张口结舌,满脸通红,结巴了半天才说道:「我离家出走前,班里有一

    个女孩喜欢我,我和她亲过嘴,不……不过,是她先亲我的,我当时特别想念姐

    姐,也不知怎么,就把她当成姐姐你了。每当我想姐姐的时候就会和她亲嘴,姐

    姐……你别生气,我只和她亲过三次,真的,就三次……」

    王逸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低着头,手脚无措的说道。

    耿沙沙听完,心中蓦然一暖,她担心弟弟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其实,自己的

    小弟只会拿她们当成是自己的替代品,这两年他为了找自己,还不知吃了多少苦,

    受了多少罪。

    耿沙沙胸中热流涌动,眼眶有些湿润,她猛的伸出头,亲在王逸嘴上,边亲

    边说道:「姐姐,不生气,姐姐最喜欢小天了……」

    两个人拥在沙发上,激烈的亲吻了一会,耿沙沙就拉着王逸去洗澡。

    耿沙沙的身材太好了,简直是天生的尤物,身上没有一点赘肉,紧绷而富有

    弹性,皮肤光洁滑嫩,简直是吹弹可破,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

    披散在脑后。

    这样美艳的胴体在淋浴下,蒸汽朦胧,若隐若现,让王逸只感觉血液一阵狂

    涌,大脑短路,走路一晃一晃。

    王逸索性别过头去,再不敢去看,耿沙沙看王逸满脸通红,咯咯笑着说道:

    「怎么,我的小天长大了,和姐姐一起洗澡害羞了?」

    王逸支吾的说不出话来,侧着头说道:「姐,你太漂亮了,我不敢看,我一

    看……下,下面的鸡鸡又要硬了……」

    耿沙沙美艳的面庞显出得意,她对自己的长相和身材有百分之二百的自信,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的漂亮,是个男人就想得到她的身子。

    如果是别的男人对她表现出兴趣,她会恶心的想吐,但从小弟嘴里说出来,

    她心里反而十分的开心。

    这在她十五岁时,第一次玩弄耿天天小鸡鸡的时候就开始了,每当把耿天天

    的小鸡鸡拨弄直,拨弄硬以后,她心里就会有一种罪恶感,还伴随着一种莫名的

    兴奋。

    这让她十分不解,却乐在其中,每当看到自己的弟弟,这个分走她父爱母爱

    的小东西,在自己面前百依百顺,唯唯诺诺的模样,她的虚荣心就得到了极大的

    满足。

    但有时候,当看到他软弱无助的模样,和依赖渴求自己的目光时,她的心就

    仿佛被针扎一样痛,恨不得用自己的全部,来保护这个小东西,不让他受一点委

    屈。

    她将王逸肩膀上的纱布取下,用温水帮王逸清洗伤口,将沐浴液倒在手上,

    轻轻抚摸王逸健美的肌肉,小声说道:「小弟,你现在长大了,想不想做一回真

    正的男人?」

    「真正的男人?我不就是真正的男人嘛?姐,我现在可厉害了,三五个人根

    本不是我的对手,哎呦……」

    王逸似乎根本没有听出耿沙沙话里的意思,举起胳膊向耿沙沙显示自己的肌

    肉,却是没留神又触动到了伤口,疼的直咧嘴。

    「真是的,这么不小心,姐知道你厉害,以后再也不用怕坏人欺负姐了。我

    的意思是……姐这么漂亮,你就不像得到姐姐吗?」

    耿沙沙向前凑了凑身子,虽然王逸没有看着耿沙沙,也能感觉到,她那完美

    诱人的胴体已经贴在了自己身上,耿沙沙说完,用带着沐浴液的小手攥住了王逸

    胯下,那个蠢蠢欲动的小兄弟,轻轻套弄起来。

    王逸惊恐的扭过头,耿沙沙美艳的面庞,靠在他的肩头,伸出红艳的小舌头,

    像小猫一样,轻轻舔舐着他的伤口,因为刚才牵动了伤口的原因,有点点血渍渗

    了出来,被耿沙沙舔的干干净净。

    「啊……」

    王逸惊恐的往后连退数步,哆哆嗦嗦的说道:「姐,我……我洗好了,先出,

    出去了……」

    说完就要往外跑,这时脚下一滑,摔了个屁股蹲,根本不知道疼,站起身一

    溜烟的跑没影了。

    看着王逸窘迫狼狈的模样,耿沙沙笑的花枝乱颤,腰都直不起来了。

    「慢点,别跑那么快,姐姐不吃人,咯咯咯……」耿沙沙捂着小嘴,笑着喊

    道。

    ……

    耿沙沙不多时也走了出来,她换了身粉红色的浴袍,走到客厅,看到王逸正

    在用剪子和镊子,自己缝合伤口,不由心中一酸。

    刚才洗澡的时候耿沙沙就看到,王逸身上有好多处伤疤,猜测王逸这些年为

    了找自己,肯定受了特别多的苦。

    其实王逸身上的伤疤,大多是在云南的密林里跋涉时留下的,那些树枝和灌

    木,一个不留意划在身上就是一道血口子。

    「你伤口还没有敷药,来,姐姐帮你包扎。」耿沙沙轻盈的走到王逸身边,

    拉起王逸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姐,没事……我自己在外

    ╗寻ζ回ζ地☆址∶百喥?弟x—ˉ板§zんu?综╜合°社⊿区v

    面经常和人打架,受伤了随便抹点药,过几天就

    好了。」

    王逸大大咧咧说道,对伤口一点也不在乎。

    「以前的事姐姐不知道,如今找到姐姐了,姐姐就要照顾好你。你是不是又

    不听姐姐的话了?」

    耿沙沙板着脸问道。

    王逸心中暗叹,还好现在耿沙沙思维恢复了一些,没有再拿做作业威胁自己,

    否则他还真没法接话了。

    先前耿沙沙思维混乱,是因为精神药物和迷香的双重作用下,多年前的记忆,

    与现在的记忆出现混杂,而产生的幻觉。

    「嘿嘿……」

    王逸挠了挠头,一脸憨笑。

    「哼,快点跟姐姐来!」

    耿沙沙拉下脸子,放下一句话,转身就进了卧室。

    王逸提起一旁的医药箱,只能跟了进去。

    耿沙沙的卧室十分的温馨,到处都是巨大的毛绒玩具,有的毛毛熊足有一人

    高。

    屋内的双人床铺着粉红色的床套,耿沙沙接过医药箱放到床头柜上,让王逸

    坐在床上。

    王逸洗完澡,原来的t恤和裤子都脏的不成样了,不是土就是血,只能在腰

    上围了一条浴巾。

    耿沙沙坐在王逸的背后,小心的帮王逸把药敷好,然后重新盖上纱布。

    感受着耿沙沙细致的照顾,王逸心中一暖,他并没有姐姐,小时候淘气摔伤

    了,都是他爸将他拎到工厂医务所治疗,医务所里悍妇般的护士,那粗暴的手法,

    简直不堪回首。

    「姐姐,谢谢你。」

    等耿沙沙帮王逸重新包扎好伤口后,王逸感激的说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