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250:前世浮现(一)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池子里的水,冰冷的宛若冬日里的寒雪。

    萧子鱼的双腿像是被绑上了沉重的石头似的,慢慢地往下坠落。

    她瞪大了眼,从漆黑的水底看着湖面,上面似有烛火光闪动,一切显得十分的宁静祥和。

    只是一眨眼,便似永恒。

    在模糊间,她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下一刻,她便又似站在寒冬里,冷的浑身哆嗦。

    萧子鱼想,她若是不救人怕是就不会掉下来。

    她真的是……太多事了。

    眼前一片白茫茫,她有点遗憾。

    她遗憾……没有再多看白从简一眼。

    或许只有在死的那一刻,所有的恨意才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吱呀一声,眼前笨重的大门被推开。

    屋内的纱幔在夜风中飘动,几乎遮住了屋内的所有景色。萧子鱼站在屋内,看着不远处绣着比翼鸟的屏风旁边,坐着一个中年男子。

    那是一张她极其熟悉的容颜。

    有人从屋外走了进来,轻声唤了一声,“小爷,夫人该入棺了。”

    坐在椅子上的中年人终于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惨白的容颜,“再等等。”

    那个人又似不甘,“小爷,不能再放了,会……会坏的。”

    虽是冬日,但是尸首若是停放太久,终究会出现腐败,到时候入棺便会不吉利。

    白从简没有说话。

    萧子鱼有些急了,她前世去世的时候,容颜尽毁不说,连身子上都有无数的伤疤。她没想到白从简居然如此恨自己,连她没了气息都不肯让她入土为安,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书上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和白从简可是快几个月的夫妻!

    恩情呢?

    白从简长了一些胡子,不再似少年一般清俊,看起来模样有些狼狈。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半响后才道,“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白从简便走了出去。

    萧子鱼随后跟上。

    此时,东方的晨曦还未露出一丝光亮,周围一片漆黑,廊下的防风灯上贴着大大的奠字,她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不禁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前世,她和白从简发生了矛盾分开后住的院子。

    这个院子极其的宽敞,她想要晒药材,会显得十分的方便。

    萧子鱼看着不远处自己还未来得及收拾的药材,伸手想要触碰……结果,她的手就似透明一般,从药材上穿过,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又立即跟上了远处快要消失的白从简。

    她看着白从简回到屋内,沐浴更衣,换上了一件霜色的衣衫。

    那件衣衫看着略微有些怪异,不似他平日穿的……很快,萧子鱼便想起,这是她亲自为白从简缝制的。

    很不幸,她那双看似灵活的手,在女红方面却没有什么用,笨拙极了。

    这件衣衫看似勉强凑合,但是实际上一个袖口长一个袖口短……她还记得白从简拿着这件衣衫的时候,皱着的眉头露出为难的样子。

    她以为白从简已经丢了这件衣衫。

    却不想,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放在柜子里。

    白从简穿戴完毕,又披了一件斗篷。若是不看他的脸色,他似乎又恢复了平日里清冷的样子。

    只是唇畔,再也没有笑容。

    “燕燕。”他喃喃自语,“其实你做的衣服挺好看的。”

    萧子鱼瞪圆了眼,下意识就接了一句,“说谎!”

    她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手艺是什么样子的。

    “下次,袖口再整齐一点,就更好了。”他又说。

    萧子鱼:“……”

    白从简从不远处的桌上,拿起了九节鞭。

    萧子鱼下一刻脸色煞白。

    她不碰九节鞭后便一直放着,直到有朝一日心血来潮,她才在这九节鞭上涂抹了剧毒,只要这九节鞭碰到人,便能见血封喉。

    她一直将九节鞭收着,想等哥哥归来,将这个东西赠给哥哥保命。

    结果,她的哥哥萧玉竹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更别提归来了。

    连她去了,萧玉竹怕是都不会知道吧!

    “你疯了吗?”萧子鱼对着白从简大喊,“这是有毒的啊,你快放下。”

    “白六,这是我给我哥哥的东西,你不可以乱拿。”

    “白六,你听的到我说话吗?”

    然而白从简却是淡淡一笑,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似的,从她的身边走过,最后将九节鞭放进了袖口。

    天色渐渐的明了,周围的冰雪将白府都掩盖在冰冷的气息里。

    白从简的脚步不急不缓,他慢慢的走在廊下,直到十一上前和他说,“小爷,夫人已经入棺了,就等你亲自来封棺……”

    “不急。”白从简说,“你去将大爷和二爷找来。”

    十一怔住,“属下这就去。”

    很快,白从简便见到了白渝和白清。

    萧子鱼站在白从简的身后,看着不远处的白渝和白清,皱了皱眉。

    白渝的年岁不小了,看着有些疲惫。

    白清也不再似少年时那般夺目,他像是枯黄的草木,下一刻就会直接枯萎、死亡。

    “这些年来,你们想要什么,我都知道。”白从简声音很淡,“这些东西,其实给你们也无所谓。只是,你们应该也很清楚,即使我给你们了,你们也负担不起白家的责任。”

    白清咬牙切齿,“我不要。”

    “现在,我给你们一些东西,这是你们该拿的。”白从简笑了笑,有些苦涩,“不过,还有的东西和家主的位子就要留给白缨了。这个孩子,比你们更懂怎么来负起责任。”

    白缨?

    萧子鱼想了许久,才想起白从简曾和她提起过这个孩子。

    她不能生育,白从简也没介意,直接从庶枝带了个孩子回来,并没有纳妾。

    他曾对萧子鱼说,我们的孩子,叫白缨。

    萧子鱼那时和他早就不怎么来往,自然不将这句话放在心上。

    沉默着的白渝抬起头,“你疯了吗?”

    白从简没有回答白渝的话。

    他只是一件又一件无比详细的告诉白渝和白清,哪些东西本该是他们的,哪些东西是他们不该碰的。

    说完之后,他又转身回了书房,开始亲手写信函。

    这封信函写了足足二十多页,到了最后,萧子鱼看着白从简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十一。”白从简唤了人进屋,将信函封好,“过几日,你亲自拿给白缨。”

    十一皱眉,“是给小少爷吗?”

    “对!”白从简若有所思地说,“我接手白家的时候七岁,现在,白缨也七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