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257:谁才是布局人(4000字大章)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离开萧家之前的最后一段,啊我自己弄的有点复杂了,我晚点在修改点,希望大家都能看的懂吧!这本书,的确是我自己弄复杂了!)

    慕百然和十一十分的体贴,他们将萧子陌的尸首带出去的时候,将大门给掩上了。

    秋日的阳光本就不似夏日那般强烈,现在屋门又掩上了,室内的光线并不算明亮。

    白从简坐在不远处,十分认真的看着萧子鱼。

    他的眼眸在薄弱的阳光下,像是多了一层雾色氤氲。

    她只是这么看着,半响后又问了一句,“你肚子饿吗?”

    “我有点饿了。”萧子鱼说。

    她的话题转移的太快。

    白从简的神情不禁有些疑惑……

    他不禁问,“燕燕,你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突然觉得饿了。”萧子鱼说完,又站了起来朝着内室走去。

    方才萧子陌快要断了气,她有些慌神的从里面冲了出来,想要阻止萧子陌自尽。她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可怜萧子陌,而是她骨子里便认为自己该是个大夫,救人似乎是她的天性。至于萧子陌该受怎么样的惩罚,那是萧子陌自己的事情。

    只是不知为何,萧子陌在她面前受尽了折磨而死,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并不觉得有丝毫的痛快。

    以至于后来,她和白从简一起用膳的时候,依旧显得心不在焉。

    “你有什么想问的。”白从简见她失神,抬起头来轻声问,“我会告诉你。”

    萧子鱼皱眉,“你先用膳。”

    她这一落水也不知睡了多久,想必这几日白从简都在她身边照顾。这个人看似和蔼温润,但是骨子里却是个固执的。

    此事的她虽然有很多问题想要开口询问,但是想起自己年幼的时候,不管她闯了多大的祸,甚至是打的萧子岚没有还手之力时,她的父亲萧四爷都会等她吃饭完毕后,再动手教训她。所以,她觉得她应该也和父亲一样体贴,一切等用完膳食后,再计较。

    她想着该怎么和白从简说萧子陌的事情……这个人并不愚蠢,可以说比她聪明多了,他甘愿趟进萧家的浑水里,放低了身份了来处理这些事情,自然是有原因的。

    她想着,又不禁失神了。

    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她正好看着白从简捧着白瓷碗,用温和的眼神看着她。

    他的手指修长,骨节也十分的分明,此时竟比白瓷碗还要白的透明。

    他似乎也意识到萧子鱼的眼神,只是将手里的碗放下,轻轻的用鼻音哼了一声,“嗯?”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她便开始败退。

    “其实,你不必掺合萧家的事情。”萧子鱼决定先发制人,又说,“萧子陌这次的局,明显就是针对你的。”

    其实,萧子鱼想萧子陌在临死的那一刻,心里肯定很清楚。

    为何当年查了那么久都没查到萧家祖上和萧玉盛的死因,后来再次查探的时候,会那么的轻而易举。

    这一切,本就是白从简想让她知道的。

    萧子陌以为自己算计到了白从简和萧子鱼……却不想,算计她的人,其实一直都是白从简。

    她那些所谓的小伎俩,在白从简的面前,像是花拳绣腿。

    “你说这个?”白从简微微敛目,“我以为你要和我说其他的事情!”

    “萧家的事情没有那么好查,即使是萧子陌自己动手,想要查出那么一点蛛丝马迹,也是十分困难的。”萧子陌淡淡地说,“不然,祖父当年也不敢直接来京城,还敢考取功名!这些年,萧家一直相安无事,并不是因为萧家人多么的低调,不在外走动,而是因为,过去的太久……谁也不会注意到,现在的萧家是从前的萧家。”

    “至于大哥的事情,若不是我原本就知道,我依旧不会怀疑,他的死和祖母有关系。”

    白从简坐稳了身子,笑着说,“是,这一切都是我让萧子陌知道的。”

    萧子鱼皱眉,“我说过,我和你没有关系了,你不该管我的。我记得,你向来言而有信。”

    “我让萧子陌知道这些,可不是因为你。”白从简依旧温和的真眼说瞎话。

    萧子鱼抿唇。

    即使她知道白从简在强词夺理,却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相信他。

    梦里的东西,真的是个可怕的存在。

    “那你为什么想要萧子陌知道这些?”萧子鱼反问。

    白从简从袖口拿出锦帕,模样十分儒雅,像一个谦谦君子似的回答,“白清,是我白家的人。他做的事情如果会影响白家的声誉,我自然要管管。”

    萧子鱼被噎住。

    她不得不佩服白从简。

    回答问题能如此的天衣无缝。

    但是,她毕竟不是傻子。

    前世的事情她十分的清楚。

    “你这个说法的确很有道理,但是……”萧子鱼直接的指出白从简在这件事情里起的作用,“若是萧子陌不知道这些,白二爷怎么可能得逞?”

    白从简那双狭长的眼眸眯起,唇角微微一勾,“原来你如此看不起他。”

    萧子鱼:“……”

    她抬起手来揉了揉眉心,论口才她实在不是白从简的对手。

    其实这件事情,如果白从简不插手,那么白清想要搅个天翻地覆,是根本不可能的。

    萧子陌即使再沉迷在白清的身上,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一切都是因为恨意……

    其实,她早就该发觉萧家有异动了。

    只是她忙着去查萧玉竹的事情,而忽视了萧老太太这段日子在暗处的动作。

    前几日,萧老太太开始收集果酒的时候,她就应该留意到这点。

    可是,她却忽视了这些……

    在萧子鱼的记忆里,萧子雯是个喜欢甜食的人——但是萧子雯也遗传了萧老太爷的一个毛病,那就是十分容易喝醉。

    一喝醉,便喜欢说实话。

    问她什么,她都会回答。

    作为一个术士,并不是什么话都能回答。

    即使她清楚,却依旧不能说出来。

    不然,这便是泄露天机,会遭受惩罚。

    萧子雯十分清楚这点,所以干脆养成了不爱开口的性子。

    所有人都认为,萧子雯像得了失语症似的,不再说话。

    虽然,萧子雯不愿意开口,的确有这件事情的原因。

    但是更多的,怕是因为萧子雯知道,开口便是祸这个道理。

    这些年来,萧子雯做的很好。

    并没有人怀疑,她为何会突然变成阴沉孤僻……他们都以为,是萧玉盛的死,刺激到了萧子雯。

    萧老太太是个聪明人,她知道当年萧老太爷便萧家祖上的东西传给了萧子雯的时候,便知道萧子雯是一颗好棋。

    这也是为何萧家大房这些年来,一直忽视这个孩子,而萧子雯却没有被折磨的离世的原因。

    萧老太太需要这个棋子。

    “你怕死吗?”萧子鱼看着眼前的人,轻轻问了一句。

    结果她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

    梦境中的白从简对他自己下狠手的时候,是那么的果决,似乎其他的事情都和他毫不相关一样。

    萧子鱼的心微微颤抖。

    “我父亲刚过世的时候,白家很缺银子。那时,有不少生意想要掌控,都十分的困难。”白从简一字一句的说,声音缓慢似喃语,“唯有海上的生意,还能博一博。但是,白渝心思太重,而白清又过于轻浮,都不能委以重任。所以,我不到十岁,在船上住着的日子,比在家里更久。后来,也有人想来分一杯羹……甚至还误炸了几条船。”

    萧子鱼怔了怔。

    她记得,慕百然就是在海上被白从简救起。

    莫非就是那个时候?

    “之后呢?”她问。

    “之后,他们的船都消失在海啸里了。”白从简回答,“唯有我的船,完好无损。”

    他说的简单,而萧子鱼却是抽了一口冷气。

    前世,他并非和她提起这些。

    那时的白从简不过是个孩子……

    “为何,后来,你再也不出海了。”她又问。

    白从简笑眯了眼,弯弯地似月,“我回来之后,遇见了一个人,她蒙着双眼抓错了人,却依旧高傲不愿意低头,即使知道自己错了,却依旧最硬。她很好,我也很喜欢,只是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直到最后,她问我,酒量如何。”

    萧子鱼听到这里脸色“蹭”的一下,染上了一层红晕。

    她和白从简前世,第一次有了夫妻之实,便是她好奇波斯送来的果酒,是什么味道。

    她那时问他,你酒量如何。

    白从简皱眉想了很久,回答她说,应该不如她。

    毕竟,他因为身子的缘故很少碰酒。

    结果最后,喝的大醉还动手扒了白从简衣服的人,却是她。

    明明已经喝的没了理智,她却依旧记得那时的她对白从简保证,“我会对你好的,对你很好。”

    “燕燕,其实在从前你便知我并非善良的人。”他说,“我这个人性子固执,做事的时候也不会考虑后果。”

    他抬起手,触碰萧子鱼的面颊,声音低沉,“我不喜欢在你的脸上,看到任何一丝不高兴的神色,哪怕一点也不行。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控制住了我自己,告诉自己一切都要慢慢的来,不许惹你生气。”

    “我那么珍惜你,恨不得将一切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但是若是有人,敢在我的背后让你受了委屈,那么我会怎么做……我自己也没有想过。”

    萧子鱼喉咙有些干涩。

    她明明可以大放厥词地说,她不需要他来照顾。

    她才不是什么小动物,她自幼习武而且自认为九节鞭挥的不错。她现在甚至可以,用自己力气打倒自己壮汉。她不需要他的留意,更不需要他的注目……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了。

    似乎在这一刻,她明白了萧子陌为何会说,羡慕她。

    萧老太太算计了萧子雯,从萧子雯的嘴里得知了她母亲顾氏的事情。但是萧子雯毕竟是醉了,关于她母亲顾氏的事情,也并没有说全。

    萧老太太觉得这是个可以利用的东西,便唤了萧子陌去商议,要怎么算计她这个不听话的东西。

    萧老太太以为,她抢了萧子岚的亲事……唯有她不在了,萧子岚才能顺顺利利的嫁到白家。这些年来,最疼爱萧子岚的人,便是萧子陌。

    萧老太太想利用萧子陌,而萧子陌也想利用萧老太太。

    萧子陌恨当年萧老太太一杯果酒拿走了萧玉盛的性命,更想躲避和陆家的亲事,或许更多的是,萧子陌意识到自己一直是个傀儡,是个不错的棋子。萧子陌想好好的活一次,也沉迷在白清给她虚构的往后里……

    萧子陌的想法很简单。

    萧子陌本想,杀了陆长鸣、萧子雯、萧子岚……让萧子鱼来背负这个罪名。

    如果能成功,那么陆家肯定会对付萧家四房,而萧子陌和陆长鸣的亲事也会彻底的没了,那么萧家之后会败落。

    但是,萧子陌也清楚,这种成功的机会,等于零。

    从萧子陌查到萧玉盛的死因开始,萧子陌便明白她有进了一个局里,最重要的是萧子陌没的选,因为萧子陌的确是喜欢白清的。

    萧子陌让萧子鱼来背负这个罪名,那么藏在萧子鱼身后的白从简便会插手。

    白从简一插手,萧老太太当年做过什么便会立即水落石出。

    萧玉轩虽然没有步入萧玉盛的后路,却是失去了双腿这么多年,他的恨意不会太浅。恰好,现在的萧玉轩正在帮白从简做事,之后萧家老太太肯定会受到该有的惩罚。

    萧子陌算计了陆长鸣,无论陆长鸣是死是活,那么这笔债,陆家肯定会算到萧家大房的头上。

    这下,萧子陌也算是对白清实现了她的允诺。

    萧家再无宁日。

    连萧四爷或许都会被牵连进来。

    萧子陌一直是个安静沉稳的人,走的时候却恨不得将所有人都拖进这昏暗无光的沼泽地里。

    疯狂,而又自信。

    只是,后来萧子陌依旧低估了白从简,也高估了陆家。

    现在的陆家,根本不敢将萧家四房拖下水。

    他们,没有这个胆子。(未完待续。)

    <!--gen3-1-2-110-6503-260218654-1482508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