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05:不祥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断雨闻言,吓的面色惨白。

    萧子鱼方才那句话说的风轻云淡,语气却又是不容置疑。

    顾家

    顾家怎么能和萧家比

    顾氏和萧子鱼的处境再落魄,她们也住在萧家的宅子里。

    她在她们身边伺候,比去顾家好上千百倍

    断雨曾听闻,顾家那位大舅爷,时常流连在赌坊和柳巷。顾老太太性子又怪异,若她去了顾家伺候,岂不是生不如死断雨不敢继续想下去,立刻跪在萧子鱼身前,嘴唇哆嗦,小姐,你是在和奴婢说笑吗

    断雨。萧子鱼神情依旧平静,语气更是温柔,那你方才,也是在和我说笑吗

    断雨身子一抖,神情有些惊慌。

    她觉得十分憋屈。

    屋外的雨不知是何时停了,轻微颤动的芭蕉叶上雨水慢慢地滑落,留下一条银色的痕迹。

    在大雨中隐去的喧嚣人声,又逐渐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顾二太太惶遽不安的看了看柳妈妈,见柳妈妈一直垂眸后,又转头盯着地上的断雨,脸上迅速的笼上了一层寒意。

    这银子,她怕是拿不到了。

    萧子鱼现在就像是个泼皮无赖,根本不会好好和她交谈。

    可是,若拿不到银子,她这次不就白跑了一趟姑苏,还倒贴了雇马车的钱。顾二太太不甘心的瞪了一眼萧子鱼,最后目光落在了萧子鱼的发髻上。

    那是一枚做工精致的翠玉珠花,奢华夺目,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顾二太太有些急了,若你外祖父还在就好了。他当年若不是出了那样的事,顾家也不会成现在这样。他为了你母亲

    柳妈妈低低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顾二太太的话语。

    顾二太太立即察觉到自己太过着急说错了话,立马又转移了话题,燕燕,我们是你的亲人,你得帮帮我们啊

    顾二太太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在逼迫的萧子鱼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银子,我没有萧子鱼言语和善,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转瞬即逝,不过我会让断雨去外祖母身边伺候,帮我和母亲尽孝

    断雨惊的哭了出来,小姐

    此时的断雨终于明白了,萧子鱼不是在说笑。

    她是真的想要让自己去顾家。

    断雨来萧家时,签的是死契,这张卖身契还在许嬷嬷的手里。

    萧子鱼是主子,她吩咐自己去哪里,自己不得不听从。

    可是,她并不想去顾家。

    顾二太太和萧子鱼的谈话并不愉快,她将手握的紧紧的,牙齿更是咬的咯咯作响。眼前这张稚嫩灵动的面容,让顾二太太觉得刺眼又不安。

    她眉角抽动,没有银子,你有首饰啊

    顾二太太再也不顾及长辈的形象,而是看着萧子鱼发髻上的珠花,首饰也能换银子的

    她说的直接,言语里没有丝毫婉转,露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顾二太太的话语不够含蓄,连低着头的柳妈妈,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这样,像是撕破了脸。

    萧子鱼站定不动,微笑看着顾二太太,轻描淡写的说,首饰

    顾二太太指着萧子鱼头上的珠花,就你戴着这个

    顾二太太的动作像是乡下那些无理取闹的妇人,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目光一直不愿从萧子鱼的发髻上挪开。

    屋子里的气氛,静寂的可怕。

    萧子鱼杏目弯弯,这个

    她说完便伸手将发髻上的翠玉珠花摘了下来,又说,只是,这个东西很不祥,会给人带来灾难,姨母你确定要

    她说的郑重其事,像是好心的劝解,连顾二太太听着她诚恳的语气,都有些失神。

    但是很快,顾二太太又反应了过来。

    不祥

    萧子鱼忽悠傻子呢

    这珠花最少能换几十两银子。

    如此,她也不算白来姑苏一趟了。

    怎么会不祥顾二太太破涕为笑,燕燕你说笑了,这是你的孝心啊

    她们总说她在说笑,可她那句话像是在说笑

    萧子鱼挑眉,没有再说什么便将珠花递给了顾二太太。

    顾二太太立即伸出手将珠花接了过来,眼里满满的笑意。

    相比顾二太太的激动,萧子鱼始终如初,她声音温和,语气平静,神态更是端正,没有半分失仪。虽然是个孩子,却更在场的大人们更沉稳。

    顾二太太顺心了,脸上的笑怎么也藏不住,燕燕,还是你孝顺

    姨母萧子鱼声音放轻了些,记得我今日的话吧

    顾二太太哪里还有心思听萧子鱼继续说什么,现下东西她已经拿到了手,自然不愿多和萧子鱼继续寒暄。她很快又像是长辈一般嘱咐了几句后,便起身告辞。

    她正要离开,萧子鱼便唤住了她,姨母,你有东西忘记带走了

    顾二太太纳闷的看着萧子鱼,什么东西

    萧子鱼看着还跪在地上的断雨说,这是我送给外祖母的丫头,姨母一并带走吧

    什么带走断雨

    顾二太太满脸错愕

    萧子鱼说一并。

    意思很明显,她想带走这珠花,就得把断雨一起带走。

    顾二太太见断雨瞪大眼看着自己,支支吾吾半响也没应答。

    她这次赶来姑苏,自然是为了银子。

    她的兄长顾田前些日子看上了一户人家的小姐,非要娶人家为妾。在京城里住着的人,非富即贵。但凡有点家底的,谁又愿意将女儿送出去做妾。

    但是,顾田这次像是认准了那家小姐似的,和顾老太太商议着,多下些聘礼将人娶回来。顾老太太罕见地犯了愁,却又耐不住顾田绝食哀求,只好允了。

    好在,顾田看上的小姐,是个一直不被重视的庶出,多给些聘礼,还是能娶回来的。

    只是这聘礼,对方开口便是一千两银子。

    一千两

    顾二太太听到这个数字,便觉得头疼欲裂。

    她去哪里凑一千两

    很快,她便想到了嫁入萧家的妹妹顾氏。

    毕竟萧家家大业大,拔根腿毛都比别人腰粗,一千两对顾氏而言,不过就是省几顿饭便能凑出来的。

    顾家唯一没想到的是,顾氏会突然急匆匆地离开京城,根本没有提前和他们支会一声。

    等顾家收到消息时,顾氏已经到了姑苏。

    事情,顿时变得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