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07:变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是因为顾家人的态度,而觉得难过吗

    初晴翕了翕唇,到了嘴边安慰的话,又不知该如何提起。

    很快,萧子鱼又恢复了和似往日那般静谧无神的样子。

    她语气平静,回屋吧

    初晴小心翼翼看着自家小姐,半响后才试探说了一句,小姐您知道这些很好啊而且,太太很喜欢墨砚的

    萧子鱼露出一丝笑,是啊知道这些,很好。

    初晴神色懵懂,她前些日子便觉得萧子鱼变了,无论是气质还是举止。

    如今,这个感觉越来越清晰。

    明明是个小姑娘,处事和说话却都波澜无惊,幽深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前几日天气温和,到了傍晚时,一直恹恹的萧子鱼突然想要去园子里走走。她那会说的突然,初晴虽然不解,却立即伺候萧子鱼更衣。

    萧子鱼自从落水后,精神一直不好。连和萧子鱼关系极好的崔家小姐,都不愿意再继续来往。到了姑苏后,萧子鱼连院门都不愿意迈出。

    她主动提起要散步,初晴自然是高兴的。

    夕阳的余辉在树木亭台间浮动,院子里像是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纱幔,所有的景色看起来都显得黯澹。

    此时,廊下的防风灯还未点燃,若不仔细瞧着,远一点的景致,根本看不清楚。

    萧子鱼缓缓地走着,初晴和柳妈妈跟在她的身后。走了一会,萧子鱼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朝着木梨院疾步奔走,初晴和柳妈妈像是心有灵犀似的,没有询问便立即跟上。

    走过抄手游廊又步入石子铺成的小径,眼看越走越偏,柳妈妈终于开口,七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她话音刚落,便被眼前的一幕惊的目瞪口呆。

    夜幕下,王管事拿着木棍对着远处的獒犬挥打,血将地面都染成了红色,而向来乖巧的獒犬,明明浑身是伤,却依旧固执的朝着王管事大叫,没有露出丝毫畏惧之态。若不是它被铁链拴着,此时的王管事怕是早已被它撕裂。

    萧子鱼声音淡淡地,住手

    她的声音不大,却让站着的人,从施暴的丑态里清醒了过来。

    连眼神凶狠的王管事,握着木棍的手都微微颤抖,他试探着问,七小姐你怎么来了

    萧子鱼并未开口,只是这么一直站着。

    眼神极好的初晴很快便看清,被打的奄奄一息的獒犬居然是墨砚。

    她不安的看着萧子鱼,提醒,小姐,这是墨砚啊

    昔日,萧四爷从北越将这只獒犬带回来的时候,顾氏十分喜欢。因为它浑身漆黑,又极通人性,所以取名墨砚。

    这些年顾氏走到哪里都带着墨砚,然而这次去寒山寺太过于匆忙,居然给忘了

    不应该被遗忘的。

    王管事见初晴认了出来,也没有丝毫退让。他声音里带着几分恼意,七小姐你不能怪小的,今日是这不长眼的东西吓到了五少爷,戴姨娘便吩咐小的,将这小畜生扒皮打死

    他说完后便得意洋洋的看着萧子鱼。

    暮色下萧子鱼就这么安静的站着,她身形虽然还未完全长好,但已经颇有袅娜娉婷之态。尤其是那张精致宛若玉雕的小脸,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可就是这么夺目的小姑娘,当年因为他怠慢顾氏,便狠狠地抽了他一鞭子。

    直至今日他脸上的痕迹,都未彻底消除。

    对于萧子鱼,他怎么能不厌恶。

    然而,萧子鱼并未注意到他的视线,而是对身边的柳妈妈说,把墨砚带回去

    柳妈妈愣了愣,又窥了一眼王管事,柔声劝道,七小姐,你还在病中不宜见血。而且老奴瞧着,墨砚怕是不行了不过是个小畜生,小姐您不必放在心上

    你怎知它不行了萧子鱼说。

    柳妈妈辩解,快没气了,自然是不行了。

    萧子鱼道,现在有气,不就是活着么

    柳妈妈哑然。

    王管事并没有因为萧子鱼的话而妥协,戴姨娘吩咐了,今儿必须打死这个小畜生

    他说的理直气壮,言语里更带了几分挑衅。

    萧子鱼道,我竟不知,这萧家原来早已是戴姨娘说了算

    王管事瞪圆了眼,支支吾吾半响也没反驳出一句话来。

    戴姨娘再受宠,也不过是个姨娘。这萧家三房的内宅,自然依旧是三太太乔氏说了算

    只是,乔氏并不知晓今日的事情,一切都是因为墨砚惊了五少爷而起。

    王管事不甘心就这样交差,想要开口继续说下去,却不料看见萧子鱼冰冷的视线,面颊上的伤口似乎又隐隐作痛,他到了嘴边的话,立即咽了回去。

    他想,反正这狗也活不成了。

    带走就带走吧。

    省的他处理尸首,脏了自己的手。

    最后,萧子鱼带着墨砚顺利的回到了紫薇苑。

    过了几日后,初晴才知道原来是墨砚不知何时有了狗崽子,被顾氏养在小佛堂。

    五少爷无意间路过小佛堂,觉得小獒犬蹒跚的模样极有意思,便拿着棍棒驱赶,结果惹恼了护崽的墨砚,还被追赶了一会。五少爷年纪不足七岁,自然跑不过身形强壮的獒犬,还好墨砚还有一丝理智,最后没有对五少爷下口,而是将他手里的棍棒叼走了。

    通人性的墨砚,只是想护住自己的孩子。

    不过,墨砚的样子却依旧吓到了胆小的五少爷。

    戴姨娘见儿子被一个小畜生欺负,立即大怒吩咐王管事打死墨砚。

    王管事下手极重,而护崽的墨砚,却依旧没有护住那些小狗崽子,等萧子鱼赶到的时候,只剩下两只藏在墨砚身后的小的还残留着气息。

    初晴想着,眼眶就红了。

    明明是五少爷先招惹了墨砚,明明墨砚没有伤害人,可最后要被处死的,却是最无辜的。

    当所有人都以为墨砚和剩下的那两只小狗崽子不行的时候,萧子鱼却吩咐她们去抓了草药回来,又亲自给狗敷上,动作仔细又熟练。

    不过短短半月时间,墨砚和小狗居然被救回来了,而且行动和从前无异。

    初晴又高兴又害怕。

    高兴的是,墨砚终于被救了回来。

    害怕的是,萧子鱼此举不止得罪了在萧三爷身边向来得宠的戴姨娘,更是让王管事和从前一样丢了颜面。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尤其是戴姨娘,她自从诞下五少爷萧玉修后,更是将三太太乔氏都不放在眼里。

    来日,萧子鱼的处境可见有多艰难。

    初晴小心翼翼地跟在萧子鱼身后,愁容满面。

    她们刚走了几步,便听见身后柳妈妈的声音传来,七小姐,你等等等等老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