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08:怪异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萧子鱼恍若未闻,径直地朝着紫薇苑走去。

    初晴见自家小姐这样,便垂下眼眸装作什么都不知晓。

    柳妈妈身形臃肿,等她小跑追上萧子鱼时,已经离紫薇苑不远了。

    她瞪了一眼不言语的初晴后,才挤出几分笑意疾步走到萧子鱼身边,七小姐可是累了

    萧子鱼看柳妈妈一眼笑了笑。

    她笑的淡然,眼神里却带着一丝探究。

    柳妈妈没想到萧子鱼会露出这样的神色,脚步微滞。

    方才不安地她,此时更是惊诧。

    这个从容不迫地人真的是萧子鱼吗那个情绪总是流露在表面,行动招摇且无礼的人。

    柳妈妈将手撰成了拳,情绪翻江倒海。

    一向沉稳的柳妈妈,思绪茫然直到进了紫薇苑,神色也不见改变。

    萧子鱼并未急着进屋,而是认真的看了看周围的布置。

    紫薇苑不大,院内的树木却极多,入眼处几乎都是树木,庭院显得有些拥挤。只是,若是仔细瞧着,会发现这里的树木,和外面的其实有些不同。雨后微风吹过,树叶抖动时,一股清香暗暗地传来。闭上眼深吸一口,会让人觉得心神宁静舒适,内心憋着的那股疑惑和不安,都随着夏风消失在了遥远的深处。

    这里,和她记忆里的地方极不同。

    只是这些树木,却又有几分熟悉。

    应该更高一些,更壮一些。

    小姐,您还是不喜欢这些树吗初晴皱眉,扫了一眼周围的树木,脸上全是不满,三太太明知小姐喜欢宽敞的地方,这里太挤了,小姐练箭都不方便

    萧子鱼自幼习武,擅长弓箭和九节鞭,每日清晨都会在院内练习。正是因为如此,萧老太太总说萧子鱼没有规矩,身上不见闺阁小姐该有的气质。

    反而是顾氏,却支持萧子鱼这样做,甚至还特意将京城内居住的院子,空了很大一块地出来给萧子鱼使用。

    从前萧子鱼总是会觉得,姑苏这边的院子太小,对乔氏也颇有怨言。

    萧子鱼摇头,三伯母有心了,这里挺好的

    初晴愕然。

    她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等她从震惊里清醒过来时,萧子鱼已经回屋了。

    初晴犹豫了一会,见柳妈妈跟在萧子鱼身后,也立即跟了进去。

    萧子鱼精神依旧不好,方才又出去走动一圈还应付了顾家人,脸色更是疲惫。初晴伺候萧子鱼躺下,等柳妈妈离开后,才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小姐。她见萧子鱼没有睡意,这事,是不是完了

    顾二太太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人。

    大楚地广人多,所以刑律里并未规定同姓不婚,而是写着同宗不婚。只是,民间依旧有同姓不婚,惧不殖也的说法。当年,顾二太太力排众议的嫁给了同姓的丈夫,惹了不少流言蜚语。

    初晴起初不解,为何顾二太太会如此执着,后来她才知道,顾二太太在乎的无非是银子。

    聘礼多,且男方家只有他一子。

    连众人议论都不放在眼里的顾二太太,也不知是怎么对待自家小姐的。

    萧子鱼看着绣着玉兰的帐子,神色一怔,这事,完了。有的事,又来了

    有的事初晴不解,小姐你说什么事

    萧三爷对萧子鱼的态度虽然淡漠,但却不会主动来找萧子鱼和顾氏的茬。

    在萧家三房住着,比京城里安静了许多。

    这也是为何顾氏心里太过于压抑,会主动来姑苏小住的原因。

    萧子鱼说,还能有什么事不过也快了

    她说完之后,便合上了眼,显然是真的累了。

    初晴依旧没明白萧子鱼话里的意思,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不要再开口询问最好,在她的记忆里萧子鱼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今日语气友善又不见半分急躁的萧子鱼是她从未见过的。

    话中有话,温和有礼。

    初晴怔了怔,缓过神来从屋内退了出去。

    屋外,柳妈妈正皱着眉头来回走动,她见初晴走了出来,立即上前问,七小姐有什么吩咐

    没有初晴虽不喜欢柳妈妈,但碍于她是三太太乔氏指来的人,便又回答,睡着了

    柳妈妈瞪大了眼:睡着了

    刚才言辞犀利,几句话说的众人心神不宁的人,此刻居然睡着了。

    没有丝毫动怒的迹象,更没有提及汤药的事情。

    太过于安静了。

    初晴点了点头,小姐累坏了

    柳妈妈扯了扯嘴角,神色僵硬。

    累了

    萧子鱼方才的行为,哪有一丝疲惫的样子。连顾二太太精力那么好的人,在萧子鱼面前都节节败退,最后更是被反驳的说不出一句话。

    顾二太太又哭又闹的行为,彷佛成了猴戏,丝毫没有影响萧子鱼的情绪。

    这样的萧子鱼,身上倒是有几分乔氏的影子。

    不准确地说,比乔氏更镇定更厉害。

    柳妈妈咬了咬牙,见初晴朝着院外走去,又问,初晴,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给墨砚上药初晴笑了笑,小姐今儿问起墨砚了,奴婢想小姐应该是担心墨砚了

    听初晴提起墨砚,柳妈妈的神色便更难看了。

    明明奄奄一息的小畜生,居然被萧子鱼这么乱七八糟的捣鼓,又活了过来,而且精神还很好,已经可以来回跑动了。

    周围的人都觉得惊讶,她自然也不例外。

    怎么就好了

    不应该的。

    初晴见柳妈妈神色苍白,便有些不解,柳妈妈你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没了柳妈妈摇头,你去忙吧

    初晴抿了抿唇,便朝着院外走去,留下惶惶不安的柳妈妈。

    过了一会,柳妈妈轻轻地跺脚,对着紧闭的屋门冷哼了一声,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过三日,初晴心里的疑惑,便因为传来的消息逐渐加大和不安。

    连柳妈妈听闻消息时,都吓的瘫软了身子,坐在了地上。

    反而是萧子鱼一脸镇定的喝着碗里的补药,平静极了。

    顾二太太雇了马车去寒山寺,不知在途中出了什么事情,马车跑离了原本的道路,最后跌下山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