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10:萧家三房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la,

    紫薇苑的侧院里种着几株紫薇树,此时恰逢花期,花势开的正盛。

    空气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姿态优美的紫薇树上挂着簇簇花团。

    紫薇花团锦簇,颜色夺目艳丽。

    花萼中抽出根根细丝,淡淡的金色却像洒了一层金粉似的璀璨。

    远远看去,真是盛夏绿遮眼,此花红满堂。

    萧子鱼走在铺着鹅卵石的小径上,几瓣紫薇花落在她的乌黑光滑的头发上,仿若晶莹的黑玉染上一抹绚丽的色泽。

    初晴跟在萧子鱼身后,内心惶恐不安。

    萧家三房看似平静,其实内里早已是暗潮汹涌。

    昔日,萧家三爷萧应闻初到姑苏,便和乔家受宠的嫡小姐乔氏相遇,后又得到乔老太爷的赏识,在商场上渐渐站稳了脚跟。

    萧三爷并未忘记从前乔家的提拔,在入了姑苏的商会后,便主动去乔家提亲,娶了乔氏。

    乔老爷起初犹豫,萧三爷虽入了商会,但是家业和乔家比起来差了太多。后来萧三爷又主动投了不少银子进乔家的盛昌票号,乔老太爷才勉勉强强的答应了这门亲事。

    直至今日,姑苏的老人们依旧记得当年乔家嫁女时,十里红妆的盛况。

    萧三爷娶了乔氏后,起初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不过两年,两人便有了第一个儿子萧玉轩。然而,萧家枝叶并不繁茂,萧三爷如今家大业大,自然也要为来日打算。在乔氏入门的第三年,萧三爷纳了第一个侍妾万姨娘。很不幸的是那一年乔氏又有了身孕,还是双生胎。因为萧三爷突如其来纳妾的缘故,乔氏郁思气结,难产诞下的孩子双双夭折。

    在大楚,如果双生胎是一男一女,便是天降祥瑞龙凤呈祥。相反,若是一对女儿,便会视为妖异之兆。

    乔氏诞下的双生胎,便是两个女儿。

    同一年,萧玉轩在踏青的时候,因为骑着的马匹突然疯癫,最后从马背上摔下来,身子瘫痪再也不能行走。

    也不知是谁走露了消息,外面纷纷传言乔氏生下一对妖孽,又提起旧日乔家愿意低嫁女儿还倒贴那么多嫁妆到萧家,其实也是因为乔氏不祥。

    没有任何依据的谣言像是淬了毒的刀子,一刀又一刀的割着乔氏的心,她以为自己的丈夫会在这个时候安慰自己,却不想等到的是远在京城的萧老太太送来的丫鬟,被萧三爷抬了蔡姨娘的消息。

    自此,乔氏大病了一场。

    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何往日的宠爱她的夫君,会突然变成如此陌生的模样。

    她痛失了两个女儿,儿子又摔断了腿成了废人,没人同情她也就罢了,却还被人认为不祥。

    那种疼痛,让乔氏生不如死。

    后来,姑苏众多太太夫人们的宴席上,彻底的没了乔氏的身影。

    接着,又不知从哪里传出乔氏善妒的消息,闹的沸沸扬扬,最后这件事情更是惊动了年迈的乔家老爷。

    乔家为了稳住乔氏在萧家的地位,又送了几个年轻貌美的小丫鬟到萧家府上以示大度,萧三爷最后又从这几个丫鬟里抬了一个戴姨娘。

    那时,乔老太爷亲自探望了乔氏,两个人说了许久的话,乔老太爷甚至还让失去了双亲的乔四少爷乔冕之在萧家三房暂住,陪伴在乔氏身侧。

    谁也不知道乔老太爷说了什么,更不知五岁还不能言语的乔冕之做了什么,逐渐乔氏的病情也开始慢慢地痊愈。

    病愈后的乔氏,彷佛老了十岁,却依旧支撑着单薄的身子,将萧家三房的内宅打理的井井有条。

    戴姨娘被抬为姨娘后,很快便为萧三爷诞下一子名玉修。

    修来的福气。

    戴姨娘因为萧玉修,在萧家三房的地位渐渐和乔氏并肩,连萧三爷对她几乎都是有求必应。因为,萧家三房的长子萧玉轩双腿不能行走,整日只能躺在床上,来日显然不能继承萧家三房的产业,而其他两位姨娘又无所出,萧家三房也只有戴姨娘有儿子。

    连乔家人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然而这次,乔氏却没有再次病倒。

    她先给萧玉轩说了一门亲事,女方是韩老太爷唯一的孩子。

    韩老太爷的家产并不起眼,祖上也没人从官,但是他在京城里却是谁都不愿意去招惹的人物。因为白家上一位家主曾对外宣称,来日无论是谁继承白家,都要对韩老太爷恭敬,否则那个人便没有继承白家的资格。私下还有人传言,白家现在这位年轻的家主,私下更是唤韩老太爷一声义父。

    白家现在虽是商户,但是白家祖上却是忠烈的武将,而前任主母更是先帝最疼爱的女儿丹阳公主,如今圣上的嫡亲姐姐。

    虽然韩老太爷如今已经不在白家管事,而是回姑苏养老,但是谁也不敢小瞧他的地位。

    众人都没想到,乔氏居然如此厉害。他们更想不明白的是,韩老太爷为何要将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一个瘫在床上的男子。

    这不是毁了女儿吗

    乔氏厉害的地方不仅仅在此,在戴姨娘受宠的时候,她花了重金在西域买回来一群舞娘养在府里,丝毫不在意萧三爷会去宠幸其中一个。

    西域的舞娘,姿容出众又年轻宛若初绽的花朵,对乔氏更是恭谨。因为她们的存在,萧三爷很快便将戴姨娘忘在脑后。若不是戴姨娘还有个儿子,萧三爷怕是都忘记她长什么样子了。

    从此,戴姨娘安分了。

    所有人在佩服乔氏厉害时,却忘了乔氏是萧三爷的结发妻子,是个还不足三十的弱女子。

    一个女人要将心上人拱手相送,会是何等的痛苦。

    戴姨娘不敢再挑衅乔氏,私下却将怨气发泄到顾氏身上。

    尤其是在知晓乔氏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待见顾氏后,更是变本加厉。萧家三房的下人在瞧见戴姨娘的行为后,也会在暗中帮衬着,连一向温顺的万姨娘加入了其中。

    似乎欺辱人,是他们最大的乐趣。

    乔氏忙着处理宅子里的庶务,而顾氏又擅长隐忍,这件事情也没有闹大。

    初晴想到这些,眼眶都红了。

    在京城活不如意,在姑苏也是如此如今没有顾氏庇护的萧子鱼,会被羞辱成什么样子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而是强打着精神说,小姐,您身子还未痊愈,让奴婢去看墨砚便好了,您又何必亲自走一趟

    五弟既然都来了萧子鱼语气淡淡地,我不去,他也会来找我

    初晴一愣,便看见萧子鱼朝着安置墨砚的地方,疾步走去。

    汪汪

    墨砚咆哮声在下一刻响起,打破了院子里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