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15:你被诅咒了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la,

    萧玉轩神情复杂,堂妹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自然比不上堂妹有学问

    他言语里带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嘲讽。

    我若没记错的话,二堂哥明年便要行冠礼了萧子鱼丝毫不介意,语气依旧和缓,行了冠礼,二堂哥也该成亲了吧

    她说的十分直接,让萧玉轩目瞪口呆。

    一个还未出阁的小姑娘,居然敢这般胆大说出这样一句话,简直闻所未闻。

    怎么会如此不知羞。

    然而萧子鱼让他震惊的不止是这句话

    她又接着说,那么,二堂哥想骑马迎娶韩小姐吗

    可恶荒谬

    萧子鱼的一句话,让向来斯文的萧玉轩彻底生气了。

    他当年因为骑马摔断了腿,之后便再也不能行走。这些年来,若非一直用补药调理身子,他的这双腿怕是早已变成枯木了,如今萧子鱼居然还来嘲笑他,问他可曾想继续骑马。

    他气的有些失神。

    萧子鱼丝毫没有注意这些,她弯下身子抬起他盖着毯子的腿,准备将他的靴子脱下。

    在萧子鱼的眼里,似乎没有男女授受不亲这个概念

    你要做什么萧玉轩急了,放开

    虽然他比萧子年长,但是因为常年躺在床上的关系,他自然不如习武的萧子鱼有力气。

    而萧子鱼也没给他反抗的机会,她迅速的将他的鞋袜脱掉。萧玉轩的体温冰凉,比他体温更冰凉的,居然是萧子鱼的手像是夏日里地窖里的冰块似的,冻的他神智有些混乱。

    从来没有人,让他如此失态。

    这些年,多少人曾这样看过他,每次虽然他们说话的神色和蔼,但是他们眼里的神色,不是怜惜便是嫌弃。

    他,不需要谁可怜。

    他们嫌弃他,那么他又何尝不嫌弃那些无能的人。

    这么多年来一直压抑在萧玉轩心里的痛苦,也随之爆发。

    你疯了萧玉轩大吼,萧子鱼你是不是疯了

    他将手握成了拳头,像是在下一刻,便要对眼前的人动手似的。

    萧子鱼说,二堂哥应该多这样发泄发泄,憋太久了对身子不好,也容易得心病。

    她刚说完,萧玉轩便疼的啊了一声。

    萧子鱼不知碰到了什么地方,那种疼痛像是被敲碎了骨头一般,他从未这样痛过

    只是那么短短一瞬,他便觉得自己像是丢了魂一般。

    萧子鱼皱眉,缓缓地坐稳了身子,果然是这样啊

    此时,陪着初晴一起拿着点心的小丫鬟,进院看见这让人震惊一幕,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萧子鱼握住萧玉轩的脚,愁眉不展。而坐着的萧玉轩,一张清秀的容颜,疼的皱成了一团,额头上更是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

    二少爷小丫鬟赶紧端着茶点跑了过来,你没事吧

    萧玉轩气的浑身发抖,又疼的说不出话。而萧子鱼却仿若无人一般,失神了许久。

    良久后,萧子鱼说,太恶毒了

    小丫鬟急的跳脚,七小姐,你这样对二少爷,你还说他恶毒

    在后面的初晴见萧子鱼被丫鬟欺辱,急的也跟了上来,我家小姐又没说二少爷的名字,你怎么就知道是在说二少爷

    小丫鬟闻言,眼眶顿时红了。

    萧玉轩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咬牙切齿地说,我有些乏了,明月你去唤人进来,我要歇一会

    他这句话,显然是在赶人。

    萧子鱼慢慢地从失神里清醒过来,眼神也恢复了清澈。

    她说,抱歉,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知道那个人还在不在,他好像已经多年没有踪迹了。二堂哥,你这个不是病,也不是中毒,而是被人诅咒了

    呵纵使性子再好,萧玉轩也被萧子鱼嘴里话语,气的怒极反笑,诅咒我的人多了去了,你说这些话,简直荒谬

    萧子鱼依旧没将萧玉轩嘲讽的话语放在心上,她站了起来,眼里全是认真,二堂哥有空看看我放在你这里的书

    萧子鱼说完,便转身离开。

    初晴立即跟了上去。

    萧子鱼方才那句话说的情真意切,他不禁有些失神。

    等清醒过来时,萧玉轩更是气的呼吸加重。

    萧子鱼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后,转身便风轻云淡的离开,留下望梅院一群手忙脚乱的仆人和气的昏了头的萧玉轩。

    萧子鱼刚离开,本来微掩的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一个穿着水绿色长袍的少年从屋内走了出来,他的眼里挂着一丝笑,没想到表哥你也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他的取笑,不言而喻。

    萧玉轩也不介意他说话的口气,只是气的将萧子鱼递给他的书,狠狠地丢在地上,你方才为何不出来

    她又没对你怎么样少年一双眼笑的弯弯的,而且,若我急着出来,怕是见不到这么有趣的场面了我有很多年都没有见过你生气了。七小姐说的没错,心里有火就别老憋着,万一憋出毛病,韩家小姐要心疼的

    萧玉轩双唇紧闭,没有再说话。

    萧子鱼方才问他,可想骑着马去迎娶韩家小姐

    他当时气的昏了头,没有细想。

    其实,他自然是想的。

    一个男人,谁不想给自己的心上人,一个完完整整的婚礼。

    然而,他不能。

    他不能给韩家小姐这些,也不能娶韩家小姐。他这样的一个废物,怎么配的上韩家小姐

    只是,他又不甘心

    为何,受伤的偏偏是他。

    萧玉轩想着,觉得眼眶被刺痛的厉害,下意识的他紧紧地握住了盖在腿上的毯子。方才,在听见萧子鱼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居然有那么一丝希望,希望有人能治好他,哪怕是短寿十年二十年,他也想要给韩家小姐完整的一切。

    穿着水绿色长袍的少年,看着垂着眼眸的萧玉轩,眼里闪过一丝悲痛。

    很快,他又打起精神,笑着说,方才,七小姐是不是说她没有十足的把握

    萧玉轩说,她说了

    我猜,她的意思是想说,她知道有人可以帮你少年分析,我曾听闻七小姐的哥哥是个博览群书的人,他这些年虽然一直未曾出门,倒是看了不少书。瑾瑜,你说是不是萧玉竹和她说过什么

    萧玉轩没什么反应,萧玉竹自己都病成那样了,他又能和萧子鱼说什么而且,母亲这些年来请了多少所谓的名医进府结果不过都是些忽悠人的江湖郎中。

    少年有些失望。

    他没有顾及周围忙碌着的下人们,而是若有所思地将地上萧玉轩丢掉的书捡起。

    他记得,这是萧子鱼带来的。

    他翻阅了几下,很快便发现,兵书的下面,还有一本又薄又旧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