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16:信和不信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la,

    这本书,似乎已经放了很多年了。

    书里的字迹早已有些模糊,看起来十分的吃力。

    不过,很快少年便察觉,他手里的这本书,其实是一位云游的高人记录了自己在东夷的见闻。

    还是罕见的孤本。

    且不说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单凭是孤本这一点,这本书便十分珍贵

    东夷

    少年微微一怔。

    若他没记错的话,那是一个存在了很久却很小的国家,而且,那边有许多闻所未闻的奇怪事情。

    譬如,巫术。

    少年皱着眉头,目光又落在不远处石桌上搁着的点心。

    酸梅子少年露出一丝笑,表哥,我记得这是你从前最喜欢吃的东西

    萧玉轩抬起头,顺着少年的目光看了过去,白瓷碟里盛着的酸梅子,十分诱人。

    他的确喜欢。

    不过,自从跌落马背后,他便再也没有尝过酸梅子了。

    连他的母亲乔氏,或许都快忘记这件事情了。

    这七小姐很有意思,她难道真的有料事如神的本事少年默了默,又说,前些日子我听闻墨砚被王管事打的浑身是伤,连小狗崽都打死了好几只结果七小姐出现,将只剩下一口气的墨砚带走了,你猜后来怎么着

    萧玉轩不解,怎么

    墨砚若他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四婶顾氏总是带着的那条獒犬。

    很乖巧也很忠心。

    他很喜欢那样的墨砚,也曾想过要养一只犬在身边,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是因为,他行动不便,会束缚了犬的自由。

    少年语气里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结果七小姐带回去,亲自煎药又请了大夫帮着墨砚包扎后,它居然又活过来了我今儿去瞧过了,那条獒犬像是没有受过伤似的,当真是太奇怪了

    更有意思的是,他居然还看到了十分有趣的场面。

    不过,他的步子明明很轻,却依旧被墨砚注意到了。

    若不是墨砚注意到了他,他或许会知道,萧子鱼方才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

    到底是那位名医,有如此厉害的医术,能有把握将萧玉轩的腿脚治好。如果真的存在,为何这些年来乔家花了海量的银子,却丝毫没有得到一点点消息。

    萧玉轩不以为然,有什么奇怪的她或许只是做做样子,其实治好墨砚的,是那位大夫

    啧少年感叹,可我记得,曾有人说这位荀大夫是庸医啊

    萧玉轩疑惑,你说谁荀大夫

    在萧玉轩的记忆里,这位荀大夫的医术其实并不怎么样。昔日,荀大夫给他扶完脉后,甚至药方都不敢开,便急匆匆地逃出了府,之后萧府的人再去请他,他便直接称病,说不方便出诊。

    然而,父亲萧三爷几日后受了风寒,荀大夫又带着药箱来了萧府。他的身子比从前又圆润了不少,精神百倍的和人谈笑风生,哪里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很快,萧玉轩便想明白了。

    这位荀大夫其实只是对他的病症束手无策而已。

    当真是胆小的庸医。

    少年点头,是啊,是荀大夫我还去打听过,那天荀大夫的确只是帮墨砚包扎了一下,其他的什么都没做,连药方都是七小姐自己写出来的瑾瑜,我觉得七小姐知道的事情,并不像你我知道的那么简单

    萧玉轩听了这话,却忍不住笑出了声,疯了,疯了,你方才没听见她怎么说吗她说,我被诅咒了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诅咒她是话本子看多了吧

    这种东西,他从不相信。

    无论是苗疆的蛊术,还是被传言的神乎其乎的厌胜之术,他一个都不相信。

    全都是无稽之谈。

    少年皱眉,将手里那本破旧的书丢给了萧玉轩,又说,我从前也不相信,可祖父那件事情后,我也会怀疑为何有如此奇怪的事情总之,你先看看这本书吧

    萧玉轩犹豫了一会,还是将书接了过来。

    他曾在幼年的时,和萧子鱼的哥哥萧玉竹有过短暂的来往。他至今都记得,比他还小几岁萧玉竹,言行举止之间都带着稳重。那时的萧玉竹,神色根本不像是个孩童,连说话都让人找不到一丝错误的地方。

    后来,他才知道萧玉竹和萧子鱼在京城萧家的处境。

    他很庆幸,自己一直被母亲和外祖父庇护。

    辛苦又艰难的处境,会加速一个人的成长。

    而萧玉竹,约摸就是这样的人。

    萧玉轩暗暗地想,如果真的是萧玉竹告诉萧子鱼那样的话,或许或许,他可以再试着相信一次。

    从望梅院出来后,萧子鱼一直沉默不言,而初晴更不敢上前询问。

    初晴担心的是,方才那件事情会传到三太太乔氏的耳里。如果乔氏误会萧子鱼欺负了萧玉轩,那么后果便不堪设想。

    不会的。

    初晴立即摇头,她是和萧子鱼一起长大的,她知道萧子鱼并不是喜欢欺凌别人的人。萧子鱼习武,也不过是为了自保和保护亲人。

    等回了紫薇苑后,萧子鱼依旧没有开口,而是在屋子里翻书。

    那些书都是从前萧玉竹送来的,萧子鱼从不会翻阅,但是如今却出奇了,萧子鱼不止会翻阅,还会一边在纸张上记录一些东西。她的神色认真,丝毫不像是心血来潮随意做做样子。

    她这样谨慎又用心,和从前帮墨砚上药时的行为,一模一样。

    天色渐渐地暗了,廊下的防风灯已经点上,院子里的景色十分模糊,像是罩了一层薄薄的黑色纱幔。

    昏暗处,时不时的传来几声蝉鸣之声。

    初晴进屋时,便瞧见萧子鱼揉着眼角,神色里全是疲惫。

    萧子鱼的病情刚刚稳定,不能这样劳累。

    她走到萧子鱼身边,带着试探的语气问,小姐,您先歇一会吧

    萧子鱼摇头,没事再等会

    初晴不好反驳,只能点头退下。

    初晴没想到萧子鱼一熬就是一夜,翌日清晨,萧子鱼眼下有了一层淡淡的青痕,脸色更是一片惨白。

    然而,她嘴角噙着笑,像是寻找到了什么答案似的,心满意足。

    初晴心疼萧子鱼,又无能为力。她知道萧子鱼的性格,向来如此。

    一旦认定的事情,谁劝也不会改变。

    用了早膳后,萧子鱼并没有急着歇下,她先去院子里练了一会箭,又去看了看墨砚。等一切忙完后,萧子鱼才回了屋内,准备歇一会。

    然而她还没有躺下,柳妈妈便急着进屋通传,七小姐,三太太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