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18:她又不傻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乔氏话锋一转,言语里也带了几分怒气。

    昔日,她曾绝望得躺在床榻上看着高处的屋梁,心里想着是不是死了,就能彻底的解脱了。

    只要一想到自己被丈夫背叛,乔氏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她不在乎往后周围人看着她的目光会是轻视和同情,她只是想要简简单单的一世安稳。

    但如今的她,疲惫又心酸。

    生不如死。

    然而,她终究是熬过去了。

    她这一生会有很多个一年,而在这一年内,她像是在地狱里拼劲全力,才爬了出来。

    为母则强。

    若她离世了,萧三爷必定会娶继室,那么到时候被遗忘在角落的人,会是她的儿子萧玉轩。

    “三伯母知道了?”萧子鱼垂眸,“那三伯母不想知道,我为何会去看二堂哥吗?”

    乔氏微怔,“知道又能如何?”

    她从未放弃过给萧玉轩治腿,私下也有贴心的大夫劝她,说萧玉轩虽然断腿瘫在床榻上,但是却依旧可以为萧家留下子嗣,不用一直执念于此,费心费力。乔氏听了这话,几乎哭出了声……这是她的儿子啊,不是用来传宗的工具,更不是她用来在萧家站稳脚跟的仰仗。

    她是一个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健健康康,能和从前一样奔跑行走。

    哪怕要她短寿一半,她也是愿意。

    私下,贴心的萧玉轩也曾萧三爷提过,说会留下子嗣。

    只有萧玉轩有了子嗣,她在萧家的主母之位才不会受到威胁,乔家那边才不会为难她!

    儿子越是懂事,乔氏的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萧子鱼说,“三伯母其实一直都想不明白吧?为何只是摔伤,却再也不能行走!”

    乔氏笑了笑,“想不明白,又能如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若一味执迷,终究会误害了他!”

    她有太多想不明白的事情,为何一向待她好的丈夫会突然纳妾,为何引以为傲的儿子会出这样的事情,连事事都宠她的父亲,都亲自和她说那些话。乔氏想知道答案,却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

    “我若没猜错,二堂哥会摔下马,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萧子鱼轻声说。

    乔氏依旧没有惊讶,“是,不过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她不会容忍伤害自己儿子的人,还活着!

    萧子鱼摇头,“不,他还在的!”

    萧子鱼的语气坚定,不像是在说笑。

    乔氏声音微颤,眼里全是惊讶,“怎么可能还活着,谁告诉你他还活着的?”

    “堂哥的伤很明确的告诉我,他还活着!”萧子鱼的神色里带着几分同情,“二堂哥的伤其实早该痊愈了,他如今不能行走,是因为被诅咒了。若那个人真的死了,堂哥的腿便不会疼的如此厉害!”

    诅咒?

    乔氏无声的笑了起来,又是这句话?她就知道,自己不该对这个年幼的孩子,抱有太多的期望。

    她当年是亲自看到了那个人的尸首,还亲自砍了他几剑,确定他断了气。

    怎么可能还活着?

    “你哥哥话本子看多了吧?”乔氏很不客气,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嘲笑,“诅咒?真是好笑!”

    萧玉竹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若萧玉竹真的知道这个世上有妙手回春的名医,为何他的身子并没有半点好转。

    可见,萧玉竹也不过是性子沉稳,其他的却是一概不知。

    萧子鱼皱眉,“这和我哥哥有什么关系?”

    “不是竹哥儿告诉你的?”乔氏自嘲地说,“你想在这里继续住,我不会赶你走。只是,往后不要再故弄玄虚了,我很不喜欢,也很反感!”

    她说完后,便站了起来。

    瘦弱的乔氏,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憔悴又可怜,摇摇欲坠。可也就是这个娇小的女人,有着一颗最强大最坚强的心。

    萧子鱼说,“三伯母难道真的没往这方面想过?”

    乔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怎么可能没想过,我不禁想过,甚至还付诸于行动,但是结果……却是我闹了一场又一场的笑话!”

    上天不公,大夫又无能,她怎么可能不信奉这些。

    她终究是太过于执念了。

    说完后,乔氏挥了挥手,又说,“你是萧家的小姐,身边没人伺候也不像话,我会吩咐柳妈妈再选几个丫头过来,你选几个留下!往后,不要再去望梅院了!”

    不过是个孩子,乔氏虽然生气,但是却依旧没有将怒气发泄在萧子鱼身上。

    她早已习惯失望,所以这种结果,也是在她的预料之中。

    只是,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萧子鱼仿若未闻,“那三伯母可曾找过一愚大夫?”

    乔氏的耐心快被磨光,她很恼火,“没有!”

    “哦,我给忘了,他应该暂时不会用这个名字!”萧子鱼揉了揉眉心,眼里浮现了几分迷茫,像是在努力回忆什么事情一半,“他现在……恩……应该是慕百然,慕大夫!”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她一说这句话,乔氏就像是被点着了火的炮仗,顿时火冒三丈。

    慕百然……

    江湖骗子慕百然。

    “萧子鱼你到底什么意思?”乔氏低吼,“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个名字,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这个人不过是个骗子!”

    一个可恨的骗子。

    其他的大夫骗的也不过是金银珠宝,一些身外物。

    但是,慕百然骗得她父亲如今还躺在床上。那个曾经在姑苏商场上叱咤风云的乔老爷子,垂暮之年居然被一个骗子忽悠的团团转,而且至今还深信不疑。

    乔氏一双手握的紧紧的,指甲划破了她的掌心,也浑然不觉。

    萧子鱼沉吟片刻,“他不是骗子。”

    “他不是骗子?”乔氏怒极反笑,“你的意思是,我是傻子吗?”

    萧子鱼说,“这些年三伯母你应该过的很辛苦吧?如果你真的找过慕大夫,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想要拔出二堂哥腿里的东西,需要一个会制药的药师?”

    乔氏身子僵硬,她转身看着身后坐着的萧子鱼,目露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