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1:只信你一次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div class"kongwen"><div><div class"middlead"><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read4;<script><div>

    ♂

    提起慕百然,乔氏的脸色便又不好了。

    她犹豫了许久,才试探着问,你当真会修治药

    会萧子鱼说,若是三伯母不相信我,可以拿我闲来无事炮制的生半夏去药房问问

    乔氏没有回答,而萧子鱼已经站了起来。

    她走进了内室,片刻后又走了出来。萧子鱼将一个檀木小盒放在了乔氏的面前,我方才说了,二堂哥的腿里有东西,越早拔除对二堂哥越好

    萧子鱼顿了顿,又说,若是拖久了,这东西会要了二堂哥的命

    乔氏情绪复杂,胸口传来的疼痛愈来愈剧烈,她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子,浑身僵硬根本不能动弹。

    若是不治,来日会要了萧玉轩的命。

    曾经,那位慕大夫也曾提起过,但是,在所有的大夫里,也只有他一个人提起过。

    乔氏不再多想,她颤颤抖抖地站了起来,拿起放在桌上的檀木小盒,没有回答好或者是不好。

    她抬起脚朝着屋外走去,等到了门口时,突然滞下脚步说,一次,我只信你这一次

    她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这句话挤了出来。

    屋门从内被打开,柳妈妈赶紧走了上来,扶住摇摇欲坠的乔氏,一脸慌张,太太,你这是怎么了七小姐又惹你生气了吗

    柳妈妈眼里的讨好,怎么也掩盖不住。

    然而乔氏并没有回答,她只是慢慢地朝着院外走去,等到紫薇苑的大门外,乔氏的贴身嬷嬷走上前,从柳妈妈的手里接过一脸疲惫的乔氏,一句话也没有说。

    曹嬷嬷是乔氏的陪嫁嬷嬷,是看着乔氏长大的人,她很少看到乔氏露出如此慌张又无助的一面。

    她没有让柳妈妈等人跟上来,而是独自扶着乔氏慢慢地朝着百雨院走去。

    走过抄手游廊,乔氏突然停下脚步,说,曹嬷嬷,你相信一个人会突然性情大变吗

    太太是说七小姐吗曹嬷嬷声音低沉,老奴也觉得七小姐很奇怪

    整个人像脱胎换骨一般。

    乔氏不解,为何

    曹嬷嬷扶着乔氏又继续朝前走,前几日表少爷来看二少爷,曾和老奴说起一件事情。他说,顾二太太出事了,在出事之前见过七小姐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奇怪,但是后面的事情,却十分诡异。

    乔氏皱眉,不是不让顾家的人进府吗

    是柳妈妈的主意,七小姐并不知情曹嬷嬷解释,顾二太太见不到四太太,便直接去找了七小姐。那会七小姐的病还未痊愈,她想趁着七小姐病的迷糊,从七小姐哪里拿银子,结果七小姐却将顾二太太羞辱了一顿。

    以萧子鱼的性格,没动手打人,已经不错了。

    骂人,也是常事。

    曹嬷嬷顿了顿,又说,顾二太太自然不想空手而回,她最后要七小姐的那朵珠花,就是从前三爷从戴姨娘哪里随便拿给七小姐那支七小姐倒是大方,她将珠花给了顾二太太,却说,珠花不祥顾二太太没有相信,结果

    曹嬷嬷说的时候,只觉毛骨悚然。

    乔氏惊讶地说,结果,顾二太太出事了

    是啊曹嬷嬷点头,她去寒山寺找四太太的路上遇见了郡城逃难的流民,最后逃跑时跌下山崖,尸骨无存

    这下,乔氏彻底怔住了。

    巧,太巧了。

    这些年来姑苏郊外一直很太平,寒山寺怎么会突然出现流民

    她浑身冷汗。

    她她还是萧子鱼吗乔氏喃喃自语,是不是不是了

    曹嬷嬷没有回答乔氏,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乔氏。

    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当年,乔老太爷虽是试药,但是经历的事情,更是奇怪。太过诡异的事情,她们也不知到底是为什么

    乔氏缓缓地从震惊里清醒过来,然后站稳了身子,脸上露出了笑意,老天开眼,这次肯定是老天开眼了曹嬷嬷,你给我准备马车,我要去乔家的药房,快,就是现在

    乔氏说完,立即朝着外院走去。

    她的脚步匆忙,和方才判若两人。

    曹嬷嬷有些惊讶,但是还是立即追了上去。

    乔氏离开的时候,神色很差。

    柳妈妈以为萧子鱼惹得乔氏生了大气,在伺候萧子鱼时便更不如从前了,有时送来的茶水,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对萧子鱼的轻视和怠慢,显而易见。连带院子里其他丫鬟,也开始偷懒,她们对萧子鱼的语气十分不客气。

    萧子鱼也不生气,只是吩咐初晴重新换了一壶。

    初晴瞧着萧子鱼的处境,眼里全是心疼。

    那一日,小姐到底和三太太说了什么,能把三太太气成那样

    她担心,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

    五日后。

    柳妈妈突然被带走,送到了戴姨娘身边,紫薇苑里的丫鬟也彻底的换了一拨新人,更让初晴惊讶的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外院丫头突然成了一等丫鬟,还被送到紫薇苑贴身伺候萧子鱼。

    这个丫头,初晴觉得似曾相识。

    她想了很久,才想起这是被顾二太太臭骂了一顿后,又被断雨羞辱的小丫头。

    尚不足半月,这个小丫头比从前更瘦了,连一身用好料子做成的衣裳,也遮不住她的憔悴。

    只是被收拾过的小丫头,面目倒是出奇的清秀。

    奴婢奴婢。小丫头大力地跪在萧子鱼身前,声音哆嗦,奴婢九丫,见过七小姐

    她到现在都觉得,自己肯定没睡醒。

    她跟在曹嬷嬷的身后,以为自己又会和从前一样,替内院那些金贵的丫鬟们挡灾。结果,曹嬷嬷说她以后再也不用回外院了。

    她留在内院伺候萧子鱼,还被升了一等丫鬟,月例也比从前高了不少,足足有二两银子。

    所有的一切,让她觉得自己是在梦中。

    萧子鱼将手里的书放下,轻声说,往后,你便不叫九丫了,你叫初雪

    小丫头重重地对萧子鱼磕头,因为用力过大,她的额头立即红肿了起来。

    很疼,这不是梦

    她还未回答,便听见萧子鱼说,再磕就磕坏了,我让你过来,不是让你来磕头的你从前应该见过我身边的断雨,我不希望你和她一样,明白吗

    萧子鱼说的直接,语气却很和善。

    九丫自然知道萧子鱼说的是谁,她至今都记得断雨发怒的样子。她害怕断雨说的话是真的,她不想再被卖出去。

    若不是萧子鱼让她来内院伺候,她在外院怕是也活不了多久。

    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萧子鱼和善的话语,让她有些难过。她很想留在内院,不想再回外院了,可是若她在萧子鱼身边,会连累萧子鱼的。

    九丫眼眶微红,奴婢多谢小姐恩典,只是,奴婢没有福气伺候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