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5:救不救人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今儿,乔冕之穿了一身水绿色的锦袍,乌黑的头发用青玉簪子束起。

    他本就俊朗,一双柳叶眼生得像永远带着浅浅的笑,清雅中透着一抹异样的风情。

    初晴是第一次见到乔四少爷,不禁有些怔住。

    茶水房的小丫头说,乔四少爷的样子和痴儿没什么区别,而且还是个身形臃肿的人。

    小丫头说的振振有词,不少人都信了,包括她在内。

    初晴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传言不可全信。

    打扰了乔冕之温和地笑了笑。

    初晴不敢再看乔冕之的眼,而是低头领路。

    这个人,生的太夺目了。

    屋内萧子鱼站在多宝阁旁,目光在众多书籍上一扫而过,待乔冕之进屋后,她才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少年,微微蹙眉。

    乔冕之站着,坦然的接受萧子鱼的打量。

    萧子鱼说,四少爷,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她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似曾相识。

    见过乔冕之的语气十分肯定,在侧院

    那一日墨砚太机灵了,他躲的很偏僻,却依旧被它发现了。而萧子鱼,应该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只是没有看的太清。

    不过,这位七小姐的记性的确不错,只是模糊的一面,居然便将他认了出来。

    萧子鱼眉头依旧紧锁,似乎对于乔冕之的回答,并不满意。

    然而乔冕之并没有注意到这点,他颇有兴趣的打量了屋内的摆设。过了一会,他才说,七小姐的品味当真独特

    屋内并没有摆放太多的东西,名贵的器皿也是屈指可数。

    他记得,从前的紫薇苑并不是这样的。

    太挤了萧子鱼的眉头缓缓地舒展开,目光又放回书架上。

    听了这话,乔冕之却意外的笑了起来。

    太挤了

    紫薇苑和望梅院一样,院内入目之处几乎都是香樟树。夏日里虽然味道清新,但是却太密集了,根本看不出半分优雅之处。

    他也曾和萧玉轩提过,是否要移植几颗出去。

    然而,萧玉轩却当做没听见。

    韩家小姐的话,萧玉轩向来放在心上,而且还做的很彻底。

    初晴和初雪此时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进来,乔冕之便收敛了笑。待两个人退下后,他才说,今儿冒昧打扰七小姐了

    无碍萧子鱼从多宝阁上取下书,药方带了吗

    她说的直接,言语里没有丝毫遮掩。

    乔冕之略有些诧异,但是很快便调整好心绪,七小姐怎么知道我带药方来了

    不然,四少爷是来借书的吗萧子鱼站稳了身子,声音轻柔。

    乔冕之哑然失笑。

    还真给萧子鱼猜对了一半,他今儿的确要帮萧玉轩借书回去。临行前,萧玉轩特意又嘱咐了一次。

    从前,萧玉轩对东夷那边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萧玉轩从不信这些。然而,在看了萧子鱼送来的书后,却突然觉得东夷的事情很有意思。

    连乔氏都有所发觉,还特意买了不少关于外域的书回来。

    乔冕之坐下,端起茶盏语气淡然,药方带了,书也要借的

    他轻轻地啜了一口茶后,柳叶眼随着他的笑,弯弯的像是夜里的残月。

    萧子鱼不意外乔冕之的话,她拿起方才从多宝阁上取下来的书,缓缓地走到乔冕之身边,将书放在桌上。

    乔冕之看着桌上的书微微挑眉,他进屋的时候萧子鱼便一直在多宝阁附近站着,他起初还有些纳闷萧子鱼在找什么,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萧子鱼像是知道他要借书似的,已经提前将书找好。

    而且这些书,的确都是关于东夷的。

    乔冕之想着,便将手放进袖口,拿出一份药方交给萧子鱼。

    纸张有些陈旧了,上面的字迹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淡了许多。

    萧子鱼接过来扫了一眼,眉头又皱了起来,乔四少爷,我这个人没什么耐心

    乔冕之笑,七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子鱼将药方拍在桌上,声音里还带着几分不耐烦,你们到底想不想救人,你以为炮制药材不需要时间吗不需要就直接说,拿张假药方给我,是什么意思

    她拔高了声音,有些生气。

    只是扫了一眼,她便知道药方是假的。

    乔冕之记得,萧子鱼并不是那么易怒的人,连戴姨娘尖酸刻薄的欺辱她时,她都能冷静的回答,没有半分失态。

    现在,她却是生了大气。

    乔冕之心里有些慌了,他将手里捧着的茶盏放下,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袖口里又重新拿出一张药方,双手递了过去。

    这次,萧子鱼过了一会才接了过去。

    七小姐对不住乔冕之忙道,其实那张药方,也想请你帮忙

    萧子鱼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人能比你祖父更重要萧子鱼说,而且那张药方,并不是慕大夫的写的,不用找我

    乔冕之的脸色有些苍白。

    萧子鱼怎么都知道那张药方的确不是慕百然写的。

    难道她见过慕百然

    不对,慕百然曾说过,他这种人污秽的很,不能去京城那种真龙天子居住的地方,不然他会生大病的。

    慕百然这句话半真半假,但是看的出来,他的确不想去京城。

    这些年,乔家的人也从未在京城附近见过慕百然的踪迹。

    而萧子鱼除了在京城萧家,便是在姑苏这边,她怎么可能和慕百然见过

    奇怪太奇怪了

    这个萧家七小姐身上的谜团,一个接着一个。

    屋内恢复了静谧,偶尔屋外会传来一阵蝉鸣之声。

    萧子鱼握着药方的手有些用力,指尖泛白。

    乔冕之打量着身前坐着的人,只能看见她那一头乌鸦鸦的黑发,仿若上好的绸缎。

    从前,他也在暗处见过萧子鱼,那时的萧子鱼虽然生的灵动,眼神却清澈如水,没有一丝杂色。而眼前这位,虽然比起从前更多了几分从容和平静,但却更像个历经沧桑的人。

    乔冕之没有打扰萧子鱼,而是又回到刚才的位子上坐下,眼里全是疑惑。

    过了一会,萧子鱼才抬起头,声音里还了几分沙哑,这上面药材有不少被称作毒药,虽是毒药却比其他药材更难收集。四少爷能在一个月内找齐吗

    :下班晚了,更新也晚了,这是第一更,求推荐票,还有更新大家明日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