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6:想要知道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月内?

    乔冕之无奈的笑了笑,萧子鱼未免也太看的起他了。

    “不能!”乔冕之老实的回答,“七小姐为何这般着急?”

    萧子鱼淡淡地说,“这里面有几味药十分少见,只有普兰才有。而入秋后天气变凉,要去深山里才能找到。”

    普兰本就人烟稀少,深山里更是猛兽出没。

    若真有要钱不要命的采药人带回来这些药材,怕是也沾上了浓重的血腥味。

    “他们的命,也是命啊!”萧子鱼说。

    乔冕之微怔。

    当年,乔曾派人去普兰收集这几味药材,当地采药的老人便说,这种草药一定要在夏季来采购。

    普兰常年多雨,只有夏日气候才稍微好一些。

    很多毒蛇毒虫,也会在这个时候从深山里爬出来觅食。

    世间万物皆是相生相克,在它们走动的地方,便长有这些药草。

    入秋后天气转寒,蛇虫们也会藏进深山,他们想要再找这几种药材便更难了。

    普兰的深山里很危险,采药人冒然进去,只会有命去没命回。

    那时,负责采购的管事牢牢的记住了这件事情,回来还和他提起过。

    乔冕之看着萧子鱼,他想起顾家如今便是靠着采药为生,而萧子鱼的外祖父当年也是因为采药踩滑跌下山崖,活活的摔死了。

    也难怪她会发出那样的感叹。

    萧子鱼又道,“今年找不齐,便等明年吧!我不急!”

    她说完便将药方放下,神色十分平静。

    乔冕之脸色白皙如纸,萧子鱼不急,而他却很急。

    祖父的病终于有了能治的希望,他怎么会轻易放弃?他们等了太久了。

    乔冕之没有拿回药方,垂下眼眸低声说,“姑母没有同七小姐你讲过吗?其实这些药材,我们一直都备着!”

    尽管所有人都不相信慕百然,却依旧将这张药方当做最后的一线希望,私下费尽心力去找齐上面的药材,为此乔家的银子每年都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

    “三伯母没有跟我讲这些!”萧子鱼说。

    乔冕之猛然的抬起头,那双细长的眼里,装满了惊讶。

    他试探着问,“难道,姑母也没跟你说药方的事情?”

    萧子鱼摇头,“没有!”

    乔冕之紧紧的握住椅子上的扶手,白皙的手背上露出青筋。

    方才,她问他带了药方了吗?他那时以为,姑母乔氏已经将药方的事情告诉萧子鱼了。

    若是姑母没有将事情的原委告诉她,那么她是怎么知道这张药方的存在的?乔冕之想,他终究是太急了,才会在萧子鱼面前乱了方寸。

    可事关祖父和表哥的病情,他又怎么能不急呢?

    乔冕之的脑海里一片混乱。

    下意识的,他便问出,“那你怎么知道,我今日来,是特意拿药方给你的!”

    “这个很难猜到吗?”萧子鱼说,“首先,我是个药师。其次,我曾和二堂哥说,我知道有人能治他的腿。后来三伯母又特意来问我那人是谁,我便说是慕大夫。三伯母听了却很生气,她说这慕大夫是个骗子!”

    乔冕之无奈地笑了笑。

    姑母乔氏一直记恨慕大夫,当年若不是慕大夫拿他的祖父乔老太爷试药,祖父也不会一直瘫在床上不能行走,且每日都被头疼折磨的痛不欲生。

    虽然没有中风,却活的太痛苦了。

    萧子鱼继续道,“三伯母显然是认识慕大夫的,否则她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若我没猜错的话,乔老爷的病情,也和慕大夫有关系吧?”

    多年前,乔老太爷在散步的时候突然摔倒在地,之后又生了一场大病。

    也正是因为乔老太爷生病了,乔冕之才会被接回了乔家。

    期间,乔家发生了不少事情。

    虽然后来,老太爷的病情也稳定了下来了,但是却再也不能行走了。

    私下更有不少人传言,萧家三太太乔氏克父克子,她最亲的两个亲人,双腿都废了。

    也因为这个谣言,不少太太夫人都和乔氏疏远了。

    她们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是!”乔冕之点头,“祖父的腿,是被慕大夫害成这样的!”

    萧子鱼无奈地摇头,“慕大夫不是庸医,他留下的这张药方,肯定能治乔老爷的病。”

    “他不是庸医,怎么会做出那样恶毒的事,明明……”乔冕之即刻反驳,却又立即的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停住。

    他的样子有些失态,神色更是异常的难看。

    过了一会,他调整好情绪才继续说,“总之,他没那么好!”

    萧子鱼笑了笑,似乎丝毫不在意乔冕之方才失态的样子。

    乔家的事情,她本就没有任何兴趣。她现在想知道的是,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事情。譬如,为何她会那么清楚慕百然的事情,更清楚往后的慕百然会自称一愚先生。

    想要知道这些,就必须亲眼见到慕百然。

    而她一个深宅女子,怎么可以能找到慕百然?

    萧子鱼语气和缓,“不过乔老爷当真厉害,能请到慕大夫!”

    慕百然是个行踪不定的巫医,偶尔在外域会传来他的消息。

    不少外域的书上,也都记录过他的事迹。

    狂妄自大却又医术超群。

    正是因为他的脾气,不少被他医治过的人,都会印象深刻。

    有人在书上直接写出,没见像慕百然那样嘴毒的人,明明是救人,却能将人气的再次背过气去,根本不像个大夫,更像是个恶鬼。

    乔冕之沉吟片刻,“他是自己来乔府的!”

    慕百然根本不在乎银子和珠宝,他会帮人看病,也是完全取决于他的心情。

    乔家人曾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了他的行踪,他的祖父乔老太爷亲自去了外域几次诚心请他,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在乔家人快要绝望的时候,慕百然却突然一身破破烂烂的出现在乔府外。

    祖父现在提起慕百然,都说那个大夫是个怪人。

    萧子鱼眼里露出几分疑惑,“自己来的?”

    “恩!”乔冕之没有任何欺骗,“他的性格,一直怪异!”

    所以,没有人琢磨得透这个医术厉害的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屋子里又再次恢复了寂静,气氛还有些冰冷。

    良久后,萧子鱼才说,“既然四少爷手里有这些药材,那么便早些送来吧!这样,今年除夕乔老爷便能下地行走了!”

    她顿了顿,又说,“不过……”

    乔冕之抬起,神情有些慌乱,“不过什么?”

    (PS:又是一个卡文的夜晚,来来回回写了三遍才满意!抱歉,没有三更!不过也是两更了!早上好亲们,日常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