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7:三百两银子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他的脸上笼着一层寒霜,握住扶手的手微颤。

    乔冕之虽然好奇萧子鱼身上的谜团,但他更多的是怀疑萧子鱼是否真的是个药师。

    她太小了。

    虽然说话沉稳平静,但是却依旧遮不住容貌里的稚嫩。

    她说,我和你并不熟

    乔冕之点头,他和她的确不熟。

    之前,从未开口说过话。

    萧子鱼捧起茶盏,拨了拨茶叶,所以,我不能无偿的帮你

    乔冕之惊讶的抬起头,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刚想要出声询问,便又听见萧子鱼说,我得收你三百两银子

    她说的淡然,像是摘了一朵花似的随意。

    乔冕之咬牙,有些不敢确定,七小姐是说,三百两银子

    是萧子鱼道,不然,乔四少爷以为天上会掉馅饼么

    乔冕之将放在扶手上的手放平,那么,还有什么要求吗

    天上的确不会掉馅饼,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萧子鱼居然没有狮子大开口,而是只要三百两银子。

    这,太奇怪了。

    在寻常人眼里,三百两银子或许是很大一笔数字。可在乔冕之眼里,只要能救祖父,别说是三百两银子了,就是三万两银子,乔家也会想尽办法的。

    从前那些昏庸的大夫们,每个人都从乔家忽悠走不少银子,数目比三百两多多了。

    所以,萧子鱼提出三百两银子,其实还是个很少的数目了。

    还有什么要求没了。萧子鱼放下茶盏,我只收三百两银子,足够了

    她还真的只要三百两银子。

    乔冕之说,好,我一定会付七小姐三百两银子。只是我今日走的匆忙,身上并没有带这么多,这样

    乔冕之站起,将佩在腰间的玉佩取下,这是我自幼随身佩戴的玉佩,先放在七小姐这里抵押,明儿我拿银票过来取回

    他手里的玉佩,碧绿晶莹剔透,正反两面都雕着祥云图,玉质极好。这样的东西,何止值三百两,怕是三千两也难买到。

    萧子鱼并没有接过来,她的语气平淡,你是盛昌的少东家,断然不会少我这三百两银子。

    虽然乔冕之在萧家长大,但是男女授受不亲,而且萧子鱼也并没有多拿的想法。

    她说是三百两,就是三百两。

    乔冕之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

    他方才想着把银子给萧子鱼,那么炮制药材的事便定下来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也没来得急考虑。

    只是,他很少带银票在身上。

    一急,他便将身上佩戴的玉佩拿了下来。

    这枚玉佩是他出生的时候,父亲特意托人从外域带回来的,十分珍贵。

    乔冕之暗自懊恼,他都做了什么如此昏头这样贵重的东西,怎么能说抵押就抵押。

    他赶紧退后施礼,七小姐,是我冒昧了

    萧子鱼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气氛有些尴尬,乔冕之低着头不敢看萧子鱼,旋即又再次坐下了。

    萧子鱼突然提出要三百两银子作为报酬,起初他惊讶萧子鱼居然开口要银子,后来又认为萧子鱼这样其实很好,并没有因为会炮制药材就狠狠的敲了他一笔。

    乔冕之握住手里的玉佩,一股冰凉的气息从他的掌心里慢慢地蔓延开。

    她很缺银子吗

    是不是顾家人又为难她了

    为何萧四太太会将她独自一人留在萧家

    他有很多的问题,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萧子鱼身上的谜团,的确让他十分的好奇。

    下一刻,萧子鱼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说,方才四少爷说,乔家一直都备着这些药材。那么,敢问四少爷这些药材全部都在姑苏吗

    乔冕之迅速的收敛了脑海里乱糟糟的想法,依旧不敢看萧子鱼的眼神。

    他说,大部分在姑苏,还有一些在郡城

    郡城是大楚的边境,从外域运过来东西都必须经过郡城,他们在外觅得的药材,也是如此。

    曾有人说,在郡城看到过慕百然的踪迹。

    乔家人故意将药材放在郡城,无非是想告诉慕百然,他们并没有放弃。

    然而,慕百然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便不知晓了。

    郡城萧子鱼秀眉微蹙,四少爷会亲自去取吗

    乔冕之微诧。

    留在郡城的药材,虽然数目不多,却都是异常珍贵。有些,不是用银子就能随随便便买到的。

    他当然要亲自去,这件事情交给谁,他都不放心。

    乔冕之点头,恩,我亲自去

    萧子鱼眉头紧锁,那么,乔家在郡城有田地吧

    毕竟,凡是有生意往来的地方,肯定有票号的存在。乔家在郡城会有私田,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

    乔冕之回答,有,在北边多一些

    他有些不解,为何萧子鱼要问这个问题,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萧子鱼想了想,才说,四少爷到了郡城后,亲自去庄子上告诉租农,今年的租税全免。

    租税全免

    这是自然。

    郡城天气干旱,根本没有什么收成。

    他早已和祖父商议,今年郡城的租税,不如全免了。

    没有收成,乡下人便没有收入,他们连肚子都填不饱,又怎么能交出租税。

    回来的时候便从北边走吧。萧子鱼说,还有,银子和药材分开放

    她说的认真,不禁让乔冕之有些愣住。

    他想了想点头,今年乔家在郡城的田地,所有租税一定全免,就当帮祖父积福了只是七小姐我不明白,为何要从北边走呢

    毕竟,郡城到姑苏北边的路,有些崎岖。

    萧子鱼说,我收了你的银子,自然是要将药全部炮制好。不然,这银子太烫手了

    她说的很自信,却又比慕百然少了几分傲气,多了几分平和。

    不知为何,乔冕之觉得萧子鱼和他从前看到的女子,有那么一丝不一样。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出来。

    他越想,便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奇怪了。

    乔冕之不再乱想,而是起身和萧子鱼告辞,我一定早日将药材拿回来,今儿多谢七小姐了,那么我先告辞了

    他说完,拔腿就要离开。

    萧子鱼立即唤住乔冕之,四少爷,你忘记带书走了

    哦,书乔冕之回头,将桌上的书全部拿起。

    萧子鱼又说,若是四少爷方便,帮我给二堂哥带句话,说我这边没什么书看了,可否在他那边借些书来看看

    乔冕之抬起头,便看见萧子鱼露出淡淡的笑。

    她的容貌清秀,轻柔的宛如春日被风拂过的柳絮。虽称不上绝色,却让人觉得灵气十足,看着很舒服。

    尤其是她淡然说话的方式,让他感觉很好,很温和。

    乔冕之点头,好

    说完后,他便转身出了门,没有再和萧子鱼说下去。

    乔冕之急匆匆地走出紫薇苑一段路后,才突然停下脚步,他无奈的叹了一声。

    他今儿到底是怎么了

    :大概是年纪大了熬夜不像以前那么抗的住了,回家休息了一会醒来就凌晨一点了,哈哈,所以更新晚了抱歉明天尽量多更点,如果睡不着的话,还有一更。感谢亲们的打赏,继续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