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8:所谓亲事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彼时,紫薇苑内。

    萧子鱼看着桌上的两张药方,不禁无奈的笑了笑。

    乔冕之走的匆忙,忘记拿走递给她的第一张药方了。

    萧子鱼又重新拿起,扫了一遍。

    上面的药材,她的确都会修治,其中有两味还十分罕见。

    只是,这药方她第一眼便能看出,并不是慕百然写的。明明是用来医治眼疾的,怎么还加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药材进去。

    慕百然不会写出这么乱糟糟的药方。

    若是慕百然开的药方,那么药性应该会更温和一些,并不会如此凶猛,伤及根本。

    她想了想,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书桌边上拿起狼毫笔在药方上改动了一下。

    药方上有不少药都被她迅速的替换,还有几味直接剔除。

    “真是个可怜人!”萧子鱼看着手里的药方,漫不经心的感叹了一声。

    初晴走了进来,她见萧子鱼在书桌边上站着,不知该不该打扰。

    萧子鱼回过神来,便看见初晴犹豫的模样,她说,“初晴,有什么事吗?”

    “小姐!”初晴迈进屋内,将信函双手奉上,“三少爷给你来信了!”

    萧玉竹和萧子鱼兄妹感情虽然淡薄,但萧玉竹终究是萧子鱼的嫡亲哥哥。这次,萧子鱼带病跟着母亲乔氏一起到了姑苏,远在京城的萧玉竹自然会担心。

    萧子鱼将手里的药方放下后,接过信函拆开看了起来。

    她眼睛微敛,神色渐渐地变的严肃,初晴的心随之一紧。

    “小姐!”初晴心上像是悬着一块大石一样,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怎么了?”

    初晴跟在萧子鱼身边多年,自然也是见过萧玉竹的。

    萧家三少爷萧玉竹是个早产儿,出生后异常的虚弱,当年众人都以为救不回来了,却硬是被顾氏灌了不少药给治好了。

    萧玉竹虽然被母亲顾氏救回一命,却终究落了病根,受不得半点风寒,时常咳嗽。能不能活到行冠礼那一日,也是个未知数。

    顾氏自知对不起萧四爷,便又不顾产子后虚弱,强行有孕。

    只是这一胎孩子来的太急,双生胎里只有女儿萧子鱼活了下来,而萧家第四位少爷,却当场夭折。

    至此后,顾氏的身子愈发差了,整日恹恹的。

    萧家枝叶稀少,不止是萧家大爷和三爷身上有压力,就连萧四爷也不例外。

    然而,萧四爷却没有因为顾氏不能再生育而纳妾。

    他同萧老太太说,他有一儿一女已很满足,无需再纳妾。

    萧老太太被他的话气的食不下咽。

    之后,萧四爷便一直在边疆,甚少回京。萧老太太对此,也是有心无力。

    萧四爷的行为,也导致了顾氏和萧玉竹的处境艰难。而顾家人根本不怜惜顾氏,总是想尽办法来压榨顾氏!

    如今,顾氏和萧子鱼不在京城,留下萧玉竹一人,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哥哥说许嬷嬷已经病愈了,当前正在赶来姑苏的途中。”萧子鱼声音平和,却让人觉得寒意十足,“许嬷嬷都来姑苏了,那哥哥该怎么办?”

    初晴满面错愕,“小姐你放心,三少爷一定会没事的!来福和来旺在他身边伺候着呢!”

    来福和来旺是双生子,他们是在萧玉竹出门踏青的时候,从乱葬岗带回来的一对孩子。说是村里有了时疫,他们恰巧受了风寒,便被父母误认为感染了时疫,用藤条席卷起丢了出来,恰好被萧玉竹捡到。

    谁也不知道萧玉竹为何会突然去了乱葬岗。

    他们都在惊讶他带回来两个‘感染时疫’的孩子,而且还是不祥的双生子。

    不过,萧玉竹也没有让萧家人为难,他独自一人住在了京郊的小庄子上。

    他这一住,便是两年。

    等他再回府时,那两个瘦如柴骨的两个孩子,已经彻底痊愈了。而且他们还学了一些拳脚功夫,一直在萧玉竹身边伺候。

    救命之恩大于天。

    他们自然不会背叛萧玉竹。

    犹如她不会背叛萧子鱼一样……昔日若不是四太太顾氏垂怜,她怕是早就病死了,哪里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

    萧子鱼微微皱眉,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她不能回京。

    不能回去。

    ………………

    柳妈妈的事情一出,萧家三房府里的下人们,再也不敢轻视这位萧家七小姐。

    尤其是听闻乔家少东家乔冕之亲自去探望萧子鱼后,她们便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乔冕之的父亲乔松是乔老太爷的长子,当年跟随商队去外域时遇见沙匪,被杀。

    乔冕之的母亲古氏闻询后便一病不起,最后更是郁郁而终。

    两人走的匆忙,留下年幼的乔冕之。

    或许是因为父母相继离世的事情对乔冕之打击太大,他一直学不会走路,更不会说话,宛若痴儿。所有人都认为,乔家未来的家产,绝对不会交到这个痴儿的手里时,乔老太爷却力排众议,告诉族里的人,只要乔冕之还活着,那么乔家的一切便都是他的。

    为此,乔家还发生过一阵不小的****。

    后来,在萧家三太太乔氏精心的照顾下,一直病怏怏的乔冕之终于在七岁那年学会了说话,且后来在画技上一鸣惊人。

    乔氏将乔冕之当做亲儿子一般照顾,所以乔老太爷私下曾说过,乔冕之的亲事一定要乔氏点头才作数。

    如今,乔冕之去见萧子鱼的事情,乔氏必定是知道的。

    众人都在猜测,这是不是就是乔氏的心意?

    曹嬷嬷听了这些乱糟糟的消息后,心里有些烦闷。

    她端着汤药进屋时,乔氏正依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神色疲惫。

    听见曹嬷嬷的脚步声后,乔氏张开眼,“曹嬷嬷你来了!”

    “太太您该吃药了!”曹嬷嬷将药碗递过去,“大夫说你的身子太虚了,得多补补!”

    乔氏笑,“你知道,我这是心病!”

    心病,哪有那么容易痊愈的。

    曹嬷嬷叹了一口气,“太太担心老太爷和二少爷,也要顾及自己的身子啊。昨儿,表少爷便启程去了郡城了。”

    “这么急?”乔氏皱眉,“这孩子,怎么也不多准备准备!”

    郡城那边已经有流民跑到姑苏逃难了,可见那边并不太平。

    应该多带一些随从。

    曹嬷嬷安慰,“太太你放心,表少爷不小了,自有分寸。只是……”

    她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乔氏拿起药碗,一口将汤药饮下后,疑惑的看着曹嬷嬷,“只是什么?”

    “只是,表少爷还小,他的亲事是不是该缓缓?”曹嬷嬷皱眉,“而且,七小姐会不会修治那些药材还不能肯定,太太怎么能让一个骗子嫁给表少爷呢?”

    曹嬷嬷也是亲眼看着乔冕之长大的,她的心自然是偏向乔冕之的。

    不管是萧子鱼还是其他姑娘,她都觉得她们配不上乔冕之。

    乔氏闻言,忍不住笑出了声。

    (PS:求推荐票,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