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29:是谁下的毒手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嬷嬷你怎么也误会了?”乔氏无奈,“冕之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父亲和玉轩的腿疾一直都是他的心病!”

    萧子鱼曾去望梅院探望过萧玉轩的事情,也是乔冕之亲自告诉乔氏的。

    这些年,乔冕之从未放弃过寻找大夫来医治萧玉轩和乔老太爷的腿。

    曹嬷嬷神色复杂,“表少爷向来孝顺。但是,老奴怕他被骗了。太太,你也相信七小姐会炮制药材吗?”

    她从未听顾氏提起过顾家人会炮制药材。

    况且,萧子鱼不过是个孩子。

    一个孩子的话,当真可以相信吗?

    乔氏说,“曹嬷嬷我也没有没办法了,我必须得试试。”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她也不能放弃。

    “你知道吗?慕大夫曾和我说,玉轩被人诅咒了,他的腿里有东西!”乔氏继续道,“那会,我只觉得他满口胡言,玉轩的腿里怎么会有东西呢?若真的有东西,怎么会一点也不疼!直到后来,燕燕出现了……”

    乔氏笑的苦涩,眼眶泛红,“她只是碰了玉轩的腿,便疼的玉轩差点晕过去。我听冕之说的时候,还被他的话吓到。怎么会疼呢?这么多年,从没有疼过。我心里一直怀疑,是不是燕燕做了手脚,直到燕燕和我说,玉轩被人诅咒了,腿里有东西。曹嬷嬷,我不得不信啊!”

    慕百然和萧子鱼说了一样的话。

    之前,他们从未见过,也根本没有任何来往。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

    曹嬷嬷忍不住啜泣,“莫三怎么会如此狠毒,居然放了东西在二少爷的腿里!”

    当年,萧玉轩会跌下马背,并不是意外。

    萧玉轩身边的小厮莫三,总是偷偷的从萧玉轩身边偷些东西出去换银子,然后再去还赌债。起初,萧玉轩没有开口是因为他想给莫三一次改过的机会,结果谁知莫三胆子越来越大,最后居然想偷走乔老太爷送给萧玉轩的玉佩,却被萧玉轩抓了个人赃俱获。

    莫三跪地求饶,说自己没办法,若是还不上赌债,便会被赌坊的老板砍掉双手。

    他若没了双手,便不能养活家中年迈的父母。

    他哭的凄惨,甚至还磕破了头。

    萧玉轩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

    他一时心软,便没有将莫三送官。

    然而,他的心软也害了他自己。

    萧玉轩出门踏青的时候,莫三说要赎罪,便陪在萧玉轩身边伺候。

    谁知,莫三一直记仇,他暗中给萧玉轩骑着的马匹下了药,一心想要夺走萧玉轩的性命。

    萧玉轩出事后,曹嬷嬷便亲自将莫三抓了起来,最后更是一瓶鹤顶红了结了他。

    “嬷嬷……”乔氏神情严肃,“我在想,当年我们是不是抓错人了?又或者说,不止莫三一个人!”

    从紫薇苑出来后,这个念头一直在乔氏的脑海里盘旋。

    曹嬷嬷一脸震惊,“怎么会,莫三都认了……不应该的!”

    “莫三的确是认了,但是他认的是对马做了手脚!”乔氏解释,“燕燕曾问我,说我这些年从未怀疑过什么吗?为何玉轩只是摔伤,却再也不能行走!嬷嬷,我和父亲请了那么多大夫,他们全都说玉轩的腿是摔伤。明明只是是摔伤,为何痊愈了却不能行走?”

    那么,解释只有一个。

    萧玉轩的腿伤,不止是摔伤。

    他的腿里的确有东西。

    而对萧玉轩下毒手的人,不止莫三。

    莫三没那个本事,更没那个机会。

    曹嬷嬷倒抽了一口冷气,“太太,你的意思是那个人还活着?”

    “是啊,还活着!”乔氏一脸戾气,“我的儿如此痛苦,他怎么还能活着?而且只有他死了,我儿才不会再被他下毒手!”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次治好后,那个人不会再次下手。

    曹嬷嬷说,“太太,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不知道!”乔氏自嘲,“嬷嬷,我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真正的仇人是谁,是不是太可笑了?”

    她活的居然不如一个孩子。

    萧子鱼都能看清的事情,她却看不清。

    曹嬷嬷气的咬牙切齿,她抓住乔氏的手,“老奴一定要将他找出来,碎尸万段!”

    ………………………

    紫薇苑内。

    萧子鱼看着桌上堆的锦缎,不禁微微挑眉。

    初雪在一边解释,“今儿一早,万姨娘亲自送来的。小姐你那会还未起身,万姨娘说不用禀报,放下这些缎子便离开了!”

    初雪想要还回去,也根本来不及。

    万姨娘离开的匆忙,神色里带着几分惶恐。

    “她真是个墙头草!”初晴狠狠地说,“之前跟在戴姨娘身后狐假虎威,现在又来讨好小姐,当真是恶心!”

    戴姨娘虽然嚣张,但是万姨娘更可恶。她仗着有个女儿,便时不时的出来欺负人。

    万姨娘经常吩咐厨房里的下人克扣顾氏和萧子鱼的饭菜,甚至有一次还让人送来了馊掉的鱼。若不是萧子鱼大怒,当场打了送菜的小厮,她怕是会做的更过分。

    欺软怕硬的东西。

    萧子鱼神色平静,“这些话你在我这里说说便好,出去之后便要注意了。”

    万姨娘再不是,她也是半个主子,是萧家四小姐萧子鸢的生母。

    初晴咬唇点头,“奴婢知道了。小姐,那这些缎子怎么办?”

    “她送来,便收着吧!”萧子鱼想了想,说,“我瞧着你和初雪都长高了一些,拿这些缎子做几身新衣裳吧!”

    初雪吓的惊慌失措,“小姐,这不合规矩啊!”

    这些锦缎太过于珍贵了,她们这些做奴婢的怎么能穿在身上。

    而且,这还是万姨娘亲自送来给萧子鱼的。

    萧子鱼说,“这些缎子的颜色我不喜欢,你们拿去便好!”

    她的声音轻柔,语气却不容置疑。

    初雪伺候萧子鱼几日后,便摸清了萧子鱼的性子。

    萧子鱼说话直接,她说不喜欢,便是真的不喜欢。

    初雪不好反驳,便和初晴一起谢了恩。

    等她们将锦缎拿下去后,萧子鱼才问初晴,“我前几日让你去药房买的药,可都买到了?”

    (PS:2更晚了,天又亮了,熬夜码字真的好累啊啊啊~PS:推荐票是免费的,所以亲们有推荐票,便丢给小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