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都市言情 > 燕南归 > 040:他的眼疾
一秒记住【第一版主www.11bz.org】,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屋内的气氛宁静祥和。

    乔冕之不知该如何将心里的想法说出口,他有些紧张,怕自己语无伦次。

    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

    暖暖的,像是春风拂面。

    萧子鱼笑了笑,“不用同我说谢谢!”

    她不会白拿乔冕之三百两银子。

    这是个买卖,她不亏。

    乔冕之下意识开口,“七小姐的救命之恩,我一定不会忘记!”

    他在‘一定不会忘记’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乔冕之是乔家的少东家,以后乔家的家产,都会属于他一个人。

    他此时的这句话,更是重于千金。

    “这样啊!”萧子鱼这次没有继续推辞,她柔声回答,“那我记下了!”

    她没必要为这件事情,和乔冕之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她来乔家,也并不是特意为这件事情而来。

    乔冕之唇角微翘,心里却像是吃了蜜饯似甜腻。

    萧子鱼没有注意到乔冕之的神色,而是被一股淡淡的药味吸引。

    她顺着药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只见身边小杌子上搁置的汤药,没有再继续冒着热气了。于是,萧子鱼提醒,“四少爷,你该用药了!”

    再凉,怕是会失了药效。

    乔冕之听了这话,唇边的笑顿时僵住。他垂下眼眸,支支吾吾地说,“不急不急,等会再热也可以的!”

    他放在锦被上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紧。

    萧子鱼留意到他这点微小的动作,便站起了身子。

    乔冕之有些惊讶的看着萧子鱼转身走到旁边的桌上,打开方才丫鬟提进来的食盒,从里面拿出一碟酸梅子。

    萧子鱼说,“这是我腌的酸梅子,加了一点蜂蜜,味道应该很适合你!”

    乔冕之看着眼前递过来的白瓷碟,有些怔住。

    “不过,酸梅子也只能缓缓嘴里的苦!”萧子鱼又说,“其他的,还得四少爷自己想办法!”

    她只是个药师,并不能帮病人治愈心病。

    唯一能做的,便是缓解病人吃药的时候的痛苦。

    显然,乔冕之并不喜欢苦涩的汤药。

    乔冕之闻言,哑然失笑。

    他接过萧子鱼递过来的白瓷碟,“七小姐怎么突然想起腌制梅子?”

    酸梅子的色泽不错,还能闻见一股淡淡的果香,让他有很食欲。

    不过,乔冕之更注意的,是方才萧子鱼的话里有话。

    她是不是能看明自己的心里想什么。

    “二堂哥喜欢酸梅子,所以我猜你应该也会喜欢。当然,还有因为这个的原因……”萧子鱼从袖口里拿出一张药方,“这是上次四少爷遗落在我那里的药方!”

    乔冕之挑眉,并没有接过药方。

    萧子鱼很聪明。

    他自幼在萧家三房长大,和萧玉轩一直形影不离。在吃食上,的确受了萧玉轩的影响。

    萧玉轩喜欢的东西,他也不会厌恶。

    至于药方,若不是萧子鱼提起,他自己都快忘了这件事情了。

    那一****走的匆忙,递给萧子鱼的第一张药方没有带走。

    难道,萧子鱼从药方里看出什么了?

    果然,萧子鱼又说,“这张药方是用来治眼疾的,我若没猜错,应该是四少爷你自己的吧?”

    乔冕之心里咯噔了一下,连手里的碟子都差点握不稳了。

    他抬起头,紧紧的盯着萧子鱼,像是要看穿她的内心一般。

    心里最深最痛苦的地方,就这样被人轻而易举的讲出来了。

    这个病,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也就被他埋的更深。

    乔家的的少东家,居然有眼疾。若祖父和姑母知道这件事情,又该为他担忧了。

    至于其他人,怕是会暗地里偷笑,然后继续找他的麻烦。

    他必须忍住,不能告诉任何人。

    他这一忍,便是十多年。

    “这并不是什么不治之症!”萧子鱼坐下后解释,“瞀视而已!”

    她的语气平和,却又很自信。

    瞀视而已吗?

    乔冕之露出苦涩的笑。

    他怕被人知道这件事,所以私下找大夫都得十分谨慎。然而,并不是每个大夫都能明白他的痛苦。

    所有的颜色在他眼里,都是暗沉没有光泽的。

    唯有水绿,才是一片纯白。

    他厌恶周围黑沉的景色,一直郁郁寡欢。

    然而在众人面前,他又要装作若无其事。

    很辛苦很疲惫,却又要继续好好的活着。

    乔冕之淡淡地说,“七小姐你说的没错,这张药方的确是我的,不过……除了我见过的大夫们,你是第一个猜出来我有眼疾的人!”

    心里最阴暗的地方,像是投入了一丝阳光,冰冷已久的心开始慢慢融化。

    温暖如春。

    “我不是猜出来的!”萧子鱼说,“是药方上的药草告诉我的!不过,其中几味修治的时候,比较复杂。”

    一般的药师,是根本清除不干净里面的毒素的。

    如果药材里的余毒没有清除干净,那么这些药材对于乔冕之的眼疾而言,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乔冕之当然也知道这一点。

    若这些药材这么好找齐,他也不会多年来,都毫无头绪。

    那一日,他会拿着这张药方去给萧子鱼看,其实也带着几分试探的意味。

    结果,萧子鱼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他的想法。

    乔冕之默然许久。

    “只是!”萧子鱼又道,“这些药很苦,难以入口!若是药后吃几粒酸梅子,会好受些。”

    乔冕之胸口剧烈的起伏。

    他想问萧子鱼。

    为什么如此细心。

    是因为,这个人是他吗?

    又或者,是因为其他?

    他知道这样问,会显得十分唐突。

    但是,他却依旧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在这一刻知道答案。

    乔冕之张了张嘴,到了唇边的话,却又莫名的咽了回去。

    “这些药材,是你亲自炮制过的吗?”他问。

    萧子鱼点头,“是,四少爷可以放心。”

    萧子鱼说完,便看着桌上的食盒,“我今儿将药都带过来了,四少爷可以安心服用。若不出意外,等你身上的伤口痊愈时,你的眼疾也会得到改善!”

    药草,只能治好人能看到的伤口和疾病,而不能治疗内心里的阴暗。

    萧子鱼明白这点,所以没有保证,药到病除。

    只有乔冕之自己从那块昏暗的地方走出来,他的眼疾才会彻底的痊愈。

    这些,是谁都帮不到他的。

    “我又欠你了!”乔冕之唇角带笑,“这次,七小姐想要什么呢?”

    (PS:第三更~更晚了,今天还有更新额!推荐小悟完结宅斗文《锦谋》《侯门福妻》,另外弱弱的继续求下推荐票!发现今天根本没有推荐票啊啊啊啊啊~)